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馴服魔王的三大守則(二)

 

「一群飯桶!」金太妍冷不防的在手上凝聚了火球,狠狠的砸向了衛兵,「整個皇宮就那麼大,隨便一個通緝犯都抓不到!」

 

凊少現在的外表是十五歲,他一手抓著他剛剛綁起來的人,悠閒地落了地,一邊看著方才被燒傷的衛兵,「你發火也太超過了。」

 

「就是他?」金太妍看著凊少手裡的人,忍不住的又凝聚了一個火球,「不用經過司法審判,我現在就……」

 

「金太妍!」

 

黃美英身上裹著繃帶和紗布,她任金夏妍攙扶著她的身子,看著怒氣沖沖的人,她就是因為不管怎麼麼叫金太妍她都不回應才過來的。

 

金太妍看著走向她的黃美英,又急急忙忙的摟過了她的腰,「受傷了為什麼不好好休息?」

 

「來阻止你變成獨裁者,未經應有的審判就奪走一條人命。」黃美英輕聲的說著,她看著被凊少壓在地上地上的人,又看著戰戰兢兢,甚至身上有燒傷的衛兵,「夏妍,能請你幫衛兵們療傷嗎?」

 

「當然可以。」金夏妍看著被燒傷的衛兵,「受傷的跟我走,沒事的回自己的工作崗位。」

 

金太妍依舊怒視著跪在地上的人。

 

剛剛她辦公辦到一半突然覺得手臂一疼,然後就收到通知說有個通緝犯在被追緝時逃進了皇宮,等她趕到黃美英身邊,看見的是手臂、肩膀、頸子、額頭被砍傷的黃美英,然後一氣之下召集了所有衛兵,下令找到這個通緝犯,她自己再把黃美英送到金夏妍那邊療傷之後又把整個皇宮翻過來,就是沒找到。

 

「你在哪找到他的?」

 

「下水道。」凊少看著手裡押著的人,淡淡的說著,「他隱蔽技能可點滿了,只不過在我的地盤還是不能撒野。」

 

「是我的地盤。」金太妍抽出了腰間的Neige,卻又被黃美英拉住了手臂,「鬆開,我不會殺了他。」

 

「你讓凊少用束縛咒就好了,不要動到Neige。」黃美英皺著眉頭,認真的看著金太妍,「我跟你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他傷了妳我不殺他已經仁至義盡,我現在不過是把他凍起來,你也要阻止我?」金太妍收回了自己的手,快步的走到通緝犯面前,直接把Neige刺進了他的身體,「把他送去警局,然後我晚點要所有衛兵到大廳,我要好好檢討是哪裡出了差錯竟然隨便讓人進來城堡。」

 

「好。」凊少勾了勾手指,讓凍住的通緝犯浮在半空中,不得不說,他待在魔界的這幾年都快變成總務大臣了,「還有,Tiffany走了。」

 

「我知道。」金太妍把Neige收了起來,輕輕的抓著自己的衣服,她知道黃美英生氣了,但是她這次絕對沒有錯,她不要為了因為保護自己老婆而道歉,她做的是應該的!

 

凊少看著憤然離去的金太妍,他輕輕的嘆了口氣,又敲了敲身邊飄著的冰塊,「你喔,這輩子犯最大的罪就是傷害王后了。」


 

黃美英轉頭看著走進來的人,在一瞬間眼神又透露了失落,「彤姐姐。」

 

「聽說你跟金太妍吵架了?」裴柊彤把手上的其中一杯馬克杯遞給了黃美英,「發生什麼事了?」

 

「我要去找太妍談關於秀英送來的結婚喜帖,問她能不能空出時間去參加,然後我就聞到那個入侵者的味道,我想說他是新來的還是怎樣,才剛開口就被他砍傷。」黃美英無奈地說著,「然後太妍知道我受傷氣得要死,凊少找到通緝犯,我去阻止她動用私刑,於是就……」

 

「呵,跟我想的一樣。」裴柊彤笑了一下,喝了一小口杯子裡的溫牛奶,「你啊,金太妍好歹是個魔王,別老是想著命令她,妳要懂她在想什麼。」

 

「她殺了那個人就會被認為是獨裁者,這應該不太好吧?」

 

「但是後面的事呢?她不過是要把他凍住罷了。」裴柊彤輕輕的挑眉,「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對你說的嗎?」

 

「什麼?」

 

「在平常情況下,我們都是被保護者。」裴柊彤看著手上的馬克杯,不自覺的勾上了嘴角,「不論是金太妍或是凊少,我們在他們的心裡都占了很大一塊。」

 

「太妍還在大廳處理公務,我先回去睡覺了。」

 

「彤姐姐晚安。」黃美英看著離開的裴柊彤,又看著手上的馬克杯,她向來都不習慣喝牛奶,是金太妍為了跟金志勇比身高而養成了喝牛奶的習慣。

 

金太妍剛處理完最後一份文件準備離開大廳時,黃美英剛好走進了大廳,她蹙起了黛眉,有些不高興的開口,「你不好好休息還跑過來幹嘛?」

 

「我只剩感覺共享,所以把牛奶拿來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把手上的馬克杯遞了出去,「還在生氣?」

 

「嗯。」金太妍淡淡的應了一聲,她拿過了馬克杯,喝了一小口裡頭的牛奶,「傷口還好嗎?」

 

「夏妍幫我止住了血,但是要恢復還需要一點時間。」黃美英看著手上的繃帶,她的復原能力不像金太妍一樣好,所以還需要傷口的護理,「今天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金太妍一手拿著馬克杯,一手摟著黃美英的腰,「你只是希望我能當個明智的統治者。」

 

她知道黃美英早就不生氣了,甚至對於自己那麼晚還沒回去感到擔心,但是沒辦法,她必須空出時間,好去參加崔秀英跟李順圭的婚禮。

 

而黃美英的擔心,也讓她有些愧疚。

 

金太妍換上了睡衣,又把喝完的馬克杯隨手放在桌上,她看著被窩裡的黃美英,悄悄的鑽了進去。

 

黃美英任著金太妍摟著了她的腰,因為受傷她只能背對著金太妍,但她清楚的感覺到,金太妍的鼻息全落在了自己的耳畔和脖子上的紗布。

 

「對不起。」金太妍吻了下黃美英的耳垂,緩緩地開口說著,「是我沒保護好你。」

 

「睡覺了,別想太多。」


 

「開什麼玩笑!」金太妍冷不防的抽出了細劍,指著來覲見她的司法人員,「他襲擊了王后,還要我拿出證據,我他媽的會拿我自己老婆開玩笑?」

 

「搜查官,這就是你的不上道了,我明明都把事發經過跟你說了。」凊少無奈的看著面無表情的搜查官,他昨天就跟這個搜查官搞了一整天,難得的把他青春期用不完的精力花光,一回皇宮就呼呼大睡。

 

「我還是要確認,能讓我跟王后談談嗎?」

 

「你真的是!」

 

金太妍才舉起Neige,看著走進來的人又隨手把細劍插回劍鞘,一臉就是生悶氣的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你最近也太容易生氣。」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從容的坐到了她的身上,又看著底下的搜查官,「我就是王后。」

 

「王后大人。」搜查官微微的彎身,至上了最大的歉意,「我已確認完畢,打擾各位大人了。」

 

凊少看著離開的搜查官,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又看著坐在大位上的兩個人,「都下去,如果不想明天御醫那掛病號的話。」

 

金太妍看著一個跑的比一個還快的大臣,最後是悠閒散步出去又隨手關上門的凊少,才轉過頭看著黃美英。

 

「你非得要我把Neige沒收或是讓Neige把你冰起來你才會理智點嗎?」黃美英摸著金太妍的臉頰,沒好氣地說著,「不過是找我約談而已嗎?」

 

「他打擾你休息。」

 

「你生氣也是。」黃美英捧著金太妍的臉頰,輕輕的吻上了抿著的薄唇,然後緩緩的加深,她微微地喘著氣,微眯的眼眸勾著身下的人,「竟然你那麼情緒化的話,我不介意你今天不工作。」

 

「那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囉?」

 

「當然可以,但不是在這。」

 

金太妍燦爛的笑著,她牽著黃美英的手,推開了大廳的門,她看著在外頭站成一列的大臣,「我今天要照顧王后,有什麼事讓凊少處理就好。」

 

「是!」

 

凊少則看著離開的金太妍跟黃美英,他輕輕的扯了下嘴角,為什麼他還要擔任代理魔王的職位啊!「別找我,金志勇親王比我有權利。」

 

「凊少先生……」

 

「啊!你們少煩我啦!我要去找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aith_Hope&Love
  • 最後的告訴我們的是
    有老婆真好~~~〈大誤><〉
  • 沒錯,有老婆最好了<3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02 08:10 回覆

  • Pisces0221
  • 啊 傷到王后還要確認 那搜查官是找死啦
    我也想把犯人砍開一百次

    要照顧王后 但不要照顧得太過把王后弄得更累喔

    凊少當然是魔王代理 都是創世神了 當然順便要當代理
  • 搜查官盡責,就別這樣了ww

    照顧……才不會累ww還有Liz啊

    喔,突然覺得給自己挖的坑越來越大了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02 08:14 回覆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