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先不設密碼喔,因為下一篇我打算寫成激H+極甜文。

密碼嗎……

就大家都知道的口號吧。





她們吵架了(中)


「這位客人,如果你想被打斷手腳再被丟出去的話你就把她帶走沒關係。」


李順圭剛從廁所回來就發現黃美英被一個男人抱著身子,準備離開酒吧,「把你身上的人放下,這是最後通牒。」


「我說老闆阿,她是我朋友啊,我把我朋友帶回家是正常的吧?」


「Shiro、Kuro!」


「Sunny姐。」分別穿著黑白襯衫,面貌相似的兩個男孩聞言跑到了李順圭的旁邊。


「斷了那男人的左手,把帕尼帶到我辦公室。」


「好。」Shiro看著臉色變得蒼白的男人,「放心吧不會很痛的,誰叫你還假裝是帕尼姐的朋友呢……Kuro,上次是你斷別人手腳的吧?這次換我囉。」


「知道啦。」Kuro走到男人身邊把黃美英攬到了自己懷裡,一把橫抱起黃美英就往李順圭的辦公室走去。


「走吧,趕快斷一斷趕快回家。」Shiro勾過男人的脖子,把人往後門帶。


「我知道錯了……能放過我……啊!」


「Sunny姐,帕尼姐要放哪啊?」Kuro抱著黃美英的身子,看著坐在辦公桌前的李順圭,問著。


「放在沙發上吧,外頭整理完後等金太妍來把帕尼帶走你們就可以鎖門回去了。」李順圭從容的說著,反正崔秀英不在家,她也懶得回去,把手上的資料收好,看著被放在沙發上的黃美英,打了通電話給金太妍。


「幹嘛!」


「死悶騷,妳老婆人喝得爛醉目前在我酒吧的辦公室睡著,麻煩一下來把人帶回去可以嗎?」李順圭無奈的開口,這死悶騷火氣能不能別那麼大啊?


「美英喝醉了?」金太妍從床上坐了起來,她錯愕的問著,黃美英從來都不會讓自己喝得爛醉啊!


「對,那個字不懂我可以幫你翻成英文、法文、中文、日文,你要哪種語言?」


「啊不用啦,我馬上就到。」金太妍匆忙的跳下床,看著放在桌上的三明治還有紙條,對齁,雖然她跟權俞利說她晚點吃但是進去畫室之後就沒再出來了,而且權俞利把她手機她進去時也沒有提醒她,金太妍看完紙條上的字,匆匆的拿過了盤子裡的三明治,咬在嘴裡就跑出了工作室。



「太妍姐。」Shiro咬著餅乾正在擦著吧台,看著跑進來的金太妍,「帕尼姐在辦公室。」


「喔,謝謝。」金太妍疾步的走進李順圭的辦公室,看著還在辦公的李順圭,又看向了沙發上的黃美英,「謝謝啊Sunny。」


「不會,妳們之間有什麼衝突就快點解決吧,好不容易分開又在一起,雖然結婚了也不要以為不講開也沒關係。」李順圭牽著公文,淡淡的說著,「快走啦,我家兩個實習生還要回家欸。」


「知道啦。」金太妍貓步的走到黃美英旁邊,一把橫抱起了黃美英的身子,快步的離開了酒吧。


黃美英被放進了副駕駛座,金太妍摸著黃美英發燙的臉頰,「真是的飯也沒吃就這樣喝酒,明天起來肚子會不舒服啊……」金太妍關上了車門,繞到駕駛座那,坐了進去,輕踩著車門,駛離李順圭的酒吧。



黃美英皺著眉頭,她看著透著燈光的浴室門,又看了下身上的睡衣,緩緩地閉上眼睛,她怎麼回來的?她最後的印象好像是她差點被一個男的帶走,然後被Kuro抱進了李順圭的辦公室……


金太妍擦著頭髮,從容的走出了浴室,看著躺在床上皺著眉頭的黃美英,指頭輕撫上黃美英皺著的眉心,她抱著黃美英,讓她躺在自己身上,「你也真是的,跟我賭氣也不要喝成這樣啊。」


「我其實也不是生氣,只是你一直解釋很像那個時候你在LA的感覺,我恨討厭,那會讓我不安,我很怕……就又失去妳什麼的。」


「所以之後還有類似的情形就別再一直解釋了,一次就夠了,如果我表情還是不太好的話回到家在跟我說。」


黃美英躺在金太妍的身上,安靜地聽著金太妍說話,突然,她翻過身子趴在金太妍的身上,她抬起手,環抱住了金太妍的脖子,「DaeDae……」


「啊,吵醒你了?」金太妍看著黃美英,伸手順著她的頭髮,「肚子會餓嗎?有沒有不舒服?」


黃美英搖了搖頭,抬頭吻上了金太妍的唇,「我也不對……我不應該喝得那麼醉。」黃美英靠著金太妍的肩膀,輕聲的說著,她現在還是覺得很熱,估計是酒精作祟吧。


「起碼你是去Sunny那,不是去陌生的酒吧。」


「DaeDae,我覺得很熱。」黃美英咬著下唇,充滿氤氳跟雙眼看著金太妍,她俯頸,又吻上了金太妍的唇,這次更調皮的敲開金太妍的貝齒,勾過了金太妍的舌頭。


金太妍翻過身子,把黃美英壓在身下,看著被吻到漲紅著臉的黃美英,她伸手輕抹著黃美英的嘴唇,「誰叫你喝那麼多,晚上別穿衣服睡覺了?」她伸手褪去了黃美英的衣服,本來想說今天就算了,看來果然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嗯。」黃美英紅著臉看著金太妍,放任著金太妍脫掉自己的衣服,她也伸手脫去了金太妍的衣物,撐起身子吻著金太妍的脖子。


金太妍輕摸著黃美英的背脊,同時弓起身子,輕咬著黃美英的鎖骨,「剛才,什麼時候醒的?」


「你說到一半的時候……」黃美英咬著下唇,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金太妍,「不然我醒著你又不好意思說真心話。」


「嗯。」金太妍勾著無奈的微笑,她老婆還真了解她,她張口含住了黃美英胸前的挺立,舌尖輕巧的在上頭畫圈。


黃美英微喘著氣,不時的傳來細微的嬌吟聲,用膝蓋輕戳著金太妍的身子,「DaeDae……明天可以請假嗎?」


「好,我幫你跟公司請假,就說你不小心感冒了。」金太妍勾著迷人的微笑,深情款款的看著黃美英,描繪著黃美英的纖足、小腿、大腿,「你知道嗎,我真的也許該找時間幫妳畫全身畫。」


「你不是已經畫過了嗎?」


「我想畫的,是沒有任何衣服遮掩、躺在床上的全身畫。」


黃美英臉上的緋紅有更上了一個層次,她看著還是勾著邪魅笑容的金太妍,「我不要,我才不要光著身子被你盯兩個小時。」


「好嘛,讓我畫一幅就好。」


「你原本是打算畫幾幅……啊!」黃美英忽然弓起了身子,看著也是一臉驚訝的金太妍,她喘著氣,大喊道,「DaeDae!」


「我沒想到才進去而已你就到了啊……」金太妍一臉無辜的看著黃美英,不如說是她沒有想到會比平常還順利,所以力道就沒有抓好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索性的平躺在床上,一腳勾過了金太妍的身子,「反正明天請假,繼續吧。」


「啊?」



兩名少年從速食店裡走了出來,穿著黑襯衫的少年好奇的看著身旁的人,「我說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啊?」


「喔,就從那個被折斷手的男人身上找到的。」Shiro看著手裡的藥丸,剛好他下次選修課有報告要他們研究藥物,「不知道裡頭裝了什麼,打算拿回去分析,做成下次的報告。」


「什麼鬼報告,拿東西看就知道是FM2,要嘛就是類似威而剛一類的東西,有啥好分析的?」Kuro沒好氣地說著,卻突然啊了一聲。


「怎麼?」


「你說帕尼姐會不會誤食啊?」他跟Shiro原本再忙別的事,是被李順圭叫去才知道黃美英喝醉了。


「不會吧?反正誤食了太妍姐現在不是在帕尼姐的旁邊嗎?沒事的啦。」


「喔……」Kuro看著把藥丸收起來的Shiro,「還是跟Sunny姐報告一聲吧。」


「知道,明天再說。」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