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下一篇一開始就把鏡頭丟回育幼院喔!

然後我要來去睡覺惹。

啊啊,還有一件事。

太妍穿大衣的照片其實還蠻好找的……

因為是短身XD





第十四章


尹智熙從容地下了金太妍的車,「我想好了會打給你們。」


「好,到時候我們會來接你。」黃美英看著尹智熙,輕鬆的笑著,很高興尹智熙並沒有說不要,而是說她會考慮。


「知道,姐姐掰掰。」


「掰掰。」金太妍在尹智熙關上車門後便踩著油門,揚長而去。


尹智熙直到看不見金太妍車子的車尾燈才緩緩的走進育幼院,她看著站在宿舍外的朴槿恩,快步的跑了過去,「學姐你報告用完啦?怎麼會在外頭?」


「報告早用完啦,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說嗎?」


「是這樣沒錯啦,可是你幹嘛那麼早就在這邊等?」


「老娘剛跟室友從外面回來啦!」朴槿恩看著尹智熙沒好氣地開口,也不想想是為了誰才讓她從韓國的另一端跑回育幼院的,「聽著,我有個人要介紹給你認識。」


「男朋友喔?」


「老娘這個性,那個男人看上我就是瞎了。」朴槿恩不假思索的反駁,「你要先跟我說事情還是我先把這個人介紹給你認識?」


「我先說吧。」尹智熙看著朴槿恩,有些尷尬的搔了搔臉頰,「Kim老師跟帕尼老師說要收養我,所以之後就不能在育幼院陪學姐了。」


「你陪老子幹嘛?老娘有個聒噪的室友陪著就已經夠吵了你還來湊熱鬧,是要把老娘耳膜震破啊?」朴槿恩挑高了眉,其實她有些意外金太妍跟黃美英竟然會想收養尹智熙——雖然知道她們感情很好就是了,「老娘有沒有人陪你不用擔心,多想想你自己再說,況且老娘提早離開育幼院的申請早過了,這學期過完提早拿到畢業證書就要離開了。」


看吧,果然是這種豪爽又傲嬌的發言,尹智熙勾著燦爛的笑容,伸手抱住了朴槿恩,「學姐,謝謝這些日子有你在,也恭喜妳可以離開這了。」自從那天晚上被打之後育幼院的同齡孩子就視她為洪水猛獸,只有一些比較熟的學長姐會照顧她,時光荏苒,現在只剩下朴槿恩還在她的身邊,但現在她們也將分開。


「少肉麻了,老娘不習慣啊!」朴槿恩看著抱著自己的尹智熙,只是輕拍了她的背,說再見跟被感謝這種話實在不符合她的個性啦!「那代表我做的事可能是多餘的了。」


「嗯?學姐你做了什麼?」


「我找到你親生媽媽了,我就是要介紹她給你認識。」


尹智熙的微笑依舊,臉上卻多了一絲的緊張,「學姐……」


「還不是你問老子那什麼鬼問題,怕你又想不出個所以然就想到可以找你親生媽媽來說明了。」朴槿恩抓了抓頭髮,看著尹智熙,「如何?還要見你媽媽嗎?」


「嗯,因為其實也還有一些問題是我問Kim老師跟帕尼老師也得不到答案的。」


朴槿恩牽起了尹智熙的手,從容的開口,「老子陪你,不必緊張。」



金太妍在廚房著手今晚的晚餐,身後的冷空氣突然被擠走,隨著溫暖而來的是薰衣草的香味,「你換洗髮精了?」


「嗯,剛好洗髮精沒了,廠商又送了我一瓶。」黃美英用毛巾包著自己濕潤的頭髮,雙手環抱著金太妍的腰,「我覺得還不錯用,你要用用看嗎?」


「有香草的嗎?」金太妍把鍋裡的菜倒進了盤子裡,把手伸到背後解開了腰上的蝴蝶結,再把圍裙放在一旁,「可以吃飯了。」


「嗯。」黃美英伸長了手,拿過了剛煮好的菜就走到飯桌旁,看著幾乎擺滿一桌的菜,「太妍,你今天煮的是不是有點多啊?」平常只擺了半個桌子的。


「你今天不都是開會嗎?開會完又趕去拍廣告,而且我記得你包包裡的零食不也沒了?」金太妍一邊從容的說著,一邊走進了房間拿出吹風機,「先吃吧,幫你吹完頭髮,我還要用Ginger跟Prince的晚餐。」


「不要,我想等你一起吃飯。」


「好,一起吃飯。」金太妍掛著無奈的笑容,拿掉了包著黃美英頭髮的毛巾,打開吹風機吹著黃美英的頭髮,「新的洗髮精真的不錯,摸起來更柔了。」


「你怎麼不說是你老婆的髮質好?」


「那你為什麼不說是你老婆每天幫你吹頭髮的技術好?」金太妍說著,一手順著黃美英的頭髮,一手執著吹風機吹著。


黃美英輕哼了一聲,「太妍,我們找時間把書房整理一下吧。」


「智熙都還沒答應呢。」金太妍關掉了吹風機,順了順黃美英的頭髮,走到櫥櫃前從裡頭拿出了狗罐頭,「Ginger、Prince!」


「汪汪!」


「我覺得她會答應嘛!」黃美英側過身子,看著蹲在地上正在倒飼料的金太妍,用腳戳了戳金太妍,「今天跟她玩得開心嗎?」


「我才不要回答,不然你又要跟我賭氣。」金太妍站起了身子,把空的鋁罐放進了洗手台,又坐到了黃美英的對面,拿起了碗筷。


「我哪有賭氣。」黃美英微噘著嘴,無辜的說著,她不就是不怎麼想理金太妍而已嗎?哪裡賭氣了。


「美英啊,其實冷暴力是最恐怖的,知道嗎?」


「那我以後用Jessi打俞利的力道打你喔。」


「你這是謀殺親婦!」


「我還沒告你性騷擾呢,變態妍。」


「你自己誘惑我為什麼要怪我啊?」金太妍無辜的吃著飯,一下子只穿著襯衫在屋裡走來走去,一下子因為疲累躺在沙發上看電影,一下子因為恍神而露出迷濛的眼神,看到還不心動的就不是人了。


「我哪有,明明是你自己思想有問題。」她不過是找不到衣服臨時穿了件襯衫走出來,躺在沙發上看電影休息,想一下隔天有什麼工作,這樣就叫誘惑?


「那我問你,你開心嗎?」


黃美英咬著筷子,有些傻住的看著金太妍,驀然就紅了臉頰,「說什麼,吃飯啦你!」


「還說我思想有問題,我又沒說什麼。」金太妍勾著微笑,從容把眼前的菜夾給了黃美英。


「夫唱婦隨,所以是你思想有問題。」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肯定的說著。


「好啦好啦,思想有問題就有問題,思想正常的話我就不會是畫家了。」金太妍聳了聳肩,緩緩的嚼著口中的菜。


剛黃美英似乎無意間承認了自己思想有問題……金太妍瞥了一眼黃美英,她還是別說出來吧,這種事情心裡有數就好。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