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結果比較多人選醫院呢。

那麼順序就是醫院→學校→未來世界→古風囉!

然後我今天讀書時也有想到在一個新題材,可是我忘了= =

媽呀,記憶力退化不是普通的快。





第九章


金太妍她們總算是從摩天輪上下來了。


「好慢喔!」林允兒疊著雙腿,咬著習慣看著走過來的一群人。


「什麼時候修好又不是我們能決定的。」金孝淵牽著全智賢,無奈的說著。


「起碼你們在遊行開始之前下來了。」李順圭從容的說著,「走吧,看完遊行去允兒那,我酒吧租給別人辦派對了。」


「那為什麼不去俞利那?」金太妍看著李順圭,只要酒吧不能去不是通常都會去權俞利的餐廳嗎?


「偶爾也在咖啡廳裡聚會當個文青啊。」


「Sunny姐姐別鬧了啦!」徐賢無奈的說著,「是因為俞利姐姐餐廳在裝修,沒辦法去啦!」


對齁,她忘記權俞利的餐廳正在裝修中,「那就去當個文青吧。」


「說智熙是文青我還相信……」林允兒小聲的咕噥著。


「這就跟我們不相信你是狗界的天才廚師是一樣的!」金太妍回眸,拋給了林允兒一個微笑。


「呀!別在智熙面前說這個啊!」



尹智熙提著塑膠袋從便利商店裡走了出來,這是她要喝飲料,誰叫她也才荳蔻之年,不能碰酒。


尹智熙看著停在前頭的賓士轎跑,才剛經過巷子的路口就被人撞到在地,「喂!你沒事撞人……」尹智熙撐起身子,錯愕地看著倒在自己身上傷痕累累的女生,喉間要罵人的話頓時止住,「學姐?」


「你給我過來!」一個男人惡狠狠的從巷子裡走了出來,一把拉起了尹智熙身上的女人,「乳臭未乾的小鬼旁邊去!」


What the fuck……尹智熙看著又被拖進巷子裡的學姐,從自己手上的塑膠袋裡拿出了一個鋁罐,往男人的後腦一丟,「放開學姐!」


男人摸著被砸疼的後腦勺,把學姐狠狠的摔在碎石路上,面露凶光的看著尹智熙,「死小鬼,叫你滾那個字聽不懂啊!」


尹智熙愣在原地的看著飛快往自己臉上襲來的拳頭,反應的緊緊閉上眼睛,完了完了,她回去又要被院長罵了啦!


「欺負一個國中生很厲害,是嗎?」


尹智熙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眼前的瘦弱的身影,「太妍姐姐!」


金太妍隻手擋住了男人的拳頭,冷酷的眼神化作刀刃刺著男人的身子,金太妍努了努鼻子,令人作嘔的酒臭味,「智熙,先把你學姐帶去車上好嗎?」


「你誰啊!」


「路人。」金太妍身形一挫,把男人的手拉到了他的背後,再往男人的後膝一蹬,「再讓我看到你打女人,我先把你手折斷。」金太妍看著痛到臉部扭曲的男人,淡淡的說著,還好為了黃美英的人身安全有去學防身術,不然尹智熙挨了那拳可不得了。


金太妍把手鬆開,又多送了一腳給男人,隨後從容的坐上了車子,邊踩著油門離開邊從副駕駛座前的置物箱裡拿出了急救箱,「裡面應該還有些藥膏是抹瘀青的,先幫你學姐塗吧。」


「為什麼姐姐車上會有這個啊?」尹智熙接過了急救箱,從裡頭拿出了一罐藥膏。


「美英有時候會因為精神恍惚撞到東西。」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其實那也是因為有幾次去接黃美英時發現黃美英身上多了很多瘀青,聽經紀人哥哥說是精神恍惚沒走好、打瞌睡不小心撞到桌子、邊走邊看腳本太認真去撞到牆或是柱子等等之類的,連黃美英自己都懷疑為什麼會常常去撞出瘀青。


「喂,希澈哥嗎?」


「嘿,找我幹嘛?」金希澈坐在辦公室裡翹著腳,一邊翻著手上的病歷表。


「我等等有個病患要過去,她的醫藥費等我下次看診時在一起付。」


「金太妍,你什麼時候改行做慈善加當救護車司機啊?」金希澈愣了下身子,放下了手上的病歷表,「狀況很嚴重嗎?」


「多出瘀青,有沒有被打到骨折就不知道了。」


「哇,這次是權俞利嗎?她做了什麼讓Jessica那麼生氣?」


「不是啦!是朋友被她男朋友打了。」金太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一邊聽著後頭的對話一邊說著,雖然之前的確有鄭秀妍沒拿捏好力道把權俞利打到骨折的經驗,但也不是這時候拿出來說嘴啊!


「哇塞,你還有其他朋友喔?」


「希澈哥你真的廢話很多。」金太妍無奈的說著,「我快到醫院門口了,麻煩叫護士出來接應好嗎?」


「是,一切都聽金大畫家的吩咐。」金希澈掛掉了電話,拿過擺在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了護理站,「等等有台賓士轎跑會送病患進來,去外頭等著,我先去準備X光的東西。」


「好。」護理站的護士掛掉了電話,看著準時停在門口的賓士轎跑,叫過坐在身邊的人,就把在車上的尹智熙學姐帶了下來,前往X光室。


「你學姐沒事的,希澈哥可是有牌的黑傑克。」金太妍轉著方向盤,看著後座的尹智熙,說著。


「太妍姐姐,為什麼那個男的會這樣打學姐?」


「酒精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吧。」金太妍緩緩的握拳在鬆開,真是的,她手剛擋下那一拳又麻了……黃美英知道會不會又生氣啊?不說好了……可是不說下場會更慘……好吧,她等等還是跟黃美英說一聲安全點,「也可能是那男的本來就沒好到哪去。」


「學姐她……」尹智熙看著窗外呼嘯而過的景色,緩緩開口,「其實她是兩年前離開育幼院的學姐,今天應該是二十歲了吧,她前陣子回來說有很穩定的生活,可是那是在大家面前,私底下她有跟我說……」尹智熙突然噤了聲,隨後皺起了眉頭。


「可以不用勉強的喔。」金太妍把車停在紅綠燈前,雙手放在腿上,透過反射看著尹智熙。


「學姐她……不小心弄出了人命。」尹智熙緩緩的說著,「學姐那時候跟我說的時候是大概懷孕一個月,在那之後又過了半年。」


而學姐的肚子,是平坦的。


金太妍陷入了沉默,看著後頭的尹智熙,「這是他們的選擇。」


「那為什麼……媽媽要生下我?」尹智熙不解地說著,明明只要拿掉,她跟上次跑來打她的那個女人不就可以一直幸福的過下去嗎?


「那是你媽媽的選擇。」金太妍踩著油門,從容的說著,「生下來也好,起碼妳還有很多人陪妳不是嗎?」


「誰?」


「我啊,美英啊,你今天認識的姐姐們,我們不是都陪妳一天了嗎?還有育幼院的老師。」


尹智熙看著金太妍,只是應了一聲,又轉頭看著連成絲線的光。


這世界上真的有什麼愛嗎?她的生母、她的學姐,甚至是育幼院裡被遺棄的孩子們……


不管是什麼類型的,愛,真的存在嗎?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