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在這裡先跟各位說聲抱歉。(90度彎腰

其實Lost In Love裡頭太妮的感情線是我本身的映射,而我本身這段感情的結局並不是好的,不喜歡虐文的已經可以棄坑了。

然後還有一個消息。

新系列快出來了喔~

預告信大概會在剩下三篇左右的時候出來。


第十一章

金太妍是被驚醒的。

她突然坐起身子,皺著眉頭的看著自己的右手手腕,微弱的月光照著她如牛奶般潔白的肌膚,明明沒有傷口,卻好像有人拿石頭狠狠的砸著自己的手……

要掛急診嗎?金太妍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夜半時分的,應該也沒醫生吧……

白皙的雙腿落上了地,金太妍緩步的走出了房間,走到廚房裏拿出了冰袋,突然傳來鈴鐺聲,她看著腳邊的Ginger,「吵醒你了?」她伸出左手,輕摸著Ginger的頭。

Ginger圓滾滾的眼睛看著金太妍,眼神裡透露這疑惑,不懂為什麼金太妍半夜會出現在廚房。

「沒事,姐姐拿東西罷了。」金太妍掛著微笑,手腕傳來的疼痛讓她不斷的冒著冷汗,「去睡覺吧,Ginger晚安。」

金太妍又走進了浴室拿出了一條毛巾,拿毛巾抱住冰袋,又放上自己的右手手腕,她輕嘆了一口氣,還好有比較不痛了,不然要怎麼睡啊!

金太妍左手一勾,隻手抱著龍貓,又緩緩的進入夢鄉。


「這種情況持續多久了?」

金太妍看著坐在她對面的醫生,「你是指突然的劇痛嗎?」

「手不舒服的狀況,持續多久了?」

「之前有次喝完酒一個月內沒辦法拿畫筆,半個月前跟朋友吃飯時突然使不上力,還有最近工作的時候手會突然無力。」金太妍一五一十的告知自己手腕不舒服的紀錄,她比誰都還要緊張。

「喝酒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大概……三四個月前吧。」金太妍摸著下巴,回想著。

「放心吧,不是喝酒的後遺症。」醫生的手指在鍵盤上敲著,「你這是肌腱炎,運動過度。」

「運動過度?」她不記得她用右手做過什麼運動啊。

「你剛提到畫筆吧,這算是畫家的職業病。」醫生補充說道,瞥了一眼金太妍,「我給你開點消炎藥跟止痛藥,這陣子先休息吧,不然之後就不用在畫了。」

「好……」

金太妍走出了看診室,不發一語的走向領藥的櫃檯,說是叫她休息不要畫畫……可是她在家也只有畫畫這件事可以做啊!

金太妍在拿到藥之後就開著車來到了林允兒的咖啡廳,因為徐賢說林允兒做了一份適合Ginger吃的東西,說想讓Ginger試試。

雖然自己是不太想讓Ginger當實驗品啦,可是她還要去醫院,這也沒辦法。

「Ginger!」

「汪!」

金太妍彎下身子摸了摸Ginger的頭,從容的走到櫃檯旁的位置坐下,「林允兒,我家Ginger如果得了腸胃病你要負責醫藥費。」

「才不會呢!」林允兒煮著咖啡,看著金太妍反駁著,「剛Ginger吃的還很開心呢,才不會得腸胃病。」

金太妍哼了一聲,彎下身子把Ginger抱到了腿上,「Ginger有沒有想姐姐啊?」

「太妍姐姐妳好意思讓Ginger叫你姐姐啊?」林允兒把咖啡放到了金太妍的桌上。

「你安靜。」金太妍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允兒,伸出左手拿過了咖啡杯,「怎麼今天換徐賢不見了?」

「小賢啊?她在家裡研究我說的那本書。」

書……喔,那本書,「徐賢不是很反感嗎?她怎麼也在研究了?」

「被結局嚇了吧。」林允兒聳了聳肩,想當時自己看完書也是被結局嚇到的,「Ginger,你還想不想要吃肉排呢?」

「汪!」Ginger跳下了金太妍的身子,搖著尾巴蹭到了林允兒的腳邊。

這Ginger竟然被吃的收買了?

金太妍從容的喝著咖啡,無奈的眼神看著Ginger,「我說允兒啊,你是怎麼知道那本書的?」聽完徐賢的反應,她也開始好奇那本書了。

「一個台灣的朋友介紹的。」林允兒在塑膠盤裡放上了一塊肉排,在放在Ginger的眼前,「太妍姐姐也想看?」

「嗯,感覺很有趣。」金太妍看著林允兒,「我要一塊草莓蛋糕。」

林允兒從玻璃櫃裡拿出了草莓蛋糕,遞給了金太妍,「可是我翻譯過來的小說在小賢手裡……還是你明天要來拿?」

「可以啊,那我明天在過來拿。」金太妍勉強的握著叉子,她緩緩的吃著蛋糕,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Ginger,「允兒你也蠻有天份的嘛!」

「欸?」林允兒有些錯愕的看著金太妍,這草莓蛋糕金太妍不也吃了很多次了,怎麼會突然誇她呢?

金太妍看著林允兒臉上的錯愕,淡淡地補充道,「狗界的天才廚師。」

「呀!太妍姐姐!」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