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最近真的是疲憊到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嗜睡症= =

 

假日一睡就是兩三個小時,而且房間溫度不到27度還醒不來QQ

 

嗚嗚,突然好想我老大QQ

 

是說妮9/28要出新歌ㄟ

 

但是太妍MV沒有客串QAQ

 

我猜錯了QAQ

 

我把秀英看成紙片人了QQ虧我還很認真推太妍行程來看那是不是太妍QQ

 

結果MV是在韓國拍的XD

 

 

第三章

 

黃美英看著寬敞的淋浴間,她不多說什麼,只是走進了其中一間,打開了蓮蓬頭,又脫下身上身上的衣服,任著水流打著自己的身子。

 

「早上淋浴間有開,如果你怕遇到仇家的話你可以早點去。」

 

早上,金太妍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著她淡淡的說著,誰讓她昨天晚上拿著東西想說去洗個澡,在看到排隊人龍裡仇視的眼神,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到了牢房。

 

當一個盡責的檢察官卻落到這種下場,她也真是自作孽。

 

她把衣服丟進了洗衣袋,又穿上她另一套乾淨的衣服,從容的推著淋浴間的門……推不開?

 

她聽著外頭的笑聲,小心翼翼的跳了一下,可惜卻什麼也看不到,到底是什麼爛設計會把淋浴間設計成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啦!隱私也做太好了吧!

 

「Shit……」黃美英看著眼前的門板,她就算手攀得上去也沒辦法翻過去啊……她擅長跑步但不擅長跑酷啊!難不成她要等到有人來嗎?「喂!把門打開啦!」

 

「哼,檢察官了不起,最後還不是跟我們一樣待在這鬼地方。」

 

「雖然這鬼地方住的還蠻舒適的啦!」

 

「舒適有個屁用啊!待在這裡看不到家人,等我出去我女兒都幾歲了。」

 

黃美英有些苦惱蹲了下來,她不就是洗個澡嗎……她好不容易傷口好了才能好好的沖一個熱水澡欸!「獄警!」

 

「沒用的,早餐時間固定兩個獄警會待在餐廳,其他人會巡視牢房區,而且還不是全部的獄警都來上班。」

 

「你們。」

 

黃美英突然抬頭,她認得,這是金太妍的聲音。

 

金太妍抱著胸口,她瞥了一眼被長柄刷堵住的門,又看著臉上出現尷尬的三個女生,「東西拿回去放,把人放出來。」

 

「金爺,她是檢察官欸!」

 

「監獄裡的仇監獄裡解決,監獄外的等出獄後再說。」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她現在跟我們在這,就一樣都是囚犯,沒必要對一個有相同處境的人這樣。」

 

「東西拿去放,好話不說第三次。」金太妍抽下了她掛在肩上的洗衣袋,緩緩的轉了下脖子,她看著抽出長柄刷迅速離場的三個人,又看著遲遲不出來的人,「出來,這裡只剩我。」

 

黃美英拿著洗衣袋,緩緩地推開了淋浴間的門,她看著綁著馬尾身上還附著一層薄汗的金太妍,「謝謝。」

 

「在這裡等我。」金太妍沒好氣的把黃美英拉出淋浴間,迅速的閃進了淋浴間,又關上了門,「別亂跑,這座監獄沒你想像的小。」

 

「喔……」

 

黃美英無聊的站在外頭站了十分鐘,她看著把毛巾蓋在頭上,又把裝著衣服的洗衣袋掛在手腕上,一邊套著上衣一邊走出來的金太妍,不自覺的紅了臉頰,「你幹嘛不把衣服穿好啦!」

 

「有差嗎?」金太妍把髮圈放回口袋,她伸手拿過了黃美英的洗衣袋,隨手就丟進籃子裡,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在走廊上走著,「髒衣服直接丟進籃子,有些人的工作是被分配到洗衣服,衣服洗好之後也會直接送回牢房,不用擔心她們會因為你是檢察官就對你衣服怎樣,因為典獄長有潔癖,衣服上一點異味都會被懲罰。」

 

而她們的典獄長嗅覺又是一等一靈敏的。

 

「嗯。」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這裡的販賣部有賣吹風機嗎?」

 

「缺貨,等等回去我借給你。」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隨手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就把毛巾丟給黃美英。

 

黃美英接住了金太妍只有濕掉三分之一的毛巾,困惑的看著她。

 

「吃早餐的時候先拿那個擋一下,如果擔心衛生問題的話,可以還給我。」

 

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她拿毛巾較乾的那邊擦著自己的頭髮,她跟在金太妍的背後走進了餐廳,她看著自動散開的排隊人潮,有些遲疑地站在最後。

 

「過來。」

 

黃美英跟金太妍對到了眼神,快步的走了過去,僅僅只是這短短幾分鐘,她也大概猜到了,金太妍是這個監獄的頭……不過電腦又是怎麼回事?

 

「真是稀奇,連續兩天在餐廳看到你。」權俞利把她分裝好沙拉放到了金太妍的托盤裡,又拿過了牛奶跟貝果,「她就是那個檢察官?」

 

「心裡知道就好。」金太妍不耐煩的睨了權俞利一眼,「你,等等過來坐我那桌。」

 

「好……」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獨自坐到了一個桌子旁邊,她又看著盤子裡頭的早餐,「謝謝。」

 

「不會。」權俞利輕輕的笑了一下,又瞇著眼微微觀察著黃美英。

 

怎麼看都是小綿羊一隻,難不成她男朋友是個軟腳蝦?不然怎麼會防衛過當殺死人?

 

「權俞利,動作快點,別讓排隊的人超過我的桌子。」金太妍低頭吃著沙拉,卻對著正在前頭的權俞利喊著。

 

「那你就別坐在最前面嘛……」權俞利小聲的咕噥,一邊加快手上的動作。

 

黃美英看著安靜地吃著早餐的金太妍,她輕輕的把托盤放下,就坐在金太妍的對面。

 

她們誰也不開口說話,和後頭有說有笑的聊天聲形成強烈的對比。

 

金太妍才吃完手上的貝果,就有一張餐巾紙出現在她的頰邊,她看著逕自坐到自己身邊的權俞利,迅速的抽過了餐巾紙,從容的擦著自己的嘴。

 

「檢察官大人。」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遞過餐巾紙的權俞利,緩緩地開口,「我不是檢察官了。」

 

「沒關係啦,這只是稱呼而已。」權俞利嬉皮笑臉的撐著臉頰,她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了一瓶優格跟布丁,從容的放在桌上,「優格給你。」

 

「裡面不會下毒的。」金太妍拿過了布丁,緩緩地開口,「對吧?前米其林餐廳主廚。」

 

權俞利扯了下嘴角,「起訴我的是另外一個檢察官,我跟她又沒仇。」

 

黃美英把優格收進了自己的口袋,輕輕的勾著嘴角,「你叫俞利吧?謝謝你。」

 

「哼,還是檢察官大人好相處,哪像你。」權俞利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她抱著胸口又離開了椅子,從容的回到了廚房。

 

「回去了。」金太妍拿起自己的托盤,看著吃得差不多的黃美英,走到回收桶旁邊把東西整理好,緩步的離開了餐廳。

 

「靠,看來那檢察官動不了了。」金太妍跟黃美英一離開,餐廳就有人抱怨的開口。

 

「你是腦子壞了還怎樣?你以為前幾天被抓去關禁閉的那兩個人是因為什麼進去的?」

 

「不是因為擅闖金爺的牢房嗎?」

 

「那是其中一個,那個檢察官聽說被打了一頓。」

 

「蛤?她是金爺的室友?」

 

「媽的……突然更想弄她了。」


 

金太妍抽過了黃美英拿在手上的毛巾,逕自走進了牢房內的洗手間,一會又拿著她洗好的毛巾走了出來。

 

黃美英則坐到自己的角落,抱著膝蓋,靜靜地看著金太妍。

 

「別老盯著我。」金太妍把毛巾用衣架掛好,伸手拿過了她的電腦,盤腿坐在地上,她看著已經貼上黑色貼紙的鍵盤,還有上頭的便條紙,「典獄長給妳拿了一箱東西,在你的櫃子裡。」

 

黃美英轉頭看著自己突然多了一個紙箱的櫃子,她把裡頭的東西拿了出來,筆記本跟鉛筆?

 

「在判決下來,確定Tiffany檢察官要服刑之前是沒有工作的,覺得無聊的話可以繼續做妳在進來之前做的事,但是要小心喔!」

 

黃美英看著貼在筆記本背後用英文寫成的便條紙,緩緩地翻開了筆記本,驚訝的是,全新的筆記本裡頭,有著她之前的筆記跟查案資料。

 

金太妍則認真的敲著腿上的鍵盤,她今天的工作很簡單,只要把所有出入口的紅外線感應器檢查過一邊就好了,跟大門口還有工具室的金屬探測器處理好就好了。

 

她又拿過了另外一台平板電腦,從容的看著上頭的監視器畫面,又看著自己筆記型電腦裡的紅外線感應器的反應系統,運動場跟工具室裡頭的感應器壞了嗎……

 

金太妍闔上了電腦,把平板電腦夾在腋下,就從容的離開了牢房。

 

黃美英認真的看著腿上的筆記本,突然抬頭看著金太妍的筆記型電腦,對了……也許金太妍的電腦可以幫她弄到一些資料。

 

她小心翼翼的拿過了金太妍的電腦,她看著被黑色貼紙遮住上頭字母的鍵盤,臉上不自覺的出現了錯愕跟震驚,什麼東西啊!

 

「檢察官姐姐,你在幹什麼?」

 

黃美英抬頭看著穿著制服的徐賢,放鬆的吐了一口氣,「我只是……」

 

「亂動太妍姐姐的東西?」徐賢從容的把皮鞋脫掉,抱著手上的資料夾逕自坐到了地上,「很神奇吧?根本不知道那個鍵是那個鍵的鍵盤。」

 

黃美英垂頭喪氣的把電腦放回原位,又拿起了鉛筆,無聊的轉著,「你在這裡坐著沒問題嗎?」

 

「沒問題啊,因為長官叫我把這些資料夾給太妍姐姐。」

 

「她剛剛拿著平板電腦出去,不知道多久才會回來。」黃美英看著徐賢,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我記得典獄長說過3C產品算是違禁品,為什麼……」

 

「太妍姐姐的技能跟知識是長官需要的,所以她是特例,而整個監獄也只有她會這種東西。」徐賢打斷了黃美英的話,從容的解釋著,「而且太妍姐姐是什麼工作,檢察官姐姐不應該很清楚嗎?」

 

「我不是檢察官。」

 

「只是稱呼。」徐賢輕輕地笑著。

 

「你可以叫我Tiffany。」

 

「好吧,那我之後叫你帕尼姐姐。」徐賢點了點頭,「還有,長官要我順便提醒你,你三天後要出庭接受審判。」

 

「三天後?」

 

徐賢點了點頭。

 

黃美英看著手上的筆記本,這下好了,她只注重其他的事,自己的案子完全沒準備啊!「我可以……看自己的案件紀錄嗎?」

 

「嗯……晚點應該會有律師來會面吧。」徐賢歪著頭,不確定的說著,因為根據她之前的經驗,也是有犯人要開庭結果律師都沒有來會面討論出庭相關內容的。

 

她的律師……Fuck,她的律師又是誰啊!

 

徐賢看著陷入苦惱的黃美英,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原來精明冷靜的檢察官也會因為這種事而苦惱啊?

 

「徐賢,你在這裡幹嘛?」金太妍拿著平板電腦踏進了自己的牢房,她瞥了一眼似乎在放空的黃美英,又把手上的平板電腦放進自己的櫃子。

 

「人事異動。」徐賢晃著手上的資料夾,「長官說要你把下個禮拜調進來的獄警資料輸進資料庫。」

 

「有新獄警?」金太妍拿過了徐賢手上的資料夾,又盤腿坐到了地上,從容的翻著手裡的資料夾,「一男一女?」

 

「到底什麼時候我們的獄警男女比例才要一比一啊……」金太妍拿過了電腦,一邊比對著手邊的資料夾,準確的把資料輸進系統裡,「好了。」

 

「姐姐真是怪物,那種全黑的鍵盤還能用的那麼順手。」徐賢拿過了資料夾,蹲在門口穿著自己的皮鞋,「姐姐,我那邊有薄荷糖,要幫你拿來嗎?」

 

「嗯,麻煩了。」金太妍還在敲著鍵盤,隨口回著徐賢。

 

「帕尼姐姐呢?」徐賢站直了身子,輕輕的拍掉身上的灰塵,看著還在放空的黃美英,「案件資料我是沒辦法幫你喔。」

 

「不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哇達
  • 覺得 金爺這樣好冷靜
    好想知道美英到底發生什麼事喔
  • 嗯……大概第五章會說?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23 00:09 回覆

  • 다코&소원
  • 真好奇全黑的鍵盤怎麼用,就算是已經背起來位置,偶爾還是會看一下吧……
  • 不不,這是有訣竅的。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23 00:10 回覆

  • Pisces0221
  • 如果凊少想我也可以湊一百種死法出來( ̄∇ ̄)

    全黑的鍵盤...太妍是對鍵盤有多熟練
    我知道我知道 美英的律師是不是秀妍?(我有看過ig story ((舉手
  • 不不,打字其實是一種習慣,所以自然就會知道那個鍵是那個了。

    喔,秀妍是後面才會變成妮的律師啦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23 0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