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很討厭圖書館辦什麼爛比賽= =

然後我的黑歷史最近一直往我朋友家跑,想去都不行啊T T





第十二章


「學姐,你認為什麼是愛情?」


尹智熙喝著牛奶的學姐差點沒被嗆著,她一邊拍著胸脯一邊咳著,她們難得可以一起吃飯聊天,搞什麼爆炸性的提問啊?「我說你幹嘛突然問這個?」


「你還記得前陣子回來的樂樂學姐嗎?」


「記得啊,幹嘛?」


尹智熙吃著麵包,「我前陣子去遊樂園玩,遇到她。」尹智熙淡淡的說著,「我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她被打得很慘,而且肚子裡的小寶寶也沒了。」


「喔,那這跟你問的問題有什麼關聯嗎?」學姐心不在焉的問著,畢竟她也只知道有樂樂學姐這個人,並不認識她。


「為什麼樂樂學姐的男朋友要打她?為什麼樂樂學姐要把小孩子拿掉?為什麼我們被父母丟下?為什麼……」


「Stop!」學姐舉起了右手,擋住了尹智熙,「妳太多為什麼了,而且你幹嘛問我啊?」


「學姐你不是最近跟一個學長在談戀愛嗎?」


「齁,那是真心話大冒險的懲罰,哪裡來的談戀愛之說?」學姐不耐煩的說著,她現在還不太想去想那些愛情什麼之類的,她現在只想平靜的撐到成年離開育幼院,其他的之後再說,「而且要說愛情的話,Kim老師跟帕尼老師不就是了嗎?」


「啊?」


「啊什麼?妳不是也知道她們是一對嗎?」這下換學姐的臉上露出了疑惑,「而且她們兩個昨天開直播公然放閃,妳不知道嗎?」


「不知道,我昨天在看小說。」


「真的是……」學姐無奈的拿出了手機,從容的滑著,冷不防的把螢幕轉向尹智熙,「諾,這是Kim老師最新的畫作系列,昨天開直播就是為了說明畫這幅畫的原因,還順道說了她跟帕尼老師的愛情史。」


「什麼愛情史啊?」


「我等等把直播紀錄傳給你,你自己找時間看,我記得你最後兩節不是自習嗎?」學姐把直播紀錄傳給了尹智熙,把手機放回了自己的口袋,「昨天造成轟動,你可以先看一下新聞再去看直播。」


「不要,看新聞好麻煩。」


「你就看小說不會嫌麻煩啦妳。」學姐捶了尹智熙一拳,「走了啦,午休時間快到了,老娘很累想睡覺。」


「學姐你很兇喔,說什麼老娘。」


「老娘就喜歡說老娘,你管那麼多幹啥?」學姐打了個哈欠,迅速的把牛奶喝光。



時間回到昨天晚上,金太妍的家中。


「為什麼說明畫作的創作原因還有開直播啊?」坐在床上的金太妍抬頭,看著站在身前換著衣服的黃美英。


「妳自己說妳要宣示主權的啊。」黃美英換好了衣服,又拿過了一件金太妍跟自己身上衣服是一套的服裝,幫金太妍換上,「竟然要宣示主權就來公布我們的愛情史不是方便多了嗎?讓大家看我們是怎麼走過來的。」


「有必要這樣放閃?而且他們又不一定會問我們的愛情史。」金太妍無奈地看著正在幫自己換衣服的黃美英,她是不反對放閃這種事啦,可是她比較習慣公然放閃,而不是透過網路。


「會問的,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公開談過我們啊。」黃美英伸手撫平了金太妍衣服上的皺摺,篤定的開口,「還有你不是一直對我的男粉絲很有怨言的嗎?就一次把他們閃瞎啊。」黃美英開玩笑的說著,彎下腰在金太妍的唇上落下淺淺一吻,「就跟我討厭一些常常送你禮物的粉絲一樣。」


「知道啦,大醋桶。」金太妍無奈地笑著,抱住了黃美英的身子,「可是感覺在房間開直播不妥。」


「妳安分點就好了。」


「怎麼可能,床就是用來運動跟睡覺的啊!」


黃美英看著一臉理所當然的金太妍,只是拉開了她跟金太妍的距離,「去客廳。」仔細想想這變態到無上限的金太妍,果然還是沙發安全的點……不對,沙發好像也很危險,「金DaeDae,如果等等你做了什麼『好事』的話,你這禮拜就別進房間了。」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看著笑的一臉燦爛的黃美英,明明是燦爛的為什麼她會覺得背後有股寒意啊?「我知道了,我保證乖乖聽話。」完了,她怎麼有種她越來越像自家爸爸的感覺?


「那就好,走吧。」黃美英拉過了金太妍的手,從容的走出了房間,跟金太妍一起坐在沙發上,打開了直播。


「才剛開就那麼多人。」金太妍將黃美英凌亂的瀏海撥到一旁,看著螢幕底下不斷跳出來的留言,「大家好啊。」


「好啦,別再說什麼一開始就放閃的話啦。」黃美英捂著嘴笑著,她看向了身旁的金太妍,「各位看過Kim新的畫作了嗎?現在這裡開放提問喔。」


「喔,對啊,是宣示主權沒錯。」金太妍從容的說著,「不過還有另一個目的喔!」


「我跟Kim不是上了一個節目,去育幼院給孩子們上課嗎?」黃美英拿過了一旁腳架,把手機放在上頭,又調好了角度,「我跟Kim遇到一個小孩子,那個小孩子呢……有點不相信我們的感情,Kim為了證明就畫了這系列了。」


「沒錯喔,六幅畫畫的全是我的朋友。」金太妍看著留言,輕鬆的說著,「因為我們幾乎都是同一個時間去告白的,更是一同跟對方私定終生。」金太妍和黃美英互看了一眼,她們跑去LA結婚這件事還是等之後再說吧。


「結婚嗎……這是秘密喔!」黃美英看著快速閃過的留言,輕鬆的說著。


「喔,你們說那幅小孩子的圖啊?」金太妍伸手攬過了黃美英的肩膀,「當然是我們認識的那個小孩子囉!」不過畫裡主角的時間跟現實主角的時間點是不一樣的啦!


「看吧,我就說他們會問的。」黃美英挑高了眉,看著頰畔的金太妍,又看向了不斷祈求他們回答的留言,「別緊張,因為Kim她說她今天想要閃到你們睡不著覺,順便跟我的男粉絲們說我是她的。」


「欸,你怎麼自己就先說了。」金太妍摟著黃美英肩膀的手跑到了黃美英的腰上,她看著黃美英,「我們當室友當多久了?」


「十幾年了吧,有點記不太清楚。」黃美英輕輕的皺起眉頭,試著回想她跟金太妍當室友的切確時間,「從我還沒成為練習生時,到現在……可能十五年有喔!」


「你們幹嘛那麼激動啊?之前上節目不就有說過我們當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室友嗎……對啦,說是同居也沒錯。」


「什麼同居,同居是在一起之後才開始的。」黃美英很認真的看著金太妍,「而且重點不是在這裡吧?」


「對對,重點在別的地方。」金太妍點了點頭,輕咳了幾聲,「還記得我之前的Waiting For You、Lost In Love、Find Out Love三個系列嗎?其實那是一連串的故事。」


「Waiting For You是那個時候我去LA留學時的畫的,是說Kim她會在韓國等我回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緩緩的解釋道,「雖然過程……」


「沒錯喔,那個時候我們是遠距離戀愛。」金太妍看著其中一則留言,從容的說著,「因為時差、距離,還有Tiffany那個時候為了早點回來把心思都放在課業上,導致我們之間產生了距離。」


「等等,妳現在是在怪我嗎?」


「沒有啊,我怎麼可能會怪你。」金太妍側過頭親了一下黃美英的臉頰,「反正那個時候的狀況很糟,我的一個朋友推薦一本中文小說給我,而那本小說剛好和我當時的情況很符合,所以就畫下來囉。」金太妍輕鬆的說著,一邊收緊了手臂,抱著黃美英的身子,「然後因為一張素描畫我就前往巴黎留學了。」


「然後換我從LA回來,在等Kim。」


「我在去巴黎之前答應過Tiffany,要找回之前的感覺,於是就有了Find Out Love這個系列,而Find Out Love系列我公開的是七幅畫,其實應該是八幅,加上一幅我從巴黎回來時的畢業畫……有誰沒看過的嗎?」


「還挺多的。」黃美英看著下頭洗著「沒有」的留言,「不過我們不會把畫拿出來喔,只會回答問題喔!」黃美英勾著幸福的微笑,回想起那幅畫就是開心,她真的那天要金太妍把那幅畫掛起來,還要畫成電繪圖設成手機桌面,「然後Kim帶我去看著畫展,跟我說她找回來了,於是就重新開始囉!」


「喔,有粉絲發現疑點了。」金太妍看著稍長的留言,「那個什麼尹東鎬跟Tiffany在一起的消息完全是假的,Tiffany從出道到現在的身邊都只有我在喔。」


「那個事情就不用提了,如果真的真的很想知道的話我下次粉絲見面會會一併回答問題,如果公司同意的話。」黃美英慵懶地說著,現在這個時候她真的很不想回想起尹東鎬那個爛人,「之後我換了經紀公司,就可以這樣跟Kim大方的在一起囉!」


「會不會有吵架啊……最近比較少了,因為經歷了很多。」金太妍回想著最近最嚴重的一次吵架,似乎是因為黃美英很累她還故意調戲她吧?「好啦,問題似乎也回答得差不多了。」


「時間也不早了,大家要早點睡喔!」黃美英看著下頭不斷跳著晚安的留言,「大家晚安。」


「晚安。」金太妍開心的對著鏡頭揮手,把直播關掉,又躺到了黃美英的大腿上,「回答問題好累!」


「知道啦,別在這睡覺。」黃美英勾著溫柔的微笑,寵溺的摸著金太妍的頭,「回房間吧。」


「回房間做『運動』嗎?」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半開玩笑的說道,她坐起身子,伸了個懶腰,又癱在沙發的椅背上。


黃美英想了一會,看著還癱在沙發上的金太妍,只是緩緩的湊了過去,在金太妍的耳邊開口,輕聲的開口。


「我不反對睡覺之前先流點汗喔。」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