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豪邁的人我最欣賞了XD

我還真的遇過那種一下子說老子一下子說老娘的學姐ww

來吧,學姐為了小學妹忙什麼忙到每日沒夜的呢?





第十三章


時間拉回到現在。


早就打了放學的鐘聲,而尹智熙還待在球場的邊,很認真的看著手機裡的畫,下意識地摸著頸子上的項鍊,那是……她嗎?


她剛才看完金太妍跟黃美英昨天晚上的直播紀錄,隨後就找到金太妍公布在網路上用油畫跟水彩畫下來的畫作,說真的,她沒有想到金太妍可以畫的那麼栩栩如生,特別是她現在看到這幅……幾乎跟小時候的她如出一轍,可是金太妍是怎麼知道她小時候的樣子呢?那可不是十歲左右,而是七、八歲的她。


「喂?」


尹智熙從思索中回過了神,看著她手裡顯示通話中的手機……糟了,她怎麼打給金太妍?


「智熙?」金太妍放下了手上的畫筆,隨手把手上的顏料抹在圍裙上,拿過了手機,「出了什麼事嗎?怎麼打給我?」


「啊……喔,沒有啦!我是想跟姐姐說我星期六想去一個作家的簽書會,想問你可不可以陪我去。」尹智熙瞬間想到一個理由,她本來是想自己一個人去的啦,「可以嗎?」


「可以啊,星期六我有空。」金太妍輕鬆的說著,「啊,美英星期六要去公司,所以不會跟我們去喔。」


「嗯,那個……太妍姐姐。」


「嗯?」


「直播跟畫我看到了。」


金太妍從容的重新拿起畫筆,把電話轉成擴音放在一旁,她並不意外尹智熙會看到,「你想要現在問問題還是星期六?」


「星期六吧,剛放學我也有點累了。」


「好,那你早點休息。」


「嗯,掰掰。」


「掰掰。」金太妍掛掉了電話,哼著小調,邊畫著手裡的畫。


尹智熙看著手機,又摸了摸自己頸子上的項鍊,「看來還是有的……」



「什麼嘛!原來姐姐認識那個作者啊!」


尹智熙穿著白色的素面T恤、深藍色的吊帶裙、背著黑色的後背包,稍長的頭髮被整齊的紮在腦後,她看著手裡已經簽好名的書,又看向了金太妍。


「之前有幫他的小說畫過插畫,當然認識囉。」金太妍看著笑得燦爛的尹智熙,「你不是已經來他簽書會很多次了嗎?」


「可是我第一次跟他講那麼多話啊!」尹智熙珍惜的抱著手裡的書,她可是在簽書會開始之前就簽好了,而且還聊了很多小說的內容,而且她還被問覺得什麼樣的題材會讓人愛不釋手,還有下個作品覺得寫什麼比較好。


「我說你要不要把書放進背包裡啊?不然等等摺到就不好了。」


尹智熙走到了一旁人比較少的地方,把身後的背包甩到了身前,把手上的小說輕放進背包,再用跟剛才力道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力度包好背包,「姐姐,我想吃火鍋。」


「好啊,今天的天氣挺適合的。」金太妍勾著微笑,看著尹智熙,「那下午要去哪裡?」


「不知道……去允兒姐姐那跟Ginger還有Prince玩可以嗎?」


「好啊,那美英的日程結束之後再帶你回育幼院?」


「好。」尹智熙點了點頭,跟著金太妍坐上了副駕駛座,「太妍姐姐,你是怎麼知道我小時候的樣子啊?」


「跟院長拿照片就好了啊。」金太妍撐著臉頰,看了一眼尹智熙,「妳會介意嗎?」


「不會,可是為什麼帕尼姐姐,說我不相信你們的感情?」


「那個時候在育幼院錄影,美英有發現只要我跟她站在一起你很明顯的臉會變臭。」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怎麼可能會說是躺在棺材時聽到的,「難道她猜錯了?」


「嗯,其實是因為那個時候看著你們會想到我的親生媽媽。」尹智熙整個人躺在椅子上,她抿了抿唇,緩緩的開口,「我的親生媽媽其實跟妳還有帕尼姐姐是一樣的,會有我只是因為酒後亂性,然後似乎因為我她跟她自己的女朋友漸離漸遠,最後分開了。」


金太妍安靜地聽著尹智熙說話,雖然她已經聽院長說過了,但是再多聽一次也無妨,她偶爾會出個聲音,表示她聽著。


「然後……我記得應該是三四年級的事吧,有天晚上我跟同學在球場玩時,有個喝醉酒的女人跑了進來打了我一頓,講了很難聽的話。」尹智熙壓著聲音說著,現在說起這件事還是歷歷在目,那些重重落下的拳頭彷彿要把她打死,突然一隻手輕覆上她的頭,尹智熙看著把車停在路邊的金太妍,「我看到妳們不是因為討厭妳們,是因為討厭我自己,我還沒被生下來,就讓一份愛情就這樣沒了。」


「智熙,還記得我們出去第一次我說過什麼嗎?」金太妍看著疑惑的尹智熙,只是勾起了溫柔的微笑,「一切都是她們的選擇,我跟美英用我們自己的例子告訴你,一段感情要不要繼續都是看自己的選擇的,我跟美英之前起碼有長達三年的空白期,那段期間除了傳生日快樂之類的祝福就沒有更多的交流了。」金太妍回想著自己在巴黎的日子,無奈地笑了,「所以別把這些事攬在自己身上,知道嗎?」


「我知道了。」尹智熙看著金太妍,「所以妳跟帕尼姐姐真的在一起那麼久了?」


「對啊,我們還結婚了喔。」金太妍重新踩著油門,從容的說著。


「結婚!」


「別說出去喔!這件事只跟你說。」金太妍挑著嘴角,把食指放在唇上,要尹智熙別說出去,「還有,你想要搬出育幼院嗎?」


「啊?怎麼可能,在成年之前我們是沒辦法搬出育幼院的,除非是……」尹智熙忽然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金太妍。


「想要嗎?不然你待在育幼院也沒有什麼朋友不是嗎?搬出來不也自由,想去林允兒那也不用跑很遠,三不五時還可以跟崔秀英去逛街,要吃東西還可以找權俞利,穿衣搭配還可以問美英跟Jessica,功課不會也可以問徐賢,被欺負還可以找Sunny還有孝淵想怎麼討回來。」金太妍挑高了眉,緩緩的說著搬出育幼院的好處,「不過你還是要叫我跟美英姐姐,除非我們差了超過二十歲,不然妳休想叫我媽。」她才沒老到被人叫媽呢!


尹智熙好笑的看著金太妍,她也不可能叫金太妍媽啊!都叫習慣姐姐了,「我考慮看看,畢竟育幼院裡還有學姐陪我,只是她也快成年了。」不過她如果跟學姐說得到的回答應該會是「你管老娘幹嘛啊!多考慮一下自己吧!」之類的話,誰叫學姐是個很豪爽的個性。


「好。」金太妍把車開進了火鍋店的停車場,解開了身上的安全帶。


尹智熙跟著金太妍下了車,等等先傳簡訊跟學姐約一下時間吧。



「哈啾!」


穿著寬大襯衫的少女盤著腿坐在椅子上,她的下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褲,她收回了原本打著鍵盤的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看吧,都叫你多穿一些衣服了,不要以為是秋天就這樣,小心感冒啊!」在上鋪的室友淡淡的念著,當室友也超過了十年,這種情況年年有,而她也年年說。


「你吵死了,老娘就懶得找秋裝,而且你哪裡有資格唸我,你自己還不是只穿著背心跟短褲。」朴槿恩沒好氣地說著,伸長手拿過了床上皺成一團的被子蓋在身上,又轉過頭認真的敲著鍵盤。


「槿恩,你最近到底在忙什麼啊?沒日沒夜的敲著鍵盤,今天假日也不出去。」


「老娘在忙我可愛學妹的事情,你自己不出去怪老娘啊?不是有男的約你嗎?」


「齁,我平常就受夠那群臭男生了,假日才不要跟他們出去呢。」室友沒好氣的唸了一句,「而且你所謂可愛的學妹應該也只有尹智熙吧?她又怎麼了?」


「呀,你又不會關心我可愛的學妹,幹什麼問呢?」朴槿恩看了一眼閃著訊息的手機,隨手滑掉了提醒。


「我不關心可愛的學妹,關心一下我那豪邁到靠腰的室友不行嗎?」


朴槿恩看著電腦螢幕的資料,隨手抓過了床上的牛仔褲,迅速地穿上,又把資料傳到了手機裡,「好啦,我東西弄好了,陪老娘出去一趟吧。」


「我說你都穿上牛仔褲了,不要一直老娘老娘的好不好?」室友跳下了床鋪,拿出衣櫃裡的牛仔褲跟朴槿恩同個款式的襯衫,穿上。


「你管老子。」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