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好,先來說說赫海。

 

音樂節目上剛好是紅藍配XDD

 

而且台下尖叫聲比什麼都大是怎樣阿ww

 

然後繼續無限自肥,呵呵XD

 

 

 

 

 

第十二章

 

砰——

 

凊少從容的把手上的武士刀收回刀鞘,他看著被冰凍著的人,轉過頭看著握著劍的金太妍,「不錯啊,配合得很好呢。」

 

「哈囉啊,不被承認的野王。」凊少從容的打著招呼,她看著大廳裡一同被凍住的人,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你們可是選錯邊了。」

 

「一直妨礙我的人!你是誰!」

 

「太妍公主的老師。」凊少輕輕地哼了一聲,「你只需要知道我這個身份。」

 

「喂,別廢話那麼多。」金太妍皺著眉頭,她怒瞪著野王,現在還不是時候,她必須沉住氣。

 

「知道了。」凊少從容的把手上的瓶子往上丟,迅速地抽出了武士刀,「這是你在夏妍公主身上施加的黑毒咒,還有我給你的一點小心意,你就收下吧!」

 

「Hades!」

 

凊少看著四散的黑繩,他突然出現在金太妍的身邊,他搭著金太妍的肩膀,又瞬間消失。

 

「啊!」野王看著自己身上浮現的黑色繩紋,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被壓制,體力正在被削弱,該死,這個黑毒咒絕對不只是他加在金夏妍身上的,「金太妍!」


 

凊少拉著金太妍的手,輕輕的落到了地面,他輕輕的彈指,身旁突然冒出兩顆火球幫忙照路。

 

「喂,我們要去哪?」金太妍跟著凊少的腳步走著,她困惑的開口,他們不是直接回家,而是凊少帶著她到了一個她從來就沒有到過的地方,但她很確定,這裡還是魔界,因為不遠處皇宮的騷動,就是證明。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魔界的完整歷史?」凊少鬆開了手,他走到了石牆前面,敲著眼前的石塊,「魔界最一開始的歷史並沒有被正式紀錄,而是用一卷羊皮紙畫了下來,那個還是在神祇正式訂定時間之前發生的事。」

 

「所以時間之流沒辦法顯現。」凊少從石塊當中拿出了一卷羊皮紙,「現在就看一看,東西不多。」

 

金太妍拿過了羊皮紙卷,她從容的打開,只覺得眼前一暈,回過神來,她正站在一片荒蕪之地上而身邊有著一個帳篷。

 

帳篷裡出來了一個人,他的手上拿著一個箱子,「好了……就來看看這些從神祇那要來的東西我能弄出什麼吧。」

 

他把箱子裡的羊皮紙卷往上一丟,他又抽出了腰間的武士刀,果斷的往自己的手腕一切。

 

金太妍認出來了,那把刀是凊少的刀子,Hades。

 

「流水、火焰、微風、土壤、草木、岩石、光明、黑暗。」那人對於手腕源源不絕流出來的血並不在意,他只是繼續唸著嘴裡的咒語,「藉由吾之血,我命令這片荒蕪之地,在這些元素的交互作用下,恢復生機。」

 

「對了,女媧姐姐跟上帝送我的娃娃剛好也能……」那人走進了帳篷,又拿出了十個用樹枝和泥土做成的娃娃,他從容的擺到地上,就在自己的鮮血之中,「泥土化成血肉,枝枒化為血管和神經,藉由吾之血,我命令你們成為人。」

 

那人的腳下突然長出了綠草,不遠處則出現了森林、湖泊,在更遠的地方則隆起了山脈,出現了海洋,那十個詭異的娃娃竟然滿滿的長出血肉,皮膚,四肢,五官,頭髮,最後各自成為了人,而且剛好的五男五女。

 

那人手腕的傷口已經癒合,他把刀子收回了刀鞘,伸手扶起了離他最近的人,「歡迎你們來到這個世界。」

 

「然後……第二十七代魔王候選人,你應該也看夠了吧?」

 

「對了,順便讓你想不起來的事情,慢慢想起來吧。」

 

金太妍錯愕的回過神,她看著手裡的羊皮紙卷,也看著坐在地上等他的凊少,「你……」

 

「凊少從來都不是我的名字。」凊少淡淡的開口,他拿回了羊皮紙卷,又塞回去了石塊當中,在把石塊封下了咒術,「那是彤為了方便給我取的。」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用說什麼,你得到了魔界完整的歷史,也就是說你是正式的魔王候選人,只要能有魔王象徵的犄角,那你就會被認為是真正的魔王。」凊少淡淡的說著,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靜靜的看著金太妍。

 

「等等,那也就是說,你才是真正的初代魔王?而不是那個創生十人……不對,他們也不是創生者,你才是!」金太妍的思路迅速的運轉著,她看著凊少,驚訝的開口,「或許那一開始的小村落的確是那十個人建造的,但是你……不對,你到底活多久了?」

 

「不重要。」凊少伸了個懶腰,他搭著金太妍的肩膀,「我現在是你的老師,知道這個就好,我們回去了。」

 

一眨眼,金太妍正在自己的家裡。

 

「太妍?你怎麼了?」

 

金太妍看著皺起眉頭的黃美英,又看了下四周,「夏妍呢?」

 

她以為金夏妍會過來跟她們一起住的。

 

「夏妍被彤姐姐帶去七樓了,說是會在隔壁幫她弄個房間。」黃美英緩緩地開口,她拉過了金太妍的手,「你怎麼了?你的思緒感覺很亂。」

 

「不,我只是……沒有想到原來凊少就是挑選魔王的人……」

 

「蛤?」黃美英困惑的看著坐在身旁的金太妍,她只聽她師父說過凊少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幾乎所有人看到他都要自動退讓,什麼時候魔王的選擇也是凊少了?「選你當魔王的,不是你爸嗎?」

 

「不,不是。」金太妍揉著太陽穴,她皺著眉頭,滿滿的整理那些不斷出現的記憶,「在你去修煉之後,還發生了一些事。」


 

「老爸,你叫我來幹嘛?」金太妍穿著簡單的T恤跟短褲,她揉著眼睛,一副就是剛睡醒的樣子,「哪有人這樣把人叫起來的啊……」

 

「我說你睡起來不能換一下正裝嗎?」太妍爸爸無奈的扶著額頭。

 

「反正你唸完我就要去睡覺了,又沒差。」

 

太妍爸爸的額角不自覺的冒出了青筋,「現在是美英不在,你就越來越隨便了,是嗎?」

 

金太妍扯了一下嘴角,「你叫我起來就是要說美英的事?」

 

「無聊,我要回去睡覺了。」

 

金太妍轉過身子,她看著穿著白色風衣還戴著面具的人,她愣了一下身子,迅速地躲開揮來的武士刀。

 

「我哪裡惹到你了?老爸!有刺客啦!」

 

金太妍看著安穩坐在王位上看戲的自家老爸,她扯了下嘴角,手裡突然出現了一把細劍,她擋住了揮過來的武士刀,伸手捉住了打算放出魔法的手。

 

她跟那個人拉開了距離,迅速的揮著手上的劍。

 

「Neige!」

 

金太妍看著她從劍上揮出去的寒氣撞上了那人武士刀的刀壓,堅持不到三秒,她就看著寒氣自動散去,她結出了結界,擋住了襲來的刀壓。

 

冷不防的,一把刀子出現在她的脖子上。

 

「身手還算可以。」

 

金太妍愣愣的看著把刀收回刀鞘裡的人,又看著笑得開心的太妍爸爸,「爸!」

 

「別緊張,他是我的一個朋友。」

 

「我叫凊少,算是某種幫忙審查魔王候選人實力的審查員。」凊少拿下了面具,轉過頭看著太妍爸爸,「其實認真說起來,你女兒的實力比你好阿,魔王大人。」

 

「那她可以知道魔界完整的歷史了吧?」

 

「什麼魔界完整的歷史?」金太妍手裡還是握著細劍,摸不著頭緒的看著凊少跟自家爸爸,「你們半夜叫我起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凊少聳了聳肩,他悠閒地看著金太妍,輕輕的彈了下她的額頭,「『共生』有利也有弊,好好保護那個人知道嗎?」

 

金太妍驚訝地看著凊少,「你怎麼知道?」

 

「凊少是一個超乎我們想像的人,他可以一眼看到很多事。」太妍爸爸從容的開口,他看著金太妍,「身為魔王的第一步就是知道有關魔界的所有事情。」

 

「太妍,你準備好了嗎?」


 

金太妍看著手上的鋼筆,一副若有所思地咬著自己左手的指甲。

 

「太妍你覺得這件衣服怎樣?」

 

金太妍抬頭看著穿著短版上衣跟黑色吊帶褲的黃美英,她伸手戳著黃美英露出來的蠻腰,「我覺得你穿這件衣服會被很多人盯著。」

 

「大不了我吃了他們嘛!」

 

「不行。」金太妍無奈地搖了搖頭,她又嘆了一口氣,暗暗的瞪著盯著黃美英流口水的男店員,「我發誓那個男的再看你一眼,我讓他下了班就被車撞。」

 

黃美英紅了臉頰,她看著跟她對上眼神後變得有些慌張的男店員,迷人的笑眼出現在臉上,她揉了揉金太妍的頭髮,「好啦,我去換另外一件……可是我還要買這件。」

 

「快去。」金太妍看著又進去試衣間的黃美英,轉頭看著臉紅的男店員,「臉紅個屁啊!再看她一眼我保證打死你!」

 

「姐姐火氣真大。」

 

金夏妍穿著簡單的薄荷綠的T恤和牛仔褲,看著抱著胸口的金太妍,「不就是美英姐姐被看了幾眼嗎?」

 

金太妍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你呢?身體好點了嗎?」

 

「起碼無力感沒了。」金夏妍看著自己的手,伸手拉著自己的衣服,「姐姐,你覺得這件好看嗎?」

 

「不錯啊,就把這些買下來吧。」金太妍撐著臉頰,看著身邊的衣服,「美英,你好了嗎?」

 

「好了!」黃美英走出了試衣間,她穿著米黃色的帽T跟牛仔裙,「這樣呢?」

 

「很可愛。」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伸手摟過了黃美英的身子,伸手拿過了黃美英跟金太妍手上的衣服,「這件你直接穿著,我們去結帳吧。」

 

「姐姐,那我呢?」

 

「你也是啦!直接穿著,我們回家了。」金太妍無奈的笑著,她牽著黃美英的手從容的走到櫃檯旁邊,「這些全部包起來。」

 

黃美英突然愣了一下,她抓著金太妍的手,輕輕地聞著空氣中的味道……

 

「怎麼了嗎?」

 

「有其他人……妖神族的人。」

 

外頭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金太妍眼明手快的拉過了金夏妍跟黃美英,躲開飛來的玻璃碎片。

 

「有沒有搞錯?竟然這樣直接開打?」金夏妍錯愕的看著站在店門口的兩個人,又暗暗的看著躲到櫃檯下的店員。

 

「妖神族的結界能力很差。」黃美英擰著眉心,看著站在門口的兩個人,「你們來幹嘛!」

 

「Tiffany使者,請隨我們回去。」其中一個戴著黑色面具遮住右臉的人開口說道。

 

「王有令,要我們不計任何代價都要把你帶回去,並且不准再和魔族的人有所往來。」另一個帶著白色面具遮住左臉的人緩緩地說著,「跟我們回去,不然我們要動武了。」

 

「到底是怎樣的動物才會不做思考的直接動手?」

 

「很聽話的動物。」黃美英皺著眉頭,她鬆開了金太妍的手,「他們是犬妖神,人類最忠心的夥伴就是狗,對我們的王也不意外。」

 

「美英?」金太妍伸手抓住了黃美英的手,她輕輕的皺著眉頭,「你要跟他們走?」

 

「你是笨蛋嗎?要在百貨公司裡頭開打啊?」黃美英無奈地笑了一下,她看著手拿著匕首的人,「有辦法,就把我敲暈帶回去,還有不要在這裡開打。」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只是搭上了金夏妍跟黃美英的肩,一轉眼她們就站在空中。

 

「太妍,你不要插手。」黃美英的手上握著鞭子,她的肩上披著粉紅色的毛皮圍巾,臉頰則出現了鮮紅的爪紋,「我可以解決的。」

 

「好,那我在旁邊等你。」金太妍看著金夏妍,只是從容的飛在一旁,「夏妍,你先回去好嗎?等等見。」

 

「好吧……姐姐們都要小心點喔。」金夏妍看著追上來的兩個人,輕聲的說著,在轉眼間就消失在金太妍的視野裡。

 

「太妍是我的共生者,我不可能就這樣作壁上觀。」黃美英甩了下手上的鞭子,暗暗的看了一眼旁邊坐在空中的金太妍,「直到她回魔界之前,我都不會回去的。」

 

「那就別逼我們了。」

 

黃美英從容的躲掉了揮過來的匕首,她輕鬆的揮著鞭子,在用鞭子困住了那兩個人,剎時,黃美英手上的鞭子冒出了火焰,燒上了那兩個人的身子,「把我當作叛徒吧,我無所謂。」

 

「即使是叛徒。」

 

「我們還是要帶你回去。」

 

「我的另一半靈魂啊,讓我們合而為一,展現我們最原本的樣子吧!」

 

黃美英手上的鞭子突然散去,她錯愕地看著眼前露著凶牙大型藏獒,她暗暗的嚥了口口水,她忘了她的對手是雙生子。

 

雙生子,原本是一個個體,卻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化成了兩個個體,兩個個體一旦合而為一,可以瞬間收下十顆人頭。

 

「二對一,怎麼看都不公平啊。」金太妍飛到了黃美英的身邊,她攬著她的腰,跟眼前的藏獒拉開了距離,「不如就來試試,凊少說的共生者一方武器化。」

 

「等等,你要直接跳過……」

 

「美英,我們很早之前就有思想共享過了。」金太妍輕輕地笑著,伸手握住了黃美英的手,一手輕輕的摟著她的腰,「交給你了,這是你的戰爭,我不插手。」

 

黃美英看著跑過來的藏獒,又看著身邊笑得燦爛的金太妍。

 

「成為我的武器吧,我的共生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那個野王是沒聽書喔 都說了是加料的黑毒咒
    還是初代魔王加的料 也不看看對手是誰

    連妖神族的人也站錯邊嗎

    凊少 除了初代魔王 老實說你還是什麼 o(`ω´ )o
  • 沒有喔,抓美英回去是因為別的原因。

    我??

    我就是個妻奴(誤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8/19 23: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