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27060_520116581730936_453408079552184320_n.jpg

26961828_1182186588582262_9208944779422382190_o.jpg

 

 

碎碎念:

 

好拉,還個債。

 

懷特是我哈利波特裡的遊戲角色ww梅魯拉是NPC之一喔

 

反正這有牽扯到遊戲拉ww

 

 

第五章

 

    權寶雅確定石化,人正在醫務室接受照顧。

 

    事發三天,金太妍還是沒有任何法子可以解決密室的事情,因為這次的密室,似乎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樣,連凊少有沒有什麼新的消息,似乎是因為哈利波特等人正在處理正在學校外的佛地魔。

 

    不過,倒是來了個意外的訪客。

 

    「再一次。」金正熙輕靠著桌子,看著脫下長袍,而身上衣服已經有些破爛的金太妍,「竟然你想要去處理密室跟蛇妖的事情,你就必須學好這個咒語。」

 

    「我知道……」

 

    黃美英也待在旁邊,現在是金太妍在哪裡她就必須在哪裡,這是金正熙跟凊少的要求,「教授,太妍已經練習很久了。」

 

    「不夠,我當初練習這個可是比她還有辛苦。」金正熙從容的說著,她看著金太妍,卻突然制止了金太妍,「不過美英說的沒錯,你休息一下好了。」

 

    「汪汪!」

 

    「狗?」

 

    「……海格是不是只管奇獸,不管這些普通動物啊?」

 

    「他不是普通的狗。」黃美英看著跑過來的哈士奇,伸手摸了摸牠的頭,「她是校長說過的那位學生。」

 

    黃美英讓出了位置,她看著變成人的哈士奇,「懷特小姐。」

 

    「真的跟校長說的一樣,是很特別的學生呢。」女人輕輕地笑了笑,她看向了金正熙,伸出了手,「我是懷特。」

 

    「我覺得與其練這個咒語,不如先練叱叱·荒唐。」懷特從容的說著,「其中一間密室裡,就有幻形怪。」

 

    「幻形怪?」

 

    「沒錯,當時幻形怪還變成了佛地魔,那是當時我最害怕的事。」懷特站到了一個衣櫃旁邊,看著金正熙,「可以吧?金正熙教授。」

 

    「……好吧,竟然懷特小姐都這麼說了。」金正熙拿過了椅子,放在金太妍面前,「別超過這條線。」

 

    「我來當示範吧,教授。」

 

    金正熙點了點頭,她用魔杖打開了衣櫃門,看著從裡頭跑出來的幻形怪變成了一個女人,懷特握著魔杖,「叱叱·荒唐!」

 

    金太妍看著穿上滑稽小丑服的女人,忍不住大笑,懷特拉過了金太妍,「想著你害怕的東西,然後把她想像的很滑稽,接著念咒。」

 

    金太妍看著迅速變化的幻形怪,錯愕的看著變成了老虎,「叱叱·荒唐!」

 

    老虎直接變成了小花貓,金正熙揮了下魔杖,看著幻形怪飛回了衣櫃,「金太妍,你怕老虎?」

 

    「因為我剛好想到上次看到老虎獵殺狒狒的影片。」金太妍吐了吐舌,不然說真的,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怕什麼。

 

    「不錯啊,很有天賦。」懷特笑了笑,「那我們可以前往密室了。」

 

    「什麼?」

 

    「現在?」

 

    懷特點了點頭,「因為這個時間點是最棒的,所以別多說,跟我來就對了。」

 

    「教授就先待在辦公室把,金太妍、Tiffany我們走吧。」

 

    「等等,我跟你去就好……」

 

    「我就算不叫上Tiffany,她還是會跟的。」懷特從容的說著,她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的長袍,「史萊哲林的長袍啊,有些懷念呢。」

 

    「懷特小姐在北歐幹嘛呢?」利用時間,金太妍好奇的問著,「而且你跟校長一樣都可以變成動物。」

 

    「我在北歐的芬蘭研究一座沉在湖裡的古城,是好幾千年前一個王國的遺跡。」懷特從容的說著,她確認了一下四周,拿出了魔杖,打開了一條密道,「走這裡,快點。」

 

    「密道?」

 

    「對啊,我們要違反一下校規了。」懷特從容的說著一邊關上了密道門,「我的筆記裏應該有紀錄霍格華茲的密道圖吧?那可是我從飛七那偷過來的。」

 

    「飛七先生從以前就那麼討人厭嗎?」

 

    「對,就是。」懷特的魔杖發著光,「不過那是他的工作,沒辦法。」

 

    「不過……我們去禁忌森林幹嘛啊?」金太妍當然是背起了每個密道的出入口,「密室在森林裡?」

 

    「不,我只是去找個老朋友。」懷特摸著牆壁,突然按下了其中一塊石頭,就把金太妍跟黃美英趕出去,「森林裡的生物會比我們還要靈敏。」

 

    「好吵……」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緊緊的抓住她的手,「要待多久?」

 

    「要看他多快過來。」懷特從口袋裡拿出了羽毛,然後揮了下魔杖,「等一下吧。」

 

    「不過森林裡的生物真多。」黃美英抬頭看著被樹木擋住的天空,「獨角獸、人馬、蜘蛛、巨人……」

 

    「你聽到的真多呢。」懷特笑了笑,她接住了飛回來的羽毛,又看著隨後而來的人馬,「好久不見,孚托士。」

 

    「懷特,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把教授的人帶進來?」

 

     「我剛回來的,你怎麼知道這兩個人是教授的孩子?」

 

    「那個女孩耳朵上的耳夾,是一個奇獸飼育學教授的。」孚托士淡淡的說著,「凊少先生對我們都很好,有什麼事情要幫忙我們會試著協助。」

 

    「那好,我只是要知道密室的位置變到哪了。」懷特踢著石頭,又看了下金太妍,「原本密室的位置,都沒東西了吧?」

 

    「對。」

 

    「懷特,我只能說原本守護密室的力量都聚集到了霍格華茲最黑暗的地方,包括那個人,他所新飼養的蛇妖。」

 

    「天啊孚托士,那麼多年了,你還是喜歡賣關子。」

 

    「哈利波特殺了蛇妖的密室,是嗎?」黃美英緩緩地開口,「抱歉我讀了你的心。」

 

    「……沒關係的,Tiffany小姐。」

 

    懷特輕輕的咳了一聲,「謝謝你啊孚托士。」

 

    「你們要小心,霍格華茲的混亂只是第一步。」孚托士淡淡的說著,「密室的力量被盜用,守著不該守護的東西,兩位小姐、懷特,你們千萬要小心,記住最重要的一點,不能直視蛇妖的眼睛。」

 

    「看到蛇妖的眼睛會死。」懷特輕輕的挑眉,「從學校畢業我也遇到了不少事。」

 

    「看得出來懷特。」孚托士從容的說著,「下次來的時候帶些點心吧,我對你發生什麼事還蠻有興趣的。」

 

    「當然,再見了孚托士。」懷特看著跑走的孚托士,又看向了黃美英跟金太妍,「走吧,希望晚餐之前可以解決這件事。」

 

    森林突然吹了一陣風,樹葉聲有些嚇人,金太妍跟黃美英走在懷特的後面,進了密道,按原路返回霍格華茲。


 

    一回到霍格華茲,金太妍跟黃美英就被通知要到醫務室一趟。

 

    不只鄭秀妍跟權寶雅,連林允兒都出事了。

 

    金太妍看著石化的林允兒,又看向了站在她身邊的凊少,「哥……」

 

    「允兒很聰明,她是透過鏡子看到蛇妖的。」凊少咬著牙說著,又摸著在他懷裡的Yuri,「我讓她隨身攜帶,如果聽見了什麼先讓Yuri來找我,自己則小心一點。」

 

    「魔蘋果還要多久才會成熟?」黃美英看著林允兒,輕輕的皺著眉頭,「鄭教授絕對可以把允兒跟寶兒姐姐救回來吧?」

 

    「不只魔蘋果,還有困在睡夢中的人。」凊少淡淡的說著,他深吸了一口氣,「那你們找到什麼了嗎?」

 

    「所有的麻煩都在同一間密室。」

 

    凊少點了點頭,「那麼……」

 

    「蛇妖有可能,會對教授們下手嗎?」黃美英好奇的問著,畢竟從開學到現在出事情的一直以來都只有學生們。

 

    「再等下去就有可能了。」金太妍摸著下巴,又抬頭看著凊少,「哥,你有什麼奇獸是沒有眼睛的嗎?」

 

    「……沒有。」

 

    「太妍。」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又揉了揉太陽穴,「反正把蛇妖的眼睛弄瞎就好了吧?」

 

    「稍早波特有派貓頭鷹來學校,他說密室的通道就在東側二樓的女廁,裡面有個幽靈,叫做愛哭鬼麥朵,她會跟你說密室的入口在哪。」米奈娃麥突然出現,她的手放在黃美英跟金太妍的頭上,輕聲的說著,「不過呢,那邊現在是被封起來的,畢竟詛咒寒冰把愛哭鬼麥朵趕出廁所,而且走廊上還有幻形怪。」

 

    「金小姐、Tiffany希望你們別違反規定。」

 

    「校長。」凊少微微的彎身,他看著米奈娃麥,「我不是……」

 

    「沒關係的,誰讓你有赫夫帕夫的特質呢。」米奈娃麥輕輕的笑了幾聲,「林允兒小姐會沒事的,懷特跟她的朋友正在調制減緩石化的魔藥。」

 

    金太妍跟黃美英互看了一眼,她們還要去找懷特,「那教授,校長,我們先回去了。」

 

    「嗯,小心安全。」

 

    「走吧。」

 

    「去找懷特。」黃美英搭上了金太妍的手,緊跟在她的身邊,如果要說哪裡是調製魔藥的地方,那絕對就是魔藥學教室了。

 

    金太妍不自覺的握了下黃美英的手,她們慢下了腳步,緩緩的走進了魔藥學教室,不過大老遠的她們就聽到了鬥嘴聲。

 

    「懷特你真的是還不要臉,當上了世界知名的探險家還想當拯救霍格華茲的英雄嗎?」

 

    「梅魯拉你可以不要工作還在損我嗎?而且我這是義務幫忙,密室的問題本來就是我解決的,我最了解它。」

 

    「說得簡單,當年還不是我幫你,憑你一個能解開密室之謎?」

 

    「是是,偉大的女巫梅魯拉。」

 

    「還有!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把探險的器具放在房間裡!」

 

    「喔,梅魯拉,你一定要現在吵這個嗎?」

 

    懷特看向了走進來的兩個人,「兩位。」

 

    「這兩個史萊哲林的是誰?」

 

    「Well,就是當年的我們。」懷特從容的說著,「不過他們是好朋友,不是死對頭。」

 

    「懷特小姐,我們知道密室的地點了。」

 

    「我也知道。」懷特指著梅魯拉,「她趁我不在的時候在學校逛了一圈,發現東側二樓女廁有異狀,跟校長說了之後那邊就被封鎖了。」

 

    「而且那也不是幻形怪,是催狂魔。」梅魯拉沒好氣地說著,「那個人為了阻止蛇妖的計畫被破壞可真是下足重本。」

 

    「催狂魔?」

 

    「一種麻煩的黑暗生物。」懷特從容的說著,她看著梅魯拉把魔藥裝進玻璃瓶裡,「會吸食人的記憶,留下痛苦,阿茲卡班的獄卒就是催狂魔,為了防止暴躁的犯人什麼的。」

 

    「懷特,你要解釋也就是得好一點。」梅魯拉沒好氣地說著,又把魔藥丟給了懷特,「你拿去給龐芮夫人吧。」

 

    「是是。」懷特半敷衍的說著,他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你們兩個,明天早上的課有所變動,低年級學生要前往黑魔法防禦學教室上課。」

 

    「欸?」

 

    「麥教授跟那個新來的黑魔法防禦學教授的意思。」梅魯拉揮著魔杖把桌上的東西放回原位,「都回去吧,今天的宵禁可比平常嚴格。」

 

    「宵禁?」

 

    「咳咳,因為宣布事情的時候我們在森林裡,總而言之就是學校開始實施宵禁,你們兩個快點回去吧。」懷特尷尬的搔了搔頭,「晚安。」

 

    「懷特小姐,梅魯拉小姐晚安。」

 

    「太妍。」才剛離開魔藥學教室黃美英突然小聲的喊了一下金太妍,「我想要現在去看看密室。」

 

    「不要說了,我現在還想直接去解決這些事。」金太妍認真的說著,「走吧,就去看一眼?」

 

    「嗯!」

 

    金太妍跟黃美英透過了密道走到了距離東側二樓廁所最近的一個小房間,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有人嗎?」

 

    「沒有人。」黃美英打開了門,她在這裡沒有聽到任何人的心聲。

 

    「難怪Jessica會出事,這裡離雷文克勞的宿舍太近了。」金太妍皺著眉頭,她抽出了魔杖,魔杖的頂端發著光,「而且這裡好冷。」

 

    「前面的走廊結冰了。」黃美英抓著金太妍的手,「我覺得我們下次來要穿毛衣。」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小心的走了過去,看著走廊上的冰,她的脖子突然被搔了一下,她看向黃美英,「你搔我脖子?」

 

    「才沒有。」

 

    「嗷!」

 

    金太妍的耳朵被扯了一下,她看著黃美英伸手抱過了什麼,魔杖湊近一看,是一條小幼龍。

 

    「應該是凊少哥哥放的。」黃美英看著手裡的小龍,輕輕地笑了笑,「好可愛,而且好暖和。」

 

    「是我的錯覺還是又更冷了啊?」

 

    金太妍聽到了很重的喘息聲,她直起身子,下意識的把黃美英護到自己的身後,轉過身,她看著飄在眼前的黑色身影,「什麼……」

 

    「嗷!」小幼龍突然跳到了金太妍的頭上,然後吐出了一道火焰,「嗷嗷嗷!」

 

    「別嗷來嗷去的啦!」金太妍把幼龍抓在手裡,拉著黃美英的手急急忙忙的往剛剛來的地方跑。

 

    「太妍,那東西越來越多了!」

 

    「可惡!」

 

    「疾疾·護法現身!」

 

    金太妍跟黃美英突然被光做成的蝴蝶包圍住,接下來是尖銳的尖叫聲,金太妍跟黃美英同時蹲了下來,小幼龍則趁機跑回了金太妍的口袋。

 

    「你們兩個跑來這裡幹嘛?」鄭妍安看著全數離開的催狂魔,匆忙的帶過了金太妍跟黃美英,「你們不知道這邊被管制嗎?」

 

    「教授……」金太妍扶著額頭,看著一臉心急的鄭妍安,又轉頭確認黃美英的狀況,「美英?」

 

    「我不要……」

 

    「還是晚了一步嗎?」鄭妍安抱住了黃美英輕輕的拍著她的背,「Tiffany,我跟太妍都在這,別去理催狂魔之吻造成的影響。」

 

    「你們兩個真的是最會找麻煩的。」鄭妍安嘆了口氣,她拿出了一個香包放在黃美英的手裡,「我送你們回去。」

 

    黃美英還是無法平復,她只能任著鄭妍安背著自己,而金太妍則小心的跟在鄭妍安的身邊。

 

    原來懷特的意思就是這樣嗎?心裡的痛苦,無法制止的去回想那最痛的過去。

 

    

    金太妍迷迷糊糊看著一直都睡不太安穩的黃美英,她今天是睡在黃美英的床上,「美英?」

 

    「Mom……」

 

    金太妍伸手抱住了黃美英的身子,「美英,起來了。」

 

    黃美英睜開眼睛,她看著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不過卻往金太妍的懷裡鑽了鑽,沒有說任何話。

 

    「好點了嗎?你昨天一直在哭。」

 

    「嗯……」黃美英有些無力的回著金太妍,她和金太妍拉開了距離,下了床,「我沒事的。」

 

    「美英……」金太妍看著抱起叉尾犬的黃美英,忍不住伸手把人抱在了懷裡,「你會讀別人的心聲,卻不肯跟別人談。」

 

    「我又聽不到你的。」黃美英淡淡的說著,「沒事的,不就是這樣嗎?」

 

    金太妍皺著眉頭,卻也沒辦法說什麼。

 

    「嗷嗷!」

 

    金太妍看著趴在自己手邊的幼龍,忍不住抹了抹臉,黃美英看著小幼龍只是笑了笑,「牠怎麼還沒回凊少哥哥那。」

 

    「誰知道。」金太妍輕哼了一聲,她鬆開手讓黃美英去換衣服,自己也走到了衣櫃前,換上制服和長袍,「呀!你這隻蜥蜴別在我面前飛來飛去的。」

 

    「你幹嘛這樣說他,他明明就很可愛。」黃美英噘著嘴,看著被金太妍罵得小蜥蜴,「DaeDae過來!」

 

    金太妍愣了一下,「你叫我?」

 

    「誰要叫你了?我叫的是那條龍。」

 

    金太妍沉下了臉色,她看著還真的飛過去的幼龍,「黃美英!你不要一直拿我的綽號來給你的寵物取名字。」

 

    黃美英輕哼了一聲,她把幼龍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裏,又摸了摸叉尾犬的頭,「Taenggu,你要好好的顧房間喔,我跟太妍去上課了。」

 

    「黃美英!」

 

    前往大廳的路上金太妍一直在碎念黃美英對於寵物取名的事情,唸到快吃完早餐還是在唸,而且還是用韓文,不只黃美英聽不下去,連其他原本坐在她們附近的人都跑得遠遠的。

 

    「一大早就那麼有精神,不錯嘛。」懷特走了過來,自然的坐在金太妍身邊。

 

    「懷特小姐。」

 

    「好久沒坐在這張長桌吃飯了。」懷特有些懷念的說著,她伸手拿過了三明治,「今天中午到東側走廊等我,知道嗎?」

 

    「知道了。」

 

    「還有阿,我借你的龍要顧好喔。」懷特輕聲的說著,又多拿了一份貝果就離開了長桌。

 

    金太妍跟黃美英都是錯愕,她們看著離開的懷特,又互看了一眼,「原來,這隻龍不是凊少哥哥的啊?」

 

    「幹嘛?就算是凊少哥給的我們家也沒地方養。」

 

    「Ray不都可以養了嗎?」

 

    「那不一樣!」

 

    「哪有不一樣,不都是大型的魔法生物嗎?」

 

    金太妍看著一副真的很想養龍的黃美英,想金正熙投向了求助的眼神,麻煩一家之主過來解釋他們家沒有位置養龍好嗎?

 

    可惜的是金正熙正在看預言家日報,而且看的很認真,連手邊的麥片泡到爛掉了都沒察覺。

 

    凊少則是撐著臉頰正在睡覺,也沒辦法過來跟黃美英解釋龍跟雷鳥的差異。

 

    「不用看了,你媽媽正在研究預言家日報裡頭關於阿茲卡班的報導,凊少哥哥還在夢中騎鷹馬。」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又吃了一口麥片,「我也是開玩笑的,龍比雷鳥還要難訓練。」

 

    「阿茲卡班的什麼報導?」

 

    「說是要對整個監獄進行整肅。」黃美英聳了聳肩,顯得不是很在意。

 

    「你們兩個。」

 

    金太妍跟黃美英轉過頭看著梅魯拉,「你們知道懷特去哪了嗎?」

 

    「她剛剛離開。」

 

    「這傢伙,一定又變成狗到處跑了。」梅魯拉沒好氣地說著,「謝謝啊。」

 

    「是我的錯覺還是梅魯拉小姐一直在追著……」

 

    「沒有,不過梅魯拉小姐喜歡懷特。」黃美英淡淡的說著,「我聽到的。」

 

    「是是,我知道。」

 

    吃完早餐金太妍跟黃美英又去了趟醫務室,林允兒依舊是石化著,鄭秀妍還是在睡覺,而且醫務室裡躺著的學生比昨天他們來還要多。

 

    她們又到了黑魔法防禦學的教室,裡頭已經有一堆低年級的學生了。

 

    「不錯嘛,大家都很準時。」金正熙走進了教室,她看著整整齊齊分成四塊的學生,從容的走到了台上,「今天,我們要來學習基本的攻擊和防禦,為了因應最近在校園發生的攻擊事件。」

 

    「先由金正熙教授和凊少教授示範,之後我們會請兩位同學上來示範。」鄭妍安從容的說著,「全部的比試以點到為止。」

 

    凊少跟金正熙走到了台上,他們先是背對著背,然後分別走向舞台兩旁。

 

    「預備!」

 

    「開始!」

 

    「去去武器走!」

 

    凊少擋下了金正熙的攻擊,「叱叱矢!」

 

    「不錯嘛,還以為你的對戰技術會因為照顧奇獸變得很差。」金正熙用韓文說著,「繼續!」

 

    「我動真格了。」凊少看了一眼在台下的金太妍,又看向了金正熙,「護法奪!」

 

    金正熙看著一隻光做成的老鷹飛了過來,猛然的叼過了她手裡的魔杖,力道之大,連她都來不及反應。

 

    「比試結束。」

 

    金太妍瞪大了眼睛,剛剛凊少唸的不就是那個祖傳的咒語嗎?

 

    「就算你想讓太妍看咒語的威力也不是這樣吧?」金正熙拿回了魔杖,有些無奈的看著凊少,她清了清喉嚨又轉而看著其他學生,「Now, we need two volunteers.」

 

    金正熙沒有選上金太妍,而是另一個葛萊芬多的學生,凊少則選上了黃美英。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金太妍沒有舉手,黃美英舉手了。

 

    不過黃美英在上台前有些卻步了。

 

    凊少看著黃美英,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事的,有我跟阿姨看著。」

 

    「我知道。」黃美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走到決鬥台中間。

 

    「比試以點到為止,兩位教授會在兩邊保護兩位的安全。」鄭妍安在台下,看著黃美英跟另外一個學生,「舉起魔杖,背對走十步後開始比試。」

 

    「預備!走!」

 

    黃美英數完了十步,轉過身子擋住了攻擊,她看著對面的學生,不做反擊,只是一直防禦。

 

    「去死!就是因為你把接骨木魔杖交給那個人,才讓我的爸爸死掉!」

 

    黃美英聽得到,那個人的心聲,是多麼的痛苦跟氣憤。

 

    但是她自己也是啊!

 

    「翻翻倒!」黃美英抓準了時機施咒,她看著跌倒的葛萊芬多學生,「速速前!」

 

    她接下了魔杖,但是那個同學卻伸出了手,叱叱矢直接打中她,黃美英倒在了凊少的腳邊,但是很快的又站起來,「阿吐三卟拉!」

 

    「毒蛇咬!」

 

    黃美英看著被變出來的蛇,才剛舉起魔杖,金太妍就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給我停下!」

 

    金太妍看著停下的眼鏡蛇,不耐煩地看著已經被金正熙制住的學生,「你們兩個是怎樣?打得太專心,沒聽到鄭教授說結束了嗎?」

 

    「是爬說語……」

 

    「蛇妖是不是她控制的?」

 

    「怪物!」

 

    凊少皺著眉頭,他揮了下魔杖讓眼鏡蛇化成了灰燼,「太妍,回去你的位置。」

 

    金太妍牽著黃美英的手走下台,她看著皺著眉頭的金正熙,又看著正在竊竊私語的同學們,就算不會讀心,她也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

 

    「我會說爬說語,那又怎樣?」金太妍冷冷的說著,她感受著黃美英緊握著自己的手,又多看了她一眼,「我是韓國人,他媽才不是什麼史萊哲林的傳人!」

 

    「就算這樣,你保護她幹嘛?」葛萊芬多的學生已經拿回了自己的魔杖,「是她幫助那個人的!是她害死我的爸爸!」

 

    「你閉嘴!你以為美英好受嗎?」金太妍忍不住怒吼著,「你懂什麼了?說啊!」

 

    「夠了!」金正熙看著金太妍,又看著剛剛那名學生,「這堂課就到此為止,所有學生立即返回宿舍!等待下堂課開始。」

 

    「起碼我懂!不能相信黑巫師!」

 

    黃美英躲在金太妍的背後,她緊抓著金太妍的長袍,「你……」

 

    「我們回房間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看了自己的媽媽一眼,又看向了凊少,「我保證不會惹事。」

 

    等到學生們都走了之後,金正熙揮了下魔杖,讓所有的東西都收納好,把教室變成她平常上課的擺設。

 

    「其實你們知道嗎?預言還有後半段。」金正熙隨手拉過了一張椅子,「光非光,暗非暗,秩序因為女巫們陷入了混亂,難分的情感是救贖,也是痛苦,能阻止黑魔王的人,強勢襲來的黑魔王,亦正亦邪,當過去落幕,真正的未來,也會隨之而來。」

 

    「……我向來不擅長解釋預言。」凊少聽得很頭痛。

 

    「金教授的意思是,這次的混亂,起點是我們,重點也是我們。」鄭妍安從容的說著,「金正熙教授,你是故意讓Tiffany跟太妍相處在一起的嗎?」

 

    「一半一半,而且我極力否認預言說的是太妍,不過這樣看下來,或許真的是。」金正熙玩著自己的魔杖,輕輕地嘆了口氣,「那笨丫頭,估計連自己喜歡女生都不知道吧。」

 

    「還真的是難分的情感啊。」


 

    另外一邊,坐落在森林裡的豪華大宅,葛林戴華德看著水晶球裡的人,輕輕的丟出了手裡的飛鏢,射中了牆上的標靶。

 

    葛林戴華德看向了另外一邊正在處理底下事務的佛地魔,輕輕的挑眉,「湯姆,你新放的那隻蛇妖,似乎也快不行了?」

 

    「胡扯。」佛地魔冷冷地哼了一聲,「現在霍格華茲裡沒有一個人會說爬說語,密室門打不開,誰都別想殺了我的蛇妖。」

 

    「你確定?」葛林戴華德從容的笑了笑,「金太妍可是會爬說語。」

 

    「怎麼可能。」佛地魔走到了葛林戴華德的身邊,看著控制住毒蛇的金太妍,「早就跟你說過了,金太妍跟Tiffany都是妨礙我們的。」

 

    「不要忘了預言,我們都是過去的人,想要完成我們的大業,只能依賴她們。」葛林戴華德從容的說著,「過去的終究會過去,未來會怎麼樣,就要看我們怎麼培養這兩個年輕女巫。」

 

    「我們竟然都復活了,那為什麼不讓我們自己來創造未來。」佛地魔最看不慣的就是葛林戴華德跟鄧不利多一樣的態度,老是把預言什麼的看得很重要,「我們自己可以是未來。」

 

    「預言家之所以被人尊敬,是有原因的。」葛林戴華德從容的說著,「那你打算怎麼做?對霍格華茲下手可是你的主意。」

 

    葛林戴華德的目標向來就不是這些未成年的巫師,他的目標是在世界各地被迫隱藏自己身分的巫師,哪怕是一些在海外逃亡的罪犯,只要和他的理念相同,他便接納。

 

    「我早就預留好了。」佛地魔淡淡的說著,「她們不像波特,有鳳凰跟葛萊芬多之劍,蛇妖的牙有毒,直視可以造成死亡。」

 

    「史萊哲林的人就是喜歡傳統,明明還有很多好用的奇獸不用,偏偏又要再養一隻蛇妖。」

 

    「密室的力量跟催狂魔可是你的點子。」

 

    「嘛,我只是希望你的進度可以快一點。」葛林戴華德揮了下手,看著出現在水晶球裡的另外一個人,「雖然似乎沒有多大的功效就是了。」

 

    「哼,明明都是史萊哲林的,卻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阻礙我。」佛地魔看著懷特冷冷的說著,「就是她吧?在波特入學前也犯下了驚人違規項目的人。」

 

    「應該是,底下的人蒐集來的情報是這樣。」葛林戴華德輕聲的說著,又把水晶球收了起來,「代表過去的人,和正在茁壯的新芽,又要怎麼處理這次的危機呢?」

 

    「他們處理不了的。」佛地魔倒是很有自信,他一轉眼就消失在房間裡,人又不知道去哪了。

 

    葛林戴華德則走到了陽台,他看著望過去無際的蓊鬱樹林,「湯姆啊湯姆,所以說你會輸給一群學生可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