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73639_1748737541902157_8655186814652383232_o.jpg

35242749_1726362424142261_4010450339982475264_n.jpg

 

碎碎念:

 

睡意來了!!晚安~

 

總而言之,女Alpha就是有男性生殖器的女生,女Omega就是正常女生

 

詳情連結(建議看完再來看這篇文章,今日10000多字)

https://paste.plurk.com/show/aHhtaYrOARZuVM61tJ81/

 

還有我H又寫渣了= =

 

超久沒寫BG= =

 

 

 

 

   金太妍家的家族是全韓國最強的家族,除了嫁進來的人,家族內的性別只有Alpha,而在這個Alpha至上的社會裡,金太妍的家族成員在整個韓國擁有很大的權勢,只要他們願意,甚至連國家的最大領導人都要對他們唯命是從。

 

   而身為集團會長的金太妍則是被她的家人譽為是目前家族當中最優秀的Alpha,根據優生學,一位Alpha和另一位Omega所產下的下一代的基因在各方面都比其他的人還要好,基於這個理由,目前單身的金太妍只要是不需要工作的時候就會被她的爸爸抓去相親。

 

   「你別那麼哀怨了嘛。」金志勇調侃的聲音從金太妍的手機裡頭傳來,「誰讓你是個宅女,平常沒工作就不出門,沒機會認識其他人,就算認識也是些Alpha跟Beta。」

 

   「你以為Omega有那麼容易遇到喔?還不是因為你幸運。」金太妍不耐煩的開口,一邊玩著手邊的叉子。

 

   「拜託,連夏妍都找到女朋友了,就你還是單身狗,還權高勢大的Alpha。」金志勇輕輕的笑了一下,他走進了自己家裡,看著正在廚房煮飯的愛妻,從容的走了過去,吻了下她的頸子,又低聲的說他回來了,「總之你自己看著辦,我要去洗澡吃飯跟你嫂子享受家庭溫暖了。」

 

  「喂!金志勇!」金太妍錯愕地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沒好氣的把手機放到桌上,又抱著胸口,臉上盡是不耐煩,臭老爸老媽,有金志勇去傳宗接代就好了嘛!幹嘛逼她相親?她就覺得自己一個人生活很方便啊!

 

   「來的Omega如果是男的我對要好好玩他。」

 

   金太妍雖然是Alpha,卻跟一般的Alpha不同,有的Alpha會仗著自己的地位,強迫Omega跟自己發生性行為甚至是Beta,她卻到現在連個喜歡的對象都沒有,理所當然的也沒有談過什麼戀愛,她的重心完全就是工作,所以她才能年紀輕輕就接過自己老爸的位置,成為家族事業的集團會長。

 

   「抱歉我們遲到了。」一個女人彎著身子又拉著另外一個女生的手臂,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

 

   金太妍皺著眉頭,她看著臉上有著瘀青的女生,「她怎麼了?」

 

   「她啊?」女人把女生壓到了椅子上,看著她又鄙視的輕哼了一聲,「明明是個Omega還想著要得到自由,攻擊我們的護送人員,才這樣的。」

 

   「那我的工作就完成了,不打擾金會長跟Tiffany你們兩個了。」

 

   金太妍看著被銬在椅子上的黃美英,她突然意識到了,這絕對不是什麼單純的相親……「你是生命中心的Omega?」

 

   「……是。」

 

   金太妍抹了下臉,她不耐煩的拿過了手機,又撥了通電話,「爸!」

 

   「瞧你這反應,看來是看到你的Omega了?」

 

   「爸,你跟我說這是相親的。」金太妍看了一眼黃美英,又轉過頭小聲的說著,「我不需要生命中心幫我配對!」

 

   生命中心,換句話說就是人口管制所,更嚴格來說,就是Omega的集中營,各國各地的Omega性徵成熟後還遲遲找不到對象的就會被強制集中管理,以免Omega的自由被Alpha所剝奪,且會替Omega進行工作的安排,以及確保Omega的基本人權沒有被侵害,是Omega的保護者,卻也是監視者。

 

   「是你自己說你不要那些權勢人士的Omega子女的,要不是為了優生學,我還需要去幫你申請配對嗎?」太妍爸爸轉著手裡的電視,沒好氣地說著,「欸,你爸我也算仁至義盡,給你找了個女Omega,你給我好好對待人家,知道嗎?」

 

   「喂!爸!」金太妍看著被掛斷的電話,還有螢幕裡頭傳過來的資料,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她站起身子,緩步的走到了黃美英的身邊,「你知道你被送來我這是什麼意思嗎?」

 

  香草的味道……

 

  薄荷的味道……

 

  黃美英皺著眉頭,又扯了扯自己被銬著的手,「反正不就是被賣掉的意思嗎?」

 

   人民繳稅,然後可以跟政府要個人……金太妍輕輕的勾了下嘴角,伸手捏過了黃美英的下巴,「剛剛那個人打你的?」

 

   「……是另一個男生。」黃美英的聲音很輕,她看著金太妍的雙眸,又別開了眼神,「你想幹嘛?」

 

   「鑰匙在哪?」

 

   「……因為我偷吃了一大堆抑制劑,所以他們把手銬鑰匙放在……」黃美英突然紅了臉頰,她沒好氣的用另外一隻手推開金太妍,「我不要Alpha幫我。」

 

   金太妍看著倔強的黃美英,她當然也猜想的到手銬鑰匙會在哪,畢竟總是有人會故意戲弄Omega,「忍著點,我幫妳把手銬解開。」

 

   「喂!你手別過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伸向她大腿之間的手,下意識地夾緊雙腿,咬牙切齒地喊著,「不准碰我!」

 

   「別吵,不然你吃了抑制劑我一樣可以讓你生不如死。」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她之所以被譽為最優秀的Alpha,除了是因為工作能力高、腦子靈光之外就是她的信息素一旦釋放到某一程度,就會讓所有人陷入瘋狂,「我跟其他Alpha不一樣,理智線沒那麼細。」

 

   黃美英的雙腿還是金太妍掰開,穿著裙裝的她只能任著金太妍把指頭伸進她的甬道,她吃疼的嘶了一聲,卻在頓時又感到一陣輕快跟茫然,等她回過神的時候,金太妍正用著桌上的桌巾擦拭自己的指頭,而她的雙手也恢復了自由。

 

   「我叫做金太妍,是KαW集團的會長。」

 

   「KαW?那個KαW?」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坐在餐桌上的金太妍,又認真的打量了一下她,「You must be kidding.」

 

   「生意人最講求的就是信用。」金太妍驕傲的抬起頭,微瞇著眼看著黃美英,「你的禮貌。」

 

   「……黃美英,不過我喜歡別人叫我Tiffany。」黃美英別過了頭,她向來都很討厭跟Alpha或是任何權勢大的人交談。

 

   「好,Tiffany,我們先來訂些規定。」金太妍按下了一旁的鈴鐺,提醒外頭的人可以上菜了,「當然,你也必須跟我說你不喜歡什麼。」

 

   黃美英不說話,她只是盯著金太妍,不敢放下戒心,其實她只是不說,金太妍身上的味道莫名其妙的讓她有些……精神恍惚,而這對Omega來說是非常糟的情況。

 

   「因為我爸爸的關係,所以你必須跟我回家,在家裡你想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准進去我的工作室。」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看著不斷走進來的服務生,隨手抓過了其中一個人,在他的耳邊低語,又轉而看向了黃美英,「還有,因為我工作的關係可能會很晚才回到家,所以你不用煮晚餐或是什麼的,家事也都不用,我有請專人打掃房子的整潔。」

 

   「還有呢?」

 

   「你要工作。」金太妍果斷的開口,她看著愣住的黃美英,又忍不住笑了一下,「放心,你所要做的,就只是負責接電話跟打電話,類似秘書,不過專門負責我的行程,詳細的工作內容我過陣子再跟你說。」

 

   「金會長,這是你要的醫藥箱。」

 

   金太妍接過了服務生遞來的塑膠盒,聽著背後的關門聲,她打開了腿上的醫藥盒,又捏過了黃美英的下巴,輕手輕腳的把藥塗在她臉上的瘀青上頭,「你呢?我不可以做的事。」

 

   「……不准標記,不准跟我有性行為。」黃美英又晃神了一下,任著金太妍幫自己上藥,又嚴厲的開口,「我不要離開了生命中心,還活的那麼沒尊嚴。」

 

   金太妍又看了一眼黃美英,她看著她眼裡的倔強跟不甘心,她是稀少且至高無上的Alpha,而黃美英則是同樣稀少卻沒有任何權利的Omega,她不敢想像,也不能想像Omega的生活。

 

   「好了。」金太妍把醫藥箱收好,又漫步的走回自己的位置,「吃飯吧,吃完等等帶你去買些東西。」

 

   金太妍並不在意黃美英的要求,反正只要她能夠讓她爸爸停止逼她去瘋狂相親的行為就好了。


 

   金太妍的家族其實對於Omega的態度都是比較友善的,因為他們的家族能夠延續,也是依靠著Omega的生育力。

 

   所以金太妍這幾天只要是提早出門上班的路上一定會繞路拜訪一個地方。

 

   「金大會長,你最近也太常跑來我的診所了吧?」凊少吃著冰淇淋,看著走進診間的金太妍,冷不防的調侃著,「你家的Omega還是沒標記的啊?」

 

   「廢話少說,我們兩個的抑制劑呢?」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要不是她最近吃藥的頻率有點高她有必要過來嗎?

 

   「都帶回家三個月了,老是吃藥對身體不好啊。」凊少也是個Alpha,而且還是醫界的權威,加上跟金太妍也是多年的朋友,免不其煩的還是會唸一下,「而且人體會有抗藥性,我現在給你的藥只能再撐……兩三個禮拜吧,之後劑量要加重,會影響工作喔。」

 

   「那麻煩你開給我不會影響工作,又有用的藥。」

 

   「我不做這種治標不治本的事。」凊少聳了聳肩,又從抽屜裡拿出了兩個藥包,「根治請標記。」

 

   金太妍狠狠的翻了凊少一個白眼,又逕自的離開了診所。

 

   她又不是不知道,但是黃美英跟她要求的,不標記、不發生性行為,對她來說沒什麼難的,只是每次黃美英的信息素不小心因為太濃而刺激到她的時候……

 

   算了,多想這些也是沒用。

 

   「嗯……會議要提早開啊……」金太妍看著手機裡的行程表,從容的踩下了油門,往自己公司的方向開過去。

 

   金太妍看著響起來的手機,伸手按下了接通,「有話快說。」

 

   「呀,你這丫頭怎麼這麼凶啊?」金志勇坐在電腦桌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是打過來跟你說,老爸老媽今年結婚三十五週年,記得要回去吃飯。」

 

   「我今天行程是滿的。」金太妍一手抓著方向盤,一手撐著臉頰,聽著金志勇的碎念,輕輕地嘆了口氣,「我知道了,我盡量趕回去。」

 

   「這還差不多。」金志勇輕輕地哼了一聲,「對了,記得也要把Tiffany帶回去,爸爸跟媽媽一直沒機會看到她。」

 

   黃美英搬進金太妍家的第三天就跟金志勇打過照面了……雖然過程有點不太好。

 

   「你還說,Tiffany光想到你就不想回去了吧。」

 

   「Alpha的本能很難控制的好不好,又不是你。」

 

   黃美英跟金志勇剛見面,金志勇就被黃美英的信息素沖昏頭,差點就要把人吃乾抹淨,還好金太妍及時回到家,才免得要幫金志勇收屍……嗯,她看到的就是黃美英衣衫不整,拿著刀追著金志勇滿屋子跑的狀況。

 

   「你也不想想自己有了嫂子,還想動我的人。」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又不耐煩的開口,「反正我會回去,掰掰。」

 

   「喂!我還有事……」

 

   金太妍索性的掛斷了電話,把車子停到地下停車場之後就下了車,搭著電梯前往她位於十五樓的會議室。


 

   黃美英躺在床上,她盯著天花板好一陣子之後才撐起身子,她抓了抓頭髮,又看了一下四周。

 

   沒有意外的,金太妍一樣沒有吵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出門。

 

   雖然說金太妍的行程是她排的沒錯,但是那只限上班,下班的交際應酬她是不知道的。

 

   而金太妍幾乎是不管她,完全呈現了放羊孩子的生活方式,只要她不要再外頭玩到太晚,基本上她要去哪,要怎刷她的卡,工作什麼時候完成,她都不在意,唯一有的只是要她外出時記得穿上金太妍的衣服,以免她的Omega身份會引來麻煩。

 

   她又不是白癡。

 

   當時金太妍只是笑而不語,吃完她幫兩人買來的早餐,又拿著黃美英幫她整理好的行程表離開了。

 

   要怎麼說呢?

 

   金太妍的確跟其他的Alpha不太一樣。

 

   光是上次金太妍的哥哥說要來找金太妍,然後她因為忘記金太妍她家的人幾乎都是Alpha就有些掉以輕心,搞得自己差點被強上,還好金太妍及時回來,一邊唸她的哥哥一邊護著自己,還馬上把她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她穿,好減緩她Omega的氣味……滿神奇的,一個Alpha竟然對她的氣味可以無動於衷到這個地步。

 

   黃美英一邊吃著金太妍買來放在餐桌上的三明治,又喝了一小口已經不燙的拿鐵,晚點金太妍僱用的幫傭會過來打掃,然後她考慮晚點出門一趟去買食材……

 

   而且說真的,金太妍給她的工作根本少得可憐,雖然金太妍的行程很多,但是她只要認真一點,花上一個小時就可以完成,接下來的時間……她偶爾會外出,去找一個金太妍的朋友,跟他拿抑制劑,不過金太妍說她今天會幫她拿。

 

   黃美英看著亮起來的手機,從容的放到了耳邊。

 

   「Tiffany,你等等中午到我辦公室,我要帶你回去一趟全州。」

 

   「記得要穿我的外套,到的時候跟櫃台的人說一聲就好了,我下去找你。」

 

   「你公司在哪?」

 

   「我等等把資料傳給你。」

 

   黃美英聽著掛斷的電話,想也知道金太妍又去開會了,她看了一下時間,她想她還是先出門好了,然後準備好午餐給來打掃的人,再去金太妍的公司。


 

   黃美英忽略了一件事。

 

  就算別的人對她的氣味敏感度不會太高,但是她可沒辦法忽視啊!

 

  黃美英只能捂著口鼻,真是的,不是說Alpha是稀少性別嗎!為什麼金太妍的公司除了櫃檯的還有剛剛七樓以下是Beta之外,七樓以上的全都是Alpha的味道啊!

 

   討厭啦!為什麼讓她自己一個人過來!

 

   「喂,到底是我的鼻子怪怪的還是真的有Omega啊?」

 

   「我也有聞到。」

 

   「你確定不是昨天去喝酒時的味道嗎?」

 

   黃美英看著跟她搭上同一個電梯的兩個人,她轉過了身子,背對著那兩個人,同時也透過鏡子觀察著那兩個男Alpha,嗚……金太妍為什麼你的辦公室要在頂樓啦!

 

   「喂!」

 

   黃美英轉過了身子,她看著打量著她的男人,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什麼事?」

 

   「是我問你吧?」男人指著電梯的樓層按鈕,「你去頂樓要幹嘛?你是新來的員工嗎?」

 

   「……會長要我去找她的。」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又來了,不要這個時候因為其他的Alpha而慌神啊!

 

   「會長今天一整天都不在辦公室,要找她要去會議室。」另一個男人從容的說著,他努了努鼻子,突然很認真的看著黃美英,「妳……」

 

   黃美英突然被抓住了手腕,她嚇了一跳,反射性的揮出了另外一隻手,卻又被抓住,「放開!」

 

   「天底下真的有那麼好的事?」

 

   「這個Omega聞起來可是上品啊……」

 

   噁心,想吐。

 

   「放開我!」黃美英不斷的在兩個男人的懷裡掙扎著,她可以感覺的金太妍的味道被壓了過去,甚至是有什麼滾燙的東西抵在她的腿上,她僵直了身子,不行,她動不了……

 

   剛好準備回辦公室的金太妍看著打開的電梯門,她看著背對她的兩個男人,空氣中薄荷的味道讓她有些錯愕,「兩個混帳!」

 

   「誰……」

 

   金太妍直接一手一個的把人脫離了電梯,還順手把電梯門按下手動開關的按鈕,她看著被拽出電梯的兩個男人,又冷不防的給了兩人一人一腳,剛好踹在了兩個人的腿間,「他媽的都給我清醒的!上班時間混水摸魚,還動我的人,想死用說的!」

 

   「啊!會長!」

 

   「……」另外一個已經痛暈了。

 

   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又走進了電梯,把電梯門關上,她看著還傻在原地的黃美英,伸手拉過了她的身子,「沒事了,我在這裡。」

 

  金太妍只覺得懷裡的人緊緊的抓住了自己,她無奈地嘆了口氣,她真的是笨,竟然要黃美英自己來找她,「抱歉。」

 

   「我討厭……我討厭你們Alpha。」黃美英緊緊地抓著金太妍的襯衫,悶悶地在她的懷裡開口,「討厭……」

 

   「討厭就討厭吧,這是你們Omega的權利。」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又伸手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那兩個人我之後會解僱他們的。」

 

   「嗯……」黃美英撐起了身子,又任著金太妍牽著她走出了電梯,快步的走進了辦公室。

 

   「今天是……我爸媽的結婚紀念日,所以要回去一趟。」金太妍揉了揉鼻子,又伸手拿過了她剛剛讓秘書放在她辦公室的小禮服,「這件給妳。」

 

   小禮服是簡單的大紅色,材質光是用手碰觸就可以感覺到布料的細緻,黃美英吃驚的看著金太妍,又低頭看著手上的衣服,「真的可以嗎?」

 

   「你在傻什麼?都說了這是給你的。」金太妍坐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伸手拿過了桌上的文件,「你肚子如果餓了的話跟我說一聲,我讓秘書送午餐進來,我這邊的文件看完就可以出發了。」

 

   「看完文件就出發?你下午的會議……」

 

   「都開完了。」金太妍戴上了眼鏡,搶在黃美英之前就把話解釋清楚,「因為今天都是公司內部的會議,所以我沒有通知你我的行程有變動。」

 

   這就是什麼黃美英會這個時間來找金太妍,因為她給金太妍排的行程在這個時段是金太妍的休息時間。

 

   「……嗯。」

 

   「不開心啊?」金太妍暗暗的瞥了一眼抱著小禮服坐在沙發上的黃美英,她聽得出來剛剛黃美英不是因為她的信息素才停頓的,「我不會看你換衣服的。」

 

   「……你下次做什麼可不可以先跟我說。」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別過了頭,緩緩地開口。

 

   看來的確是不高興了。

 

   金太妍放下了手上的文件,又轉了轉脖子,撐著臉頰,有些無奈的看著黃美英,「Tiffany,可以請你過來一下嗎?」

 

   黃美英放下了手上的小禮服,不甘願的走向了金太妍,卻突然被人拉進了懷裡,她僵直了身子,不過一會才發現金太妍的味道其實比剛剛那兩個男的還要淡。

 

   「我們家的人都是Alpha,以免你出事我只好這樣了。」金太妍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黃美英,又盯著她手腕上的指頭印,「手會痛嗎?」

 

   「不會……」黃美英聞著金太妍身上的香草味,她下意識的蹭了蹭金太妍的身子,又伸出手抱著她的脖頸,「不標記,似乎很麻煩。」

 

   「對你來說很麻煩。」金太妍看著桌上的資料,順道伸手按下了桌上的通知鈴,她的秘書還在會議室裏頭整理,大概晚點才會進來。

 

   「我覺得對你好像很麻煩。」

 

   「因為我在乎你啊。」金太妍在文件上頭簽下了名字,又拿過了另一本資料,「就像你說的你是被我『買』下的Omega,所以我當然會在乎你。」

 

   「哪有人對自己買的東西那麼好的。」

 

   「我啊。」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聲,她看著咬著麵包手裡還拿著洋芋片的崔秀英,「妳,工作做完了嗎?還給我摸魚,又拿洋芋片又吃麵包。」

 

   「完成了啊!」崔秀英咬著麵包,口齒不清的說著,她打量著坐在金太妍腿上的黃美英,「要我把資料拿進來嗎?」

 

   「不了,我晚點要回全州。」金太妍揉著太陽穴,又把手放在黃美英的腰上,「你幫我拿醫藥箱進來,記得下班的時候把我明天要看的資料先放到我桌上。」

 

   「知道了。」

 

   黃美英看著離開的崔秀英,又低頭看著金太妍,「你的秘書?」

 

   「嗯,負責幫我過濾文件的。」金太妍看完了最後一份文件之後就把眼鏡拔下來,疲憊的靠著椅背,一大早就開了五場的會,午餐也是隨便吃一吃就把最後一場會議快速的解決掉,剛剛又處理兩個混帳,即使她是耐力跟體力都很好的女Alpha,也很難負荷。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她輕輕的抓了下自己的頭髮,又撐起身子,離開了金太妍的大腿,卻又被抓住了衣角。

 

   「沒關係的。」金太妍撐起了身子,抱過了黃美英的腰,額頭輕輕地靠在黃美英的腹部上,「讓我休息一下。」

 

   「……小孩子嗎?要休息就躺好嘛。」黃美英一會才回過神,她輕順著金太妍的頭髮,有些無奈的開口,「不然我開車妳在旁邊睡覺也可以。」

 

   「我怕你閃神出車禍。」金太妍勾上嘴角,抬頭看著黃美英,「先去換衣服吧,我等你。」

 

    「嗯。」黃美英伸出了自己的手,看著困惑的金太妍,她輕輕的咳了一聲,「先、先短期標記吧,我可不希望跟你回去還發生上次跟你哥見面時一樣的事情。」

 

   「說到這,其實他一直都想道歉。」金太妍握住了黃美英的手腕,又站起身子,她拉開了自己被黃美英穿在身上的襯衫,低頭咬了一下黃美英的鎖骨,在上頭留下清晰可見的咬痕,甚至還能見到一絲的鮮紅。

 

   「在手上就太刻意了。」她看著皺著眉頭的黃美英,伸手捧著她的臉,輕輕的貼上輕輕抿著的柔唇。

 

   黃美英知道停留在唇上的溫度沒有久留,她摸著自己的鎖骨,又看著坐回椅子上閉眼休息的金太妍,她……還是算了吧。


 

   「嫂子,我幫你吧!」金太妍急急忙忙的接過了自己大嫂手上拿著的碗盤,從容的跟在她的身邊。

 

   「謝謝你啊太妍,還是你貼心。」

 

   金太妍只是勾著唇,他們今天是在家裡吃飯,現在黃美英正在被自己的爸媽做身家調查,金志勇則是被金夏妍拖出家門,說是要一起去拿他們私底下幫爸媽訂的蛋糕,反正她也沒什麼事,自然就過來幫自己的大嫂了。

 

   「對了太妍。」正在洗著碗盤的金太妍大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湊到了金太妍的旁邊,「你是不是還沒標記?」

 

   「啊?」

 

   「味道啊,Tiffany身上的味道。」金太妍的大嫂聳了聳肩,「感覺不像我。」

 

   「大嫂你別說出來。」金太妍擦乾了碗盤上頭的水珠,壓著聲音說著,「你知道我的個性的,我討厭強迫別人,員工就算了,但是Tiffany……」

 

   「我想也是,金志勇那傢伙有次去找你,回來的時候就被我罵了一頓,他要怎麼在外面花我不管,但是碰到自己妹妹的……反正就是這樣啦。」

 

   金太妍看著身邊的大嫂,一樣輕輕地笑著,「放心吧,如果哥哥做什麼對不起大嫂的事,我絕對讓他生、不、如、死。」

 

   「喂喂,你這樣苦的也是我啊!」

 

   金太妍爽朗的笑著,她看著洗完碗盤的自家大嫂,「不過哥跟大嫂還不打算生孩子嗎?」

 

   「……你非得問這個嗎?」

 

   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她從冰箱裡拿出了一罐啤酒,「爸媽也再問?」

 

   「沒有……就是……唉!你不要害我回想起麻煩事。」

 

   金太妍咬著啤酒罐的邊緣,又微微的瞇著眼,一會她才緩緩地開口,「哥知道嗎?」

 

   「我還沒說。」金太妍的大嫂突然重重的嘆了口氣,「你也知道的,他就工作忙……」

 

   金太妍看著身邊頻頻嘆息的人,她習慣的伸手揉著自家大嫂的頭,「哥哥不像我是工作狂,再怎麼樣他都會回家吃飯不是嗎?」

 

   「我知道啦,我只是還不知道怎麼開口。」

 

   「沒有什麼不好開口的。」金太妍勾著唇,她把空了的啤酒罐都進垃圾桶,才剛走出廚房就看到黃美英倚在一邊的牆上,「我爸媽放過你了?」

 

   「你跟你大嫂感情很好?」黃美英抱著胸口,口吻裡有一絲的不悅,「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等等吧,怎麼了?」

 

   「Alpha的味道太濃了。」黃美英輕輕的努了下鼻子,「你的味道都快聞不到了。」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伸手摟過了黃美英的腰,輕輕的吻了下她的耳垂,「好點了嗎?」

 

   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又跟著金太妍走進了客廳。

 

   不過金太妍還沒坐下,就被自己老爸拖走了。

 

   「唉!老爸你幹嘛啊!」金太妍回頭看著黃美英,又沒好氣的看著自己的爸爸,「拜託你不要唸我,我都帶人回來了。」

 

   「什麼啊?我只是要問你你跟她還好相處嗎?」太妍爸爸搭著金太妍的肩膀,「我跟你媽和Tiffany聊的感覺還不錯,你們什麼時候要結婚?」

 

   「啥?」金太妍嚴重懷疑自己爸爸的腦子壞了,「幹嘛突然講這個?」

 

   「什麼突然?你以為老爸給你安排這是幹嘛的?當然是給你找老婆啊,蠢子!」

 

   金太妍抹了抹臉,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爸爸,「爸,如果你是急著想要抱孫子,大嫂已經有了。」

 

   「真的嗎?……不是!只是關心我寶貝女兒的感情生活。」

 

   「……喔,所以你就是想要我娶Tiffany好給你多一個女兒嘛。」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又拉開了自家爸爸的手,有些冷酷的笑了一聲,「爸爸你女兒控有點太過火了,而且最近還開始喜新厭舊了是吧?」

 

   「你不要侮蔑你老爸我的人格!」

 

   金太妍吐了吐舌,又快步的跑回了黃美英的身邊,坐下,伸手攬過了她的肩膀,「媽,爸爸說他想要再生一個女兒。」

 

   「你別亂說!」太妍爸爸也回到了客廳,他看著金太妍,又乖巧的坐到了自己老婆的身邊,「我是說我都一把年紀了,到現在還沒當爺爺或是外公,很想抱孫女罷了。」

 

   「你得了吧,你自己兩個女兒都沒抱過幾次,還想抱孫女。」太妍媽媽沒好氣地說著,卻被突然傳來的驚呼聲嚇到,「發生什麼事了?」

 

   黃美英看著笑得詭異的金太妍,小聲的在她的耳邊開口,「幹嘛笑得那麼詭異?」

 

   「沒事。」金太妍搖了搖頭,她看著拿著蛋糕走進來的金夏妍,「哥呢?」

 

   「知道有小孩,正跟大嫂兩人世界。」金夏妍從容的說著,她逕自把蛋糕擺好,又插上蠟燭,「爸!媽!結婚週年快樂!」

 

   「你們還買了蛋糕啊?」

 

   「慶祝怎麼可以少了蛋糕。」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看著又在發呆的黃美英,會這樣的原因是因為金夏妍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不小心放出太多的信息素,她只能放出更多的信息素好壓過金夏妍的,她輕輕的捏了下黃美英的腰,「是吧?Tiffany。」

 

   「是啊,慶祝一定要有蛋糕。」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她本能的靠向了金太妍,又看著吹熄蠟燭的太妍爸爸跟太妍媽媽,低聲的在金太妍耳邊開口,「我沒事的,不用一直放出信息素。」

 

   金太妍只是笑而不語,接過了金夏妍遞過來的蛋糕就安靜地吃著。


 

   金太妍看著站在自己工作室裡頭的人,她沒好氣的抱著胸口,輕輕的咳了一聲。

 

   「妳、妳怎麼回來了?」

 

   「我有傳訊息給你,說會議提早結束,我會早點回來。」金太妍逼向了黃美英,冷不防的抽過她手裡的資料夾,「我跟你說過你不可以進來的。」

 

   「我只是……」黃美英下意識地往後退,卻被金太妍扣住了身子,「不要……我向你道歉……」

 

   「誰讓你躲了。」金太妍把資料夾丟到了桌上,其實那也沒有什麼,只是她無聊畫的畫,還有一些歌曲……雖然在市場上都賣得很好,她也是小有名氣的作曲家。

 

   金太妍低下頭,她看著害怕到閉上眼睛的黃美英,又輕輕地嘆了口氣,她鬆開了手,又逕自的坐到了自己的桌子前面,「放過你了,我有買晚餐回來,就放在廚房。」

 

   黃美英看著又低頭畫著什麼的金太妍,她輕輕的搔了搔頭,又在金太妍的身後走來走去,總覺得,做錯了事情卻沒有被責罵或懲罰感覺怪怪的,「太妍。」

 

   「怎麼?」

 

   「你不生氣嗎?」

 

   金太妍轉過頭,看著有些彆扭的黃美英,「有什麼話就說吧。」

 

   「我……真的很對不起。」

 

   「沒事的,我只是害怕草圖跟曲子在完成前被公開罷了。」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又對著黃美英伸出了手,「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黃美英則被金太妍牽到了桌子旁邊,看著只有幾條線構成的草圖,「你在畫什麼?」

 

   「小說的封面插圖。」金太妍從容的說著,任著她坐到自己的腿上,又拿著鉛筆隨手畫著,「你還不去吃晚餐嗎?」

 

   「還不餓,可以看你畫畫嗎?」

 

   「不要鬧,先去吃飯,我底圖畫完就出去了。」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輕輕的吻了下黃美英的耳垂,「我不喜歡我工作時有人吵我。」

 

   黃美英噘了撅嘴,還是離開了金太妍的身子,又彎腰在她的唇上落上一吻,「那我先去吃飯了。」

 

   「好。」

 

   

   金太妍第一次在會議中接到了黃美英的電話。

 

   其實她平常開會也是不會帶電話的,只是今天總覺得不帶著手機會不安心,不過她只是轉成靜音,然後放在手邊。

 

   「大家先休息十分鐘。」金太妍接起了電話,對著會議室的人喊著,其實這只是定期的業績報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久,「是我。」

 

   「太妍……你可不可以回來一趟……」

 

   「怎麼了?」

 

   「我吃了藥,可是沒有什麼用……」

 

   金太妍愣了一下,她壓低了聲音,「你最強的一次發情期過了嗎?」

 

   「我、我不太確定。」黃美英的聲音有些遲疑,「我的意思是,不、不是還有藥的副作用嗎?我又吃藥吃了四、五個月。」

 

   金太妍揉著太陽穴,她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這個時間點凊少的診所是最多人的,打電話也不會接,聽黃美英的狀況也不太好……「我知道了,你乖乖等我。」

 

   「今天會議就開到這,散會。」金太妍把自己的資料塞給了崔秀英,低聲交代了她把資料整理好明天送到她桌上,又抓著自己的手機,快步的離開了會議室。

 

   

   金太妍才剛進門就被濃濃的薄荷味衝暈了頭,她看著在客廳裡走來走去的黃美英,先是搖了搖頭,才邁開腳步走了過去,「Tiffany。」

 

   黃美英看著抱著胸口,很明顯在壓著呼吸的金太妍,「你是我的Alpha吧?」

 

   「……你要這麼說我是不反對。」金太妍聳了聳肩,她看著走向自己的黃美英,從容的伸出手,讓黃美英搭上,「不後悔嗎?Omega只能被一個Alpha標記喔。」

 

   「不後悔。」黃美英早知道了,她遲早會因為藥的副作用迎來連藥劑都壓不下的發情期,而吃藥只是延緩她掙扎的……不應該說掙扎,她只是不希望她跟金太妍的關係是建立在性上頭,享受著自由的生活,同時也觀察著金太妍,「你跟其他Alpha不一樣。」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推開了房間,看著脫下T恤的黃美英,又任著她解開自己的襯衫扣子,伸手壓過了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了上去。

 

   黃美英悶哼了一聲,她把金太妍推到了床上,又彎下腰延續剛剛的吻,冷不防的,她轉而被金太妍壓在身下,溫熱的唇滑下了她的頸子,停到了自己的胸口。

 

   「薄荷的味道呢。」金太妍輕聲的開口,她解開了黃美英的胸罩,張口含住了挺立的紅櫻,又伸手揉著另一邊的渾圓。

 

     「很熱……」黃美英的身子微微顫抖著,她拉著金太妍的衣服,煩悶的拉扯著。

 

   金太妍直起了身子,她把身上的襯衫脫下丟到一旁,又拉下了黃美英的短褲跟底褲,「說你要我。」

 

   「我、我要你,金太妍。」黃美英捂著自己的臉,難為情的開口,她偷瞄了一眼金太妍,果然是看到了Alpha女性跟Beta女性跟Omega女性不同的部位,她弓起身子,身子在全身緊繃之後又放鬆。

 

   「你真敏感啊,Tiffany。」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輕輕的皺了下眉頭,又緩緩的動著腰,「糟了……」

 

   「怎麼了?」黃美英喘著氣,任著金太妍在自己的身上動著,卻也隱約的感覺到不對勁,「成結了……?」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又吻上了黃美英的唇,輕輕的吸吮著交纏著自己的舌頭,她看著臉紅的人兒,從容的抱起了她的身子,又不斷的在黃美英的體內進出,她輕輕的喘著氣,又看著趴在自己肩頭上的黃美英。

 

   黃美英的神智又開始恍惚了,她聞著金太妍身上的香草味,感受著身下的撞擊,情不自主的發出了嬌吟。

 

   金太妍開始覺得,黃美英似乎跟她一樣,是Omega裡頭,擁有良好基因的人,不然依照她平常的定力,不會像現在這樣,覺得自己的身子好像火在燒。

 

   她第一次被Omega挑起慾望。

 

   想要,全部佔有。

 

   金太妍轉過了黃美英的身子,讓她雙手撐著床頭櫃,又直起身子,扶著黃美英的腰,讓自己的慾望可以更深入黃美英的身子,右手按壓著花心,左手則揉著黃美英的酥胸。

 

   「太、太多了,受不了那、那麼多……」黃美英側過頭,語無倫次的對著金太妍說著,只是金太妍似乎沒有聽到,又被下身傳來的酥麻感弄到失了神,不出三十秒,黃美英又被金太妍帶到了雲端。

 

   但是金太妍還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直接貼上了黃美英的身子,讓自己的腰有更大的擺動空間。

 

  金太妍看著還沒回神的黃美英,湊到了她的頸子旁邊,撩起了黃美英的頭髮,狠狠的對著她的後頸,咬下。

 

   「啊!」黃美英的眼角泛著淚光,卻又被金太妍的吻轉移了注意力,她知道她被標記了,而結還在,甚至是金太妍在自己體內的野獸絲毫沒有消退的意思,「太妍……啊、嗯,我、我好累……」

 

   「我知道。」金太妍吻著黃美英的耳後,在她的耳畔輕聲的開口,「但是我還沒結束。」

 

   黃美英吻著空氣中又變濃的香草味,本來靜下來的身子又變得燥熱,她抿著唇,看向了金太妍。

 

   金太妍則是輕輕地笑著,「放心吧,不會讓你太累的。」


 

   金太妍撐著臉頰,看著前面還在推薦自己的人,指頭有些不耐煩的敲著桌面。

 

   所以說,為什麼金志勇要照顧剛生完小孩的大嫂,然後她就必須來看面試的人啊!

 

   她就不用照顧家裡的孕婦嗎!

 

   不過認真來講也的確是不用,因為不論是她的大嫂還是黃美英都送去了凊少的診所待產跟生產,每天三餐專人照顧,金太妍只要下班去陪黃美英就好了。

 

   在金太妍不知道敲第幾下桌子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來電顯示是凊少,她抬起手,意示著面試者先暫停。

 

   「生了,一男一女,都是Alpha,Tiffany正在休息,你要現在過來嗎?」

 

   「馬上到。」金太妍淡淡的開口,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是雙胞胎欸!還是一男一女,不愧是她跟黃美英優秀的基因!「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金太妍花不到一分鐘,準確的把車停在凊少的診所門口前,然後小跑步的跑進了病房。

 

   「小姐!診所裡頭禁止跑步!」

 

   金太妍輕手輕腳的推開了病房門,她看著床上正在睡覺的黃美英,還有正在寫病歷的凊少,「喂。」

 

   凊少轉過了頭,又低頭寫著他的病歷,「小孩子正在另外一邊,護士正在幫他們洗澡,等Tiffany小姐醒了之後就會抱過來。」

 

   「有什麼要注意的嗎?」金太妍走到了病床旁邊,看著黃美英的睡顏,又看著身邊的凊少。

 

   「嗯……吃的東西我們這裡會處理,然後會根據產後的恢復狀態來排定出院日期,小孩子們則是等等開始照黃疸……」凊少看著手上寫滿筆記的病歷,緩緩地說著,「你想要妻兒一起出院還是怎樣?」

 

   「一起出院……」

 

   金太妍看著一臉疲憊的黃美英,有些慌張的幫她把病床的床墊抬高,「你怎麼醒了?」

 

   「我聞到你的味道……你不是在上班嗎?」

 

   「聽到Tiffany小姐生了就趕過來了。」凊少輕輕的笑了一下,又按下了手上的筆,「既然Tiffany小姐醒了,就請你等等吃些維生素跟鈣片還有抗生素之後再休息吧。」

 

   「可以看小孩子嗎?」

 

   「明天吧,等等要照黃疸,還有一些基本的身體檢查。」凊少淡淡的說著,又認真的看著手上的病歷,「然後因為是自然產,除了因為生產時剪出來的傷口,就沒有什麼傷口護理的問題,啊那個傷口大概兩三天之後就會癒合,這段期間最後都別亂動,以免傷口裂開。」

 

   「還有嗎?」

 

   「沒有了……嚴格來說還有一點。」凊少把病歷版夾在腋下,微瞇著眼看著金太妍,「嚴禁任何親密接觸。」

 

   「……知道了。」金太妍扯了下嘴角,她、她不過是在黃美英懷孕緊張的時候幫她排解緊張罷了……

 

   黃美英則是輕輕的笑了一下,她向要走出病房的凊少說了聲謝謝,又捏了一下金太妍的手,「都是你啦,害我那麼辛苦。」

 

   金太妍吐了吐舌,又吻了下黃美英的臉頰,「反正最開心的是爸爸,給了他一個孫女。」

 

   黃美英笑了笑,「其實是個Omega,也不錯。」

 

   「因為你遇到了我啊。」金太妍輕輕地笑著,「看我多愛你。」

 

   「是是。」黃美英伸長了手,拉過了金太妍的脖子,索到了一個長綿的吻,「我要睡覺了,等等護士拿藥過來再叫我起來。」

 

   「知道了,好好休息吧,我會在這裡的。」金太妍幫黃美英拉好被子,又牽著她的手,看著黃美英入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喔喔! 先來看這個 之後再追文
    有趣的abo 太妍是超人嗎 從沒見過這麼有定力的alpha

    凊少又是什麼? 哈哈

    嗯 h文沒寫渣啦 我覺得很不錯喔 (至少我看得很開心
  • 總是有這種理智線超粗的人ww

    我?我當然是Alpha阿

    沒寫渣就好QWQ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11/03 23:53 回覆

  • Chen
  • 不會渣啊~我覺得這篇文寫得很好看欸
  • 謝謝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11/03 23:53 回覆

  • Chen
  • 不會渣啊~我覺得這篇文寫得很好看欸
  • 다코&소원
  • 我目前看過ABO裡的劇情算數一數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