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現在就是呈現精神不佳,身體不想睡的狀況QQ

 

不過我昨天真的是昏睡五小時ㄟ,功課還半夜爬起來補完才去睡

 

還很做死的半夜看恐怖片ww

 

 

 

第十章

 

金太妍趴在床上,她的腰放上了冰包,完全不敢有任何動作,就怕她的腰傷會整死自己……如果黃美英聽TaeKo,幫她按摩不會先把她折了的話。

 

黃美英的雙膝跪在金太妍的兩側,她微彎著身子,用掌根輕輕的按著金太妍的側腰,「好點了嗎?」

 

「痛死了……咳咳!噫!」

 

黃美英看著震了一下的金太妍,她抿著嘴偷笑,她轉而坐到了床沿,伸手順著金太妍的頭髮,「我覺得我還是別碰你好了。」

 

「你也知道啊?又不是什麼韓醫院,沒事做什麼推拿……」金太妍又嘶了一聲,幹,她真的很想殺了那個人,「所以你偵訊結果呢?」

 

「她說她陪死者去找你之後,她就開始沉思,然後中午吃飯也不見人影,晚上才聽說她自殺。」黃美英淡淡的說著,輕輕的挑了下眉毛,「當然我也說了她是他殺,然後她更義正嚴詞的說是妳殺的。」

 

「關我屁事。」金太妍果斷的冷回黃美英這四個字。

 

「我當然也知道啦,我昨天可是一整天都跟妳待在一起。」黃美英抿著嘴輕輕地笑著,「當然,除非妳有什麼特別手法。」

 

「黃美英。」

 

「一一解開所有謎題,答案自然就會浮現,不管它有多麼離奇。」黃美英自信的說著,又勾著嫵媚的笑容,「但我相信你不會那麼無聊去殺一個人。」

 

金太妍冷哼了一聲,她把腰上的冰枕拿下,伸手拿過了拐杖,撐著自己的身子,「走啦,我知道有一群人的消息比什麼都靈,不過要去弄個東西。」


 

黃美英就不懂了,金太妍幹嘛拿著一袋蛋糕、一包茶葉跟一個隨身碟,大老遠的走到一個她根本就沒有來過的地方。

 

「這裡的牢房大多都是老人,犯下殺人罪、重傷害一類等重大罪行,被判無期徒刑的犯人。」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一邊暗暗的瞥了一下黃美英,「她們是被所有犯人忽略的一群,連獄警都很少來這巡邏,典獄長跟徐賢倒是照三餐來跟這些姨母問候。」

 

「不過……」

 

「在這裡待久了,自然會知道誰在坐什麼見不得光的事。」金太妍推開了眼前的門,她看著正在打著牌,又或是在織毛線的人,她換了一副臉色,「姨母!」

 

「哎一古,這不是太妍嗎?」

 

「金小妹妹妳怎麼有空?」

 

「太妍啊,你手上又拿著什麼?」

 

「販賣部進來的新茶葉、權俞利限量製作的蛋糕,還有我從網路上抓下來的卡拉OK歌曲,等等幫姨母們灌進唱歌的機子裡。」金太妍放下了手上的袋子,她撐著拐杖,看著湊上來的人,又揮了揮手,把黃美英叫過來,「這是我的室友黃美英。」

 

「喔,就是那個檢察官嘛!」

 

「哼哼,看上去還挺乖的,小女孩,今年幾歲啦?」

 

「姨母!你們先別問這些啦!」金太妍拄著拐杖,拿著隨身碟,緩緩的走到了類似光碟機的旁邊,「你們現在吃的東西是她買來的,她有事情要問妳們。」

 

「喔,你要問什麼啊?」

 

「想也知道是跟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有關啊!」

 

「哈哈,要問就問吧,太妍帶過來的人我們都很歡迎的。」

 

金太妍哪來那麼大的魅力可以讓一群看上去超過五、六十歲的老人那麼喜歡了?

 

黃美英瞥了一眼金太妍,她輕輕的咳了一下,「這座監獄裡頭有人在走私毒品嗎?」

 

「走私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沒有,但是毒品這種被典獄長小弟抓到就要直接送走的……怎麼說來著?」

 

「屈指可數啦!」一個婆婆拿著熱水壺,從容的走到了桌子旁邊,把茶壺裡的茶葉沖開,「不過昨天死的姑娘沒有吸毒的習慣吧?」

 

「的確沒有。」黃美英點了點頭,她看著幾個正在討論的婆婆,不自覺的嚥了嚥口水,「不管姨母們知道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嗎?」

 

「……也罷,那群小丫頭最近似乎有些超過了。」一個帶著眼鏡,看著報紙的婆婆,淡淡的開口,她把眼鏡拿了起來,「是吧?太妍。」

 

「應該吧?我最近沒什麼注意。」

 

「工作雖然重要,但是規矩還是要維護。」那個婆婆輕輕地哼了一聲,又繼續看著報紙,「把用得到的都告訴檢察官妹妹吧。」

 

「姨母,我把歌用好了喔!」金太妍把隨身碟收好,又拄著拐杖走到了黃美英身邊。

 

「喔喔,終於又有新歌了。」

 

幾個婆婆已經拿起了麥克風,迫不及待的等著唱歌,還有幾個人依然待在桌子邊,她們把寫好的名單交給了黃美英。

 

「這些是有在走私毒品的人。」

 

「然後關於吸食毒品的看牌子就知道了,走私者只會對毒蟲下手。」

 

「還有太妍,那女孩是不是拿什麼跟你做交易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你沒說過。」

 

「妳也沒問過。」金太妍淡淡的回著,她看著盯著她的姨母,她輕輕的咳了一下,「我只是要她拿一個簡單的眉筆跟我換對外的聯繫,而且我習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檢察官小妹妹,你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囉。」

 

黃美英看著也湊過去的婆婆們,又轉頭看著已經走出去的金太妍,快步的跟了上去,「為什麼要帶我過來?」

 

「因為我懶得自己找到那個殺人犯。」金太妍又揉著自己的腰,先是害她差點升天,再來是腰傷,還有被裡頭最「資深」的姨母罵……「剛剛那個戴眼鏡的姨母,是在我來之前最狠的人……就某方面來說,她算是我的老師。」

 

「感覺得出來。」

 

「反正這個兇手已經惹到我了,我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她。」金太妍冷冷的哼了一聲,她跟黃美英從容的走回了牢房,她受傷准假一天,而黃美英要處理手邊的案子。

 

「我覺得我需要大一點的白板。」黃美英認真的看著自己做滿筆記的白板,拿著麥克筆在金太妍跟死者之間的線寫下了眉筆,又拿過了凊少早些送來的資料,轉頭看著金太妍。

 

「電腦幫我拿來。」金太妍靠著枕頭坐的筆直,她接過了黃美英幫她拿來的電腦,又拿過了黃美英都在一邊的平板電腦,「把白板翻過來。」

 

黃美英看著另一邊乾乾淨淨的白板,她輕輕的笑了一下,又看著金太妍把罪犯資料投影出來,「你覺得誰可能是兇手?」

 

金太妍跟黃美英對視了好一會兒,又先把一兩個人的資料移開,「移走的人關過禁閉,是不可能再碰毒品的。」

 

「你怎麼那麼確定?」

 

「因為典獄長設計禁閉的原本想法就是把人逼瘋。」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一邊看著電腦裡的資料,「在自由的情況下,如果不能好好約束自己的行為,那麼又有什麼資格擁有自由,典獄長是這麼說的。」

 

「所以他想辦法把人逼瘋,瘋了就穿上束縛衣,前往精神院區服刑,沒瘋就讓她回來,通常在正常狀況下,不會有人想再進去關禁閉。」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把手上的屍檢報告遞給了金太妍,「死因證實是氣管壓迫,凶器也的確是蓮蓬頭的水管,手指也因為掙扎而骨折,頭髮上頭沾到了一些海洛因,屍體上頭的衣服只採集到了幾枚破碎的指紋。」

 

「對了,通往運動場的監視器是好的還是壞的?」

 

「那裡我前天就修好了。」金太妍把電腦裡的畫面切到監視器的畫面,她記得她會把過去三個月的監視器畫面放在……「這裡。」

 

「時間幫我轉到你跟那女生剛開始交談的時間,然後快轉。」黃美英認真的看著眼前的監視器畫面,「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兇手可能在你們談話時出現在附近。」

 

「是蓄意殺人?」

 

「不,不過我知道化妝品在監獄裡其實很難弄到手,販賣部半年才進一次貨,而且數量都不多。」黃美英回想著某次她去販賣部買點心時聽到的談話,「臨時起意會比蓄意殺人的機率來得高。」

 

「不過會有人跟你搶東西?」

 

「毒蟲的腦子是無法理解的。」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按下了暫停,看著螢幕裡清晰的人影,「是她嗎?」

 

「也許……」黃美英對比著手邊的資料,稍微低吟了一會,「我們先去吧,別跟凊少他們說。」

 

「為什麼?」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是她,但是她是關鍵人物。」黃美英關掉了投影機,彎下身子拉過了金太妍的手,「所以我需要你幫忙,金爺。」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清澈的眼眸,她輕輕的嘆了口氣,拄著拐杖又站起了身子,「我腰可能會斷。」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背影,從容的走在她的身邊。


 

「什麼叫做今天的訪視取消!」

 

「我家人大老遠來看我,你們現在是什麼意思!」

 

「請各位回去,如果查出昨晚謀殺案的兇手,典獄長就會讓訪視恢復的。」徐賢安撫著眼前的人,凊少自己也在跟大老遠跑過來的人賠罪,說訪視時間延後,但是要延多久也給不出個正確時間,正在被責罵。

 

「那明明就是自殺!找什麼兇手啊!」

 

「對啊!而且為什麼要剝奪我們的訪視權!又不關我們的事。」

 

「吵什麼吵。」

 

所有人轉頭看著冷淡聲線的擁有者,她們交換了眼神,理直氣壯地開口,「金爺,我們想要去看自己的家人。」

 

金太妍手上沒有拐杖,因為她認為有損她的氣場,就拿回去醫務室放著了,「我會讓你們跟家人見面的,回去,別鬧事。」

 

「金爺!」

 

「別讓我說第二遍。」金太妍瞥了一眼黃美英,又緩緩的拖著腳步,前往她們要去的牢房。

 

金太妍看著坐在牢房裡的人,從容的敲了敲房門的鐵桿子,「都出去,犯人C1205留下。」

 

黃美英看著迅速離開牢房的人,忍不住看了一下金太妍,說真的,她還是很不習慣金太妍這個嚇人的氣場。

 

金太妍從容的踏上了牢房的地板,她看著神色困惑的女人,又轉頭看了下黃美英,黃美英輕輕抿著的唇,臉上有些擔憂,她輕輕地哼了一聲,她是來問話,又不是給教訓。

 

「金爺,我做錯什麼了嗎?」

 

「你還想關禁閉嗎?又和毒品扯上關係。」金太妍也不迂迴,一語直接切入重點,「昨天早上,我跟那個離世的女生在談話時你剛好在附近,而且待了好一會兒,我們在死者頭髮發現了海洛因的粉末,那位被典獄長拜託調查的革職檢察官懷疑你是兇手,要往上通報,我現在給你一個平反的機會,你最好好好解釋。」

 

「什麼啊!隨便誣賴人,難怪被革職。」女人惡狠狠地瞪著黃美英,卻冷不防的被金太妍捏過下巴。

 

「別浪費我時間。」金太妍冷冷的看著女人,不耐煩的開口,「我給你五分鐘,沒解釋清楚,我讓典獄長送你去禁閉室……不過,這次也可能不單單是關禁閉這麼簡單了。」

 

「不!我不要再進去!」女人慌張的搖著頭,她就是早期進來又在吸食毒品被發現,曾經被關禁閉的人,「我是乾淨的!出來之後我就沒再碰過毒品了!人也不是我殺的,我昨天一天都在洗衣房工作,而且我又沒有動機。」

 

「我們現在談的是臨時起意,不是蓄意殺人。」黃美英簡單的說著,她抱著胸口看著慌張的女人,看來這禁閉真的是很恐怖啊?「臨時起意,也是可以不需要有動機的。」

 

「不是我!我沒有吸毒!沒有殺人!」

 

「吵死了。」金太妍揉著太陽穴,沒好氣的看著黃美英,「你知道那個女生拿什麼來跟我交易嗎?老實回答。」

 

「眉筆……」

 

「這件事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女人的眼神開始飄忽,她看著黃美英,探過身子,在金太妍的耳邊緩緩開口。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咬著唇的女人,「最後問你一個問題,你知道那群走私者是怎麼走私的嗎?」

 

「我……」

 

「走私毒品的事一旦曝光,她們可能會轉獄,或是關禁閉關到發瘋,不會對你怎樣的。」金太妍有條有理地開口,一邊把口袋裡她稍早印下來的監獄地圖遞給了女人,「幫我標記出來。」

 

女人把她圈好的地圖推還給了金太妍,她輕輕的抿著唇,臉上看起來還是有點不安。

 

金太妍把地圖收好,她捏過了女人的下巴,冷不防的給了一吻,「算是賠禮跟謝禮。」

 

黃美英瞪大了眼睛,看著站起身子的金太妍,她剛看到什麼了?

 

「走了,在拖拖拉拉的訪視時間就更少了。」金太妍撐著自己的腰,從容的走出了牢房。

 

「……別走那麼快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