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還有我的IG很重要,有的時候突然不能發文會在那發限時的。

 

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心得文。

 

還不去追蹤!!!

 

 

 

 

第二十三章

 

整個城裡瀰漫著劍拔弩張的氛圍,廣場上站著人,也站著動物,每個人都在獅吼著,而正中央一身白袍,戴著細框眼鏡的男子,看著眼前的黃美英,和全身漆黑的崔秀英跟李順圭。

 

「皇子,我並不想繼承王位。」黃美英心平氣和地開口,「我是個叛徒,照理來說根本就不該回來的。」

 

「就算我知道,我父王還是看中了你,繼承下一任的妖神王。」

 

「在這個以實力為主的世界,就算我是尊貴的皇族,擁有世代留下來的傳統,但因為你,最強大的妖神族使者,而剝奪了我的皇位繼承權。」

 

黃美英看著對方逐漸凝聚的魔力,她瞥了一眼崔秀英跟李順圭,「那你現在的意思,就是要打一場了?」

 

「求之不得。」

 

「秀英,Sunny你們幫我照顧好其他人。」黃美英手握著腰間的Liz,猛然一甩,在空氣中發出了啪的一聲,「竟然要這樣解決,那也沒辦法了。」

 

「希望離開這裡多年的你,還能記得我族的決鬥規定。」

 

「必須打到一方死亡或是傷殘,否則不能停下。」黃美英看著拿出細劍的皇子,果決的用鞭子纏住了細劍,「血荊棘!」

 

皇子連同手上的劍,迅速的被腳下長出來的荊棘綁住,他輕輕的笑了一下,他的背後突然出現了鳥羽,再下一秒,他身上的荊棘全數炸開。

 

「別以為,會獸神的只有你。」皇子舉起了細劍,冷不防的往黃美英的身上刺下。

 

黃美英清楚的看見了刺過來的劍,她輕鬆的向上一跳,安穩的站在劍上,再甩鞭,硬是用鞭上的匕首在皇子的身上開出一個傷口。

 

她感受著腳下的劍壓,冷不防的向上一跳,索性的浮在空中,她的臉上出現了爪紋,粉色的圍巾披在她的肩上,她看著飛過來的劍壓,跟金太妍相比,這還太弱了!

 

還在地面上的皇子倒是奮力的在朝她攻擊,只是似乎沒起任何作用,黃美英連手都沒有舉起來,光是站著就擋住了攻擊。

 

黃美英感受著從Liz身上傳來的力量,她看著逐漸沒了力道的攻擊,又轉頭看著身邊半透明的Liz,「準備好了?」

 

「隨時都可以。」

 

「困住他吧,血荊棘。」

 

「啊……」皇子背上的傷口冒出了微微的細芽,以驚人的速度纏住了皇子的身子,荊棘的刺,狠狠的扎進了它宿主的身子。

 

黃美英緩緩降落在了皇子的面前,她的右手冒出了粉色的火焰,火焰消失過後,她的指甲變得異常尖銳,她猛然的一揮,就把眼前的荊棘團,一份多塊。

 

她的指甲又恢復了原狀,她輕輕的舔著上頭的血,她向來討厭這種做法,但是本能的衝動她還是無法控制。

 

「皇子死了……Tiffany是新王!」

 

黃美英看著周遭歡呼的人民,又看著穿著金黃色長袍走過來,戴著面具的人走向自己,「長老。」

 

「恭喜你,成為我們的王。」長老舉起了手,又看著突然衝上來的崔秀英跟李順圭。

 

「沒事的。」黃美英拍了拍李順圭跟崔秀英的肩膀,從容的走上前,「長老,我還不能接受王位。」

 

「我知道,跟那個魔界公主有關。」長老的手上捏著一張邀請函,「共生的連結物一旦拿了下來,就會有些減弱,但是還是有跡可循。」

 

「這是眾神大會的邀請函,每個種族的領導者都會收到一張。」

 

「我相信你在那會找到她的,在妳上位前這段期間,我會先幫妳管理的。」

 

「長老,謝謝你。」黃美英接過了邀請函,看著她左手背浮出的王印,她沒多說什麼,伸手拉過了李順圭跟崔秀英,在她獸神型態還沒消失前,又以驚人的速度消失在眾人眼前。


 

「金希澈!你怎麼一點戰鬥力都沒有啊!」

 

金太妍一邊拆著攀在她身上的骷髏頭,一邊看著躲在結界後頭的金希澈,沒好氣的吼著,「煩死了!看我通通把你們折斷!」

 

「太妍姐姐!小心!」

 

金太妍向後跳了幾步,她看著刺過來的命運之矛,盯著異常兇狠的骷髏,她的手冒出了狠狠地往骷髏的身上砸,「給我燒成骨灰吧!」

 

「你在笨幾點的!那種特殊骷髏才不會那麼簡單就被燒死!」金希澈拉過了金太妍的衣領,連同金鐘鉉把人守在自己的結界後頭,「直接把契約拿出來啦!」

 

「拿出來幹嘛?東西都還沒拿到!」

 

「直接給他刺了啦!還拿東西類,神器是你能碰的喔!」金希澈看著不斷想要衝破他結界的骷髏,緊緊的咬著牙,「快點啦!大隻的來了!」

 

「哥!我準備好了!」

 

金太妍手拿著微微發光的契約,看了一眼準備拆骨頭的金鐘鉉,「拜託了。」

 

「預備……上!」

 

金鐘鉉揮下了手裡的匕首,把他看得見的骷髏都折了,他轉了一圈,讓身後的金太妍直接往前衝,單挑最大隻的骷髏頭。

 

骷髏看著金太妍手上的紙,突然止住了腳步,又恭敬地下跪。

 

金太妍緊急煞住了車,她困惑的看著跪在她面前的骷髏,「你在幹嘛?」

 

「你……他怎麼可能回話啦!」金希澈一臉無可救藥的看著金太妍,到底是怎樣的腦子才會跟一個想殺了自己的骷髏對話啊!

 

「你……有神的許可。」

 

金希澈臉上除了無言、無奈、還有不可置信,又是怎樣的腦子才會跟自己的敵人回話……不,他沒有腦子。

 

「那……你手上的東西可以借我嗎?」金太妍指著骷髏手上的命運之矛,「還有等等不准攻擊我們。」

 

「我不會攻擊的,神給了你許可。」骷髏把命運之矛遞了出去,緩緩的說著。

 

金太妍接過了命運之矛,她緊緊的皺著眉頭,這就是神器嗎……她把契約向天空拋,冷不防的把契約刺穿。

 

她把命運之矛塞到了骷髏的手裡,噗通的一聲,猛然跪在地上開始咳嗽。

 

金鐘鉉看著金太妍咳出來的血,伸手拍著她的背,「沒事了姐姐,我們的工作完成了。」

 

「我沒事,讓我緩一下……」金太妍又咳了一下,她看著眼前站著的骷髏,「你站著幹嘛?」

 

「根據神的吩咐,我要送每個擁有許可的人離開。」骷髏淡淡的說著,咯噠咯噠的聲音在墓室裡回響,「跟我來吧,三位客人。」

 

骷髏走到了某個地方,突然停了下來,他側過了身子,讓出路給金太妍他們三個,「往前走,穿過樹叢,這樣就能出去了。」

 

「謝謝你啊,骷髏。」

 

「你臉色真差。」

 

金太妍吃驚的看著坐在樹下抱著武士刀的凊少,還有他腿上還坐著一個跟他穿著相反顏色的裴柊彤,「你們……」

 

「你會很驚訝,金希澈的記憶不好。」凊少拿出了他外套裡的邀請函,「要不是妖精們在幫你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這封邀請函,我到好奇你們要怎麼去香格里拉。」

 

「而且很剛好的,我們也要陪你們去。」裴柊彤站起了身子,也從自己的外套裡拿出了邀請函,「拿到邀請函,不去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不過鐘鉉,你去那個地方不太適合。」凊少拿出了金鐘鉉原本的長槍,從容的丟了過去,「我有一個委託,是要處理一個到處亂挖古墓的一組人馬,就交給你了。」

 

「知道了。」金鐘鉉才說完,就已經不見他的人影。

 

「好了,一封邀請函可以帶兩個人過去。」凊少伸手牽過了裴柊彤的手,從容的打開邀請函,「眾神大會的邀請函,請顯現出通往香格里拉的道路。」

 

金太妍打開了包包,把亂動的Ginger抓了出來,放到自己的頭上,又看著手拿著邀請函的金希澈,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Ginger抓好喔。」

 

「汪……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