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中二無極限XD

 

自肥無極限XD

 

亂七八糟無極限(灑花

 

然後不出H喔~

 

因為我覺得我會失心瘋,所以還是算了ww

 

 

 

第十八章

 

「荒山野嶺的,也沒看見什麼村莊。」金太妍無奈的看著四周的樹木,又看著變成獅子正在嗅四周味道的黃美英,「聞到什麼了嗎?」

 

「除了青草還是青草,還有一些朽木。」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在這種森林,她身子也沒辦法伸展,她變回了人形,看著在一旁轉著的金太妍,「你看你啦!得罪人。」

 

「我都說我不是故意的了……」金太妍看著快沒入地平線的太陽,「你說我打給凊少他會接嗎?」

 

「打打看。」

 

金太妍把手機放在耳邊,她聽著接起來的電話,「喂,我找不到村莊入口。」

 

「他們可是吸血鬼。」

 

金太妍錯愕地看著掛掉的電話,為什麼是裴柊彤接的電話?

 

「凊少說什麼?」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默默地把手機塞進口袋,「彤姐姐接的電話,說他們可是吸血鬼……可能要用血把他們引出來吧。」

 

「我附近沒有聞到動物的味道。」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她看著金太妍捲起了衣袖,「我來吧,你的傷口一下就復原了。」

 

金太妍還來不及阻止黃美英,她就看著黃美英把獠牙刺進她的手臂裡。

 

身旁的樹林突然傳來窸窣的聲音,金太妍一把拉過了黃美英的身子,緊緊的把她護在自己懷裡,她蓋住了黃美英的傷口,看著突然出現還露著尖牙的三個人,「我們是來找人的。」

 

「香甜的鮮血……」

 

金太妍拉著黃美英,躲開了揮過來的爪子,她輕輕的嘖了一聲,「我說,我們是來找人的!」

 

「他們聽不進去的。」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她還真沒想過她的血會讓吸血鬼這樣發狂。

 

黃美英抽出了她腰間的匕首,認真的看著圍住她跟金太妍的三個吸血鬼,「太妍。」

 

「我知道,以打暈為原則。」金太妍手上握著細劍,她認真的眼前的吸血鬼,「美英,離你最近的交給你,剩下的給我。」

 

「我知道。」

 

「我還以為是凊少那個小子呢。」

 

金太妍跟黃美英同時被摟過了肩膀,金太妍下意識的往下蹲,又往另外一邊跳,她看著撲過來的吸血鬼,冷不防的先踢了一腳,「美英!」

 

「真是一群沒用的後代,竟然被本能控制。」男人穿著的是中世紀的那種宮廷華服,他一頭斑白的頭髮,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貴族的高雅氣質,「抱歉啊小姐,剛剛似乎嚇到你們了。」

 

轉眼間,男人的手上就捏著其中一隻吸血鬼。

 

「靠……絕對零度!突破!」金太妍錯愕的接起電話,她把劍插進地面,輕輕的拍著自己的翅膀,「你打來的很不是時候!」

 

「抱歉抱歉,我剛在哄彤。」

 

「……哄彤姐姐?」金太妍看著凍住的兩隻吸血鬼,伸手摟過了跑過來的黃美英,按下了擴音,「算了,你們兩個發生什麼事我不想理,你朋友好像醒了。」

 

「我朋友?」

 

金太妍手裡的手機突然被拿走,她抬頭看著肩上扛著三個人的男人,從容的把手機放到耳邊。

 

「真是神奇啊,這東西竟然能溝通。」

 

「德古拉?你怎麼醒了?」

 

「你的匕首,我感覺到它我就醒來了。」德古拉從容的說著,一邊盯著黃美英手上的匕首,「你人在哪?為什麼只有這兩個人?」

 

「我在韓國,竟然你起來了就幫我個忙。」

 

「太妍,妳滴一滴血給德古拉,這樣他就會幫你們了……德古拉,我們下次再聊。」

 

電話掛掉的時候,黃美英發誓她聽到了裴柊彤的怒吼聲,不過那聲音只有她聽得到,她還是不說好了。

 

金太妍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頭,抬頭看著德古拉。

 

「嗯……」德古拉輕輕的彎下腰,舔了一下金太妍的傷口,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呵呵,妳的故事可不比凊少來的差呢。」

 

「走吧,我先帶妳們進村莊,也讓我稍微教訓沒長進的後代。」


 

金太妍跟黃美英是第一次看到吸血鬼的兇殘……好吧,是傳說中殘酷的德古拉伯爵。

 

「一個餓到發瘋的吸血鬼會做出任何事,順從自己最原始的本能,只為求填飽肚子。」德古拉看著眼前低著頭的人,又瞥了一眼剛剛被他折成「人球」的三個吸血鬼,「我們吸血鬼的數量已經夠少了,你還把他們流放,是要讓整個族群曝光嗎?」

 

「我知道了,之後面對違反規定的人我會直接進行凌遲。」

 

「把這三個蠢子帶下去,別讓我看到。」德古拉沒好氣地說著,他微瞇著眼,看著站在旁邊的金太妍跟黃美英,「還有,派人準備一間房間,這兩位是尊貴的客人,不要忘了我們的待客之道。」

 

「知道。」

 

黃美英推了下金太妍。

 

金太妍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個卷軸,快步的走向了德古拉,「這是凊少要我拿來交換鞭子的東西,說你們的族人可能用得到。」

 

「哼,好歹也是朋友,拿什麼東西來交換。」德古拉打開了卷軸,他看著上頭的署名跟內容,臉上出現滿意的笑容,「真好啊,還幫我弄到了免費的鮮血Buffet。」

 

「鮮血Buffet?」

 

「在冥界有個地方,是各個種族都能去看診的醫院,主要是有華陀、李時珍、神農氏、阿斯克勒匹厄斯、帕納克雅、阿波羅在經營的。」德古拉在自己的指頭上咬出了一個小洞,從容的滴上手上的紙,「凊少跟他們談好,願意每個月給我們五百毫升的血袋一萬包。」

 

「反正這不重要啦!你們想要鞭子,可以,但是鞭子在哪裡我也找不到。」德古拉指向了黃美英,「必須靠你自己去找,妳擁有鞭子的一部分。」

 

「啊?」金太妍看著黃美英,什麼叫做鞭子的一部分?難不成那條鞭子不是皮鞭是九節鞭嗎?

 

「什麼啊,你們共生的武器啊。」德古拉理所當然的說著,「你們要的武器,就類似你們共生的武器,但是比起指揮棒,更注重的是手腕的柔軟跟整個手臂的力道。」

 

黃美英看著手上的匕首,這把刀子……

 

「不要訝異,凊少常常這樣,什麼事都先算好。」德古拉輕輕的笑了一下,「這就是為什麼他會特地跑來,成為我的同族。」

 

「同族?」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凊少是吸血鬼?」

 

「是的,他為了一個女人,跑到羅馬尼亞跟我打賭,他贏了,所以我讓他們成為我的一族。」德古拉像是嘲諷似的笑了一下,「創造魔界,跟各路神祇都很好的人,竟然會為了一個女的變成一個連自己是什麼種族都不知道的人。」

 

德古拉從容的站起身子,「時間也差不多了,二位就隨我一起用餐吧,還有什麼好奇的事情,都可以問我。」


 

黃美英看著躺在床上的金太妍,緩緩的躺到了她的身邊,枕在金太妍的手臂上,「我以為彤姐姐跟凊少見面是因為那個貴族,沒想到彤姐姐在被送到貴族那邊之前,他們兩個就有見過面。」

 

「就某方面來說,凊少也是個笨蛋。」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堅持什麼不插手的原則,等到彤姐姐向他求救才出手,然後就跟彤姐姐建立『共生』。」

 

「難怪之前彤姐姐身體不舒服咬完凊少的手就好多了。」黃美英回想著一臉蒼白的裴柊彤咬著凊少的手腕,一會臉色就好很多的場景,「因為她的身子有一半是吸血鬼。」

 

「光想到有那麼多種族的能力,我頭就痛了。」金太妍無奈的揉著太陽穴,也難怪凊少學生是各個種族,連死神都可以教,「不過德古拉可以透過一滴血就知道所有事情,要是德古拉去人界當警察,估計很多兇殺案就破案了吧?」

 

「異想天開。」黃美英輕吻了下金太妍的臉頰,「你還得想想怎麼幫我找到鞭子。」

 

「明天早上再說吧,德古拉給了我們自由行動的權利,可以在古堡裡、村莊裡認真的找你的鞭子。」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拉過了被子,「不過拿到鞭子之後不可以對我動手動腳喔。」

 

「我才沒那麼暴力。」黃美英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依偎在金太妍的懷裡,身子漸漸的變得沉重,迷迷糊糊之中,她看到了一條紅色的線。

 

她伸手抓住了那條線,冷不防的被往前拉。

 

「哇!」

 

突然一個穿著鮮紅色禮服的女人出現在黃美英的面前,她伸手抓住了黃美英的手,「找到我。」

 

「什麼……」

 

金太妍迷迷糊糊的看著坐起身子的黃美英,左手突然一疼,她拉過了黃美英的手,看著上頭的紅色荊棘,「美英?」

 

「我……剛剛好像夢到了那個武器。」黃美英咬著牙,握著自己的手,「好痛……」

 

「看來沒時間睡回籠覺了。」金太妍看著自己跟黃美英的手,「我覺得我的生命在流失。」

 

黃美英跳下了床,她拿著放在床頭櫃上的匕首,轉頭看著金太妍,「我去就好了。」

 

「不行,你一個人危險。」

 

「這是我的武器,我自己去找。」黃美英探過了身子,輕輕的吻了下金太妍的額頭,「你別擔心,我會來得及。」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異常認真的眼神,她無奈地嘆了口氣,想自己當初一拿到Neige的晚上也是做了莫名其妙的夢,Neige才認她為主的,「小心一點,知道嗎?」

 

「我知道,我會注意的。」黃美英的臉頰上突然出現了爪紋,粉紅色的獸耳從她烏黑的髮絲中冒了出來,「把體力借給我,好嗎?」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握上了黃美英的手,緩緩的平躺在床上。

 

黃美英看著漸漸閉上眼睛的金太妍,她突然覺得精神抖擻,她甩了下自己的尾巴,把金太妍的手輕放在床上,又幫她拉好了被子。

 

她看著手上突然浮現花紋的匕首,輕輕的舔了下嘴唇。

 

「好了,告訴我你被藏在哪裡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