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1111514758.jpg

23768787_1457264054385434_953640302_o.jpg

 

 

碎碎念:

 

發現我其實滿喜歡一個人待著的XDD

 

然後有個白癡問我他喜歡人會不會很明顯,大哥,你還是你標準Mr.Tool那一套阿!!

 

 

 

 

 

 

 

 

第二十五章

 

黃美英今天沒有跟金太妍去JK,而是去H·Q處理她們其他分部的匯款跟回報資料,而現在都已經三更半夜了,她的桌上還是有一大堆資料夾,「早知道就不要讓Jessi休一個禮拜的假了……」

 

早知道她早上就不要跟金太妍一樣賴床了!

 

「真是的……中東地區內戰頻繁,交易也不注意一點。」黃美英看著來自以色列的回報資料,沒好氣地說著,她拿起手機,「Here is Tiffany.How is our business going?」

 

「Hum……」

 

黃美英聽著另一頭的聲音,輕輕地嘆了口氣,「No matter what you do,be careful ok?I don't want to see our members get hurt.」

 

「Ok.I will keep that in my mind.」

 

黃美英掛斷了電話,她的手上的資料夾丟到一邊,無力的躺在椅背上,還好美國各地的工作是Michelle處理的,不然她真的會爆肝。

 

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抬頭看著走進來的人,有些驚訝,「你怎麼有辦法進來?」

 

「全部的幹部都是我教出來的,你認為呢?」權寶雅從容的坐到了黃美英面前的沙發上,她看著她桌上的資料夾,不去過問,「你們的系統要破解對我來說並不難。」

 

「你找我要幹嘛?」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她跟權寶雅從來沒有這樣一對一相處過,身邊通常還會有第三個人而那個人往往是金太妍。

 

「幫我個忙。」

 

「What?」

 

「這封信,等太妍找不到我的時候再開。」權寶雅從自己的外套內側拿出了一封信,放到了黃美英的桌上。

 

黃美英遲疑的看著權寶雅,伸手拿過了信件,「你不怕我提早開嗎?」

 

「你知道Michelle當過我一個禮拜的學生嗎?」權寶雅突然扯了個不相關的話題,淡淡的說著,「她說我可以相信你。」

 

「你學生真多。」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看著手上的信,不去打開它,只因為她不想讓Michelle失望,「你打算去哪?」

 

「太妍曾經說過一件事,我要去幫她解決。」權寶雅勾起無奈的笑容,這件事必須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完成,不只是南韓,還有海外的,「總之,太妍交給你照顧了,JK的掌門夫人。」

 

「妳……」

 

「我要走了。」權寶雅看了下手腕上的時間,從容的開口,「有緣再見吧。」

 

「Wait!」黃美英看著已經走出她辦公室的權寶雅,匆匆忙忙的追了上去,「Wouldn’t you say goodbye to Taeyeon?」

 

「Say goodbye?I am not good at doing that.」

 

黃美英看著權寶雅瀟灑離開的背影,輕輕的抿著唇,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裡有非常差的預感。


 

現在沒有一個人趕進金太妍的辦公室。

 

權俞利在金太妍的辦公室外來回踱步,她是很想求助黃美英啦,可是就連黃美英也被金太妍要求不准進去她的辦公室,而且就算黃美英會無視金太妍的命令進去辦公室,她現在人也不在JK,而是在H·Q處理她的工作。

 

而現在所有的公文全弄成了電子檔,讓李順圭傳給金太妍,確認沒有問題後就把工作分配下去。

 

根據某個高中生所說,好像是因為權寶雅不告而別的關係,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人沒出現一個月而已就可以認定是不告而別——或許是因為海外的傳奇殺手出現了吧?而那個人剛好是權寶雅已故的師傅。

 

「Jessica?」權俞利最後還是無奈,被迫打給了鄭秀妍。

 

「怎麼?」鄭秀妍用肩膀夾著電話,淡淡的問著。

 

「帕尼還在工作嗎?」

 

鄭秀妍抬頭看向了黃美英的辦公室,她看著已經空了的桌面,「不在,可能過去了吧,要幹嘛?」

 

「我發現了一個東西,可是我怕進去辦公室直接沒命。」權俞利看著手裡的資料,無奈的說著。

 

「知道了,我再幫你打電話給Fany。」鄭秀妍從容的掛斷了手上的電話,不過卻沒有打給黃美英,反正黃美英再怎麼跑也只會跑到JK而已。

 

穿著黑色背心跟紅棕色皮衣的黃美英看著在辦公室外走來走去的權俞利,「俞利!」

 

「帕尼。」權俞利看著救星,掛上了燦爛的笑容,「你終於來了,我也很重要的東西要給太妍。」

 

黃美英看著權俞利手上的資料夾,伸手接過,「不過你怎麼不讓Sunny傳給太妍?」

 

「Sunny工作已經很多了,不好意思再麻煩她嘛。」權俞利搔了搔頭,尷尬地笑了笑,「麻煩你囉!我等等在拿草莓冰淇淋過來給你。」

 

她什麼時候跟金太妍一樣只要冰淇淋就好了?

 

嘖,被金太妍傳染了。

 

「好,順便拿香草的。」黃美英看著權俞利,從容的走進了金太妍的辦公室,她看著坐在辦公桌前一臉沉悶的金太妍,她只是走了過去,把資料夾遞給了金太妍,「俞利要給你的。」

 

「我說過任何人都別進來。」

 

「對我沒用,我不是JK的人,就算是,地位跟你是相當的。」黃美英又從懷裡拿出了信封,遞給了金太妍,「這是……BoA給我的。」

 

金太妍的身子震了一下,她看著黃美英手裡捏著的信,迅速的抽過,「為什麼老師的信會在你那?」

 

「她托我保管的。」

 

金太妍臉色凝重的拆開了手上的信,她看著裡頭的信,緊緊的皺著眉頭。

 

「太妍,請你原諒我的不告而別。」

 

「妳還記得你曾經說過,你要把所有的仇家殺光嗎?不是我否定你的能力,只是妳跟我不一樣,你現在有了該保護的人,不能在這樣繼續冒險,相處了那麼久,我知道你也不是為了好玩才說出這些話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個黃美英對吧?」

 

「悶騷過頭的你常常口是心非,我知道你喜歡那個H·Q的首領,所以你沒把戒指拿回來,為了她去玩T.O.P的遊戲、擋下手榴彈的炸裂時分散的碎片、放任她對你予所予求,或許是當時的傷害太大,才造成現在的你,現在我要給你最後一個功課,對你所信任的人坦承吧!因為這件事是我也很難做到的,這個,就交給你去完成了。」

 

「有機會的話,以姊妹的身份去喝一杯吧,不是以師生。」

 

金太妍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她轉而翻開了權俞利拿來的資料,這上頭全是權寶雅這陣子的暗殺目標,的確全部都是她們JK的仇家,她看著最上頭的名字,輕輕的嘖了聲,她怎麼會忘記還有這號麻煩人物,難怪權寶雅會搶在她行動前就先出手。

 

「秀英在哪裡?」金太妍突然開口,瞥了一眼黃美英,又傳了封訊息讓李順圭把設備搬到會議室。

 

「在H·Q。」

 

「叫她過來,我要追蹤老師的位置。」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她突然拉過了黃美英的身子,緊緊的扣著她的身子,不發一語。

 

「痛。」黃美英緊緊的皺著眉頭,她明白金太妍在生氣,只是不知道怎麼對她開口。

 

金太妍默默地收回了手,二話不說的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她看著剛好拿著冰淇淋過來的權俞利,只是把資料夾丟給了她,逕自拿過了冰淇淋,「死呆子,通知凊少下課的時候把TaeKo帶過來,有工作。」

 

權俞利愣了一下,迅速的點著頭,為什麼金太妍從辦公室出來比進辦公室之前的殺氣還恐怖啦!


 

金太妍只穿著一件簡單的長袖襯衫,上身倚在陽台外的矮牆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嘴裡叼著的菸,望著下頭閃爍的燈光,輕輕的吐出了白霧。

 

後頭的房間裡躺著的是只用棉被裹著身子的黃美英,她愣了下身子,緩緩地睜開眼睛,她看著落地窗外的金太妍,白皙的雙腿落上了地,雙手抱住了身上的被子,她打開了落地窗,由後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把人包進溫暖的被窩,「太妍……」

 

「進去。」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把手上只剩下一小節的捻熄,任著黃美英抱著。

 

「你還在生氣嗎?」

 

「別再讓我說第二次。」

 

黃美英蹭了蹭金太妍的後頸緊緊的抱著她的腰,「BoA老師會沒事的。」

 

金太妍煩悶的轉過身子,她一把打橫的抱起黃美英,把人抱進了房間,輕放到了床上,「別吵。」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伸手緊緊的她的身子,不讓金太妍去外頭吹冷風抽菸,即使她知道金太妍的心情現在不好到可以把整個首爾翻過來都沒問題,「不要去外頭吹風了,會感冒的。」

 

「走開,我沒心情。」

 

黃美英指著自己的身體,上頭又是驚心的鞭痕。

 

「你惹我生氣。」

 

金太妍的語氣又回到了她們剛認識的時候,冰冷,而且不耐煩。

 

「是妳的老師要我這麼做的。」黃美英一臉委屈,她靠著金太妍的身子,就是不讓她走。

 

金太妍沒說什麼,反正就算黃美英在當下立刻跟她說她也沒辦法追上權寶雅——看似跟權寶雅距離很近的她,也只是因為她願意放慢腳步。

 

「Taenggu……我會陪你的。」黃美英輕摸著金太妍的臉頰,柔聲的說著,她坐起了身子,把金太妍抱進自己的懷裡,輕輕的吻著金太妍的髮絲,「我會跟你一起找到BoA老師的。」

 

「該死……」金太妍吻上了黃美英的柔唇,伸手扣著她的後腦勺,皓齒輕輕地咬著黃美英的下唇,她看著臉上又覆上一層緋紅的黃美英,「我現在怕的不是找不到老師,而是有一個人是連老師都很難對付的。」

 

那人曾經是金志勇的老師、JK的成員、權寶雅的師兄,下手比權寶雅還要狠毒,為什麼會成為JK的仇人?也是因為在金太妍上任之後,有些從金太妍手底下存活過來的前任幹部讓那個人來暗殺她——只因為她讓金志勇逃過一劫。

 

「那次是老師幫我擋下的攻擊,唯一的好處是,他不會戀戰,只要暗殺失敗,他就不會再繼續下手,後來被我趕出了JK。」金太妍緊緊的皺著眉頭,她躺在黃美英的懷裡,不安的說著,「而那次,老師受了很重的傷,足足花了三個月才恢復到原本的身手。」

 

黃美英只是順著金太妍的頭髮,也輕輕的蹙眉,「你不是很相信BoA的嗎?她會沒事的,她不是還跟你約好要一起喝酒嗎?」

 

「美英,我想我可能要離開一陣子。」金太妍握住了黃美英的手,輕聲的說著。

 

「嗯,我會等你。」

 

金太妍緊緊地握著黃美英的手,她攬過了黃美英的肩膀,兩人雙雙的躺在床上,「我會帶著凊少的,你不要擔心。」

 

「不是帶俞利嗎?」

 

「她要幫我處理國內的事,凊少在學校也沒幹嘛,帶他去就好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伸手緊緊的抱著金太妍的腰,把臉埋到了她的肩頸之間,輕嗅著金太妍的髮香,「注意安全,知道嗎?」

 

「知道。」金太妍拉好了被子,她看著落地窗外的天空,緩緩地閉上眼睛。

 

這是她決定的事,怎麼可以讓權寶雅來幫她解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BoA老師會沒事的 說好要一起喝酒也會實現的
    太妍要相信老師 師徒一起總會有辦法的 (凊少也在嘛 三代師生都在啦 還有什麼做不到

    啊 太妍不能生氣就拿美英來鞭 會痛啦
  • 放心放心,不會痛的(?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4 00:08 回覆

  • 訪客木
  • 美英會痛啦昂~~~~~QQ
  • 痛處3成,快感7成XDD (What??)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4 0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