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1111514758.jpg

23768787_1457264054385434_953640302_o.jpg

 

 

碎碎念:

 

我要熬夜寫作文了QQ

 

五千字阿!!(攤

 

 

 

 

 

 

 

 

 

第二十三章

 

金志勇看著已經坐在餐桌前的家人,他瞥了一眼黃美英,原來自家媽媽說金太妍會帶回來的朋友是她嗎?

 

「為什麼還不吃飯?」金志勇放下了手上的公事包,逕自坐到了金夏妍的旁邊,黃美英的對面。

 

「因為特別的日子啊。」金夏妍看著自己的媽媽,又看向了自己的哥哥跟姐姐,「今天不准吵架喔。」

 

「什麼特別的日子,媽的生日還有很久才會到欸。」金志勇拿起了筷子,從容的夾過眼前的菜,困惑的看著自己媽媽,「還是我記錯今天的日期了?」

 

「等等就知道了。」太妍媽媽勾著神秘的微笑,從容的賣著關子。

 

金志勇的臉上有些無奈,他看著黃美英旁邊的金太妍,「你沒事吧?」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也稍微猜到金志勇在說什麼,估計又是他們檢察官內部聊天時說到的吧?當然也可能是那無聊老是重播的新聞台,「都解決了。」

 

「嗯。」金志勇點了點頭,「還有上次的事,已經聯絡各國大使館請他們協助,大概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全部遣返回國。」

 

「嗯。」金太妍點了點頭,這件事情跟她已經沒有關係了,所以她也不再多問。

 

「不過為什麼姐會突然想回來家裡啊?」金夏妍吃著她在實習餐廳裡煮的糖醋魚,好奇地開口,誰讓金太妍一年只會回家兩趟,然後向來不會待超過三個小時。

 

「她。」金太妍把問題丟給了黃美英,逕自吃著炸豬排。

 

「因為我本來說要去釜山,可是太妍嫌太遠了,就說來全州玩。」黃美英吃著飯,從容的說著。

 

「跟太妍相處還好嗎?」太妍媽媽知道金太妍的個性,有點不放心的問著黃美英。

 

「雖然有的時候很討厭,不過太妍她對我很好。」黃美英瞥了一眼金太妍,輕聲的說著。

 

「你怎麼不說你有的時候很煩?」金太妍的嘴角抽了一下,她看著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媽你不用擔心她啦,她自己身邊還有很多朋友,生活過得可開心了。」

 

「你朋友不也很多嗎?像是俞利她們啊。」太妍媽媽溫柔的說著,「別把自己困在工作裡,找時間跟她們出去不也很好嗎?」

 

金太妍只是緩緩的點著頭,卻突然被黃美英拉過肩膀,她沒好氣的睨了黃美英一眼,又任著她攬著自己。

 

「阿姨不用擔心,我會把她拖離工作的。」黃美英笑了燦爛,她瞥了一眼金太妍,理所當然的說著。

 

金志勇看著默默吃飯的金太妍,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金太妍被權寶雅以外的女人這樣抱住還不反抗的,「能把她弄到失業是最好,這樣我也輕鬆。」

 

金太妍的嘴角抽了一下,她掙脫黃美英的手臂,沒好氣的看著金志勇,「輕鬆個屁,就算我失業還是也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你。」

 

「再怎麼樣也比逮捕自己的妹妹來得好。」

 

「首、爾、不、是、你、的、轄、區。」

 

「夠了。」太妍媽媽忍不住喊出聲,她看著劍拔弩張的兩個人,難得拿出了嚴厲的口氣,「難得回來就不能和樂一點嗎?非得吵架?」

 

金太妍看著拉著自己的黃美英,只是又拿起了自己的碗筷,略顯煩悶的吃著飯。

 

「美英姐姐,妳說妳原本住在哪裡?」金夏妍無視餐桌上的氣氛,好奇的問著黃美英。

 

「美國洛杉磯,不過姐姐希望我多走出去看看世界,所以常常會在世界各地待著。」

 

「真好,我也好想去各地學煮美食喔。」金夏妍默默地把眼神飄向了自家的媽媽。

 

「才剛學而已就想出去,等你畢業再說。」

 

「媽,我都二十一歲了。」金夏妍有些哀怨的喊著,活了二十幾年她也才在韓國各地旅遊,連機場內部長怎樣都不知道,「姐跟哥還不是常常去國外玩,我都沒去過。」

 

不,其實她出國都只是為了工作,金太妍放下了空了的碗,「真的那麼想出去的話,下次我出去你可以跟著。」

 

「真的想出去玩的話,我下次放假帶你跟媽出去。」金志勇也放下了手上的碗,淡淡的說著,無形的火花又在空氣中點燃。

 

黃美英即時拉住了金太妍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

 

「好了,東西收一收吧。」太妍媽媽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兩兄妹永遠都有吵不完的架,「夏妍,去把蛋糕拿出來。」

 

「蛋糕?」這次是金太妍跟金志勇同時開口。

 

「對啊,姐姐的生日不是已經過了嗎?媽媽就是想到你這次回來才要補慶祝的。」金夏妍端過了桌上的空盤子,理所當然的說著,「Surprise!」

 

「我生日過了?」

 

「不是吧?你連你的生日都不知道?」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微微的皺著眉頭。

 

「知道是知道,可是我不會太在意日期……」金太妍拿出了手機,她看著上頭的日期,她的生日,就在昨天。

 

「你看吧,沒有慶祝就會忘記生日的姐姐。」金夏妍把她特地托朋友做出來的蛋糕放到了桌上。

 

金太妍楞楞地看著眼前的蛋糕,難得的勾起了無奈的笑容,「謝謝。」

 

不過她卻覺得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所以我明天也要跟你們去遊樂園。」金夏妍開心的說著,一邊把切好的蛋糕遞給了金太妍。

 

「嗯。」金太妍從容的應了聲,她吃了一口蛋糕,「蛋糕很好吃。」

 

「反正姐姐只要是香草的都好吃。」金夏妍把蛋糕遞給了自家媽媽,又依序給了金志勇跟黃美英,「姐姐生日快樂!」

 

金太妍的臉上難得的漾著幸福的微笑,不單單只是因為她久違的跟家裡的人一起慶祝生日,還有黃美英陪她,還有就是金志勇小聲的生日祝福。


 

好吧,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金太妍的身邊站著金夏妍跟黃美英,而金夏妍的身邊則站著金志勇。

 

根據本人的說法,他今天剛好要根據線人的情報去遊樂園抓一個酒後駕車撞死人還因家裡有錢而逃過一劫的人,他們幾天前重新翻案,就剩下抓人定罪。

 

「大費周章讓線人給了一個酒駕的情報,不覺得浪費資源嗎?」

 

金志勇看著矮了自己一顆頭的金太妍,「大費周章犯罪再來被抓,不覺得自首比較快嗎?」

 

金太妍抽了下嘴角,她不耐煩的看著金志勇,「你工作就去工作,不要煩我。」

 

「好了好了,哥跟姐都別吵架了。」金夏妍無奈的開口,有想過她身為夾心餅內餡的感受嗎?「美英姐姐,我們去玩鬼屋好不好?」

 

「好啊!」

 

金夏妍跟黃美英一手拉著一個,直接往那看起來很陰森的房子裡走去,而被拉走的金太妍跟金志勇雖然不甘願,卻還是邁出腳步跟上兩個人。

 

結果只有金夏妍是叫著走出鬼屋的,金太妍算是看過了自己學生虐殺其他人的場景,對於血什麼的早就麻木了,就連突然跑出來的鬼也沒成功嚇到她,黃美英雖然中途有叫幾聲,但是很快就習慣似的抱著金太妍的手臂離開,金志勇只比金夏妍還要正常點,都是突然跳出來的東西嚇到他的。

 

「我為什麼覺得我被整了……」金夏妍有些哀怨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姐姐,輕輕的哼了一聲,「坐雲霄飛車!」

 

結果還是差不多,只是玩雲霄飛車時多了黃美英的尖叫聲跟金志勇還有金太妍一下雲霄飛車時臉上驚恐的表情。

 

「下一個是咖啡杯!」

 

「海盜船!」

 

「自由落體!」

 

「旋轉輪!」

 

金太妍跟金志勇開始體會到了他們跟金夏妍的年齡差距,他們兩個互看了一眼,同時拖過了金夏妍的身子。

 

「哎呦!放開我啦!還有很多沒有玩欸!」金夏妍看向了笑得燦爛的黃美英,「美英姐姐救我!」

 

「吵死了。」金太妍沒好氣的捏了下金夏妍的側腰,她把人緊緊地抓著,看向了黃美英,指著一旁的座位,「休息一下吧,等等還要玩再去玩。」

 

「嗯。」黃美英臉上掛著的是微彎的笑眼,從容的坐到了椅子上。

 

金夏妍倒是靜不下來,拖著金太妍又往另外一邊跑,沒辦法,誰讓她拖不動金志勇呢。

 

「她們很快就會回來的。」金志勇半虛脫的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家妹妹的背影,只是淡淡的說著。

 

「志勇哥,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金志勇看向了黃美英,靜靜的聽著。

 

「你跟太妍的感情為什麼那麼的不好,可是感覺又很有默契?」

 

「她是我妹。」金志勇只簡單的給了那四個字,「只有當她不是JK掌門時,她才是我妹。」

 

「……你知道,太妍為什麼要當JK的掌門嗎?」

 

「不就是為了權力嗎?」

 

黃美英搖了搖頭,這件事也是她從權俞利那轉述得知的,「我聽別人說過,你們JK掌門人如果有小孩子的話從小就要接受訓練,在十三歲之前必須殺死前任掌門,不然就會被殺。」

 

「你還真了解。」金志勇輕輕的挑著眉毛,通常這些是都是重要幹部才會知道的事,沒想到金太妍會把這件事講給她聽,看來金太妍是真的打算跟黃美英走下去,不過也罷,門當戶對嘛。

 

「太妍會提早做這件事,是因為你。」黃美英淡淡的說著,會選在這個時候說一方面是因為金志勇的心情看似不錯,加上金太妍現在被金夏妍不知道拖去哪裡了,「太妍提早當上了繼承人,第一次使用JK掌門的權利就是讓你活下來,甚至因為戒指只有一半還奮不顧身的殺了所有的前任幹部,就只希望你能活著。」

 

金志勇愣了一下,他回想起了他十三歲生日那天中午,金太妍滿身是血的被權寶雅送回了家裡,那時他的媽媽剛好帶年幼的金夏妍去打預防針,然後金太妍一句話也沒說的就進了房間,反倒是權寶雅貼心的向他說明發生什麼事,就是金太妍當上JK掌門人,他可以不用死。

 

之後他以為金太妍只是想要JK掌門這個頭銜,氣得搬出了他跟金太妍的房間,只要金太妍在家永遠都沒有好臉色,更刻意去考了檢察官,除了他想讓金太妍不要那麼猖獗,還有就是他想要證明自己——他有能力,只是不想去做。

 

當上JK掌門對他來說不會太難,只是要殺的人是自己的爸爸,他怎麼可能下的了手。

 

「你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依照金太妍的個性,這種事她怎麼可能會說。

 

「太妍有說夢話的習慣。」

 

金志勇愣愣的看著黃美英,突然大笑,對啊,他怎麼忘了金太妍有說夢話的習慣了?

 

金志勇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淚水,輕輕地呼了口氣,「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不過。」金志勇從容的站起身子,他看到自己那個疑似又喝醉的目標了,「事情發生都發生了,她是南韓最大黑道的首領,而我是檢察官,逮捕她讓她離開那個打打殺殺的世界,是我這個哥哥的所能做的。」

 

「我去工作,你在這等她們吧。」

 

黃美英看著金志勇離開的背影,無奈地笑了笑,「兄妹倆一個樣,都不坦率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志勇哥終於知道了嗎 太妍很愛家人的啊
    兩兄妹都這樣 還是只能辛苦美英了 (夏妍也辛苦了

  • 傲嬌兩兄妹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1 22:56 回覆

  • 戠
  • 喔~志勇哥終於要跟泰妍和好了嗎?
    話說泰妍每次被志勇哥這樣對待心裡一定很難受吧…

    清少雙魚座的拉丁文是Piscis嗎?
  • 快和好了XD

    我密碼提示忘記打小寫了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1 22:57 回覆

  • 悄悄話
  • noname1113
  • 可以幫志勇和泰妍和好的話就好了。美英太棒了👏👏👏
  • 帕尼棒棒噠X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1 23: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