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終於是把書跟文章給結束掉了……

我沒電了,去睡覺囉。





第五章


今天是節目的最後一集。


金太妍精神恍惚的躺在副駕駛座上頭,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她昨天沒注意到時間比平常還要晚回家,然後就……咳!


黃美英看著身旁的金太妍,伸手牽住了金太妍的手,「抱歉嘛……」


金太妍側過頭看了黃美英一眼,無奈的開口,「我又不知道工作上的時鐘壞了……」昨晚黃美英跟她鬧脾氣,為了讓黃美英氣消她可是花了一段時間才能睡覺。


「打起精神嘛!早上都特例讓妳喝兩杯香草咖啡跟一杯冰美式咖啡了。」


「我真的覺得我要喝一打可能才夠。」金太妍揉著眼睛,又打了個哈欠。


「怎麼可能給你喝一打,最多三杯而已。」


「你以為在跟Sunny她們聚會啊……」金太妍癱在椅子上,看著逐漸放大的育幼院,「我能在車上睡一覺在下去嗎?」


「嗯……還是你去附近的飯店睡會再過來?」


金太妍伸了個懶腰,「算了,等等買杯咖啡就好。」金太妍牽著黃美英的手,輕輕的放到唇上。


黃美英看著面露疲態的金太妍,把車停好之後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化妝包,「我幫你遮黑眼圈。」


「我忘記遮了嗎?」


「沒蓋好。」黃美英拿出了遮瑕膏、粉餅還有腮紅,幫金太妍補妝後滿意的收好東西,「氣色看起來好多了。」


金太妍看著鏡中的自己,的確看不出來她是個睡眠不足的人,「美英,眼線筆借我。」她覺得加上眼線精神看起來會比較好。


「給。」


金太妍迅速的畫好了眼線,把眼線筆放回了黃美英的包包裡,「美英,過來一下。」


已經打開車門要下車的黃美英看著還在車上的金太妍,索性的把門關上又坐到了駕駛座上,「怎麼了?」


金太妍伸過手壓過了黃美英的後腦勺,吻上黃美英的唇瓣,舌頭靈巧的滑入了黃美英的口中,許久,她才拉開跟黃美英的距離,「好了,紙片人充電完成。」金太妍伸手抹去黃美英嘴角的銀絲,輕輕地笑著。


「你什麼時候還有這種充電方法了?」黃美英紅了臉,微微地喘著氣。


「剛才發現的。」金太妍又在黃美英的頰上落下一吻,伸手拿過了黃美英的包包,「下車吧。」


「嗯。」黃美英的臉上浮著微微的紅暈,她跟金太妍同時下車,又放任著金太妍過來牽著她走進育幼院。



其實黃美英不是沒有想過會有歡送排隊的,只是她沒有想到那麼的盛大。


「這是你們準備的?」黃美英驚訝地看著烤肉架,本來預計下午就結束的錄影被移到了晚上,就是因為這場烤肉跟營火晚會。


「沒有,這是育幼院的傳統活動,中秋不是快到了嗎?」蹲在地上的導演從容的說著,「啊,不過有些食物是我們準備的喔。」


「你們準備了什麼啊?」


「韓牛跟那邊的飲料。」


黃美英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她沒聽錯吧?韓牛欸!


「Tiffany,你要跟Kim去帶國小部的學生過來喔。」


「好!」黃美英看了下四周,卻沒有發現金太妍的身影,「導演,Kim去哪裡了?」


「喂!剛跟著Kim的攝影師呢?」


「在這!」


「Kim人呢?」導演手上拿著腳本,看著舉手的人。


「在戲劇教室。」


金太妍這傢伙沒事去戲劇教室幹嘛呢?「我知道了,我去找她,等等就會去國小部的教室了。」



金太妍是無意間經過劇場教室時發現了一個放在地上的道具棺材,好奇心的驅使下她打開了道具棺材,看著裡頭鋪著枕頭的被子,疲憊的她好像發現了新大陸,把攝影師打發回去之後就躺了進去,本來在熟睡的她是被爭吵聲吵醒的。


「尹智熙你在過分一點啊?Kim老師跟帕尼老師對你那麼好還擺哪什麼臉色?」


「我什麼臉色關你什麼事,無聊。」尹智熙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的同儕,「等等表演我不要上去就好了啊,沒事叫我來這幹嘛。」


「院長說全部人都要上去,你是想害全班都因為你打掃育幼院嗎?」


「全班?我是這個班的一份子嗎?」尹智熙突然冷笑,「別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們私底下怎麼說我,這個班級不需要一個錯誤、一個污點,所以我上不上去表演有差嗎?」


「尹智熙妳非得這樣我行我素嗎?」一個男同學不爽的看著尹智熙,對,她們表面上把尹智熙當成是班上的一份子,但是私底下則是把尹智熙當成是個外人。


「我為什麼要為了你們做我不想做的事?」


「那你為什麼要因為你生母是個同性戀就……」


「你叫屁啊!」尹智熙把手邊的道具石頭踢向了那個開口的男同學,「滾!」


「妳跩屁啊!」男同學打掉了道具石頭,不甘示弱的打了尹智熙一拳。


金太妍十分不解的聽著外頭的對話,什麼擺臉色?什麼表演?什麼尹智熙的生母是同性戀?外頭傳來了物體掉落在地上的聲音,還有同學在喊著不要打架的聲音,再來是她最熟悉的怒吼聲。


「你們幾個在幹嘛!」黃美英看著扭打在地上的兩個人,還有一旁正在勸架的兩三個同學。


「老師!」


金太妍躺在棉被上頭,她現在是要出去還是不要出去啊……


黃美英拉開了尹智熙跟另外一位男同學,她看著明顯被打的比較嚴重的尹智熙,「你們幾個不去準備晚上的烤肉待在劇場教室幹嘛?」


「練習戲劇……」


「練習戲劇會打成這樣?」黃美英指著尹智熙嘴邊的瘀青,斥責著。


「練習戲劇時起了衝突嘛……」


黃美英看著一臉不安的學生們又看向了尹智熙,現在讓尹智熙走到外頭肯定會被院長跟其他老師注意……「現在回去教室,我晚點再找你們。」


「謝謝老師。」幾個人慌張的跑走了,就剩尹智熙拖著腳步,在劇場教室裡走著。


「在這邊待著吧,等等被院長看到也不好。」黃美英拉住了尹智熙的手,又拿過了一張椅子要她坐著,「呀……我好像忘了什麼……」黃美英搔著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尹智熙,奇怪了,她來劇場教室要幹嘛啊?


金太妍聽著外頭漸漸靜下來的聲音,默默的打開了棺材,看著臉上被打出瘀青的尹智熙還有正在苦惱的黃美英,「Tiffany,我在這。」


黃美英轉過頭看著坐在棺材裡的金太妍,對啦!她是來找金太妍的嘛!


尹智熙的臉色瞬間刷白,金太妍怎麼會在這?這樣不就代表剛才說的她都聽到了嗎?


「你為什麼在棺材裡啊?」黃美英看著只有腰部以上在棺材外的金太妍,問著。


「睡覺啊,棺材裡面又有枕頭又有棉被的,而且天氣涼涼的還很好睡。」金太妍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從容的從棺材裡爬了出來,在穿上她藏起來的短跟運動鞋。


「你真的是……」黃美英一臉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她都說了想睡就去附近的飯店睡啊!


「Kim老師,你聽到了什麼?」


黃美英跟金太妍同時看向了尹智熙。


「我只聽到美……Tiffany在罵人的聲音啊,因為我是被她嚇醒的。」金太妍從容的撒著謊,不時的瞥向黃美英,她應該沒聽到自己差點喊出她的名字吧?


「嗯。」尹智熙簡單的應了聲,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我想我還是先去保健室,老師拜拜。」尹智熙站起了身子,匆忙地就跑出了劇場教室。


「你剛聽到什麼了?」黃美英好奇的看著金太妍,她沒有漏掉金太妍一直看向她的眼神。


「智熙的身世。」金太妍揉了揉太陽穴,雖然只有聽到一部分,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不是什麼好事情,「美英,我突然很擔心那個女孩。」


「嗯,我本來還在想說你來劇場教室要做什麼,結果在樓梯就聽到她們在吵架的聲音。」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我跟你一樣,也突然擔心起了那個女孩。」


「工作結束了嗎?結束了我們去找院長聊聊好不好?」金太妍任著黃美英抱著自己,她伸手輕順黃美英的頭髮,輕聲的開口。


「還沒結束,院長舉辦了一場中秋的烤肉大會,導演要我們去接國小部的孩子。」


「嗯,那我們就快點結束工作去找院長吧!」金太妍牽著黃美英的手,從容的離開了劇場教室,走向國小部的方向。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