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真的很討厭農曆七月= =



第四章


金太妍坐在桌子前,翻著黃美英丟給她的美術課本,「這是最後一節課了,對吧?」金太妍打著呵欠,她這紙片人難得的到現在還有體力。


「嗯,之後就可以去接Ginger牠們然後回家了。」黃美英趴在桌上看著認真的看著課本的金太妍,「美術課本好看嗎?」


「不好看,上頭說的技巧都是最基本的。」金太妍闔上了書,伸手摸著黃美英的頭,「所以等等就教上色就好了?」


「嗯,等一下的班級是早上上體育課的那一班。」黃美英瞇著眼睛,坐直了身子看著金太妍。


「我知道。」金太妍一臉無奈的看著黃美英,黃美英老說她是醋桶,但是她也只比自己再好一點點,聽著外頭傳來的上課鐘響,金太妍站起了身子,把位置讓給黃美英。


學生們準確的走進了教室,黃美英看著最後一個進來的尹智熙,不自覺地嘆了口氣,「好,跟各位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特地來教大家上色的。」


「同學好,我是Kim。」


「欸,你不是早上來我們班上找尹智熙的學生嗎?」


學生?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她去找尹恩熙這件事她知道……黃美英突然勾起微笑,她知道為什麼金太妍被誤判年齡了,「不是喔,她是今天被我拖出家門,要來教你們的大畫家Kim。」


「是小小畫家,還有你非得用拖出家門這個詞嗎?」金太妍無奈的說著,說得她好像一年到頭都不出門似的……好吧,她的確是不太出門,最多只會出現在工作室或林允兒那,再不然就是黃美英的拍攝現場,「帕尼老師剛跟我說,你們都已經畫好草稿了對不對?」


「嗯!」


「你們現在是小組的狀態對不對?每張桌子的中間都放上了水彩跟色鉛筆,就讓各位去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去上色,又不懂或是拿不定要用什麼顏色都可以問我,知道嗎?」


「知道!」


「好,還有問題嗎?」


「有!Kim老師是不是帕尼老師的女朋友?」


金太妍勾著微笑,看向了她身後一臉無奈的黃美英,除了比較單純的國小生之外,只要她們上到國、高中生的課就是會被問到類似的問題。


「哈囉,現在是美術課。」黃美英看著發問的同學,故作從容的說著,「身家調查請下課之後再問。」


金太妍看著發問的同學,又看向了黃美英,「這問題是問我,妳搶著回答幹嘛?」金太妍從容的笑著 ,「是,你們帕尼老師是我女朋友,還有其他問題下課再問,現在先完成你們手上的畫。」


「好!」


金太妍從容的在美術教室裏走著,偶爾看到有學生的顏料跟水的比例抓到不對,或是用的顏色跟主題不服她才會停下腳步幫忙。


「夜空的話,月亮周圍的顏色可以用淺一點,月亮這裡可以塗些暗灰色,製造陰影的效果。」金太妍拿過了學生手中的畫筆,輕輕的動著手腕,「這樣你看有沒有好一點。」


「有欸,謝謝老師。」學生眼睛一亮的看著自己的圖畫紙,接過了金太妍還給他的畫筆。


「同學,不要怕會弄髒手,塗完一個顏料之後就把畫筆的水擠乾在沾新的顏料。」金太妍抱著胸口,拉著嗓子對教室裡的人喊著。


黃美英拿著衛生紙,走到了金太妍的身邊,「嗯。」


金太妍接過了黃美英遞給她的衛生紙,擦掉手上的顏料,又從容的挽起袖子,「其實教學生還挺有趣的。」她看著黃美英,難怪最近吃晚飯時黃美英的話題永遠都圍繞在育幼院上頭。


「那你還要跟我來嗎?」黃美英微微的笑著,她就知道金太妍會喜歡。


「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待在我自己的畫室。」金太妍有些困惱的說著,比較之後她還是決定了,「我還是待在我小小的畫室好了。」金太妍掛著微笑,又繼續走著,她看著坐在角落看著小說的尹智熙,轉頭看了下黃美英。


黃美英注意到金太妍的視線,又看向了尹智熙,輕輕的點了點頭。


「智熙,你畫完了嗎?」


尹智熙愣了下身子,看向她對面彎著身子的金太妍,只是皺起了眉頭,「我畫完了。」


「能看一下嗎?」


尹智熙闔上了手上的小說,從抽屜裡把畫拿了出來。


金太妍看著只單單用色鉛筆上色的圖畫紙,「你只要這樣就好了嗎?」其實尹智熙畫得很簡單,就一個女孩坐在房間的窗台上,還有一些女孩的物品散落在房間。


「我還想畫也沒辦法,水彩都被拿走了。」尹智熙像是已經習慣了,從容的看著自己的畫,反正她也不太會用水彩,這樣應該就好了,反正作業有交有分數,管它高還低,「而且我對水彩不熟悉,還是別用得好。」


「我教你如何?」金太妍從容的笑著,看著依舊擰著眉頭的尹智熙。


「隨便。」


金太妍看著又低著頭的尹智熙,從比較少人的組別拿了一些顏料坐到了尹智熙旁邊,「你想怎麼上色?」


尹智熙愣了下身子,把跟金太妍的距離拉開,「你不是專家嗎?」


「這是你的畫。」金太妍把畫筆塞進了尹智熙的手裡,「你先畫吧,我再看看要怎麼幫你。」


「嗯。」


「水太多了。」


尹智熙看著沾滿水的畫筆,所以她就說她不擅長水彩了嘛!「水大概要用多少?」


金太妍拉過了尹智熙手上的畫筆,把水擠乾後又沾了一些水,「你想用什麼顏色?」


「衣服用淺藍色吧。」


金太妍把畫筆沾上了淺藍色,在塗上了衣服,「注意力應該是在窗台的女孩身上吧?」


「嗯。」


「妳不是已經先在皮膚上頭先塗上色鉛筆了嗎?你可以試著在上一層薄薄的水彩,不用擔心水彩會蓋住色鉛筆,它會暈開。」金太妍把畫筆上頭的顏料洗掉,在擰乾了水份,調出了皮膚色在塗上畫紙,「覺得如何?」


「感覺沒有色鉛筆那樣僵硬。」


「嗯,你要記住所有的繪畫方式都是可以交互使用的,但是這是要看技術的好壞……」


「Kim,捉刀是不好的行為喔。」黃美英走到了金太妍的面前,看著認真講解的金太妍,指了指她手上的畫筆。


金太妍看著掛著微笑的黃美英,有些慌張的把畫筆遞給了尹智熙,「我這是指導,哪有捉刀。」


黃美英走到金太妍的身邊,伸出指頭勾著金太妍的後領,「你還有其他學生,大、畫、家。」


「美……帕尼,我會被妳勒死啦!」金太妍捏了把冷汗,差點忘了黃美英不喜歡在鏡頭前被叫本名,金太妍連著黃美英的腳跟走著,黃美英在不鬆開她真的會被勒死啦!


「帕尼老師公然放閃啊!」


「Kim老師好可憐喔……」


尹智熙只是淡淡的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不太耐煩的扯了下嘴角,拿著畫筆繼續塗著顏色。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