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按照Jessica跟俞利的ig下去判斷的話……

兩個人都在紐約欸,嘿嘿。




第三章


「欸,聽說帕尼老師的女朋友來了欸!」


「真的假的?」


「等等,帕尼老師不是應該是男朋友嗎?」


「你是來亂的嗎?帕尼老師早在一年半前就在坦誠她有女朋友啦!而且好像還是名畫家叫什麼來著?」


「誰知道啊。」


「啊!帕尼老師竟然有女朋友啦!」教室的某個角落傳來男同學的哀嚎。


「拜託,就算帕尼老師單身也不會看上你啦。」


尹智熙一個人坐在窗邊的角落,她不會刻意的去加入同學們的談話,一來是無法融入,二來是她最討厭的話題。


「同學你要找誰啊?」


「尹智熙。」門邊的人臉上覆著一層淡淡的無奈,到底為什麼每個人都把她當學生啊!她都快而立之年了。


問話的女同學嚇了一跳,這個穿著便服的同學看就是新來的,怎麼會來找尹智熙?「好……尹智熙!外找!」


尹智熙不明所以的看向站在前門的金太妍,臉上出現了驚訝,她離開了座位,從容的走向金太妍,「老師找我要幹嘛?」


「我剛回籃球場找觸控筆的時候發現這個,想說應該是妳掉的。」金太妍從口袋拿出了一條項鍊。


尹智熙看著金太妍手上的項鍊,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對,是我的。」她在上體育課之前把項鍊收進了口袋,應該是剛剛跟金太妍打球時掉的。


「還你,我走囉。」金太妍把項鍊塞進了尹智熙的手裡,邁開腳步往音樂教室的方向跑去,剛黃美英換完衣服之後說她上音樂課的時候金太妍要出現,不然今天晚上就別進房間。


開什麼玩笑啊?要她別進房間,想得美。


「欸,尹智熙,你幹嘛喊她老師啊?她不是新進來的學生嗎?」


「她是老師啊,教那一科的我就不知道了。」尹智熙戴上了項鍊,淡淡的說著。


「欸,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在哪裡看過她啊……」一個同學揉著太陽穴,試著回想他在哪裡看過金太妍。


「拜託,每個生面孔你都嘛說好像看過。」


「不是,我好像在電視上看過她……」


尹智熙默默地翻了個白眼,又不會被教到,幹嘛那麼認真的去想在哪裡看過金太妍啊?



黃美英這堂課比較特別,上的是高一的音樂課。


好像是因為高中的音樂老師臨時有事,其他的音樂老師又正好有課,所以她就被育幼院的院長叫來代課了。


「欸?怎麼是帕尼老師?」第一個學生走了進來,他錯愕的看著站在桌子前的黃美英,「難不成這節是英文課吧?」


「是代課啦!」黃美英看著錯愕的同學,臉上掛上了無奈的微笑,她不過是有去上一節應用外文就把她跟英文課畫上等號啦?「你們的音樂老師臨時有事,院長就要我過來代課了。」


「還好還好,剛才被數學轟炸,現在可承受不了英文的摧殘。」那位同學坐到了座位上,放心的說著。


「嘿,我的應用外文明明就很輕鬆,哪來摧殘你們了?」


「不一樣啦!帕尼老師你就不覺得韓語很難嗎?」


黃美英想了一會,她的韓文大部分都是金太妍教的,「嗯,有點難。」


「看吧。」


黃美英等同學們都坐好之後才從桌子的腳邊拿出兩隻泡綿棒,一長一短,「好,因為院長也沒有交代進度,所以我們就來玩歌詞接龍。」黃美英把手上較短的泡綿棒給了最近的一個同學,「等等我先唱一句歌詞,你們要在三秒之內說出來,並且把棒子交給下一位同學同時大喊同學的名字,用丟到請拿捏好力道,受傷老師我一概不負責任喔。」


「欸,哪有那麼不負責的啦!」


「這是讓你們學習負責。」黃美英抱著胸口看著座位上已經有些躍躍欲試的同學,「三秒之內唱不出歌詞會被我敲頭喔!這樣同學都明白了嗎?」


「明白!」


「很好,那還需要老師示範嗎?」


「好。」


黃美英瞇著眼睛,看著偷跑進教室的金太妍,上課都多久了,是迷路了不成?「對了對了,我們今天還有一位助教喔。」


「音樂課還有助教啊?」


「老師你下次幫我們上應用外語時可以也安排一個助教嗎?」


「嘻,她是今天特地過來的,只有這一節而已。」黃美英走到了教室後頭,把金太妍從攝影機旁邊拉了出來,牽著金太妍的手走到了前頭。


「老師妳欺負人啊!」一個男同學突然大喊。


「欸,我哪裡欺負人了?」黃美英錯愕的看著大喊的男同學。


「公然放閃!欺負單身狗!」


金太妍看著大喊的男同學,這種事情不通常是女同學才會知道那個藝人跟誰是一對嗎?


「啊!」最上排中間的女同學突然叫了一聲,「妳是帕尼老師的女朋友!Kim!」


「帕尼老師有女朋友!」


金太妍看著震驚萬分的男同學,親暱的摟過了黃美英的肩膀,「你們都說錯了,我們是夫妻。」她們三個月之前就去LA辦完結婚典禮回來了,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們才沒帶上婚戒。


底下傳來了騷動,有的同學在驚呼,有的同學一臉不可思議,有的同學則在低語交談。


「好了好了!我們還要玩遊戲呢!」黃美英看了一眼金太妍,「現在由我跟Kim來做示範,有問題嗎?」


「老師你們真的結婚了嗎?」


「叮,我跟Kim的事一概不回答。」


「老師小氣鬼!」


「哼,那不要示範了,直接開始,Kim幫我抓誰歌詞沒有接好。」黃美英輕哼了一聲,一邊想著要出那首歌,「簡單一點還是難一點的?」


「簡單的!」


「從副歌開始喔,拿著泡綿棒的同學注意一下喔!」黃美英輕咳了幾聲,「너무 반짝반짝 눈이 부셔 no no no no no!」


「너무 깜짝깜짝 놀란 나는 oh oh oh oh oh!」拿著泡綿棒的同學很快的就唱出了歌詞,「班長!」


「呀!你剛唱什麼啊?」班長接住了丟過來的棒子,他剛恍神啊!


「叮!」黃美英走到班長的旁邊,拿棒子輕敲了一下班長的頭,「從班長開始!」


「等等老師!」班長突然舉手,指向站在一旁的金太妍,「可以把棒子傳給助教嗎?不然助教都沒參與到。」


她不必參與啊!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她不過是來抓誰出錯的。


「助教又不認識你們,她負責幫我抓誰唱錯或沒接到就好。」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冷不防的就唱出歌詞,「Let’s go!뭘 걱정하는데 넌。」


「됐고 뭐가 또 두려운데?……喇蚜!」


「재고 또 재다 늦어버려 Uh- Uh-……大姐!」


「매일 하루가 다르게 불안 해져 가……肥貓!」


「앞서 가 주길 바래 그 누군가가……阿狗!」


「넌 모른 척 눈을 감는……風紀!」


「더 당당하게 넌 Mr. Mr. (날 봐)……正義魔人!」


靠著牆壁的金太妍突然離開了牆壁,早被叫做正義魔人的同學一步,接住了泡綿棒,「Tiffany,風紀唱錯。」


黃美英正在回想著阿狗唱的那一句歌詞,從容的走到了風紀旁邊,一敲,「雖然英文不好,但也是盡量唱啊!」


「喔呦!你們幹嘛陷害我啦!」


「Kim,妳出題吧。」黃美英把長泡綿棒放到肩上,看著拿著短泡綿棒的金太妍,「從風紀開始喔。」


「好。」金太妍把泡綿棒遞給了風紀,「放心,不會出很難的。」金太妍挑起了微笑,開口唱道,「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呀!」


教室裡的同學哄然大笑,這助教絕對是故意的!


「Kim!出題請出好一點!」黃美英走到了金太妍身邊,往金太妍的頭上用力一敲。


「呀!你打我就那麼大力。」金太妍看著黃美英,雖然泡綿棒打頭是不痛啦,但是這是什麼差別待遇啊!黃美英還記得她是她老婆嗎?


「他們是學生啊!」黃美英一臉理所當然,把風紀手裡的棒子交給了金太妍,「妳接歌詞。」


「我才不要。」


「管你。」黃美英輕哼了一聲,「가끔씩 나도 모르게 짜증이 나。」


「너를 향한 맘은 변하지 않았는데。」金太妍從容的唱著,把棒子交給了離她最近的同學。


「帕尼老師你打我吧。」拿著棒子的同學一臉無奈,他才不要接情歌的歌詞勒。


「欸,這首很簡單啊。」黃美英伸手輕敲了那個同學的頭,又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跟Kim呢有準備一小段的表演,你們可以邊聽邊整理東西邊等下課。」


「真的要表演喔?」金太妍被黃美英拉到了台上,她還以為黃美英是開玩笑的。


「真的啊。」黃美英從後頭的房間拿出了吉他,遞給了金太妍,逕自坐到了高腳椅上頭。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吉他,她都多久沒彈了……金太妍坐到了高腳椅上頭,左手手指壓著和弦,右手指頭則輕勾著吉他的尼龍弦,開口唱道……


「오랫동안 내 마음엔
구름 가득 비가 내려
따스한 햇살 비추길 간절히 바랬」


黃美英聽著金太妍的歌聲,輕晃著身子接著開口唱道。


「어깨를 적신 빗방울도 마르면 나만 홀로
남겨질까 너무나도 두려웠죠
그댄 빛처럼 비 갠 뒤처럼
내 마음에 떠오르죠 이렇게」


金太妍改成刷和弦的方式彈著,還不時的用拇指敲著吉他,加強節奏感,她看著黃美英兩人同時開口。


「Cause you are
내게 내린 빛과
You are 너무 고운 꿈과
일곱 빛으로 온 세상을 더 아름답게 물들여」


金太妍刷完這段的最後一個小節,剛好也響起了下課鐘,看著下頭沒有動作的學生,「下課了啊!」


「老師們再唱一首啦!安可安可!」


「下次吧,下堂課還有國中的要用這間教室,先回去了你們。」黃美英笑得燦爛,她跳下了高腳椅,還好她們的表演學生們喜歡。


「老師說的喔!」


「帕尼老師下次上應用外語時也讓Kim老師去吧!」


「好好,我會帶她去的。」黃美英笑著看著紛紛離開的學生,又轉頭看向了金太妍,「親愛的,學生好像很喜歡妳喔。」


「妳吃醋囉?」金太妍挑高了眉,把吉他放回原位,走向黃美英,牽過黃美英白皙的手,「妳下堂有課嗎?」


「沒有,不過我要幫院長整理資料。」


「嗯,我幫你。」


金太妍和黃美英兩人比肩走出了音樂教室,從容的走在沒什麼人的走廊上,兩人不時還傳來嘻笑聲。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