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我設的密碼會很刁鑽嗎?

為什麼會設這種密碼,當然是因為我是個小小理科生,加上之前常幹這種事囉~

好啦,我要去睡覺了。



第二章


最近黃美英接了一個節目,叫做《育幼院的實習老師》,說是實習老師,總歸一句就是個義工,幫忙照顧這些沒有父母的小孩,年齡最小的有剛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年紀最長的是十七歲,因為黃美英沒有什麼育兒經驗,所以她是負責教導那些國小、國中學齡的孩子,但是說教導也沒教什麼,就是一些輕鬆的課程跟英文。


輕鬆的課程就像是體育、音樂、表演藝術、美術、童軍等之類的,至於美術嘛……她是越教越沒有信心啦,所以就把金太妍拖來了。


不過美術課是下午的事。


黃美英穿著粉色的排汗衫跟黑色的運動褲,看著另一邊在樹蔭底下做操的學生們,「太妍,我們去跑步好不好。」


「啊?」穿著深藍色襯衫跟黑色牛仔褲的金太妍錯愕的看著黃美英,她現在的服裝要她跑步?想太多。


「不然很無聊啊,孩子們做操還要一陣子的。」


「哪有很久,體育股長不過來了嗎?」金太妍看著跑過來的孩子,「我要去躲避鏡頭,拜拜。」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可是只有答應美術課的時候會出現,體育課可沒有。


「嗯。」黃美英走向了跑過來的體育股長,「偷懶喔,今天做操怎麼比平常還要快?」


「才沒有呢!做操快是因為要打球啊!」


「好好,我點完名就讓你們打球。」黃美英勾著微笑,這群單純的小孩子總能讓她忘了那些有的沒有的壓力,「來,沒有來的舉手。」黃美英看著蹲在地上的學生們,俏皮的說著。


「帕尼老師,沒有來的是要怎麼舉手啦!」有同學稍微想過之後笑出了聲音,吐槽著黃美英。


「嘿,看你們早上第一節腦子醒了沒啊。」黃美英簽著手上的點名本,「還沒吃早餐的小心不要運動的太過火,免得血糖低會暈倒喔。」


「誰會那麼弱啦!而且育幼院的早餐是同一吃的啊!」


「那就好囉。」黃美英把本子還給了副班長,「去打球吧!要注意安全喔!」


「好!」


班上分成了兩個狀況,大部分的男生跟少部分的女生拿了球就網球場衝,大部分的女生和少部分的男生從容的走到另外一邊的樹蔭坐著聊天。


「帕尼老師!我們少一個人!」


黃美英看著不遠處對她招手的女生們,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一旁默默打球的女孩,不用說也知道,校園常見的霸凌現象。


那個女生拿著球,看了黃美英一眼,就拖著腳步走到較遠的一個籃框,她才不想要被鏡頭拍到,也不想要靠近黃美英。


金太妍坐在籃框旁邊,很認真的拿著觸控筆在平板電腦上亂塗鴉,這是她最近的新功課——學習使用繪圖程式畫圖。


女孩注意到了坐在籃框旁的金太妍,她轉過頭看著聚集班上同學的球場,她自己也不想過去惹人嫌跟找麻煩,看金太妍似乎也沒有注意到她,她瞇著眼睛打量著金太妍,「喂,你是新來的學生嗎?」


金太妍抬頭看著運著球的女孩,又看了看四周,「你在問我話?」


「不然這附近還有誰嗎?」


哇……現在的國中生說話都那麼直嗎?


「你是新來的學生嗎?」女孩看著一臉疑惑還有訝異的金太妍,再次開口,「上課亂跑被院長或其他老師發現會被罵喔。」


「我不是學生啊?我哪裡看起來像學生了?」


女孩認真的打量金太妍,「看你感覺挺像國中升高中的,不是嗎?」


「不是,我都快三十。」金太妍從容的說著,雖然有很多人說她是娃娃臉啦,但是至於被誤認成學生嗎?


女孩看著金太妍,突然大笑,「別騙我了,你應該是新來的學姐吧?」


「我真的不是學生。」金太妍把身分證拿了出來,證實自己的年齡。


「那你就是老師囉?」


金太妍收起來身分證,看著又提問的女孩,「算是。」她是老師啊,不過只來一天。


「老師上課偷懶會被院長罵喔。」女孩輕鬆的投籃,淡淡的說著。


「我現在又沒課。」金太妍咕噥著,這女孩沒事管那麼多幹嘛啊?「你才是,你跑那麼遠沒關係嗎?到時候老師找不到人怎麼辦?」


「不會啦,那個老師只是暫時的,而且我在這還比較輕鬆。」女孩接起了球,看著金太妍,「老師會打球嗎?能不能一起打?」


「同學,我穿襯衫跟牛仔褲。」金太妍的臉上出現了無奈,怎麼有人跟黃美英一樣會叫一個穿著襯衫跟牛仔褲的人運動啊?更別提這是動作幅度還更大的籃球欸。


「可是不是穿運動鞋嗎?」女孩指了指金太妍腳上的運動鞋,「高中的學姊們都穿制服跟皮鞋打球了。」


制服加皮鞋……現在的小孩怎麼那麼厲害?皮鞋欸!


金太妍嘆了口氣,不久還好她襯衫地下還有一件無袖背心,「我跟你一對一就是了。」就剛女孩說的話來看,她應該是屬於群體中的弱勢。


金太妍脫下了身上的襯衫,又把平板電腦跟觸控筆放好,從口袋裡拿出了髮圈,幫好頭髮後才站起身子,「妳要體諒老師是個紙片人加上矮妳半顆頭,要放水知道嗎?」


「紙片人是什麼啊?」


「經不起風吹雨打一吹就飛的人。」金太妍半正經的解釋,「對了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啊?」


「尹智熙。」女孩把球傳給了在三分線外的金太妍,「老師你叫什麼名字啊?」


「金太妍。」金太妍把球回傳給了尹智熙,再次拿到球之後,金太妍輕輕一跳,投出手中的球,「我忘了告訴你,其實我國中是校隊的。」


尹智熙錯愕的看著金太妍投進的那一球,又轉過了頭。


「老師騙人!我不要放水了!」



黃美英看著只穿著無袖背心的金太妍還有她身邊的尹智熙,雖然她是下課鐘一響就讓學生自由下課,但是……「金太妍!」


金太妍只顧著跟尹智熙聊天,完全忘記了黃美英也在現場,完了完了,黃美英會不會打死她啊?


「欸?老師認識帕尼老師?」尹智熙驚訝地看著金太妍,問著。


「何止認識……」金太妍偷偷的瞥了一眼站在那抱著胸口的黃美英,「我先過去找帕尼老師,你快點把球還完回去教室啊。」金太妍說完,邁著步伐跑到了黃美英的身邊。


黃美英淡淡的看著金太妍,一把拉過了金太妍的領子,「妳跟我過來。」黃美英邁著大步,把金太妍帶到了比較沒有人的樹蔭下,「我叫你來叫美術你給我來誘拐年輕小女生,金太妍你是不想活啦!」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慌張的看著氣頭上的黃美英,「我沒有啊,是我看那個女生被排擠她又找我打球我才……」


「我叫你跟我去跑操場你怎麼不跟我去!」


金太妍低著頭,不敢看黃美英的眼睛,她就真的只是看那女生被排擠很可憐嘛……金太妍偷偷抬頭,看著背過身子的黃美英,只是悄悄的上前,抱住了黃美英的身子,不在乎自己身上的汗會不會弄髒黃美英的衣服——誰叫黃美英工作時的衣服幾乎是可以堆滿一台轎車的後車廂,「美英。」


「我知道妳是看那個同學沒有人陪她玩才這樣,可是我討厭這種感覺。」黃美英淡淡的說著,放任著金太妍抱著自己的身子。


「嗯,我對那個同學沒有別的意思,你別多想了好嗎?」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側過頭輕吻黃美英的側頸。


「都是你啦,把畫家的職業病傳染給我。」


「職業病還有傳染的?」金太妍輕輕的笑出了聲音,又在黃美英的肩上落下一吻,「等等換一件看不到吻痕的衣服吧。」


「還用你說。」黃美英轉過了身子,拿過了金太妍手裡的深藍色襯衫,幫她穿上,「你才是,皮膚那麼白又穿無袖背心,小心曬傷。」


「嘻嘻,曬傷就可以得到我老婆的悉心照料啦。」


黃美英輕哼了一聲,幫金太妍把襯衫的扣子扣上,卻刻意的不扣上頭的兩顆扣子,她怕金太妍剛打完球會熱,「到時候我會想盡方法整你,才不會悉心照料。」


「你捨得嗎?」


黃美英看著擺出無辜表情的金太妍,為什麼金太妍要長得那麼像小孩子啦!加上這樣的表情,這是犯規啦!犯規!


「就知道我老婆捨不得。」金太妍在黃美英的唇上落下一吻,從容的說著。


「金太妍你不要太得寸進尺。」


「對我老婆黃美英得寸進尺是我的特權。」金太妍笑著,牽著黃美英的手離開樹蔭。


「哼。」黃美英輕哼了一聲,跟著金太妍到車上拿要換的衣服。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