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26024_1642010925910745_2004957018003079168_n.jpg

21568710_122636238464793_993099445035859968_n.jpg.jpg

 

碎碎念:

 

模擬考考完,上來還個債。

 

還有我開了年更的系列ww棒不棒阿ww

 

 

        女王只對她溫柔

 

    「都說了不干我的事,我只是剛好經過的!」

 

    「抱歉金太妍小姐,不過我們還是需要你協助筆錄。」

 

    「那我可以走了吧?我該說的都說完了。」相較於旁邊的人,她淡定的看著眼前的員警,「我說了,我只是剛好去找我男朋友。」

 

    「對不起黃美英小姐,但是您還是需要再待一陣子。」

 

    咳咳,為什麼現在黃美英會在警局做筆錄呢?

 

    因為她本來是要去找她男朋友……前男友拿她丟在他家的工作資料,然後她前男友被發現陳屍在附近的公園,坐在她旁邊的人是跟她相撞,跌倒發現她前男友屍體的。

 

    「又浪費了我找工作的時間……」金太妍沒好氣的按著手機,放在耳邊不到三秒鐘又放了下來,「可惡!」

 

    「嗯,我在警局,派人來接我。」黃美英多看了一眼金太妍,「喂,你在找工作?」

 

    金太妍看向了黃美英,雖然因為黃美英她才沒時間去找工作,但是她還是很有修養的回話,「對。」

 

    「我手邊剛好有缺人,你要來嗎?」黃美英從容的說著,一邊滑著手機,「月薪五千萬韓元,做不做?」

 

    五千萬韓元!

 

    金太妍困惑的看著黃美英,雖然心動,但是……「工作內容是什麼?」

 

    黃美英轉過頭,看著金太妍輕輕地笑了笑,「跟我走,就知道了。」

 

    金太妍看著停在門口的轎車,還有坐上車的黃美英,她搖了搖頭,開始決定跟了上去。


 

    三個月過去了,金太妍的確在黃美英的手下開始做事,每個月都有拿到確確實實的五千萬,而金太妍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每天陪黃美英吃飯。

 

    很詭異是吧?

 

    「太妍,你今天晚上不用過來。」

 

    金太妍還在吃著黃美英的傭人煮的部隊鍋,她抬頭看著對面正在滑手機的黃美英,「你晚上要工作?」

 

    「嗯,要去S酒店。」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暗暗的看著黃美英,她怎麼樣也想不通,為什麼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要一個死老百姓陪她吃飯。

 

    沒錯,黃美英是女王,韓國黑社會的女王。

 

    「對了,你昨天不是說你同學把你筆電用壞了?」黃美英突然抬頭看著金太妍,又往部隊鍋裡撈出了一塊肉,「我放在客房,你看你喜不喜歡,不喜歡再拿去換。」

 

    「……你又買東西給我了。」

 

    黃美英常常這樣,如果金太妍在聊天過程中說了什麼,比方說昨天晚餐她抱怨自己的筆電被用壞,上次抱怨到她家搭公車不方便,再上上次抱怨家裡的洗衣機壞掉了……

 

    然後她拿到了新的洗衣機,一台昂貴的跑車,現在又是一台筆電。

 

    「反正我錢賺那麼多,一點小錢沒關係的。」

 

    金太妍放下了筷子,認真的看著黃美英,「Tiffany,你賺的錢你自己用,我從你那邊又不是沒有賺到錢。」

 

    黃美英沒再說話,只是安靜的跟金太妍一起吃著飯,然後看著金太妍收拾餐桌,走進廚房洗碗。

 

    金太妍的行為很有趣,相較於她的生活。

 

    她從來就不必擔心錢的問題,她的爸爸是美國的高利貸,自己長大之後則到了韓國打下了一片江山,成為韓國黑道的女王,整天打打殺殺,勾心鬥角,連睡覺都不得安寧。

 

    而金太妍的生活很單純,每天起床到她家吃飯,去大學上課,中午回來,下午可能回學校忙社團的事,或是上課,也可能留在這陪她看電視,或是她工作的時候在旁邊待著,晚上吃完飯,回家。

 

    而她今天下午沒課,社團也沒活動。

 

    金太妍的身形很好抱。

 

    黃美英雙手繞過了金太妍的身子,把下巴放在她的頭上,而金太妍也是習慣了,抱著筆電窩在黃美英的懷裡。

 

    「太妍,你真的不考慮過來跟我一起住嗎?」

 

    「我的租屋處又沒什麼不好,住在那就好了。」

 

    黃美英噘著嘴,又揉著金太妍的臉頰,「搬過來嘛,還可以省水電費跟通勤的錢。」

 

    「但是離學校很遠,我這樣還要早起準備。」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脫離了她的懷抱,從容的坐到另一邊,「等我畢業再說吧,而且我還要找工作。」

 

    「找什麼工作?你現在在我這邊不好嗎?」

 

    「我想要過得充實一點。」金太妍輕輕的笑著又一邊敲著鍵盤,「我可沒有那個本錢當廢物。」

 

    「說得好像我的生活就不充實。」黃美英無辜的看著金太妍,她看著自己響起來的手機,從容的接起,又多看了一眼金太妍,走到了另一間房間,「我說過下午我要休息的。」

 

    「對不起女王,但是我們的賭場被抄了。」

 

    「……我知道了,把抄了我們的人找出來,去酒店的時候我一併處理。」

 

    「有工作?」金太妍看著一臉疲憊跟無奈的黃美英,她闔上了筆電,從容的站起身子,「那我就先回家了。」

 

    「嗯。」黃美英揉了揉太陽穴,跟著金太妍到玄關,在金太妍走出去之前,她伸手拉過了金太妍的衣服,,在她的唇上快速的點了一下,「路上小心。」

 

    金太妍先是驚訝,不過卻又恢復了平常的表情,「你工作也是。」

 

    「明天見。」

 

 

    黃美英的身邊總是充斥著屍體,不過沒辦法,這是她在這一行裡一定要遇到的事。

 

    她平靜的把沾滿了血的手套燒掉,又看著沐浴在血裡的男人,對她來說殺男人很簡單,只要假裝喝醉,然後……再偽裝成自殺。

 

    不過她前男友不是她下的手,是道上的其他人,她男朋友本來就欠錢,她又不想幫忙還錢讓他繼續去賭,於是就這樣了。

 

    她看著手機裡的訊息,手下已經幫她把監視器用好了,她只要走出去,就沒有她的事了。

 

    開玩笑,敢抄了她的賭場。

 

    還在等車子來接她,她的手機就接到了不明的來電。

 

    「Tiffany,如果想要你的心腹活著回去,就把商業區的地盤給我。」

 

    她認得這個聲音,是道上一個卑鄙無恥骯髒齷齪下流的人。

 

    「在哪裡?」黃美英坐上了車子,淡淡的開口。

 

    黃美英拿到了地點,把地址給了司機,又從座椅下拿出了一把小手槍,「真他媽麻煩。」

 

    「女王,需要叫支援嗎?」

 

    「放消息,海邊舉辦水上摩托車競賽,贏了我給一星期份量的糖。」黃美英又戴上了塑膠手套,她看著司機,「然後幫我聯絡凊少,讓他去幫我看著金太妍。」

 

    「知道了。」

 

    黃美英下了車,她看著被綁著的人,跟笑得猥瑣的人輕輕的扯了下嘴角,冷不防的舉起槍,一槍爆了她心腹的頭,另一槍則打中了另外一個男人的腹部。

 

    「你真笨,你不知道只要是害我被威脅的人,我都會直接殺掉嗎?」黃美英輕輕的挑眉,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又往他的胸腔補了一槍,「放心好了,你會失血過多或是窒息死的。」

 

    黃美英拉過了男人的衣領,先是拖到了大排水溝旁邊,然後把男人踢了進去,「這裡每隔十分鐘就會排水,還是強酸的工業廢水,現在……」

 

    黃美英向後退了一步,看著水流把男人帶走,接著就是讓水上摩托車的人把屍體帶到洋流那了,她轉過頭看著自己心腹的屍體,只是打了電話,說人被殺了,讓人來處理。

 

    她的身邊有很多屍體,而很多屍體都是因為她而死的。


 

    金太妍從大學畢了業,黃美英就跟她斷了聯繫,就這樣過了五年。

 

    會這樣斷了聯繫,也是為了金太妍的安全。

 

    黃美英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把焚化爐的開關按下,這次是個跟蹤她的跟蹤狂,覺得麻煩就這樣下手了,把人跟所有的證據一起燒成灰,而這裡也是她用假身份買下來的焚化爐,平常除了燒屍體,還可以拿來火力發電。

 

    嗯嗯,沒錯,她自己還做起了火力發電的生意。

 

    「五年了呢。」黃美英一如往常的,滑著手機解悶,她看著坐在駕駛座的人,「凊少回來了嗎?讓他去酒吧找我。」

 

    「大小姐,凊少先生在稍早就來消息,說他明天早上再去找你報告,他飛機坐累了,想休息。」

 

    「哼,怕是玩到累了吧?讓他去日本交流,真的是……」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又嘆了一口氣,「沒關係,帶我去酒吧,我想喝幾杯。」

 

    「知道了,要幫大小姐叫人嗎?」

 

    「不用,我一個人就好。」黃美英看著凊少傳給她的訊息,到了酒吧,她從容的走了進去,習慣性的走到了自己的包廂。

 

    不過喝沒幾杯,外頭就傳來了吵鬧聲,她看了下時間,好吧,這個時間點通常會有人鬧事。

 

    「女王。」

 

    黃美英舉起手,讓門邊的人安靜,自己則看著在打架鬧事的人,她突然睜大了眼睛,又轉過頭看向手下,「把那女的給我帶上來,其他人給我趕走。」

 

    「是。」

 

    「順便幫我把醫藥箱拿來,跟一包冰袋。」黃美英回到了包廂,坐在沙發上等著人被帶進來,門被拉開,不過她看到的是被押進來的人,她隨手拿過了冰塊,丟向了押著人的手下,「沒禮貌,我平常怎麼教你們的?」

 

    「抱歉女王。」

 

    「都給我出去。」黃美英站起了身子,直接拉過了那個人的衣領,又把她丟到了沙發上,「你不一樣了,太妍。」

 

    金太妍還在錯愕,她看著黃美英,「你……」

 

    「我怎麼了?」黃美英看著走進來的人,讓他把東西放下又把人喊了出去,她拉過了金太妍的手,又把冰袋貼到金太妍的頰上,「你之前可不會逞兇鬥惡的。」

 

    「為什麼消失了五年?」

 

    黃美英看了金太妍一眼,又小心的幫她冰敷臉上的瘀青,「這五年,你過得還好嗎?」

 

    「……還可以,畢業之後進了一家公司,現在的職位是總經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自己拿過了冰袋,無力的躺在椅背上,她輕輕的皺著眉頭,媽的,她覺得自己的肋骨可能斷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你不需要知道。」黃美英倒了兩杯酒,遞給了金太妍一杯,「喝點吧,酒精有麻痺的功效。」

 

    「你總是讓人捉摸不透。」金太妍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又翻著醫藥箱,果然是看到了止痛藥,「五年前如此,五年後亦然。」

 

    「你剛怎麼跟人打起來了?」

 

    「一個男人吃我豆腐,不爽就打他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看了一眼黃美英,「你身上有燒焦味。」

 

    「嘛,因為剛剛在焚屍。」黃美英倒是大方的開口,她看著金太妍皺起的眉頭,輕輕的笑了笑,「很有趣呢,五年前認識是因為屍體,五年後重逢卻是因為焚屍。」

 

    「呵,下次遇到該不會是融屍吧?」

 

    「有可能喔。」黃美英甜甜的笑著,她伸長手抹了下金太妍的臉頰,「你怎麼回去?」

 

    「用走的吧。」金太妍聳了聳肩,卻又因為胸腔的疼痛而皺眉,「我家住在這附近。」

 

    「肋骨受傷了吧?」黃美英倒是一眼就看出了問題,她把酒杯放下,又翻著醫藥箱,「我記得這裡面有肋骨受傷的貼布。」

 

    「把衣服脫了。」

 

    「啊?」

 

    「啊什麼?大家都是女生。」黃美英伸手拉起了金太妍的帽T,看著她側胸的瘀青,輕輕地皺起眉頭,「你喔。」

 

    「少囉嗦。」

 

    「嘴硬這一點倒是沒有變。」黃美英笑了笑,她把金太妍的上衣包含內衣都脫掉,她多瞥了一眼在金太妍胸前的傷疤,又輕手輕腳的幫她把貼布貼上,「傷疤是怎麼回事?」

 

    「車禍。」金太妍微紅著臉,被迫於疼痛,只能小心的穿著衣服,她吐了口氣,又喝了酒,「謝謝你的酒,我要回去了。」

 

    「你在躲我嗎?」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別過頭,「是你先躲我的,不是嗎?」

 

    黃美英勾著唇,她看著離開的金太妍,又拿出了手機,「凊少。」

 

    「幹嘛啊……我不是說我明天早上再跟你報告嗎?」

 

    「我遇到金太妍了,幫我透過監視器看著。」

 

    「什麼啊,你不是讓我不要隨便駭監視器的嗎?」

 

    「她到家了再打電話跟我說。」黃美英掛斷了電話,把剩下的酒喝完,她就離開了酒吧。

 

    

    「喂,我能走了嗎?」

 

    「不行,金太妍小姐你還沒做完筆錄。」

 

    很熟悉的場景。

 

    金太妍穿著西裝,她不過是跟客戶談完生意準備回公司,然後就被一輛酒駕的大卡車撞了……好啦,基本上是追撞,她是追撞車禍裡的第五台。

 

   結果大卡車撞上第一台就車子打滑,先撞上分隔島,然後衝撞電線桿,駕駛直接腰斬,當場宣告死亡。

 

    然而也真的是造化弄人,黃美英的車子就在她後面兩台。

 

    真的是每次遇到都會跟屍體扯上關係。

 

    不會黃美英沒有好到哪裡,手臂跟背部被破碎的玻璃割傷,好像還有輕微的腦震盪,現在正在她旁邊趴著休息。

 

    「我沒事,等等讓人來載我,司機也受了傷,我讓他回家休息了。」黃美英正在跟凊少講電話。

 

    「我真是服了你了大小姐,不過是去百貨公司買個衣服也可以發生車禍。」

 

    「你還說,我衣服全部都被燒壞了啦!車子起火,差點沒爆炸。」黃美英想到這裡就很哀怨,她就真的是難得出門做一次守法的事情,然後就發生這種事?她是不是天生沒有當守法好公民的命?

 

    「知道了知道了,我等等就過去,還有太妍小姐是吧?」

 

    「快點。」黃美英掛斷了電話,又轉過頭看著一臉不耐煩的金太妍,「你趕著回公司?」

 

    金太妍看了黃美英一眼,輕輕地搖了搖頭,「我跟秘書說了,我出車禍,下午請假不進公司。」

 

    「那幹嘛一臉不耐煩?」黃美英坐起了身子,她制止了想要扶她的金太妍,「只是小傷。」

 

    「凊少要來接你?」

 

    「嗯,順便載妳回去。」黃美英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手臂,「我的衣服全燒了。」

 

    「我有聽到。」金太妍任著黃美英抱著她的手臂,「遇到你真的都沒好事。」

 

    黃美英輕輕地笑了笑,她有注意到,金太妍開的車還是自己當年送的那一台,「我賠你車子?」

 

    「又不是你撞壞的。」金太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她輕輕的摸著自己的胸口,又嘖了一聲,「真是的……」

 

    「被安全氣囊打傷?」

 

    「老毛病。」金太妍看著叫她的員警,她輕輕的推開黃美英,「我去做筆錄。」

 

    黃美英坐在位置上等著金太妍,其實做筆錄不會很久,畢竟駕駛都死了,這件案子基本上也是不了了之。

 

    「大小姐,你傷的不會太重嗎?」

 

    黃美英轉過頭看著凊少,「你以為我喜歡嗎?」

 

    凊少轉了轉頭,卻沒有看到金太妍的人,「在做筆錄?」

 

    「嗯。」

 

    凊少點了點頭,「我說,能因為命案而遇到兩次,也很不簡單。」

 

    黃美英翻了個白眼。

 

    「你們還沒和好嗎?」

 

    「大小姐,有的時候還是坦率點比較好。」

 

    「你等等看不就知道了。」黃美英果斷的忽視凊少說的最後一句話,她看著走出來的金太妍,把她西裝外套遞了過去,「要一起去吃飯嗎?」

 

    「大小姐,我還有工作。」

 

    金太妍看了凊少一眼,又搖了搖頭。

 

    「我又沒要你帶我們去餐廳,我剛剛就叫人煮好了。」黃美英沒好氣的踹了凊少一腳,卻冷不防的唉了一聲,很簡單,她拉到傷口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輕輕的搭上了她的肩膀,「別亂來,陪你吃飯就是了。」

 

    黃美英笑了兩聲,就任著金太妍扶著她坐上凊少的車,然後凊少就真的把她們兩個丟下,自己又開車離開了。

 

    嘛,黃美英當然知道凊少接下來的工作是什麼,畢竟那也是她叫他去做的。

 

    「你家還是沒變。」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看了下客廳的擺飾,「還是一樣,跟你的身份很不搭嘎。」

 

    黃美英雖然是黑道的女王,但是家裡的擺設卻異常的夢幻,除了牆壁上淡粉色之外,還有一整個大展示櫃的娃娃,嘛,雖然金太妍很直接的去忽略了桌子下的一堆槍械。

 

    「反正都吃飯了,就順便敘敘舊?」黃美英看著擺在桌上的兩副碗筷跟四菜一湯,「過來坐下。」

 

    還是一樣呢,命令的口吻。

 

    其實金太妍不知道的,是她已經沒有了當初讀大學時的單純,黃美英重新見到金太妍的第一眼就發現了,金太妍五年前的單純,已經被消磨的差不多了,但是還是留下了一點點。

 

    黃美英吃著飯,一邊聽著金太妍說著她這五年來,畢業之後到了自己爸爸朋友的公司上班,能力出眾的她升遷升得很快,然後有交了幾個男朋友,但是都因為個性不合分開。

 

    「還會有人跟你個性不合?」黃美英好奇的是這一點,誰讓金太妍可是在五年前被她調侃,玩鬧都沒有發過脾氣的。

 

    「誰知道,反正不是很重要。」金太妍吃著炸豬排,又看著黃美英,「你呢?總不是一直聽我說吧?」

 

    「就是那樣啊,你離開前那樣。」黃美英從容的說著,「不過你怎麼沒說車禍的事?」

 

    「車禍……你說這個啊?」金太妍拉開了自己的襯衫,指著胸口上的疤,「這是我高中時候的事了。」

 

    「我高中的時候全家旅遊,因為我安全帶沒繫,飛出車外,所以沒死,但是重傷,在車裡的人都因為翻車所以直接頸椎骨折。」金太妍站起了身子,拉過了黃美英的手,「我的脾臟是我爸爸的,肝臟是我妹妹的,右腎是我媽媽的,心臟是我哥哥的。」

 

    「我心臟本來就不好,是我哥讓我活到現在。」

 

    黃美英的手被金太妍拉著放在她的胸上,黃美英閉上了眼睛,她能感覺到金太妍胸口裡的心跳,很痛,「這位醫生很厲害。」

 

    「是啊,人稱韓國黑傑克。」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忍不住抱住了她的腰,「難怪你說過你沒有當廢物的本錢。」

 

    因為金太妍一個人,就背負了四個人的命。

 

    「是啊。」

 

    「太妍。」

 

    「嗯?」

 

    「我的世界,是由屍體堆起來的。」黃美英仰著頭,認真的看著金太妍。

 

    「我知道,怎麼了?」金太妍被黃美英突然認真的表情嚇到,連講話都忍不住口吃,「妳、妳不、不要突然那麼認真,很恐、恐怖。」

 

    「你想待在我身邊,就不要變成我身邊其中一具屍體。」黃美英站起身子,吻上金太妍的唇,跟以往不同,不是輕輕的點一下,而是停留很久的輕吻,「知道嗎?」

 

    「怎麼那麼突然?」沉默了一會,金太妍才開口。

 

    「因為這五年,我很想你。」

 

    凊少的話雖然她選擇忽視,但是她有聽進去。

 

    金太妍雖然只陪了她半年,但是那半年她卻覺得很開心,有個人在自己吃飯的時候跟自己聊天,甚至是在她家過夜時,隔天早上起來幫她準備早餐,而且比她傭人準備的還要好吃,或是偶爾送個禮物。

 

    「喔……」金太妍輕聲的應了一聲,就讓黃美英坐著,自己則收拾餐桌,又拿著碗盤走進了廚房,「我房子的約好像到期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那搬過來吧,我晚點讓凊少送你回去的時候順便幫你整理東西。」

 

    「不用,我自己整理就好了。」金太妍把碗盤洗好放好,又走到了黃美英旁邊,「你車子借我一台,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你知道我車鑰匙都放哪的。」

 

    金太妍笑了笑,又從容的走到了一個小櫃子前,蹲下,隨手拿出了一把車鑰匙,「那我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


 

    黃美英發現,金太妍晚上常常被嚇醒,明明天天出生入死的人是她,但是在夢靨中的卻是金太妍。

 

    她自然的伸手抱住金太妍的身子,「你又做惡夢了?」

 

    「與其說是惡夢,不如說是身體的生理時鐘。」金太妍抹了抹臉,又疲憊的躺在黃美英的懷裡,「每次都吵醒你,很抱歉。」

 

    「沒事的,反正我等等就要出去了。」黃美英揉了揉金太妍的頭髮,又鬆開手,悠閒地站到了衣櫃前,「你覺得我穿什麼去接人比較好?」

 

    「嗯……你要穿帥一點還是美一點的?」

 

    「有女王氣勢的?」

 

    「那你可以穿皮衣再帶一條鞭子。」金太妍半開玩笑的說著,她也下了床,拿了一件簡單的背心跟黑色皮衣還有長褲,「這樣吧。」

 

    「然後我的槍……」換好衣服的黃美英從床底下拿出了一把小手槍,跟隱形槍套,她多看了一眼金太妍,「親一個。」

 

    「工作小心。」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又在黃美英的耳後輕輕一吻,接著送她到玄關,不過她並沒有繼續睡,而是拿過了桌上的筆電,從容的敲著鍵盤。

 

    她常常這樣,醒來之後睡不著,就繼續接著工作。

 

    黃美英晚上本來是沒有工作的,但是因為偷渡這種事晚上比較方便,而且她也擔心偷渡的東西會跑走,所以決定晚上請自接人。

 

    偷渡的東西會跑,是因為偷渡的是人。

 

    金太妍知道很多黃美英的不法行為,但是她都當作無所謂,畢竟那是黃美英的生活方式,她從小就耳濡目染,也沒辦法改變。

 

    她能做的,就是不成為黃美英的負擔。

 

    一直工作到了早上七點,金太妍才聽到開門聲,她把煮好的早餐放好,又看向了一臉疲累的黃美英,「歡迎回來。」

 

    「嗯,早餐吃什麼?」

 

    「鬆餅。」金太妍小心的把刀叉給了黃美英,又坐在她的對面,撐著臉頰,看著黃美英緩慢的吃著鬆餅,「我八點半才會出門。」

 

    「你幾點回來?」

 

    「晚上七點吧,如果我會晚回來再打給你。」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看著金太妍,「我今天都會在家裡。」

 

    「知道了,我中午打視訊回來。」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伸手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就去準備她晚點出門要帶的東西了。

 

    黃美英把早餐吃完,就先去浴室沖了澡,出來的時候金太妍也換好了西裝,準備出門。

 

    「你看你領帶又打歪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伸手拉過了她的領帶,又幫她調整好,「不過你也真是的,之前不是都不打領帶的嗎?」

 

    「想讓女王大人給我打領帶啊。」金太妍笑了一下,她拿過了皮包跟車鑰匙,「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背影,她轉過身子伸了個懶腰,剛吃完飯就睡覺不是很好,所以……

 

    她還是把傭人昨天收進來的衣服折一折吧!誰讓金太妍討厭讓除了她以外的人碰她的衣服呢。


 

    金太妍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而黃美英剛從一場酒局裡回來,她看著金太妍,冷不防的就坐到了她的身上,「太妍!」

 

    「唉!美英你幹嘛呀?」金太妍愣了一下,她看著喝到臉紅的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頭頂的手機突然響了,她迅速的接起,一點都不意外是凊少打來的。

 

    「你小心一點喔,大小姐喝醉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她現在坐在我身上。」金太妍擋著黃美英的手,又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你不會早點打電話提醒我嗎?」

 

    「嘛,反正大小姐喝完酒不會動手打人,但是有發生過酒後性行為的前科。」凊少正在開著車,一邊從容的說明著,「別擔心,她還有一半清醒,你自己看著辦吧,我能幫的就到這了。」

 

    「Fuck you.」黃美英搶過了金太妍的電話,也知道打過來的人是誰,「I don't need your care, adios.」

 

    她很隨手的把金太妍的手機丟到桌上,又瞇著眼看著被自己坐著的人,「太妍。」

 

    「幹嘛?」

 

    「我想要上你。」黃美英彎下腰,輕輕的咬著金太妍的鎖骨,「不准反抗。」

 

    金太妍有些無奈,她好歹也被公司的女職員說是大總攻,怎麼就落到了被人騎的地步了……她看著黃美英,算了,這次就不計較了,反正之後還有機會。

 

    「任性。」金太妍順著黃美英的頭髮,她坐起了身子,又捏了下黃美英的鼻子,「回房間吧,雖然會有酒臭味。」

 

    「明天讓人整理就好了。」黃美英笑得燦爛,她是直接吻上了金太妍,一路把人帶進房間,又脫下了身上的衣服,然後扯著金太妍身上的背心。

 

    金太妍倒是乾脆的脫下身上的衣物,又從容的躺到床上,任著黃美英壓上來。

 

    雖然光線很昏暗,但是黃美英還是看到了金太妍身上有長有短的傷疤,臉上露出了心疼,她低著頭,細細的吻著。

 

    金太妍揉著黃美英的頭髮,黃美英的傷疤,比她的還要多,「很痛嗎?」

 

    「不痛。」黃美英輕輕地笑了笑,又咬了下金太妍的嘴唇,「你的傷比我嚴重的多了。」

 

    金太妍笑了笑,下身突然傳來異樣感,她揚起了頭,又倒抽了一口氣。

 

    「太妍,你交男朋友都沒跟他們上過床?」黃美英有些驚訝,她看著臉上漾起羞赧的金太妍,她輕輕的吻了下她的臉頰,「我要動了喔。」

 

    「因為傷疤啊……」金太妍捂著臉,又偷偷的看著黃美英,「妳、妳輕一點,這是我的第一次。」

 

    「我知道。」黃美英覺得金太妍的反應很可愛,所以又多咬了她一口,又張口含住了金太妍的乳首,輕輕的用舌尖撥弄,勾著指頭,在她的體內進出著。

 

    金太妍仰著頭享受著黃美英在自己胸前和下身的疼愛,她一隻手抓著床單,另一隻手則摸著黃美英的背,時而畫圈時而輕刮,挑逗意味十足。

 

    黃美英吻上了金太妍的唇,和金太妍伸進來的靈蛇交纏,她看著眼神迷濛的金太妍,輕輕的舔去她唇畔的銀絲,「太妍果然很可愛呢。」

 

    「嗯……啊……」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身子突然抖了一下,緊繃過後的身體癱軟在床上,她被黃美英抱在了懷裡,她撒嬌的蹭了蹭黃美英的肩膀。

 

    黃美英笑了笑,「你果然還是很小孩子。」

 

    「什麼啊,我明明比你大。」金太妍不甘示弱的咬了下黃美英的肩膀,卻又被她捏了耳朵,「噢!」

 

    「睡覺了,你明天一早不是還要開會?」黃美英揉著金太妍的耳垂,「我明天早上也要出去。」

 

    「還要你提醒。」金太妍轉過了身子,任著黃美英幫自己拉上被子,「晚安。」

 

    「晚安。」


 

    凊少把嘴上的菸拿下來,輕輕的燙上了一個少年的背部,他聽著少年悶悶的哀嚎聲,又把他嘴裡的布拿下來,「孩子你要不要說實話?」

 

    「我已經說了啊!」

 

    「嘴硬。」

 

    凊少看向了那個坐在沙發上,整個氣勢凌人,眼神冷冽如冰的黃美英,「大小姐,你要不要乾脆拿照片來給他指認?」

 

    「No way.」

 

    「Fine.」凊少聳了聳肩,反正他向來都是聽命的,當然他也知道黃美英估計已經讓人去查了,這場逼供不過是為了捻熄黃美英的怒火。

 

    他拿過了一旁的手術刀,輕巧的割下了少年背上的一塊皮膚,又丟到了保冰箱,「少年,你可能不知道人的任何器官可是都能賣到好價錢呢。」

 

    凊少又把布塞了回去,然後繼續切著少年的身子。

 

    「我晚點聽你報告。」黃美英站起了身子,就往門的方向走。

 

    她原本是在家裡,難得的下廚,等今天升職的金太妍回來吃飯,然後她接到了電話,說金太妍出了車禍,還好金太妍新買的車安全性是最好的,只是腦震盪。

 

    她毫不猶豫的動用了所有的人力,找到了在金太妍車子動手腳的人,帶來逼問,然後也讓人去調查幕後黑手。

 

    她來到了醫院,到了金太妍的病房,不意外她已經醒來了,畢竟自己處理完金太妍的入院手續後就去忙其他事了,「肚子會餓嗎?」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遲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喔,剛剛護士有拿晚餐過來。」

 

    「嗯。」黃美英坐到了病床旁邊,又拉過了金太妍的手,「抱歉,是我害了你。」

 

    「別那麼說,下雨天路面本來就比較滑了。」金太妍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我生命力很頑強的。」

 

    「太妍……」

 

    那位跋扈的女王,只有在金太妍面前才會露出小女人的模樣。

 

    金太妍無奈的看著黃美英,又捏了下她的臉頰,「乖點,我沒事。」

 

    黃美英癟著嘴,一副委屈。

 

    「我答應過你了。」金太妍拉著黃美英的手,輕聲的開口說著,「我不會變成你身邊任何一具屍體的。」

 

    「我知道……」

 

    黃美英的手機又響起來了,她接起了電話,又逕自的走到了窗邊,「說話。」

 

    「他們把調查資料拿給我了,你會很驚訝這不是道上的人做的。」凊少叼著菸,一邊翻著資料,「是你第一任男友啊,就那個被你狠狠甩開的,難怪你每任男友都死於非命。」

 

    「蛤?」

 

    「十多年呢,這男的真癡情。」凊少輕輕的笑了幾聲,「要幫你處理嗎?」

 

    「不用,我自己處理,東西幫我準備好,金太妍回家之後我就去處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她拿過了點滴,又走下床,輕輕的環抱住了黃美英的腰,「剛聽你講話,又在生氣了?」

 

    「哎呀,你們在談戀愛啊?」凊少咯咯了兩聲,「那我幫你把剩下的東西都用好哦。」

 

    「欸!」黃美英看著掛斷的電話,忍不住扯了下嘴角,「Fucking asshole.」

 

    「美英。」

 

    金太妍雖然覺得罵髒話沒關係,但是這種很難聽的她還是會唸幾聲。

 

    「知道了啦!」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又多吻了了一下金太妍,「還很不舒服吧?要不要再睡一下?」

 

    「是還有點暈。」金太妍呆呆的笑著,又躺到了床上,然後挪出了位子,「這裡給你躺?」

 

    「不了,不想吵你休息。」黃美英倒是坐到了另外一個沙發床,「我睡這裡就行了。」

 

    「這樣你睡不習慣吧?」

 

    「睡不習慣我再睡床上。」黃美英悠閒地滑著手機,又多看了一眼金太妍,「快睡吧,我不會亂跑的。」

 

    「嗯,真的睡不習慣要上來睡喔。」

 

    「不用你提醒好嗎?先好好養傷。」黃美英白了金太妍一眼,又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

 

    「擔心你嘛。」金太妍笑了笑,又拉上了被子,「晚安。」

 

    「晚安。」


 

    這次金太妍也來了。

 

    金太妍看著被綁在椅子上的男人,又看向了黃美英,「就是他喔?你的初戀男友。」

 

    「是啊,那個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黃美英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她拿過了一旁的槍械,「你要待在這嗎?」

 

    她問的除了金太妍,還有在一邊的凊少。

 

    「沒有,我約了個妹子,等等要去找她。」凊少搖了搖頭,又看著椅子上的男人,忍不住皺了眉頭,「我說你也真是奇怪,為什麼初戀男友要找個抖M啊?我剛揍他揍到一半還看到他勃起。」

 

    「因為我那個時候比較暴力,但是天天被要求著打他,我他媽的當然跟他分手啊。」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又用槍托把昏過去的人打醒。

 

    「……美英!美英!」

 

    「閉嘴!你這死變態。」黃美英沒好氣的開口,「說!是不是你這王八蛋要殺了太妍。」

 

    男人看了一眼金太妍,一臉嫌棄的看著她,「她怎麼配跟你在一起,你是至高無上的女王,才不配跟一個窮酸的老百姓在一起。」

 

    金太妍忍不住大笑,看來這男的腦子有很大的問題啊,女王只是稱呼,沒想到這男的直接把黃美英當女王,「美英,那個時候真是辛苦你了。」

 

    「閉嘴!誰准你這樣叫她的!」

 

    黃美英揉了揉太陽穴,又沒好氣的踹了男人一腳,「所以我前幾任男友也是你下手的?」

 

    「對!他們該死!」

 

    黃美英看向了金太妍,她真的不希望自己殺人的時候金太妍在旁邊。

 

    凊少早就因為看不下去先跑了,金太妍則看著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又伸手抱過了黃美英的腰。

 

    「你先出去,我等等去找你。」

 

    「我不介意。」金太妍輕聲的開口,又伸手摸上了黃美英的柔荑,和她一起拿槍指著男人的眉心,「況且,他可是還我差點跟你失約的人啊。」

 

    「太妍……」

 

    「沒事的。」金太妍輕輕的笑了笑,看著黃美英扣下了扳機,看向剛剛還活蹦亂跳罵著她的男人,她鬆開手,「那你要叫人處理?」

 

    「嗯,這樣也比較方便。」黃美英把槍丟了回去,又順了下自己的頭髮,卻發現在自己的手指頭上多了一枚戒指,「太妍?」

 

    「我本來前幾天就要幫你戴的,只是你一直沒去醫院。」金太妍從容的說著,跟著黃美英一起離開了她所謂的「辦公室」,「嘛,反正我們一起遇到屍體的時候都有發生什麼事,就乾脆趁著剛剛求婚囉。」

 

    第一次相遇是因為黃美英的前男友被殺害,重逢是因為黃美英身上的屍體焦臭味,在一起的那天遇到了車禍死亡的駕駛,那求婚怎麼可以少了這個傳統?

 

    「真的是一點都不浪漫。」黃美英有點嫌棄的看著金太妍,不過她伸手捏住了金太妍的臉頰,「算了,這就是你可愛的地方。」

 

    金太妍笑了笑,她看了下四周,確認沒有什麼人之後突然把黃美英壓到牆上,輕輕地吻了下黃美英的唇,「那親愛的美英,我能看看你可愛的那部分嗎?」

 

    「我這樣還不可愛嗎?」

 

    「還差了點。」金太妍笑了幾聲,她摟著黃美英的腰,任著黃美英把她帶到另外一間房間。

 

    「我之前如果很忙,是會睡在『公司』的。」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她當然知道金太妍想幹嘛,自己也是十分的樂意。

 

    她把金太妍帶上了床,才把人壓在身下,欺著金太妍的唇,回過神才發現她們的位置互換,而且金太妍已經脫了她的上衣,纖指又劃著她的身子。

 

    「美英,這次我在上面喔。」金太妍可以說是跟黃美英住久了,連笑起來眼睛都忍不住彎了,「上次是讓你的。」

 

    「什、什麼?」黃美英有些錯愕,金太妍脫她衣服的速度根本超乎常人啊,不過她忘了,其實金太妍跟她一樣是女生,所以脫女生衣服當然比男生脫她衣服來的快。

 

    一個熱吻過後,金太妍看著臉頰紅到快滴出血還睜著眼睛一臉想抗議的黃美英,她笑了笑,捧著人兒的臉頰,拇指則摸著被吻腫的柔唇,「果然很可愛呢,在床上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啦!」平常都是黃美英在調戲別人,哪有別人調戲她的份,她輕輕地推著金太妍的肩膀,比起拒絕更像鬧小脾氣,「你這個討厭鬼!討厭鬼!」

 

    金太妍呵呵了兩聲,輕輕的彈了一下黃美英挺立的紅櫻,「討厭我?美英,你要不要再想想看?」

 

    黃美英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嬌噌,她睨著金太妍,卻還是抱過了金太妍的腰,「你表現最好好一點。」

 

    金太妍知道,黃美英想要了,畢竟黃美英跟她一樣,都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性生活了。

 

    「保證讓你滿意。」金太妍勾著唇,她細細地吻著黃美英的肌膚,然後輕輕地揉著黃美英的花心,不意外的聽到了耳熟的水漬聲,「美英。」

 

    「閉、閉嘴啦!」黃美英的身子突然一愣,隨後又覺得燥熱,她輕輕的扭動著腰,又被金太妍突然粗魯的動作惹得發出了幾聲呻吟,「你幹嘛啊、啊!」

 

    「沒有啊,想到你的身體被其他人佔有過我就不太高興。」金太妍看著仰起頭的黃美英,又傾身的吻上她的唇,鐵鏽味突然在口中蔓延,金太妍撐起了身子,又往黃美英體內挺進。

 

    「無聊,講那什麼東西。」黃美英重重的喘著氣,又強壓著喉嚨,她好歹也被人稱做女王欸,有女王是這樣被人玩弄到欲求不滿,吟聲連連的嗎?「Your love is the only one thing I really want it, so shut up, just give me your love,all of it.」

 

    金太妍笑了笑,她很喜歡黃美英講英文,指頭輕輕的按著黃美英體內的敏感點,其實她早就找到了,只是想再多看一下黃美英鬧彆扭。

 

    黃美英的身子一震,她弓起了背,攤下的身軀正微微顫抖著,不過她又被抱離了床,整個人趴在金太妍的懷裡,任著金太妍繼續吻著自己的身子,她的吻很輕,讓她有種自己真的是被當成女王,細心的疼愛。

 

    不可否認的,黃美英陷得更深了,在金太妍的愛裡。

 

    「美英,還沒結束喔。」金太妍隻手摟著黃美英的身子,又伸手順著她的頭髮,輕聲的在她的耳畔開口,「I will give you all my love,all of it.」

 

    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她抱著金太妍削瘦卻令人安心的肩膀,側過頭咬了下金太妍的耳垂,「This is right.Let me drown in your arms.」

 

    「Yes,your majesty.」

 

 

    金太妍已經很習慣這種場面了。

 

    「抱歉,借過一下,抱歉。」

 

    穿過正在打架的人群,她看見了,那位閉著眼睛,額角青筋還微冒的某位女王,悄悄的走了過去,又伸手摟著了她的腰,「凊少跟我說你在這。」

 

    「你又跑來了。」黃美英的怒氣少了不少,但是她看著還在鬧事的人群,就搞不懂了,現在是她不發怒就沒人要理她嗎?都怪自己平常都把管理基層手下的事丟給凊少,一群小王八羔子才會看到她都不懂的立正站好。

 

    「想你嘛。」金太妍嬉皮笑臉的看著黃美英,她看了一眼還在吵鬧的人,默默的捂起了耳朵。

 

    黃美英總算是忍不住了,拿過手邊的槍就對著天花板扣下扳機,「吵什麼吵!凊少平常怎麼教你們的?做事不做事,都來我這騙吃騙喝的啊?」

 

    「女王?」

 

    「完蛋了,女王什麼時候來的?」

 

    「還不去工作?這個月該收的錢還沒收到,我不只罰你們,連凊少我也一起罰!」

 

    聞言,方才還聚在一起打群架的人如鳥獸般散開,開什麼玩笑,黃美英罰他們就算了,要是連凊少因為被罰一個遷怒,他們大概都死了一半了吧!

 

    金太妍輕輕地笑了笑,她帶著黃美英離開了「公司」,坐上車,又轉過頭看著她,「美英,你今天是不是又要出席什麼會議?」

 

    「不用,我讓凊少去了。」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又撐著臉頰看著窗外,「現在道上的人越來越不喜歡我出現了。」

 

    不過更大的原因是因為金太妍,自從她們結婚之後,金太妍就堅持下了班之後她有空的話就要跟著黃美英出席大大小小的場合,有的時候如果道上的人因為什麼事情爭吵延誤到她們回家的時間,金太妍都很不客氣的拿著槍威脅其他人快點結束,如果反被威脅,金太妍還會先下手為強,不過倒沒鬧出人命啦。

 

    黃美英也攔不住金太妍,畢竟因為晚回家的關係,金太妍回到家就會跟她「抗議」,再攔她只怕「抗議」時間會更久,她隔天就不用離開床了。

 

    有次金太妍因為去出差,沒跟的一次會議,那天會議特別順利,而且還有位資深跟她關係還算好的前輩私底下跟她說了,金太妍是比她還要凶的人,所以他們才不敢惹。

 

    不過更大的原因是金太妍怎麼了,黃美英絕對會用所有人力賞那個人誅九族的殊榮。

 

    飯吃完,也洗完澡,金太妍一樣被黃美英抱著坐在沙發上。

 

    「我最大的錯誤就是沒有看出來你是個腹黑。」黃美英突然嘆了口氣,又無奈地說著。

 

    「我才不是。」金太妍輕輕的哼了一聲,表示抗議。

 

    「但是你還是很可愛。」黃美英又把手臂收緊,緊緊地抱著金太妍,「所以今天讓我在上面吧。」

 

    「不行喔,說好了只有生日那天才會給你攻。」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轉過頭吻了下黃美英,「不會給你上面的。」

 

    「討厭鬼。」

 

    「美英?」

 

   「唉、唉!你手在摸哪裡?金太妍!你這死腹黑!」

 

    「我不是腹黑喔。」

 

    「啊、嗯!金、金太、金太妍!」

 

    不管怎樣,黃美英還是很高興她當年去找前男友的路上遇到了這個慌慌張張報警造成她們兩個相遇的可愛小腹黑。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