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07402_1642015259243645_7609981075489554432_n.jpg

36716113_1766050800173423_8639599549406511104_n.jpg

 

碎碎念:

 

騙你們的依據就是今天放的圖片喔~

 

明天在公布誰是誰吧。

 

不過你們有人要猜嗎QQ

 

好嘛,起碼給我想似度多少QQ

 

然後我今天要挑戰開窗戶睡覺XDD

 

還有今天也是虐喔......應該啦。

 

我就不信有人沒寫過這種作文題目(哼

 

 

 

第二十八章

 

我看著對面一臉溫和的黃美英,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那個故事裡脾氣有點差的黃美英,而不是金太妍。

 

「不敢相信什麼啊?」

 

「啊?」我愣愣的看著黃美英,「不是、就、就姐姐的演技太恐怖了。」

 

「什麼演技?金太妍的心在我這,某部分來說我的確是金太妍啊。」黃美英輕輕的摸著自己的胸口,伸手拿過了自己跟我的馬克杯,「故事結束了,希望對你有幫助。」

 

「所以,現在是姐姐代替太妍姐姐在當小天使嗎?」

 

「兼職,我還是新娘秘書,我的工作室在樓上。」黃美英走到了櫃檯後頭,從容的洗著杯子,「你有空還可以過來,我晚上都在這。」

 

「不一定要感情上出了事情,想來喝咖啡都行。」

 

「好。」我站起了身子,無奈的笑了一下。

 

「那姐姐,我先回去囉,過幾天再過來還衣服。」

 

「再見。」

 

走出門之前,我看了黃美英的背影一眼,又默默的拿出了手機。

 

「我吵醒你了?」

 

「沒,我再看厲陰宅。」

 

「半夜看恐怖片不會怕喔?」

 

「還好。」

 

「那我要過去,要幫你帶什麼嗎?」

 

「蛤?」話筒另一邊傳來了悉悉窣窣的聲音,看來他家裡應該又是一團亂,「呃……你要過來就隨便帶一手啤酒吧。」

 

「好。」


 

黃美英緩緩地推開了家門,她看著坐在玄關抱著枕頭倚著牆壁睡著的黃泰古。

 

「他堅持要坐在玄關等你。」權俞利拿著毯子,從容的看著黃美英。

 

「抱歉啊俞利,還讓你過來。」黃美英把手上的東西放在鞋櫃上,輕鬆的抱起了黃泰古的身子,「對不起。」

 

「小事小事。」權俞利從容的笑著,她撥開了黃泰古的瀏海,「那我先回去了喔。」

 

「路上小心。」

 

黃美英看著權俞利離開,才緩步的抱著黃泰古走進他的房間,「對不起,媽媽晚回來了。」

 

黃美英幫黃泰古蓋好被子之後,又走到客廳,她看著桌上的聯絡簿,從容的簽下了她的名字,她看著牆上的塗鴉,不自覺的抿著唇。


 

「泰古,你在幹嘛?」

 

黃美英看著趴在沙發前面的黃泰古,伸手解開腰上的蝴蝶結,她把圍裙掛到了掛勾上,又把她煮好的菜放到桌上。

 

「凊少叔叔送我的車車掉到沙發裡了。」已經四歲半的黃泰古委屈地看著黃美英,「媽媽可以幫我拿嗎?」

 

「真是的……是那個紫色的車?」黃美英緩步的走到了沙發旁邊,稍嫌吃力的把沙發搬出一個空隙,她看著地板上的玩具,伸手一撈就把車子遞給了黃泰古。

 

「謝謝媽媽。」黃泰古拿著他的玩具車,緩緩的坐到了餐桌前,乖巧的等著黃美英。

 

黃美英彎下身子,準備把沙發推回去時,她瞥到了牆上的塗鴉。

 

她把整個沙發拉了出來,她看著牆上的塗鴉,輕輕地搔著頭,她記得當初房子裝修的時候……她知道是誰那麼幼稚了。

 

「啊……媽媽不要生氣。」

 

「嗯?」黃美英轉過頭,看著一臉不安的黃泰古,「為什麼媽媽要生氣?」

 

「因為太妍跟我說,媽媽看到那個畫畫會生氣,所以要用沙發把畫擋住。」

 

教壞小朋友……黃美英揉了揉太陽穴,她看著一隻粉紅色獅子欺負天使的塗鴉,索性的把整個沙發搬出來,移到剛好看得到塗鴉的位置,她看了下四周,又把桌子換了一個位子,才坐到餐桌前。

 

「媽媽不生氣嗎?」黃泰古看著把碗遞過來的黃美英,小心翼翼地問著。

 

「不生氣啊,因為是太妍跟泰古畫的。」黃美英溫柔的說著,她揉了揉黃泰古的頭髮,「你今天一樣要乖乖的待在咖啡廳,等媽媽工作結束,知道嗎?」

 

「好!」

 

不知道什麼時候,黃泰古已經不會吵著要找金太妍了。

 

所有的事情也在時間過去之後,慢慢的回到了正軌。

 

而她也代替金太妍,接下了小天使的任務,幫那些來咖啡廳的人解決感情上的問題,金太妍留下的那些食譜,她也學了八成以上了。

 

但是金太妍設計給她的咖啡是怎麼樣也學不好,總是少了那麼一點點的味道。

 

「媽媽,盤子我擦好了。」黃泰古手拿著黃美英剛才洗好給他擦乾的盤子,仰著頭看著黃美英。

 

「好,謝謝泰古。」黃美英溫柔地笑著,接過了黃泰古遞來的盤子,「媽媽把盤子收好,泰古先去客廳玩好不好?」

 

黃泰古點了點頭,又一個人跳到了沙發上。

 

黃美英把盤子放回櫥櫃,不自覺的嘆了口氣,她摸著自己的胸口,又看向了牆壁上的塗鴉。

 

金太妍,我到底什麼時候欺負過你了?

 

好想你……你家粉紅獅子好想你。


 

黃泰古模模糊糊的坐起了身子,他看著自己的床,又看向了傳來吵雜聲的房門,他緩緩的跳下了床,一手抓著枕頭,緩緩地走出了房間。

 

「媽媽,歡迎回來……」

 

單單穿著背心的黃美英露出了一部分的刺青,她站在咖啡機前,轉頭看著抓著枕頭的黃泰古,「媽媽吵醒你了嗎?」

 

「沒有……」黃泰古又打了個哈欠,「媽媽今天又去當小天使了?」

 

「嗯。」黃美英放下了手上的馬克杯,從容的牽過了黃泰古的手,緩步的走進黃泰古的房間,「泰古明天還要上課,你乖乖睡覺好不好?」

 

「好……」黃泰古把枕頭放好,又平躺回床上,「媽媽也早點睡……」

 

「不然Dae妍會擔心……」

 

黃美英無奈的看著自己又入睡的兒子,她這兒子有一個很莫名其妙的習慣,她覺得一定是胎教沒做好她兒子才會老實說一些莫名其妙的夢話。

 

她站起身子,貓步的離開了房間,她又站到了咖啡機的面前,伸手拿過了馬克杯,喝了一小口她剛剛調出來的咖啡。

 

還是不對。

 

「都已經三年多了……」黃美英緊緊地咬著下唇,還是決定把手裡的咖啡倒掉。

 

怎麼樣就是少了金太妍煮的那個味道。

 

「金太妍,你這混帳小天使,為什麼最重要的筆記不寫詳細一點,其他的寫那麼多啊!」黃美英沒好氣的看著自己的胸口,連洗杯子都嫌懶,她直接把馬克杯放在水槽裡,就直接進了浴室沖澡。


 

黃泰古坐在櫃檯後頭的一張小書桌前,他趴在桌上,盯著桌上的作文紙,沒好氣的用手上的鉛筆戳著。

 

「泰古,幫阿姨把蛋糕送過去好不好?」

 

黃泰古看著現在正忙碌的林允兒,只是坐直身子,走到林允兒旁邊拿過了蛋糕,「阿姨,蛋糕要給誰啊?」

 

「五號桌子的哥哥喔。」

 

黃泰古端著蛋糕,緩緩的走到了桌子旁邊,小心翼翼地把盤子放下,「哥哥的蛋糕。」

 

黃泰古又低著頭坐回了書桌前面,冷不防的,一隻手橫過他的頭頂,拿走了他的作文紙。

 

「泰古要寫作文啊?」崔秀英看著手上的紙,又低頭看著黃泰古,「泰古功課都寫完了嗎?」

 

「沒有,我剩作文要寫,可是寫不出來。」黃泰古嘟著小嘴,「我要等媽媽。」

 

崔秀英點了點頭,她把作文紙還給了黃泰古,就逕自的挽起袖子,挨到林允兒旁邊幫忙。

 

「姐姐怎麼過來了?」林允兒看著身邊的崔秀英,抽空問著。

 

「帕尼說她可能趕不回來,要我先來幫她。」

 

林允兒點著頭,一邊把手上的紙袋遞出去,收回客人遞來的紙鈔。

 

崔秀英看著走進來的男人,只是從容的推了下林允兒,「去點餐。」

 

「好啦,這邊交給你。」林允兒拿過了紙筆,從容的走到五號桌旁邊,「先生要點些什麼嗎?」

 

「黑咖啡就好。」

 

林允兒迅速的在紙上寫下字,暗暗的看著臉色凝重的兩個男人,又回到了吧檯後頭,「姐姐,如果等等吵架怎麼辦?」

 

「吵架?吵什麼架?」

 

「反正就是……」

 

「你這混帳!」

 

林允兒看著被抓住衣領的男人,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她默默的走到兩人旁邊,「請兩位冷靜好嗎?這裡是公開場合。」

 

「走開,這是我們兩人的事。」

 

「服務生小姐,這不關你的事。」被抓住的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允兒,反手抓住了對方的手,用力一扳,轉而抓住了對方的衣襟,「有本事,就不要只是紙上談兵,給她應該有的幸福啊。」

 

「你!」

 

林允兒靈敏的躲到了一邊,她看著被塞到手裡的化妝箱,又看著把兩個扭打在地上的男人,硬生生地被黃美英一手一個,拖出去咖啡廳。

 

「帕尼姐姐是不是學了合氣道之後力氣越來越大?」林允兒像是習以為常的看向了崔秀英,把化妝箱放好,繼續她的工作。

 

黃美英在金太妍離開之後的第三個月,開始學合氣道,到現在雖然不像金太妍那強的誇張實力,但也可以像剛剛那樣把人往外拖。

 

「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敢給我吵架。」黃美英冷哼了一聲,她看著擰著眉心盯著作文紙的黃泰古,「泰古,媽媽回來了喔。」

 

「歡迎回來。」

 

黃美英看著一臉苦惱的黃泰古,也是困惑的蹲到了黃泰古的旁邊,「泰古怎麼了?」

 

「老師要我們寫作文,可是我不會寫。」黃泰古委屈的看著黃美英,又用鉛筆戳著作文紙,「媽媽,為什麼我沒有爸爸啊?」

 

「啊!」

 

林允兒摸著自己被燙到的手,急急忙忙地跑到水龍頭下沖水。

 

崔秀英煩悶的看著自己不小心擠歪的奶油,她伸手拿過了刀子,把擠歪的奶油花刮下來,故作從容的舔掉。

 

「你們兩個,反應太大了。」黃美英沒好氣地看著林允兒跟崔秀英,她拿過了黃泰古的作文紙,微微垂著眼眸,「泰古的爸爸,是太妍啊。」

 

「可是太妍是女生。」

 

「因為泰古本來的爸爸很不負責任,所以媽媽離開了,然後遇到了太妍。」黃美英看著認真聽她說話的黃泰古,只是輕輕地笑著,「雖然小時候讓你叫太妍媽媽,但是你從來就沒有叫過太妍媽媽。」

 

「可是我……快忘記太妍了……」黃泰古突然紅了眼眶,他抹著眼淚,輕輕地吸著鼻子,「媽媽,太妍……太妍會不會也忘記我……」

 

黃美英皺著眉頭,她看著一邊流眼淚一邊流鼻涕的黃泰古,她只是心疼地揉著黃泰古的頭髮,「不會的,太妍會一直記得媽媽,一直記得泰古的。」

 

「你乖乖,我們晚點回家,媽媽回家就跟你一起寫作業,好不好?」

 

「好……」

    全站熱搜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