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27060_520116581730936_453408079552184320_n.jpg

26961828_1182186588582262_9208944779422382190_o.jpg

 

 

 

第四章

 

    「哥哥,Ray牠又再耍脾氣了啦!」

 

    凊少從一棟小木屋裡頭走出來,他看著拿著水桶的林允兒,又看著天上的雲,「你是不是又說了Ray的壞話?」

 

    「我才沒有!我只是說太陽又不見了。」林允兒一臉委屈的看著凊少,「然後我叫牠下來吃飯他都不理我。」

 

    「唉,你明知道Ray出現的時候都會聚雲的。」凊少無奈地說著,他又吹了口哨,看著飛過來的雷鳥,「允兒,跟Ray道歉。」

 

    「對不起。」

 

    雷鳥叫了一聲,又輕輕的用臉碰了下林允兒,然後開始吃起她手裡的那一桶飼料。

 

    「笨蛋林允兒,照顧個雷鳥都照顧不好。」

 

    「Yuri你說什麼?」

 

    「好了,你們兩個這一整個假期都在吵架。」凊少一臉無奈,「允兒,別忘記等等要去準備開學的東西喔。」

 

    「知道了!」林允兒點了點頭,一邊伸手摸著雷鳥的喙,「哥哥。」

 

    「嗯?」

 

    「太妍姐姐Tiffany姐姐,可以先去找他們嗎?」

 

    「她們從韓國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阿姨跟我說他們明天會先住在斜角巷的旅店。」凊少從容的說著,他抱著跳到自己身上的Yuri,從容的說著,「別擔心,Tiffany身邊有金太妍跟著。」

 

    「可是Tiffany姐姐的媽媽不是被那個佛地魔殺死了嗎?」林允兒皺著眉頭,「Tiffany姐姐在車上一直發呆。」

 

    凊少一直以為林允兒是沒有察覺到,原來是她一直都不說罷了,他招了招手,看著跑過來的林允兒,伸手輕輕地戳了下她的額頭,「傻孩子,那你說說你想怎麼做?」

 

    「嗯……我想安慰Tiffany姐姐,哥哥覺得她喜歡什麼?」

 

    「我們之前不是在市場上看到幾隻等著被領養的叉尾犬嗎?」凊少悠閒地說著,「我覺得她會喜歡的。」

 

    「好!」

 

    「我拒絕!」

 

    「Yuri你安靜啦!」

 

    

    列車上。

 

    「姐姐!好久不見!」

 

    「喔,林允兒你還是一樣的吵。」金太妍拿著手畫筆,身邊坐的是正在睡覺的黃美英,對面則是正在看雜誌的鄭秀妍。

 

    「Tiffany姐姐在睡覺嗎?」林允兒抱著一個大的禮物盒,看著黃美英。

 

    「就算在睡覺,應該也被你吵醒了。」鄭秀妍放下了雜誌,看著林允兒,「你拿的是什麼?」

 

    「給Tiffany姐姐的禮物。」

 

    黃美英睜開了眼睛,她看著林允兒,從容的伸長手,「幹嘛那麼麻煩?」

 

    「因為想讓姐姐開心啊!」林允兒小心的把禮物盒放到了黃美英的手上,「雖然姐姐一定早就知道了。」

 

    「謝謝。」黃美英輕聲的說著,她從禮物盒裡抱出了巴掌大的叉尾犬,又轉頭看著金太妍,「比你給我的兔子可愛多了。」

 

    「我就不會縫東西齁。」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而且我回韓國不也買了一個新的娃娃給你。」

 

    「我還是喜歡原本的那個。」

 

    「我知道,你收行李的時候我有看到。」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又看著被黃美英溫柔的抱在懷裡的叉尾犬,「你要叫他什麼?」

 

    「嗯……叫Taenggu。」

 

    「No way.」

 

    鄭秀妍看著鬥起嘴來的黃美英跟金太妍,也不自覺地笑了笑,看來不管是她還是林允兒,想得都有點多了,「Tiffany。」

 

    「嗯?」

 

    「這個,在斜角巷看到,覺得很適合你。」鄭秀妍把粉紅色的水晶手環遞給了黃美英,「據說是守護愛情的。」

 

    黃美英看著手環,又看著身邊沉著臉色的金太妍,「太妍說你們都不關心她。」

 

    「你怎麼……」金太妍愣了一下,她看著自己的手,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把口袋裡的戒指戴上,「不要趁我忘記帶戒指的時候讀我的心。」

 

    「太妍姐姐喔……我忘記了。」

 

    「你要什麼關心?你期末不是考很好嗎?」

 

    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她伸手捏了下黃美英的大腿,就繼續低頭畫著自己的畫。

 

    「所以韓國好玩嗎?」

 

    「不錯啊,太妍跟她哥哥帶我去很多地方玩。」黃美英從容的說著,把手環戴上手腕,「金教授跟太妍爸爸也對我很好。」

 

    「真好……我也好想跟哥哥一起回韓國喔。」

 

    「法國不好玩嗎?」

 

    「好玩啊!跟哥哥去看了馬戲團的表演,然後還救了好多奇獸呢!」林允兒開心的說著,「對了對了!哥哥說Ray也是這次上課的內容,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介紹Ray給大家認識!」

 

    「Ray又是誰?」

 

    「反正一定又是我表哥的奇獸吧?」

 

    「是雷鳥。」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又多看了金太妍一眼,「就是去年那隻雷鳥。」

 

    金太妍愣了一下,她收起了畫筆跟畫冊,伸手摟過了黃美英的腰。

 

    「喂、等等!金太妍!」

 

    「幹嘛啊?」

 

    「我說……你們兩個有在一起嗎?」鄭秀妍也放下了雜誌,認真的看著黃美英還有金太妍,「我沒有什麼歧視的意思,只是好奇。」

 

    「沒有啊,我們就只是很好的朋友。」

 

    黃美英點了點頭,急忙的推開了金太妍,「你看你,害我們被誤會了。」

 

    「你很在意?」

 

    「正常人都會很在意吧?」鄭秀妍輕輕的挑眉,又轉過頭看著還在狀況外的林允兒,「你……算了,你從頭到尾狀況外。」

 

    「對啊,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沒什麼,就說我跟Tiffany是不是情侶。」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拉過了外套,從容的倚在椅背上,「不是,不要多想,我們就是很好的朋友。」

 

    黃美英看著已經準備好要睡覺的金太妍,她又摸了摸叉尾犬,「不管怎樣,謝謝你們的禮物。」

 

    「不用客氣,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也要睡覺了。」鄭秀妍更是誇張,直接拿出了被子跟眼罩,直接躺在林允兒的大腿上,「林允兒你別亂動,我要睡覺。」

 

    「唔……為什麼要躺我身上啊……」

 

    黃美英笑了笑,她看著身邊的金太妍,稍微移動了下身子,就躺在了金太妍的身上。


 

    回到了宿舍的房間,竟然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黃美英看著正在整理行李的金太妍,也打開了自己的行李,把那隻縫得破破爛爛的兔子拿了出來,又看著在房間裡走路走得不太順的叉尾犬,「聽允兒說Taenggu好像才三個月大。」

 

    金太妍翻了個白眼,認真的看著黃美英,「你真的要叫他Taenggu?」

 

    「對啊,不覺得很可愛嘛?Taenggu。」黃美英似笑非笑的看著金太妍,「覺得自己變成狗了?」

 

    「真討厭,金志勇那傢伙幹嘛把我的綽號跟你說啦!」金太妍煩悶的搔著頭,又冷冷地哼了一聲,「那我下次養寵物我要叫他Tiffany!」

 

    「那我跟金正熙教授說不讓你養寵物。」

 

    金太妍別過了頭,她把自己的畫筆跟畫冊放到書桌上,說什麼為了黃美英的安全所以把黃美英帶回韓國跟他們一起放假,搞半天是金正熙想要一個比較乖巧的女兒吧!

 

    黃美英轉頭看向了門,她走過去打開了門,看著正好舉起手的凊少,「凊少哥哥。」

 

    凊少尷尬的笑了一下,「允兒冒冒失失的,這是叉尾犬一個月的飼料,吃完了要記得去找我拿新的飼料。」

 

    「謝謝哥哥。」

 

    「還有,我要跟你們說一些事。」凊少走進了房間,順手鎖上了房門,「剛剛波特先生帶來消息,英國很不安全。」

 

    「去年那樣,英國怎麼可能安全。」

 

    「你們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帶著允兒跟你們一起回韓國嗎?」凊少隨手拉了個椅子,看著坐在床上的兩個人,「一方面是我想確認英國這邊的局勢,還有多久會蔓延全球,另一方面是我要追蹤被非法運到奇獸。」

 

    「媽媽不讓我們擔心太多。」金太妍聳了聳肩,「或許你不該跟我們說這些。」

 

    「我現在最重要的是給Tiffany打強心針。」凊少直言,他看著黃美英,「你是魔杖的主人,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找你的,更別提你異於常人的天賦。」

 

    「學校很安全吧?」

 

    「我不敢保證,波特先生當年也是如此。」凊少從容的說著,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只耳夾,「太妍,這個送你。」

 

    「這是什麼?」

 

    「你知道的,身為異國巫師,總是容易受到排擠。」凊少聳了聳肩,「我的奇獸們可是很好的傳信者,這是幫助他們認出來你是誰的。」

 

    「喔……」

 

    「有什麼關於你們的,我會告訴你們。」

 

    「表哥……你為什麼現在終於肯說了?」

 

    凊少看著戴上耳夾的金太妍,輕輕的摸著下巴,又看向了不說話的黃美英,「Tiffany,你認為呢?」

 

    「……我不是故意讀你的心。」

 

    「我不介意。」凊少輕輕的笑了笑,「這個假期發生了一些事,這讓我理解到,有的時候孩子們的視角,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我也曾是個孩子,所以我知道。」凊少站起了身子,把趴在地上的叉尾犬抱給了黃美英,「叉尾犬還很小,別讓牠在地上爬,容易被踩到。」

 

    「謝謝。」

 

    「允兒跟我說了,她的藥草學跟你們一起上,有興趣的話再去問問她吧。」凊少打開了房門,又轉頭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還有,小心允兒她有點……不細心,鄭教授的課可不能太輕鬆。」

 

    「知道了。」

 

    「哥哥晚安。」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從容的擠到了她的床上,「你聽到了什麼?」

 

    「凊少哥哥說的是真的,我隱約的有聽到波特先生的聲音。」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從容的抱著兔子跟叉尾犬,躺到了她的腿上,「我要睡覺了。」

 

    「喂!你學Jessica幹嘛啊!」

 

    「我才沒有學她,是你自己過來的,而且參加始業晚會很累。」

 

    金太妍看著真的打算睡在她腿上的黃美英,她翻了個白眼,然後抱過了叉尾犬,讓牠躺到自己的床上,自己也跟著躺好,然後讓黃美英枕著自己的手臂。

 

    「也許我們當女朋友也不錯。」黃美英背對著金太妍,突然開口說道,「要嗎?」

 

    「不要,快睡覺,我不要明天又叫你起來。」

 

    「得了,放假期間都是我叫你起來的。」

 

    「睡覺。」金太妍拿出了魔杖,輕輕的回了一下之後寢室的燈就全熄了,「晚安。」

 

   

    「各位同學,早。」鄭妍安從容的走到了最前頭,看著分成兩邊的赫夫帕夫跟史萊哲林,「各位都有帶耳罩吧?我們今天要做的事魔蘋果的移植,有誰知道我們戴耳罩的目的?」

 

    金太妍舉手被點到,她清了清喉嚨,「因為魔蘋果的哭聲會致命。」

 

    「沒錯,史萊哲林加十分。」鄭妍安看著金太妍,眼裡帶著有些讚許,「不過我們現在的魔蘋果是幼苗,雖然哭聲不至於致命,但是也足夠昏迷數個小時的。」

 

    「請各位戴上耳罩,抓著魔蘋果,然後拔。」鄭妍安輕輕的皺了下眉頭,她迅速的把魔蘋果放到另外一個盆子裡,然後蓋上突然,「把土放進去,施好肥,這樣今天的課程就結束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跟她一起拔出了魔蘋果,她皺著眉頭看著醜陋無比的魔蘋果,把魔蘋果放進了另一個盆栽,然後把土放了進去。

 

    「教授!」

 

    鄭妍安還在觀察每個學生的情況,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她轉過了頭看著林允兒,「怎麼了林允兒小姐?」

 

    「我的魔蘋果它不會叫。」

 

    鄭妍安有些驚訝,雖然只是初階的藥草,還是幼苗,但是一個十二歲小孩的力氣怎麼可能……「允兒,你這魔蘋果死了,我給你換一盆吧。」

 

    「唔……我要被哥哥罵了……」

 

    鄭妍安輕輕的咳了一聲,拿過了另外一盆放到林允兒的面前,又敲了下她的頭,「動作輕一點,知道嗎?」

 

    「知道了!」

 

    鄭妍安特地站在林允兒的旁邊,以防她又用力過猛把魔蘋果弄死,她看著這次成功移植魔蘋果的林允兒,輕輕的點頭,又邁開步伐,「好,有誰知道魔蘋果可以幹什麼?」

 

    鄭妍安點了一個赫夫帕夫的學生,「魔蘋果可以拿來醫治石化的人。」

 

    「沒錯,赫夫帕夫加十分。」鄭妍安從容的說著,「其實被石化的巫師平均三秒就會產生一位,可能是因為奇獸、咒術、魔藥,藥草等種種原因石化,而這些被石化的巫師只要服下魔蘋果熬成的藥便能復原。」

 

    黃美英看著鄭妍安,又輕輕的拉了下金太妍的衣服,「Jessica昨天晚上好像發生什麼事。」

 

    「你怎麼……」

 

    「金太妍小姐,Tiffany小姐,上課期間請不要交頭接耳。」鄭妍安沒好氣地說著,她回到了原本的位置,「現在,各位請拿著你們的盆栽,我們要把移植好的魔蘋果帶到第三溫室。」

 

    金太妍確認大家都走在她跟黃美英前面後才用只有她們兩個聽得到的音量開口,「Jessica怎麼了?」

 

    「我還在聽……好像是……她昨天晚上睡不著,在雷文克勞校舍晃的時候遇到了什麼。」

 

    「應該不是……」

 

    「不是,不然鄭教授不會在這。」黃美英果斷的打斷金太妍的話,她看著前頭的騷動,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允兒又闖禍了。」

 

    「啊?」

 

    「林允兒!剛進溫室前已經說了不要隨意觸碰植物!」

 

    「對、對不起鄭教授!我不是故意拔掉這個葉子的……」林允兒一臉委屈地看著手裡的蟹爪蘭的葉子,她不過是因為被劃到臉,伸手拉開而已誰知道……

 

    金太妍跟黃美英找到時機就把盆栽放好,她們看著還死握著葉子的林允兒,「難怪凊少哥哥會說允兒不細心。」

 

    「這已經不是細不細心的問題了。」金太妍輕輕地搖著頭,她走了過去,拍了拍林允兒的肩膀,「東西放下,還想讓教授罵你啊?」

 

    「太妍姐姐……」林允兒小心翼翼的把盆栽放下,又黏到了金太妍旁邊,「那個不是哥哥的耳夾嗎?」

 

    「嗯,他讓我戴著的。」金太妍從容的說著,「你們這次去法國是為了救奇獸喔?」

 

    「嗯……也不是,是跟哥哥一起去找龍蛋。」林允兒偷偷的看著正在忙的鄭妍安,她鬆了一口氣,又看向了金太妍跟黃美英,「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啊?」

 

    「好奇你們發生什麼事。」

 

    「沒有什麼事啊,就哥哥找不到龍蛋,然後我找到了。」林允兒仔細地看著剛剛被她放下來的盆栽,「因為龍蛋被放在很奇怪的地方嘛!就放在娃娃裡面。」

 

    「娃娃?」

 

    「對啊,因為娃娃裡面塞了東西,就會有點不一樣,只是哥哥他們看不出來。」林允兒點了點頭,她直起了身子,「等等我要去找哥哥,你們要來嗎?」

 

    「我們要去找Jessica。」黃美英聽著喊集合的鄭妍安,又拉過了金太妍的衣袖。

 

    下了課,林允兒又跟了上來。

 

    「你不是要去找凊少哥哥嗎?」金太妍好奇的問著,什麼時候鄭秀妍還比凊少重要了?

 

    「因為哥哥讓我多跟其他人玩啊。」林允兒的長袍領口又跑出來一顆貓頭,她乾脆的把Yuri放到肩膀上,「而且Yuri也說她想要去看Jessica姐姐。」

 

    「她剛該不會一直悶在長袍裡吧?」金太妍錯愕地看著Yuri,現在Yuri已經不是那隻隨隨便便就會被丟出去的小奶貓了啊!

 

    「牠一直在溫室外晃來晃去。」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剛才就一直聽到貓竊笑的心聲,抬頭看就看到了Yuri。

 

    他們還沒走到雷文克勞的校舍附近就聽見飛七追趕著皮皮鬼的聲音。

 

    喔,霍格華茲有很多的幽靈,皮皮鬼就是其中之一。

 

    「皮皮鬼!我拜託你安靜!」

 

    「All the secret hidden in the mysterious space, the past come through,the future in come, what is the end of all the mess in this year?」皮皮鬼哼著詭異的歌詞,飄過了金太妍他們的身邊,不過他突然停了下來,「那個異國來的雷文克勞在醫護室喔。」

 

    皮皮鬼繼續哼著他的哥,金太妍雖然困惑不過不多說什麼,黃美英看著皮皮鬼一副若有所思,她沒辦法聽到幽靈的心聲,不過那個歌詞卻很有趣,林允兒這次倒是沒有狀況外,拉著黃美英跟金太妍就準備前往醫護室。

 

    說真的,金太妍跟黃美英還是第一次跑來醫務室。

 

    「林允兒小姐……」

 

    「龐芮夫人,我是來探病的啦。」林允兒吐了吐舌,她倒是常客,畢竟一年級的時候她就因為自己的怪力常常把自己弄受傷,「Jessica在這裡嗎?」

 

    龐芮夫人的臉突然僵了一下,她皺著眉頭,「很抱歉,但是浮立維教授跟校長以及……」

 

    「龐芮夫人,你知道我可以讀到很多事情吧?」黃美英冷不防的開口,她已經讀到了鄭秀妍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不讓我們看Jessica,我可以轉述給他們,但是林允兒會不會用她的怪力把醫務室拆了就不知道了。」

 

    龐芮夫人皺著眉頭,「跟我來吧。」

 

    龐芮夫人帶著三個人走向了最後一個簾子,她把簾子拉開,卻還是用身子擋著那三個人,「請你們保持安靜,也不要到處張揚。」

 

    金太妍看著半邊身子都附上冰霜的鄭秀妍,她輕輕的皺著眉頭,她拉過林允兒的手,「你別亂碰。」

 

    「為什麼?」

 

    「Jessica在做夢。」黃美英倒是大膽的走了過去,把手放在她的額頭上,「不行,叫不醒。」

 

    「我可以強行進入別人的大腦。」黃美英看出金太妍的困惑,從容的說著,「不過我不能讀取記憶。」

 

    「沒關係,我們有其他……」

 

    「阿木!」

 

    金太妍看著突然叫出來的林允兒,沒好氣的看著她,卻發現肩膀上多了隻木精,「這是……」

 

    「凊少哥哥讓我們過去吧?」黃美英她看著始終皺著眉頭的鄭秀妍,「或許可以問問這件事,教授們的資訊都比我們多。」

 

    「嗯,走吧。」


 

    凊少這次不是在海格的屋子,而是在鐘塔上。

 

    「哥哥!」林允兒第一個跑向凊少,她伸手抱住了凊少的腰,抬頭看著凊少,「哥哥對不起,我還是不小心把魔蘋果用死了。」

 

    「我知道,你剛下課鄭妍安教授就跟我抱怨了。」凊少有些無奈,他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你們剛才去找Jessica?」

 

    「對,你知道她怎麼了嗎?」

 

    「這就是我找你們來的原因。」凊少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紙,從容的坐到了地上,「你們應該知道吧?霍格華茲有很多密室。」

 

    「我知道。」

 

    「我不知道。」

 

    凊少輕輕地咳了一下,「總而言之,在波特先生入學之前,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被冰封住的學生,一睡不起的學生,遭到幻形怪襲擊的學生,不過這些事情在一位學生找到密室之謎之後,就結束了,而校長正在聯絡這位同學。」

 

    「為什麼現在又開始了?」

 

    凊少搖了搖頭,「不曉得,但是可以確認的是Jessica他們會沒事的。」

 

    「還有,不只密室的問題。」凊少拿出了他的筆記本,「除了密室,還有蛇妖。」

 

    「蛇妖?」黃美英愣了一下,「可是波特先生……」

 

    「新的蛇妖,我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凊少皺著眉頭,「因為波特先生的爬說語在大戰後就不會說了,現在也沒有任何方法……」

 

    「爬說語?」金太妍突然打斷凊少的話,「哥哥難道不會嗎?」

 

    「你會?」

 

    「小時候跟媽媽去動物園的時候,我有跟蟒蛇講過話。」金太妍看著皺起眉心的黃美英,「怎麼了?」

 

    「哥哥,Ray很不安。」林允兒看著天空,又看向了凊少。

 

    「我等等再處理。」凊少把地上的東西收好,又看著金太妍,「那我們現在就要去找校長,跟她說這件事。」

 

    「等等,現在不是已經出現了石化的同學嗎?」黃美英皺著眉頭,制止了凊少,「太妍現在去不就是間接承認,蛇妖的事跟她有關?」

 

    「什麼意思?」

 

    「對啊,Tiffany姐姐你是什麼意思?」

 

    黃美英很想打金太妍,怎麼連她都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爬說語是天生的,而且你還是史萊哲林的人……」凊少也陷入了沉思,他最原本的打算是想讓金太妍她們幫自己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石化這件事,結果知道了金太妍的能力,「好吧,看來該給你們科普一下了。」

 

    「霍格華茲一開始是由四位巫師所創立,四個學院便以他們的名字命名。」凊少拿出了魔杖,用出了一些火,看著火跟著他的話演出故事情節,「其中,以純種血統最為強調的史萊哲林,反對麻瓜家庭出生的巫師……喔,麻瓜也就是你們美國人稱的莫魔……進入史萊哲林,於是就建立了密室,養了蛇妖,只有史萊哲林的傳人才能使喚蛇妖。」

 

    「但是這跟我無關吧?我是韓國人,又不是英國人。」金太妍皺著眉頭,「而且我媽說爬說語是她那邊家族才有的能力。」

 

    「隔代遺傳了吧?我媽或是阿姨都不會。」凊少聳了聳肩,「不管怎樣,就像Tiffany說的,你現在去恐怕都是間接承認,而且我們也不能確定蛇妖是密室裡那一條的小孩,還是什麼的。」

 

    「那我們怎麼辦?看著同學一個一個石化或是被凍起來嗎?」

 

    「校長他們去找人了,剩下先等消息。」凊少也是無力,他站起了身子,又拍了拍林允兒的頭,「最近別一個人亂跑,知道嗎?」

 

    「有Yuri陪著我,才不是一個人。」林允兒開心的笑著,又指著天空,「哥哥,我想介紹Ray給姐姐們認識。」

 

    「當然可以。」凊少吹了個口哨,他看著從遠方飛過來的雷鳥,又看向了金太妍跟黃美英,「這算是第一次正式見面吧?」

 

    金太妍看著停在外頭的雷鳥,在凊少的帶領下緩緩的走了出去,「可以摸嗎?」

 

    「當然,Ray很溫馴的。」

 

    黃美英摸著雷鳥的羽毛,自己的哥哥,似乎就是在雷鳥作為代表的學院吧……

 

    一會,雷鳥又回到雲層裡,凊少則帶著三個人一起離開了鐘塔,林允兒的下堂課是符咒課,所以帶著Yuri往另外一邊走,金太妍跟黃美英則是變形課,凊少的下堂課是空堂,所以他決定去醫務室看看,然後去找金正熙。

 

    金太妍看著心不在焉的黃美英,她停下了腳步,讓後頭的黃美英直接撞上她,「怎麼了?」

 

    「你覺得,蛇妖衝著我來的機率有多大?」

 

    金太妍皺著眉頭,她伸手彈了下黃美英的額頭,「你想這個幹嘛?」

 

    「跟昨天說的一樣,我是魔杖的主人。」黃美英有些委屈的摸著自己的額頭,她看著金太妍,又緩緩的移動腳步,「死了會不會比較簡單?」

 

    「黃美英,我跟你說過不准再說這種話。」金太妍嚴厲了起來,她隨手拉過了黃美英,「我管他什麼蛇妖鳥妖,來多少我殺多少。」

 

    「太妍……」

 

    金太妍愣了一下,她反應過來自己有些激動了,咳了幾聲,她握著黃美英的手,「……你不能這樣消極,黃教授也不希望你這樣。」

 

    「你怎麼知道?」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輕的拉開了她的手,「你什麼都不懂。」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跑走,即使腦子叫她去追黃美英,身體卻怎麼樣都動不了。

 

    剛剛黃美英的眼神,即使是不會讀心的她也能知道她在想什麼。

 

    很痛,痛到令人窒息的心痛。


 

    「你看上去有心事,金小姐。」

 

    金太妍看著突然出現的米奈娃麥,「校長,我不是故意……」

 

    「沒關係,這高塔的鎖本來就很容易被打開,只要開鎖咒就好了。」米奈娃麥從容的坐在金太妍的身邊,看著外頭的景色,「心情不好的時候,登高望遠是很好的方法。」

 

    「校長,你之前是史萊哲林的院長嗎?」

 

    「不,但我是葛萊芬多的院長。」米奈娃麥從容的說著,「但是也有雷文克勞還有赫夫帕夫的學生找我諮詢,關於變形術的事,也有自己的心事。」

 

    「史萊哲林呢?」

 

    「那位破解密室之謎的學生,便是史萊哲林。」米奈娃麥輕輕地笑著,從長袍裡拿出了一本筆記本,「正如我所說的,史萊哲林的學生很調皮,也很聰明。」

 

    「那個學生正在北歐進行探險,需要一些時間才能來霍格華茲,不過這個是她當年留下來的筆記。」

 

    金太妍接過了筆記本,又看向了米奈娃麥,「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相信金小姐會比她還要守校規。」

 

    「……我好像惹Tiffany生氣了。」金太妍拿著筆記本,緩緩地開口,「剛剛變形課下課,她不等我就跑了。」

 

    「我或許不該提起黃教授。」

 

    「過去的事情很難改變,但是未來還可以掌握。」米奈娃麥拍了拍金太妍的肩膀,「如果真的擔心Tiffany生氣,依照我的建議……我相信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

 

    「是的。」金太妍看著米奈娃麥,「那Jessica……」

 

    「她現在沒事,只是在睡覺。」米奈娃麥站起身子,「我就不陪你了,我還要去一趟魔法部。」

 

    「是的,校長再見。」

 

    金太妍看著米奈娃麥用瞬形咒離開了高塔,她把筆記本,從容的離開了高樓,「Tiffany應該會在宿舍吧……」

 

    「殺……」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她的確有聽到一個詭異的聲音,她的耳朵又被拉了一下,是木精。

 

    「你怎麼又出現了……別拉我的耳朵啊!」金太妍看著很慌張的阿木,「凊少哥哥有急事?」

 

    阿木搖著頭,指著牆壁,又指著前面的走廊。

 

    「前面有什麼嗎?」金太妍皺著眉頭,本來是慢慢走的她被阿木一直拉著耳朵,也只好加快腳步走往另外一邊的走廊,這個時間點是吃午餐的時候,走廊上都沒什麼人。

 

    氣溫越來越低了。

 

    金太妍皺著眉頭,她跟著阿木指的方向走到了走廊,卻被腳下的冰嚇到,她加快了腳步,看到的是全身僵硬的權寶雅跟呆坐在地上的黃美英,「Tiffany!」

 

    「太妍……」

 

    金太妍確認黃美英沒事後又轉頭確認權寶雅的安全,她的雙腳被凍住,而且石化了。

 

    「阿木,去通知凊少哥哥。」金太妍抽出了魔杖,對準黃美英被凍住的長袍,「吼吼燒!」

 

    黃美英又能動了,她被金太妍抱在懷裡,她伸手輕輕的抱著金太妍的腰,「是蛇妖……」

 

    「為什麼寶兒姐姐會在這?」

 

    「我跟她在路上遇到,然後水就突然冒出來,我東西掉了蹲下的時候就被凍住了,然後寶兒姐姐讓我閉上眼睛……」黃美英緩緩地說著,又抓著金太妍的衣服,「太妍……」

 

    「沒事,我在這。」

 

    金太妍聽著紛踏的腳步聲,抬頭看向了跑過來的凊少跟金正熙。

 

    「天啊……」

 

    「金太妍!你又闖了什麼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