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9682_1975433025815233_7492430471253449390_n.jpg

28233049_1569259763185862_1256652327_n.jpg

 

 

 

 

 

 

 

第八章

 

「哈哈哈!」

 

黃美英難得笑得一臉燦爛,許久不見的月牙笑眼也出現在她的臉上,她看著飄在半空中噘著嘴生悶氣的人,伸手揉了揉她金色的頭髮,「不要生氣嘛!我覺得金色的頭髮也很好看啊。」

 

「難看死了!」金太妍不耐煩地說著,她的頭髮會這樣全是那個出去旅遊的魔法師,忘了凊少跟她說她的洗髮精被拿去做實驗,把頭髮洗完之後跑來城堡,黃美英先是錯愕的問她怎麼染頭髮了,然後就是剛剛這樣大笑好一段時間。

 

「不會啦,真的很好看。」黃美英伸手攬過了金太妍的身子,又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金太妍還生著悶氣,她任著黃美英抱著,又看向了她桌上堆起來的羊皮紙卷,「女王大人,你還在辦公啊?」

 

「差不多了,只剩下簽名。」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又坐到了書桌前,拿過了自己的筆。

 

金太妍坐在空中等著黃美英,眉間的皺摺卻越來越深,「Tiffany,你感冒了嗎?」

 

「應該沒有吧,我最近常常咳嗽啊。」黃美英不以為然的繼續自己的工作,額頭上卻傳來冰冷的溫度,她停了下來,抬頭看著飄在自己上空的金太妍,「我真的沒事。」

 

「你太操勞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我記得你這禮拜不是天天都工作到很晚嗎?」

 

黃美英逃避著金太妍的視線,卻冷不防的被抓離了椅子,被粗魯的丟到了床上,「啊!太妍!」

 

「休息了,反正你都看過那些文件了,我幫你簽名就好了。」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去睡,人類的身體比你想像的還脆弱。」

 

「……左手邊的不要簽,右手的簽完幫我放在籃子裡就好。」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倒是乖巧的鑽進了被窩,躺在枕頭上看著金太妍的背影。

 

金太妍則蜷著一隻腿,看黃美英簽名簽了那麼多次,要仿造簽名還不容易嗎?

 

她放下了筆,又把書桌整理好,轉過頭看向了黃美英,不意外她已經睡著了。

 

「女王殿下,照顧好自己的身子啊。」金太妍無奈的飄了過去,又坐到了床上,伸手順著黃美英粉紅色的頭髮。

 

金太妍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待著,這是她最近養成的習慣,即使黃美英睡著了,她也不會離開,而是坐在床上,等到天空微微的泛白,再回去。

 

過了多久她不知道,但是黃美英突然愣了一下,又翻過身子,伸手抓住了她。

 

「怎麼了?」

 

黃美英搖了搖頭,又輕輕地打了個哈欠,「你怎麼還在?」

 

「反正回去也是無聊,看你睡覺也不錯。」

 

「你是變態嗎?」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她坐起了身子,又揉了揉眼睛,「我剛做了一個夢。」

 

「我夢到我死了,然後你在哭。」

 

「不吉利,做那什麼夢。」金太妍扯了下嘴角,卻冷不防的被黃美英抱住,她輕輕的推著她,「你剛睡醒不要抱我,小心著涼。」

 

「不要。」黃美英噘著嘴,收緊了手臂,「如果我死了,你會哭嗎?」

 

「我才不會,哭是小孩子的行為。」金太妍別過了頭,黃美英吐出的氣全落在她的脖子上,雖然她算是會走路的屍體,但是還是有感覺啊!

 

「不坦率喔,太妍。」黃美英捏了下金太妍的耳朵,又吻了下她的頸子,「先回去吧,明天記得早點來。」

 

「嗯?要幹嘛啊?」

 

「秘密。」黃美英一邊說著,一邊把金太妍推向窗口,「快回去,我要睡覺了。」

 

金太妍轉過身子,看著被關上的窗戶,她尷尬的搔了搔頭,「什麼啊……」


 

金太妍的確像黃美英所說的,在太陽沒入地平線不到一分鐘,就跑到了她的房間,而黃美英剛好回到了房間。

 

「你又沒睡覺了喔?」

 

「有啊,所以你叫早點我來幹嘛?」金太妍從容的飄在半空中,困惑的看著黃美英。

 

「因為……」黃美英走向了書桌,從裡頭抽屜裡拿出了一卷羊皮紙,「我覺得這種事情不好問賽巴斯欽,所以只能問你。」

 

「什麼?」金太妍接過了羊皮紙卷,她看著上頭的字和插圖,差點沒把紙卷撕了,「你要幹嘛?」

 

「好奇啊,這個東西我從來沒有學過。」

 

金太妍抹了抹臉,她都忘了,黃美英是個勤奮好學的孩子。

 

「聽著,這個是男生才要學的,你不用學。」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而且你都不問賽巴斯欽,幹嘛還問我?」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微歪著頭,「因為我問了賽巴斯欽,是他叫我問你的。」

 

……Fuck,你好樣的,賽巴斯欽。

 

不過說真的,其實羊皮紙卷上也沒什麼,就只是有關男女床事的東西罷了。

 

金太妍咳了一下,指著床要黃美英坐上去,而她則盤腿坐在空中,看著手裡的羊皮紙卷,「好,我之前應該有跟你說過,結婚生子這種東西吧?這個就是過程。」

 

「過程?」

 

「嗯,反正就是男生的陰莖進到女生的陰道,然後男生射精女生受精,就有可能會生小孩。」金太妍簡單的說著,又看著手上的插圖,「而這個生小孩的過程,成年的人類稱之為做愛。」

 

金太妍從來沒有想過,她會教這種東西給黃美英,樂理跟動植物辨識還有繪畫就算了,搞什麼這種傳宗接代的事也要她來啊。

 

「喔……」黃美英像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她抱著膝蓋,看著金太妍,「感覺好久沒這樣了。」

 

「嗯?」

 

「就是你上課,然後我聽課啊。」黃美英不自覺的勾上嘴角,「好輕鬆。」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把羊皮紙卷收了起來,「那你還有問題嗎?」

 

「一定要結婚嗎?」

 

「照理來說是這樣,不過現在也有些年輕人忽視宗教的教義。」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看了一眼認真的黃美英,「當然也有些女生會用這種方式來賺錢。」

 

「為什麼?」

 

「這些女生不像你,學了那麼多,還可以當女王。」金太妍隨意的在房間裡飄著,「而有些男生有錢,就會去買女生……這麼說好了,跟女生做愛的機會。」

 

「不過這些也好久了,在你爺爺那一代到你,這種狀況就少很多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看著飄到自己附近的金太妍,伸手把她拉了過來,「那太妍,我問你一件事。」

 

「……我沒有。」金太妍翻了個白眼,想也知道黃美英要問什麼,「我很早就變成吸血鬼,不見光,朋友什麼的也怕我怕得要死,只有家人,他們願意接受我。」

 

所以她在變成吸血鬼的隔天,就離開了家鄉,四處流浪,偶爾會回家,看看自己一天天衰老的家人。

 

「喔……那你怎麼知道的?」

 

「怎麼知道的……我哥很早就結婚了,他跟我說的。」金太妍聳了聳肩,卻突然愣了一下身子,呃……她還是別說她變成吸血鬼後偷窺的事好了。

 

「喔……」

 

「對了太妍,我好像,沒聽你說過你變成吸血鬼的故事。」

 

金太妍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黃美英,輕輕的掃了搔頭,「其實也是自己愛玩……」

 

「我在月蝕的時候離開家裡,想去挑戰傳說,說在月蝕然後穿過墓園抵達教堂的話就可以獲得自己最想要的東西。」

 

「然後我遇到了吸血鬼,就被咬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脖子上的咬痕,伸手輕輕的摸著,「會痛嗎?」

 

「還好。」金太妍僵直著身子,她看著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我不會咬你的。」

 

「我知道。」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又親了金太妍一口,「太妍,你還記得你之前教我,有的時候會直接示範嗎?」

 

「記得,怎麼了?」

 

「我想學好你今天教我的。」黃美英翻過了身子,直接坐在金太妍的腿上,又捧過了金太妍的臉頰,「其實賽巴斯欽有跟我提過一點,他說,這個行為,是佔有的行為。」

 

「太妍,我想要你佔有我,我也想要佔有你。」

 

金太妍看著勾著唇,認真的看著她的黃美英,在這一刻,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又跳了起來。


 

「賽巴斯欽。」

 

「是的,女王。」

 

「你說我要怎麼讓太妍乖乖待在我身邊,就乾脆不要回去山洞了?」黃美英此時正在吃著下午茶,很認真的問著賽巴斯欽,「我最近都快被大臣們逼婚逼到快發瘋了,害我還不小心跟太妍說我喜歡她。」

 

「我知道,上次去房間叫女王起床吃晚飯時有看到她。」賽巴斯欽貼心的幫黃美英又倒了一杯紅茶,「不過女王怎麼想要太妍大人不回去呢?」

 

「你要想想,我一個晚上只能見到太妍幾個小時,我又很喜歡她,所以當然想要一直看到她,最好是像賽巴斯欽幾乎我醒著的時候都在我身邊。」

 

賽巴斯欽摸著下巴,像是想到什麼的啊了一聲,「我可以幫女王。」

 

「怎麼幫?」

 

「有一種行為是佔有的行為,而佔有之後那個人通常都會待在自己的身邊不離不棄。」賽巴斯欽輕輕地笑著,「只是這個我不能教女王,只能把有關這個行為的羊皮紙卷給妳,你要請太妍大人教你。」

 

「好。」

 

「那我晚點再送到你房間。」賽巴斯欽輕輕地笑著,伸手幫黃美英收拾著下午茶的餐具。

 

「那就麻煩你了,賽巴斯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