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27060_520116581730936_453408079552184320_n.jpg

26961828_1182186588582262_9208944779422382190_o.jpg

 

碎碎念:

 

好久沒更新了w

 

Foever不是棄坑,只是沒有靈感QQ

 

其實快完了拉,只是手感不加QQ

 

霍格華茲還要很久XD

 

 

 

 

 

第三章

 

   「金太妍,你要學就給我學認真一點,分心什麼?」金正熙看著很明顯正在恍神的金太妍,沒好氣的用書敲了她的頭,「給我好好把家裡的咒文學好。」

 

   「我是來問期末考的問題,又不是來學這個的……」金太妍一臉無辜,她明明都是被警告期末考敢考不好就準備待在英國過暑假,她上次聖誕節回家都跟金志勇約好要一起玩的。

 

   「那東西那麼簡單,問什麼問?給我乖乖學這個!」

 

   「不是啊!我學魔杖修復要幹嘛?」

 

   「憑你跟金志勇好鬥的個性,天知道魔杖要換幾根,你以為家裡很有錢嗎?就算有錢你也給我學起來,省一筆開銷!」

 

   金太妍噘著嘴,她就真的很討厭這個東西嘛……而且是英文就算了,為什麼還是中文,她媽媽難道不知道中文是這世上最難學的語言嗎?

 

   不過這都要怪韓國的歷史背景,討厭。

 

   「教授……」

 

   「太妍在這。」金正熙一邊批改作業,隨口回著走進來的黃美英,「來把她帶回去休息的嗎?」

 

   「嗯,時間很晚了,再晚級長會生氣。」黃美英從容的說著,然後緩步的走向了一臉愁雲慘澹的金太妍,「可以嗎教授?」

 

   「嗯……金太妍,驗收!」金正熙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支斷成兩節的魔杖,「修得好就回去,修不好你明天來就完蛋了。」

 

   金太妍拿起了自己的魔杖,對著斷成兩截的魔杖,唸出了咒語,「魔杖復原!」

 

   雖然發音有些不標準,但是金太妍還是成功的把魔杖修好了。

 

   「耶!我要回去睡覺了,教授晚安!」

 

   「教授晚安。」

 

   金太妍拉著黃美英的手一起離開了金正熙的辦公室,金太妍慢下了腳步,轉過頭看著黃美英,「怎麼樣?」

 

   黃美英搖了搖頭,基本上這快一年的時間,黃美英跟金太妍都一直在找接骨木魔杖,只可惜都沒什麼結果,不過還好佛地魔還是葛林戴華德都沒有再出現。

 

   所以她們還是把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了學習上面。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攬過了黃美英的肩膀,「我不在的時候呢?」

 

   「還好,我又聽到更少人的聲音了。」黃美英笑了笑,「還好金正熙教授博學多聞。」

 

   「當然,她可是我媽媽。」金太妍開心的笑了笑,「我明天的比賽你也要來看,知道嗎?」

 

   「知道,每次就算找資料找到忘我,你還是會在比賽前把我抓過去。」

 

   金太妍跟黃美英,在這一年的時間裏,感情變得十分要好。

 

   或許是同學院的關係,也可能是她們身上的重責大任,不過更多的原因,應該是金太妍對黃美英的關心。

 

   同樣是在異鄉讀書的人,自然走的就會比較近,而且黃美英還有害怕人的困擾。

 

   金正熙知道讀心是黃美英的優勢也是劣勢,所以她特地教了她一些不讓自己去讀心的方法,效果雖然不夠,但也讓黃美英在學校裡能輕鬆一點了。

 

   金太妍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這次期末考到魔藥學範圍,黃美英則坐在書桌前,讀著她從圖書館借來的《霍格華茲編年史》。

 

   基本上這本書她從三個月前就開始看了,只能說霍格華茲歷史真的不是普通的難,不論大大小小的事都在裡頭,甚至還有關於學校的密室。

 

   如果不是她不會說爬說語,那麼她還真想看看當初哈利波特跟蛇妖對決的密室。

 

   「Tiffany,你還不睡覺嗎?」已經把書看完的金太妍趴在床上看著還坐在書桌前的黃美英,「你那本書都看三個月了。」

 

   「嘛,總是要從過去找到線索啊。」黃美英闔上了書,從容的爬到了床上,然後抱過了那隻縫線很醜的兔子,「晚安。」

 

   「別忘記明天比賽結束我們要去找海格喔。」

 

   黃美英輕輕的嗯了一聲,就翻過身子,拿被子包住了自己,安穩的進入了夢鄉。


 

   這次是史萊哲林對上雷文克勞,而金太妍也利用了聖誕節的假期,把她韓國家裡的掃帚帶來英國,這次的比賽,比起第一次還要更輕鬆的就抓到了金毯子。

 

   「史萊哲林!150分!」

 

   「比賽結束!290分比上210分,史萊哲林獲勝!」

 

   「金太妍你幹得太好了!」權寶雅直接抱住了金太妍,興奮的揉著她的頭,「我還沒有連續兩次勝出的欸!」

 

   「這當然,我可是金太妍。」金太妍任著權寶雅揉著她的頭髮,又看了一眼坐在觀眾台的金正熙還有黃美英,暗暗的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權寶雅拿著掃帚,和金太妍一起進到了更衣室,「太妍,等等有空嗎?」

 

   「沒空呢,我要跟Tiffany去找海格。」

 

   「Tiffany啊……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金太妍換好了衣服,她看著也重新穿上長袍的權寶雅,「姐姐,你會害怕Tiffany嗎?」

 

   「雖然那一次她跟艾瑪哈沃德的爭吵真的很嚇人,不過她也是優秀的史萊哲林學生,特別是讀心咒跟魔藥學。」權寶雅跟之前完全不一樣,語氣裡沒有任何害怕或是輕視黃美英,「或許跟黃美妍教授有關吧。」

 

   「那姐姐呢?我聽其他高年級生說,寶兒姐姐的占卜術跟天文學也很厲害。」

 

   權寶雅笑了笑,「有興趣就學得好囉。」

 

   「不管怎樣,等等回宿舍給你個驚喜。」權寶雅拍了下金太妍的肩膀,就跑向另外一群的史萊哲林學生,又轉過頭對著金太妍笑了一下。

 

   金太妍勾上嘴角以示回應,就悠閒地走到了球場的門口,除了黃美英,林允兒跟鄭秀妍也在那等她。

 

   「太妍姐姐你好久喔!」

 

   「隊長跟我講事情嘛。」

 

   「金太妍,我們下次不會再輸給你們史萊哲林了。」

 

   「那你們可能要換個搜捕手喔。」

 

   四個人打打鬧鬧的走到了海格的小屋外頭,不過就在林允兒要去敲門之前,黃美英突然拉了下金太妍的衣服。

 

   「幹嘛啊?」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輕地搖了搖頭。

 

   金太妍知道黃美英應該又是聽到了什麼,不然不會突然拉住她的。

 

   「你們來了啊?派剛好烤完呢。」海格帶著手套,正準備把烤箱裡的派拿出來。

 

   「剛好,你們有想喝什麼茶嗎?」凊少則是站在爐子旁邊,看著走進來的四個人,「別擔心,我會把他用冷的。」

 

   「那我想喝柚子茶。」金太妍坐到了椅子上,看著被放到桌上的派,又看向了凊少,「還有嗎?」

 

   「還有。」

 

   「對了太妍,你今天的表現一樣很好呢。」凊少拿起了燒開的開水,倒好了六杯茶,「對於當搜捕手越來越順手了?」

 

   「是雷文克勞的搜捕手一直在恍神。」

 

   「還不是他比賽前還給級長惹麻煩,昨天晚上好像被約談很久。」鄭秀妍撐著臉頰淡淡的說著,「我們的搜捕手太會惹事了。」

 

   「哈哈,不過太妍的確是我看到的第二個,最棒的搜捕手。」

 

   「僅次於哈利波特。」四個人同時開口,跟海格相處久了,都知道他的下一句話是什麼了。

 

   海格搔了搔頭,把切好的派分好,然後坐在椅子上,「不過很快呢,你們也要升上二年級了。」

 

   「暑假的時間很長呢。」

 

   「反正我要回美國渡假。」鄭秀妍喝著茶,又挖了一口派。

 

   「哥哥,我們暑假要去哪裡啊?」

 

   「嗯……我們去法國的郊區找個朋友玩,你說好不好?」

 

   金太妍比起放假,更在意的是她的期末考,「期末考會很難嗎?」

 

   「我沒出你們的考卷,我不知道。」凊少聳了聳肩,表示他不太在意。

 

   「放心,大家的分數不會差很多的。」

 

   黃美英安靜地吃著派,又暗暗的看著海格跟凊少,然後伸手抓著金太妍的衣服,「你暑假要回韓國?」

 

   「嗯,跟我哥約好了,要回去跟他玩。」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是很久沒有看到自己的哥哥跟姐姐了,上次聖誕節她也沒回美國,而是跟自己的媽媽去收集魔藥的材料,雖然只有她們兩個,不過還是很好玩。

 

   吃完了點心,她們四個人就這樣離開了海格的小屋,然後黃美英則說跟金太妍還有事情要處理,就跟鄭秀妍還有林允兒分開,不過黃美英沒有把金太妍拖回宿舍,而是跑到了渾拼柳。

 

   「說吧,你聽到什麼了?」

 

   「凊少哥哥剛才在跟海格討論一個什麼預言。」黃美英站在樹下,看著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我聽也聽不懂,不過他們討論的很熱烈……好吧,是想法很激動。」

 

   「你先大概說一點就好。」

 

   「和活下來的男孩有著一樣的使命,兩個異國的女巫,當黑暗再次崛起,世界會籠罩著更深的黑暗,那個人和葛林戴華德,與新生的黑魔王,將會揭起新的戰爭。」

 

   金太妍跟黃美英互看了好一會兒,金太妍輕輕的嚥了口口水,「你知道我們不是這裡第一屆進來的異國學生吧?」

 

   「我知道,但是霍格華茲裡的異國學生,用手指頭就能算出來。」黃美英皺著眉頭,「你覺得會是在講我們嗎?」

 

   「才不會,我們才沒有那麼倒楣。」金太妍果斷的說著,她牽著黃美英的手,「回去了吧,我想要繼續讀書。」

 

   「等一下,剛剛我讀到了海格的想法。」黃美英拉了下金太妍的手,「接骨木魔杖,還在霍格華茲裡。」

 

   「然後呢?」

 

   「在水裡。」黃美英緩緩地說著,「波特先生把接骨木魔杖折斷,丟進了水裡。」

 

   金太妍錯愕地看著黃美英,「那為什麼你當初問他的時候沒有讀到這方面的事?」

 

   「他會鎖心咒,他在知道我是破心者之後,我就再也讀不到他的心了。」黃美英輕輕地吐了口氣,又握了下金太妍的手,「要怎麼找?」

 

   「還不簡單。」金太妍輕輕的挑眉,拿過了地上的樹枝在地上畫著霍格華茲的位置圖,「所有的河流都會匯聚在黑湖,跳下去找就找得到了。」

 

   「裡面有人魚跟大章魚。」

 

   「而且我們不能閉氣太久。」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從容的笑了笑,「還不簡單,人魚來了就反擊,閉氣的話……你不是會調魔藥嗎?我記得圖書館裡的魔藥書籍裡頭有提到可以在水下呼吸的魔藥。」

 

   「你要我去偷我媽的東西?」

 

   「借用,講那麼難聽。」

 

   「好吧……」黃美英搔了搔頭,又看著金太妍畫的簡圖,「你比較適合拿畫筆,樹枝畫出來的好醜。」

 

   「……美英,你好囉嗦。」

 

 

   黃美英看著大釜,謹慎的把藥材放進去,而金太妍則坐在旁邊,倒也沒有看書,而是專心的看著那味道一點都不好聞的魔藥,「還要煮多久?」

 

   「大概十分鐘吧。」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她輕輕的攪拌著魔藥,又看向了金太妍,「那你什麼時候要去黑湖?」

 

   「明天吧,反正時間又不趕。」

 

   「明天不是期末考前的最後衝刺嗎?」

 

   「考試前禁止讀書,是我的習慣。」金太妍悠閒地說著,「不過你媽媽竟然那麼容易就把材料室的鑰匙給你。」

 

   「因為我跟她說我想要先預習二年級跟三年級的魔藥。」黃美英停下了動作,仔細的觀察大釜,又一邊看著手邊的書,「你知道的,父母總喜歡看到小孩子跟自己有一樣的興趣。」

 

   「我媽怎麼一點都不喜歡我學新咒?」

 

   「可能是你常常不懂分寸的弄壞東西吧。」

 

   金太妍輕輕的扯了下嘴角,她看著黃美英把魔杖抽了出來,對著大釜揮了幾下,「好了?」

 

   「嗯。」黃美英把大釜裡的魔藥裝進了玻璃瓶,「走吧,把這些魔藥帶去給我媽檢查。」

 

   「那麼多?」金太妍看著擺滿桌子的魔藥,錯愕地看著黃美英。

 

   「我不都說了嗎?我要預習。」黃美英悠閒地說著,把手上的魔藥塞給了金太妍,讓她藏好,「要做壞事就要做到毫無破綻。」

 

   「好吧,就認同你這句話。」

 

   黃美妍看著走進來的黃美英跟金太妍,她放下了手上的書,「動作那麼快?」

 

   「有太妍幫我。」黃美英跟金太妍一起把魔藥瓶放下,然後看著自己的作品被自家媽媽拿在手上端詳,「媽媽,你覺得我這次做的怎樣?」

 

   「以一年級的學生來說,這是很優秀的作品。」黃美妍溫柔的開口,又小心的把魔藥放到了自己辦公桌的抽屜裡,「你還可以更好,不過跟上次做的那些比起來,美英,你有很大的進步。」

 

   「魔藥就先放在我這吧,還是你沒有什麼要收拾的行李?」

 

   「放媽媽那邊吧,放我那邊我怕魔藥會打破。」黃美英拉著金太妍的手,又看著自己的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我跟金正熙教授說好了,到時候一起去機場。」黃美妍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牽著的手,無奈地笑了笑,「你跟太妍越來越好了,媽媽很嫉妒喔。」

 

   黃美英微紅著臉,輕輕的低著頭,金太妍則搔了搔臉頰,看著黃美妍,「那教授,我們可以先回去了嗎?」

 

   「當然可以,快去睡吧,再晚就到宵禁時間了。」

 

   金太妍拉著黃美英一起離開了黃美妍的辦公室,她轉頭看著還紅著臉的黃美英,「Tiffany,你臉紅什麼?」

 

   「沒、沒什麼。」

 

   她們回到了交誼廳,按理來說都快宵禁的交誼廳應該要鴉雀無聲,可是現在卻是兩派人馬吵了起來,分別是權寶雅跟……喔,又是艾瑪哈沃德。

 

   「艾瑪你這次太超過了!」

 

   「我只是在準備考試啊!」

 

   「什麼考試!你這是惡意攻擊人吧!」

 

   「是他自己也要準備飛行課的考試,我是幫他適應離地好不好!」

 

   黃美英縮著身子,躲到了金太妍的背後,金太妍當然知道黃美英這個反應的原因,她輕輕地嘆了口氣,緊握著黃美英的手走向了權寶雅,「姐姐,發生什麼事了?」

 

   「艾瑪用飄浮咒把他的室友弄傷。」權寶雅皺著眉頭,看著艾瑪哈沃德,「剛剛教授已經把人帶去醫務室了,他讓級長處理,可是級長也不在。」

 

   「金太妍……」

 

   金太妍轉過頭,看著黃美英,又悄悄的把戒指拿下,在心裡問著黃美英,「怎麼了?」

 

   「艾瑪是故意的……」黃美英小聲的用韓文說著。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把戒指戴回手上,「寶兒姐姐。」

 

   「嗯?」

 

   「艾瑪是故意的。」

 

   「你確定?」

 

   「Tiffany說的。」

 

   艾瑪哈沃德白了臉,她看著躲在金太妍身後的黃美英,冷不防的抽出了魔杖,「你這該死的怪物!」

 

   權寶雅的動作比金太妍快,她抽出了魔杖,擋住了艾瑪哈沃德的攻擊,「別太過份了!史萊哲林的學生不應該如此魯莽!」

 

   金太妍緊緊的攬著黃美英的肩膀,看著艾瑪哈沃德皺著眉頭,「你要不要看,現在誰比較像怪物?」

 

   艾瑪哈沃德看著原本支持的朋友也跑到了權寶雅的身邊,她咬著牙,「她們明明都是異國的人!比起巫師家族的我,你們這群人才不配當史萊哲林!」

 

   「史萊哲林的學生擁有領導,聰明,純正血統,最重要的是,雖然調皮,卻不至於傷害同伴的能力。」

 

   一隻橘色的虎斑貓走了進來,牠變成了米奈娃麥,認真的看著艾瑪哈沃德,「哈沃德小姐,我相信你的父母不會希望接到你鬧事的。」

 

   「權寶雅小姐,也請你把魔杖放下。」

 

   「抱歉,校長。」權寶雅放下了魔杖,看著米奈娃麥,「我會把大家趕去睡覺的。」

 

   「當然。」

 

   剛剛還在吵鬧的人群瞬間一哄而散,而米奈娃麥還待在交誼廳,監督史萊哲林的學生們回到房間,不過在金太妍跟黃美英要離開的時候,她突然開口,「Tiffany小姐,請你留下,金小姐也是。」

 

   黃美英看著米奈娃麥皺起眉頭,金太妍還是牽著黃美英的手,看著不帶笑容的米奈娃麥。

 

   「你們知道了預言的事?」

 

   「你怎麼……」

 

   「金小姐,我是霍格華茲的校長,當然會知道學校裡頭大大小小的事。」米奈娃麥從容的說著,「我希望你們不要告訴任何人,如果被學生們知道了,在霍格華茲裡的異國生就會被針對,到時候更是佛地魔和葛林戴華德侵入的最好時機。」

 

   黃美英點了點頭,「我們不會說出去的。」

 

   「當然,這個我也相信。」米奈娃麥輕輕的笑了一下,又變成了貓,「兩位晚安。」

 

   「校長晚安。」

 

   回到了房間,她們換好睡衣後就躺上了床,不過金太妍有注意到,黃美英翻來翻去的聲音。

 

   「睡不著嗎?」

 

   「嗯,有點吵。」

 

   金太妍跳下床,果斷的躺到了黃美英的床上,黃美英被金太妍嚇到,不過也沒有把她趕下床,而是任著她抱著自己。

 

   「別太專心去聽那些有的沒的,睡覺吧。」金太妍看著在懷中背對自己的黃美英,她輕輕的收緊手臂,「晚安。」

 

   「晚安……」黃美英抱著兔子,她的確開始聽不到那些所謂的有的沒的,因為她現在,很專注的在聽著金太妍的呼吸聲。

 

   她的呼吸逐漸跟身後的人同步,最後也進入了夢鄉。


 

   金太妍把長袍摺好放在地上,她捲著襯衫的袖子,又看著身邊正在脫鞋的黃美英,「你會游泳吧?」

 

   「不太熟悉。」因為不管是游泳池畔還是海邊都有一堆令人噁心的想法,所以她跟自己的姐姐還有哥哥去過一次,學完游泳之後,就再也沒用到這項技能了。

 

   「那我帶你?」金太妍接過了黃美英遞過來的魔藥,一口氣喝完之後又吐了吐舌,「果然很難喝。」

 

   「別嫌了,我們只有一小時,戒指拿掉。」黃美英戴上了蛙鏡,跟著金太妍一起下了水,她們一起往水底潛,她還能清楚地聽到金太妍的心聲。

 

   「不過這黑湖那麼大,我們要怎麼找?」

 

   「接骨木魔杖不是一般的魔杖,即使被折斷了,在水裡應該還是會造成什麼詭異的影響。」黃美英小心的開口,她看著點了點頭的金太妍,原來在水裡他們是能講話的啊?

 

   「搞半天原來在水裡也能說話。」金太妍皺著眉頭,這黑湖的水果然是不意外的,讓她覺得很髒,「我們除非必要還是不要開口吧,這水的味道好噁。」

 

   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又專心的把心思放在找魔杖這件事上,不過她也有聽到,一些其他生物的聲音。

 

   金太妍發現了水底有一塊很明顯,沒有任何水草的土壤,她游了過去,又拿出了魔杖,「路摸思。」

 

   金太妍用手抓著淤泥,突然聽到有東西在水裡快速移動的聲音,她轉過頭,看著呲牙咧嘴的人魚,她忍不住愣了一下,很快的又被黃美英抓走。

 

   黃美英指了指金太妍剛剛挖著的地方,又拿出了魔杖,擋住了人魚的攻擊。

 

   「讓我自己找?」金太妍看著點頭黃美英,牙一咬,又匆忙的往下潛,她揮著魔杖,把水底的泥沙全部炸開,她睜大眼睛,看著一支斷成兩半的魔杖,緊緊的握在手裡,「咄咄矢!」

 

   黃美英看著飛走的人魚,她伸長手,抓住了金太妍,兩個人卻冷不防的被細長的東西抓住。

 

   「哇!」

 

   「什麼東西!」

 

   金太妍跟黃美英被推離了水面,金太妍咳著水,看著停在自己頭上的……章魚腳?

 

   「是大章魚……」黃美英無力的說著,她看著金太妍,又推了推她的身子,「好好道謝。」

 

   「喔、大章魚謝謝你。」金太妍又被章魚腳拍了拍頭,她看著回到水面下的章魚腳,又轉過頭看著黃美英,「找到了。」

 

   「嗯,修魔杖的事……」

 

   「明天再說吧,我好累。」金太妍揮了下魔杖,讓自己跟黃美英的衣服瞬間乾掉,又從容的穿回了長袍跟鞋子,「考完試再說。」

 

   「好……」

 

   金太妍重新的戴上了戒指,她看著黃美英,把接骨木魔杖遞給了她,「你收著吧。」

 

   「為什麼要放我這?我又不會修魔杖。」

 

   「因為放我這邊容易不見。」金太妍聳了聳肩,「你忘了我上次差點把要送給我妹妹的小玩具弄丟嗎?重點是那東西才到我手上不到五分鐘。」

 

   黃美英沒好氣的笑了一下,是的,她記得,她還記得金太妍幾乎是把整個史萊哲林的宿舍翻過一次了,才發現原來是丟在她的枕頭下。

 

   「那就放我這了。」黃美英把接骨木魔杖收好,然後跟著金太妍一起遠離黑湖,「還有點時間,要去哪裡玩?」

 

   「去找林允兒或Jessica吧……是說林允兒好像要我教她咒語。」

 

   「說到Jessica……她好像也要找我問魔藥的事。」

 

   

   黃美英看著一臉哀怨的金太妍,「你幹嘛啊?」

 

   「教授們太過分了,哪有人考題出那麼難的!」金太妍煩悶的抓著頭,又重重的嘆了口氣,「不過還好考完了。」

 

   「別太緊張,剛剛可是一堆人花不到十分鐘就趴下睡覺的。」黃美英笑了幾聲,又拉過了金太妍的手,「走吧,還有點時間,先回宿舍修魔杖。」

 

   「知道啦。」

 

   回到了房間,黃美英拿出了她藏在床底下的接骨木魔杖,看著已經準備好的金太妍,輕輕的點了點頭。

 

   「魔杖復原!」金太妍對準了接骨木魔杖唸出咒語,她看著黃美英手上恢復原樣的接骨木魔杖,「怎麼樣?」

 

   「試試看就知道了。」黃美英拿著魔杖,輕輕地呼了口氣,對著金太妍昨天不小心弄壞的羽毛筆施下了修復咒,「復復修!」

 

   金太妍拿過了羽毛筆,小心的在紙上寫下幾個字,「成功了。」

 

   「好,現在我們要怎麼拿給……」

 

   「所有還在宿舍裡的兇手準備去大廳!」

 

   黃美英急忙的把接骨木魔杖收好,她看著金太妍幫自己把行李整理好,拖過了她的行李,沒好氣的看著金太妍,「先去集合,他們絕對會自己來找我們的。」

 

   金太妍吐了吐舌,她也拖過了自己的行李,然後跟著黃美英一起離開了房間,「你還真有自信。」

 

   「如果這個對他們來說很重要,一定會的。」

 

   金太妍跟黃美英隨意的坐在長桌旁邊,坐下沒多久米奈娃麥就走到了講台前,「各位同學,一年的時間又過去了,謝謝各位這一年來沒有在學校裡闖出大禍,我也很榮幸地宣佈,今年學院盃的冠軍。」

 

   「葛萊芬多,410分。」

 

   「赫夫帕夫,450分。」

 

   「雷文克勞,475分。」

 

   「史萊哲林,500分。」

 

   史萊哲林的學生都歡呼著,黃美英跟金太妍也不意外,她們看著頭頂掛上的旗幟,相視而笑。

 

   「好了,宴會開始吧!宴會結束後送各位回家的列車也會準時開動,請各位同學不要遲到。」

 

   大廳響起了輕鬆的古典樂,不過黃美英卻皺起了眉頭,她拉了拉金太妍的衣袖,「太妍,你媽媽好像察覺到什麼了。」

 

   「什麼?」金太妍還在吃著烤雞腿,她看著身邊眉頭深鎖的黃美英,又看向了自己的媽媽,「我媽第六感很準的,如果不是什麼好事就是壞事。」

 

   黃美英還沒來得及聽到金正熙的心聲,就和她對上了眼神,在那一瞬間,她又什麼都聽不到了,只聽得到身旁其他人開心、愉快的心情。

 

   不,不對,有個人的心思很急……是飛七!

 

   「校長!是食死人跟黑魔王們!」飛七抱著桃樂絲太太急急忙忙的衝進了大廳,「他們就在城堡大門的外圍!」

 

   米奈娃麥先是皺起了眉頭,看著其他教授還有開始騷動的學生,「各位安靜!稍安勿躁!」

 

   「芽菜教授、奈威、史拉轟教授、飛七,你們幫我顧著學生。」米奈娃麥走下了台階,「鄭教授、浮立維教授、胡奇夫人、海格帶學生去月台,其他的教授跟我走。」

 

   米奈娃麥一轉眼就不見了,而整個大廳開始混亂了起來,不過又很快的被控制住,學生們在教授的帶領下從霍格華茲的其他門口離開。

 

   「Tiffany!太妍!你們兩個要去哪!」海格的身高讓他有比較好的視線,他看著兩個往不同方向離開的人影,急忙的喊著,「現在不是去冒險的時候啊!」

 

   金太妍回頭看了海格一眼,拉著黃美英的手,加快腳步往另外一邊走,黃美英緊跟著金太妍的腳步,她們知道,佛地魔跟葛林戴華德只是要來拿接骨木魔杖的,只要把東西給他們,學校就會沒事。

 

   「佛地魔!葛林戴華德!帶著你們的人離開!」

 

   「接骨木魔杖早就不見了,就算你們翻遍整個霍格華茲也找不到。」

 

   「米奈娃麥,我看你真的是什麼都不懂。」葛林戴華德冷冷地哼了一聲,他昂著頭,一副自信非凡的樣子,「鄧不利多待過的學校,什麼不多,一堆阻礙者最多,當然的人才也很多。」

 

   「麥教授,你今天不把魔杖給我們,我們就第一個摧毀霍格華茲。」佛地魔到不像葛林戴華德來得有耐心,他舉起了手,身後的食死人就拿起了魔杖。

 

   米奈娃麥身邊的教授也舉起了魔杖,只是雙方都沒有動作,因為葛林戴華德制住的要下令的佛地魔,米奈娃麥則還沒拔出魔杖。

 

   「來了,我們所需要的人才。」葛林戴華德輕輕地笑著,他看著兩個急急忙忙跑過來的小女生,打直了手臂,讓身後的人放下魔杖,「金太妍小朋友,Tiffany小朋友,好久不見了。」

 

   「金太妍?你跑來這裡幹嘛!」

 

   「Tiffany?」

 

   「接骨木魔杖……在我這裡!」黃美英鬆開了金太妍的手,穿過了教授們,從長袍裡拿出了接骨木魔杖,「離開學校!不准傷害學校裡的所有人!」

 

   「天啊!為什麼接骨木魔杖……」

 

   「Tiffany你從哪裡拿到那支魔杖的!」

 

   「接骨木魔杖不是被波特銷毀了嗎?」

 

   黃美英強迫自己專心,不去聽身後所有人的心聲,「離開!不然我讓太妍把這支魔杖弄到連灰都不剩。」

 

   「我們會離開的。」葛林戴華德從容的說著,他看著黃美英,從容的走了幾步,「現在,把魔杖給我。」

 

   「當然,金太妍小朋友,我也希望在這時候能聽到你的答案。」

 

   金太妍看著此時眼裡都冒出火的自家媽媽跟凊少,「他知道我跟哥哥為了救人濫用魔法,害媽媽跟爸爸惹上麻煩的事。」

 

   米奈娃麥先是吃驚,她看向了葛林戴華德,正式抽出了魔杖,「太妍,葛林戴華德最常用的就是利用人心來強大自己的勢力,你不要聽他的,Tiffany!你快點過來!千萬不要把魔杖交給他!」

 

   「米奈娃麥,我看你真的是不懂。」葛林戴華德停下了腳步,對著黃美英伸出手,「Tiffany,在這裡沒有人會認為你是怪物,相反地,我們會很歡迎你,接納你的一切,讓你得到你想要的。」

 

   「金太妍,在這裡你也能學到更多,甚至是讓那些羞辱你父母的人得到教訓,讓他們看看什麼是純種巫師的驕傲,讓他們看看,你到底是不懂事的小孩,還是懂事的女巫。」

 

   「金太妍你別給我亂想!」

 

   「Tiffany!」

 

   黃美英和金太妍都遲疑了。

 

   金太妍沒辦法忘記,當她跟金志勇闖禍的隔天晚上,自己家的客廳來了好幾個大人,對著自己的爸媽指指點點,說他們沒管教好她和金志勇,才會做出光天化日下施法,讓數十人看到他們施咒,差點讓巫師事情曝光,就跟麻種的小孩沒有兩樣,有損他們家族,整個巫師界的尊嚴。

 

   什麼古老的純種巫師家族,只要是讓巫師世界陷入曝光的危險,對韓國的巫師界來說,就是滔天大罪,還好爺爺突然出現,才終於制止了那場鬧劇。

 

   黃美英從小,就因為這項特殊的能力而被同年齡的朋友排擠,因為她能讀到任何人的心思,所以她被大人們討厭,只有自己的家人,能接受自己,但是她也想要多跟其他小朋友玩啊!哪怕只是普通的跑跑跳跳,只可惜只要她出現,大家都會跑走。

 

   她是怪物,除了家人之外的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的。

 

   「黃美英!」

 

   黃美英聽到了自己的媽媽在喊著她的名字,她轉過頭,看著一臉憂慮和焦急的她,又看著葛林戴華德,「我……」

 

   「我最討厭你這樣拖拖拉拉的,葛林戴華德。」佛地魔突然出現在葛林戴華德的身邊一把搶過了接骨木魔杖,「這魔杖,本來就屬於我的。」

 

   「而我也學到了,因為波特,當時魔杖沒辦法發揮百分之百的威力,所以這次……」

 

   「湯姆!」

 

   「啊哇呾喀呾啦!」

 

   黃美英其實是躲的掉的,只是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人影讓她嚇了一跳,「媽媽!」

 

   「黃教授!」

 

   米奈娃麥二話不說,就對著佛地魔跟葛林戴華德展開攻擊,金正熙把金太妍丟給凊少,自己也去幫米奈娃麥,凊少則握著魔杖,吹了一個口哨,他看著突然俯衝而下,停在食死人中的雷鳥,「趕走他們!」

 

   「什麼!」

 

   「又是奇獸!」

 

   佛地魔雖然拿到了接骨木魔杖,卻還是被金正熙跟米奈娃麥打得節節敗退,葛林戴華德輕輕的嘖了一聲,搭過了佛地魔的肩膀,「撤退!」

 

   凊少看著紛紛離開的食死人們,又吹了聲口哨,讓雷鳥回到天上,自己則看著跪在地上的黃美英,還有倒在地上的黃美妍,「金太妍,你等等最好給我好好地解釋一邊。」

 

   「解釋十遍都不是問題,先放開我啦!」金太妍甩開了凊少的手,急急忙忙的跑向黃美英,「Tiffany!」

 

   「我讀不到……我怎麼可能讀不到……」黃美英呆然的看著自己的媽媽,伸手抓著她的衣服,「媽……」

 

   金太妍求助的眼神看著金正熙,金正熙則看著凊少,凊少嘆了一口氣,彎下身子抱起了黃美妍的身體,「太妍,Tiffany交給你帶了。」

 

   「好。」金太妍抱過了黃美英的身子,半拖半抱的帶著黃美英跟在凊少還有金正熙的後面,而米奈娃麥則殿後,皺起的眉心透露著她的思緒。

 

   最後,他們還是免不了的要戰爭嗎?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