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27060_520116581730936_453408079552184320_n.jpg

26961828_1182186588582262_9208944779422382190_o.jpg

 

 

碎碎念:

 

好拉,這次真的是新的了。

 

我到底為什麼會放錯分類哩??

 

唉......不只心累,身體也累QQ

 

好......然後我真的寫很爛QQ

 

 

 

 

 

 

第二章

 

   金太妍通常沒有課的時候會跟林允兒一起去找凊少,然後通常他們會在海格的屋子裡吃點心,就像今天這樣,而黃美英通常也會去,只是那天之後,她一旦有空,就會跑去找黃美妍。

 

   「Yuri!那是我的果凍!」林允兒看著正在偷吃自己果凍的黑貓,沒好氣的喊著。

 

   「所以,Tiffany到現在還是沒有比較好?」海格放下了三杯的溫牛奶,又拿過了自己專屬的杯子,看著正在收東西的金太妍,問道。

 

   「嗯,她還是一樣,最近都很陰沉。」金太妍拿過了海格幫她拿來的溫牛奶,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哥,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破心者開心嗎?」

 

   「破心者又不是奇獸,他們是人。」

 

   「我如果不高興的話,哥哥都會給我吃蛋糕。」

 

   「我則是不開心的話都會去一趟森林。」海格理所當然的說著,不過他又搔了搔頭,「當然啦,我不可能讓學生進森林的。」

 

   「沒關係,我目前還不打算違反校規。」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又喝了一口溫牛奶,「海格,你經歷過跟佛地魔的大戰,那葛林戴華德呢?」

 

   海格搖了搖頭,「我只能說,那個人在還是學生的時候真的很優秀,但是最後走偏了,而且隨著時間流逝,他就越想逃避死亡,所以才把靈魂分成了七塊。」

 

   「但是已經經歷過死亡的他,現在又是怎麼樣的心情回來,我也不知道。」海格嘆了一口氣,其實他剛說的,也只是某次跟哈利波特閒聊時聊到的,「葛林戴華德……我只知道,他是跟鄧不利多一樣強大的巫師。」

 

   「說到鄧不利多……」

 

   「他是誰啊?」林允兒跟金太妍同時開口,分分看著左右兩邊的人。

 

   「那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巫師,擊敗了葛林戴華德,卻在與佛地魔大戰的前夕,犧牲自我,好協助他安插的間諜。」海格輕聲的開口,又嘆了一口氣。

 

   凊少看著拉住自己衣領的木精,又看向了林允兒跟金太妍,「你們兩個差不多該去準備等等上課要用的東西了,還有海格,我們也要去請人馬來了。」

 

   「可是哥哥,人馬不是很危險嗎?」

 

   「不會啊,我們跟森林裡的人馬關係還蠻好的。」海格從容的說著,「雖然人馬不喜歡人類,但對於霍格華茲的同學還算OK。」

 

   「不過不尊重他們的同學一樣會有生命危險啦。」凊少把木精放到了自己胸前的口袋,又拿過了自己的大衣,穿上,「聽好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建立在尊重跟信任身上,知道嗎?」

 

   「可是你現在說的是人馬。」

 

   「我知道了!」

 

   海格跟凊少一起離開了木屋,金太妍跟林允兒也在喝完牛奶後就準備前往城堡訓練場,更正確來說,她是陪林允兒去,不知道為什麼,魁地奇的球員都不用上飛行課。

 

   所以她等等要回到自己房間,繼續研究符咒學的東西,她一定要在期末測驗裡拿到滿分,不然就有損她金太妍的名譽!

 

   「為什麼我要幫你照顧這隻笨貓?」在訓練場的入口,金太妍看著被塞到自己手裡的Yuri,嫌棄的開口。

 

   「拜託啦!」

 

   金太妍看著真誠的求著自己的林允兒,她無奈地嘆了口氣,「知道了,一下課就過來找我。」

 

   「謝謝姐姐!」林允兒看著出現在訓練場的胡奇夫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

 

   金太妍看著自己懷裡的貓,又嘆了一口氣,「奇怪了,待在林允兒的房間是多差,幹嘛硬要跟她出來。」

 

   「喵。」

 

   金太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從容的坐到自己的床上,又把Yuri放到地上,「我要看書,你不要吵我。」

 

   「喵嗷。」

 

   金太妍倒是真的很認真的看著桌上的咒術書,不過去還有心思分神去處理她剛剛在海格那處理到一半的東西。

 

   「這東西怎麼那麼麻煩啊!」金太妍不小心刺到了手,又一臉哀怨的看著喵喵叫的Yuri,「Fuck you.」

 

   「喵!」

 

   金太妍看著翻著自己符咒書的Yuri,又看向被翻到的其中一頁,「喂,用符咒做東西很沒誠意。」

 

  金太妍像是嫌礙事的闔上了書,又把Yuri放到地上,「去旁邊,不要吵我。」

 

   半晌,金太妍終於是把手上的東西縫完,而背後也傳來的學生們的聲音,看來是都下課了。

 

   她把東西收拾好,又抱過了Yuri,拿著袋子離開了房間,一路走向了訓練場,在路上她遇到了林允兒,就先把煩人的貓丟了回去。

 

   「喵嗚!」

 

   「姐姐你不要丟Yuri嘛!這樣很危險欸!」

 

   「Tiffany人呢?」

 

   林允兒搔了搔頭,正在努力回想她最後剛剛看到黃美英是在哪裡看到的,「好像很累,正在訓練場休息的樣子?」

 

   「喔,謝謝。」金太妍筆直的走向了訓練場,果然是看到了蜷坐在草地上的黃美英,她走了過去,又拍了拍黃美英的肩膀,「Tiffany。」

 

   黃美英愣了下,她抬頭看著金太妍,輕輕地咬著自己的下唇,「我好累。」

 

   「大家都把我當成怪物。」

 

   「我、我真的是怪物嗎?」

 

   金太妍看著默默流淚的黃美英,伸手拍了拍她的頭,「沒這種事,你是我的朋友,就這樣。」

  

   「這個給你。」

 

   黃美英從金太妍帶來的束口袋裡拿出了一隻縫工拙劣的娃娃,是她的兔子。

 

   「我們回去了,快點。」金太妍拉過了黃美英的手,又緊緊握在手裡,「我縫得很辛苦,小心不要被其他人弄壞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手上細小的傷口,忍不住笑了笑,她加快腳步,跟在金太妍的旁邊,「太妍,謝謝你。」


 

   金太妍看著常常在發呆的黃美英,她伸手戳了一下她,「上符咒課還不認真。」

 

   「我都會。」黃美英淡淡的說著,今天上的課只是簡單的發光咒,而她其實只有前三十分鐘認真聽課,剩下的時間全在發呆。

 

   「可以預習。」金太妍的課本也不是發光咒的頁數,而身邊的鄭秀妍則愣了一下,緩緩的坐起身子,「呦,你終於醒了。」

 

   「還沒下課啊……」

 

   她們三個就坐在教室的角落,很少人會來注意到他們。

 

   「Jessica你剛睡著了?」

 

   「她睡整節課了。」金太妍就坐在兩個人的中間,黃美英不知道也是正常,「睡魔。」

 

   「Tiffany、Jessica、金小姐,能請你們上台示範嗎?」

 

   被點到的三個人面面相覷,還是離開了座位,站到了浮立維面前。

 

   「希望你們剛剛有好好上課。」浮立維也不是刻意刁難,只是他真的很難判斷這三個人到底有沒有學會,「請施展繩索術。」

 

   「繩索術?」

 

   「是的,那是我們下次要上的魔咒,剛才我有稍微示範,請你們隨意的用繩索術移動教室任一件物品。」

 

   鄭秀妍從容的拿出了魔杖,對著浮立維頭上的書施出了繩索術,又伸手接下了書本。

 

   「做得很好,Jessica小姐。」

 

   黃美英也抽出了魔杖,她看向了自己位置上的長袍,伸手接下。

 

   「很漂亮的繩索術,Tiffany小姐。」

 

   金太妍拿著魔杖,她看著浮立維,「教授,我可以展示繩索術在決鬥上的功能嗎?」

 

   「當然可以。」浮立維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個迷你木偶,又從容的放到地上,「暴暴吞!」

 

   金太妍看著變大的木偶,從容的揮下了魔杖,成功的拉過了木偶。

 

   「謝謝你的示範,金小姐。」浮立維輕輕地笑著,她看著全部的學生,又施法把木偶回復原狀,「這是我們下次的上課內容,請各位回去好好準備。」

 

   「三位,下次上課的時候一樣要請你們示範。」

 

   學生們紛紛的離開了教室,而鄭秀妍不跟自己學院的人走在一塊,反而跟金太妍還有黃美英走在一起。

 

   「你們兩個都把課本的內容都看過囉?」金太妍問著左右兩邊的人,她以為只有她會那麼無聊把符咒學課本全部看過一遍。

 

   「你每天晚上都在看,好奇就跟著看了一點了。」

 

   「因為我學院的院長常常用繩索術拿東西,或是把不聽話的學生拉來訓話。」

 

   黃美英跟金太妍同時看著鄭秀妍,到底是他們的學院院長太不管事,還是鄭秀妍的學院院長太嚴格?

 

   黃美英突然停下了腳步,她拉過了金太妍的手,轉頭看著另一邊的權寶雅,「你家隊長找你。」

 

   「要你等等用餐前半小時去練習場練習。」

 

   「太妍。」權寶雅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又多看了一眼鄭秀妍,「吃飯前半小時到練習場,我們要練習。」

 

   「好……寶兒姐姐,我們第一場的對手是誰?」

 

   「葛萊芬多。」權寶雅勾著金太妍的肩膀,從容的走在她旁邊,「別擔心,我覺得你可以抓到金探子的。」

 

   黃美英跟鄭秀妍依舊跟在金太妍的身邊,不過黃美英則是緊握著金太妍的手,鄭秀妍則是打著哈欠,正在找時機落跑。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黃美英,掙脫了權寶雅,「姐姐,我們三個還要去找史拉轟教授問魔藥的問題,就先走了喔。」

 

   「好,那等等見。」

 

   鄭秀妍看著走掉的權寶雅,又看著身邊的兩個人,「那我去找史拉轟教授『問問題』啦,掰掰。」

 

   黃美英知道鄭秀妍只是想把空間留給她跟金太妍,她輕輕地呼了口氣,感覺到手上的力道一緊,她看向了金太妍,任著她把自己帶到另一邊的空地。

 

   「說吧,你表現的很奇怪。」

 

   「你家隊長,認為我會傷害你。」黃美英輕輕地吸了口氣,緩緩地說著,「我不會。」

 

   「我知道。」金太妍輕輕地笑著,「那是別人的想法,不要太在意。」

 

   黃美英點了點頭,「不要在意。」

 

  「對,不要在意。」金太妍牽著黃美英的手,又走到了走廊上,「還有一點時間,你要跟我去海格那嗎?這個時間點我那表哥正在煮點心。」

 

   「Why not?」


 

   時間很快的,到了魁地奇比賽的當天,史萊哲林對上葛萊芬多。

 

   金太妍看著根本不相上下的比數,難怪權寶雅會說她是比賽獲勝的關鍵了。

 

   150分輕鬆入袋,而且還是比賽結束的同時。

 

   不過……她看了好一陣子,倒還是看不到金毯子的蹤跡。

 

   不過她沒有停在同一個地方太久,而是悠閒地騎著掃帚在場邊繞,她看著天上的太陽,就不信這樣還找不到金毯子那顆金色小球。

 

   果然,她看到了閃耀著的光點。

 

   金太妍又以驚人的速度衝向了那個光點,卻在一半垂直的向上衝,「喂!你聽話啊!」

 

   「感覺不對。」金正熙皺著眉頭,不懂為什麼金太妍突然飛到高空。

 

   黃美英也瞇著眼看著又往下俯衝的金太妍,又轉頭看著金正熙,「什麼感覺不對?」

 

   「太妍雖然操控掃帚的技術不算差,但是剛剛她比較像是突然被往上拉。」金正熙微微的皺眉,「掃帚不是修好了嗎?」

 

   「好吵……」黃美英突然捂住了耳朵,又看著正在跟葛萊芬多追捕手一起追著金毯子的金太妍,「希望能贏。」

 

   金太妍的身子幾乎都跟掃帚貼在一起,她伸長了手,卻被突然出現的博格嚇到,「什麼?」

 

   權寶雅不是說博格不會理他的嗎!

 

   「該死!」金太妍用掃帚末端把博格往一邊打,又轉方向追上了跑到半空中的金毯子。

 

   金太妍抓到了金毯子,她突然騎著的掃帚卻甩了一下,被甩下掃帚的她,只能用左手抓著掃帚。

 

   「金太妍。」

 

   「你是……葛林戴華德還是佛地魔?」

 

   「我是葛林戴華德。」蹲在掃帚上的人淡淡的說著,輕輕的摸上了她的手,「湯姆那傢伙去找更好的軀體,不願與我共用。」

 

   其他人怎麼還沒過來救她!她現在是吊在半空中欸!

 

   「你有才華,不應該就這樣隱沒。」葛林戴華德從容的說著,又彎下了身子,看著金太妍,「巫師不應該隱藏自己,我們有能力,有權利,跟麻瓜們一樣,享受應有的事物,甚至享受更多。」

 

   「你也不希望,你那年幼的妹妹,會因為不小心展現自己的魔法,而被當成怪物吧?」

 

   「那是意外!」金太妍氣急敗壞的喊著,她當時跟金志勇只是為了就那個被推下樓的女生罷了,「我們只是想救人。」

 

   「然後呢?你們被鄰居當成了怪物,被迫搬家,你的爸爸和媽媽被迫接受調查,要不是你們的爺爺對世界的貢獻,你想你的媽媽還能在霍格華茲當教授嗎?」

 

   「想清楚吧,為了你還有你的家人。」

 

   金太妍看著突然消失的葛林戴華德,還有突然斷成三截的掃帚,靠北!現在是不加入就先死啊!

 

   「太妍!」

 

   有個人接住了自己,金太妍戰戰兢兢的睜開眼睛,她看著保住自己的權寶雅,又展出了自己手裡的金毯子,「我抓到了。」

 

   「史萊哲林!得150分,比賽結束,獲勝者為史萊哲林!」

 

   「做得好。」權寶雅輕呼了一口氣,又帶著金太妍一起落到了地上,「虧博格一直追著你還能抓到。」

 

   「但是可惜了你的掃帚被博格打壞了。」

 

   「沒關係……」金太妍緩緩地說著,搞半天是沒人知道葛林戴華德出現嗎?

 

   「太妍!」黃美英突然跑向金太妍,直接抱住了金太妍,「你嚇死我了!」

 

   「你這孩子,玩太過火了。」金正熙也沒好氣的揉了下金太妍的頭髮,一邊看著權寶雅,「謝謝你。」

 

   「我不可能看著我的隊員受傷的。」權寶雅輕聲的說著,又拍了拍黃美英的肩膀,「先把她還我,我們要去換衣服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跟著權寶雅一起離開,不過在那之前她拔下了戒指,「等等臥室見,我有話要跟你說。」

 

   黃美英輕輕的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黃美英才剛回到房間,就看到了一個她不認識的史萊哲林學生,坐在她的床上,「你是誰?」

 

   「你們所謂的佛地魔。」佛地魔淡淡的說著,她看著抽出魔杖的黃美英,輕鬆的伸手,就把黃美英的魔杖打掉,「冷靜,我只是來玩玩。」

 

   「我不相信你!」

 

   「你當然不相信我,你又不是愚蠢的葛萊芬多學生。」佛地魔淡淡的說著,又看著黃美英,「我們都一樣,被當成怪物看待,你不必對我那麼防備。」

 

   「不一樣,你是罪犯。」

 

   「我要一個東西,我需要你去幫我打聽。」佛地魔淡淡的說著,完全不管黃美英說的,「接骨木魔杖,拿到他,不然我會殺了你的母親。」

 

   「魔藥學教授,是吧?」

 

   「……那是什麼?」

 

   「找到魔杖。」佛地魔果斷的說著,又突然消失。

 

   還真的是像來玩玩的,就這樣說完一句話後不見了。

 

   黃美英這下苦惱了,她該跟誰說這件事?哈利波特?還是校長?自己媽媽?

 

   唉……她頭痛。

 

   「Tiffany?」

 

   她沒有注意到金太妍已經回來了,她看著躺到床上的金太妍,逕自的坐到了她的旁邊,「恭喜你贏了。」

 

   「我遇到葛林戴華德了,剛剛在半空中的時候。」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冷不防的開口,「他好像在招兵買馬。」

 

   「……佛地魔剛剛也來了,就在這裡。」

 

   金太妍是從床上跳起來的,她緊張的看著黃美英,又打量了一下她的全身,「你沒受傷吧?」

 

    「別緊張啦!」黃美英沒來由的紅了臉頰,她拉開了金太妍的手,有些困惑的開口,「你幹嘛那麼緊張?」

 

   「因為我們是朋友啊。」金太妍理所當然的開口,又從容的躺到了床上,「好,你繼續說吧。」

 

   「他說,他想要接骨木魔杖。」黃美英輕聲的說著,又看著金太妍,「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嗯……這個時間點圖書館還沒關,去查查看就知道了。」

 

   金太妍拉著黃美英到了圖書館,她們看著裡頭的幾個人,卻又驚訝哈利波特也在這裡。

 

   哈利波特也看到了她們,他把手上的書放了回去,從容的走了過去,「很棒的比賽。」

 

   「謝謝。」

 

   「你們來這裡,應該不是要溫習功課的?」

 

   金太妍尷尬的笑了一下,黃美英則看著哈利波特,「波特先生,你知道接骨木魔杖嗎?我們有朋友喜歡歷史,所以我們請他幫我們惡補葛林戴華德跟佛地魔的事情,他說不能讓他們接觸到接骨木魔杖,為什麼?」

 

   「那是最強的魔杖,不過已經遺失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已經知道了,「謝謝波特先生。」

 

   「早點回去吧,宵禁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哈利波特從容的說著,又拍了拍金太妍的肩膀,「雖然我不知道史萊哲林的第一次勝利會有什麼樣的慶功方式,但是還是恭喜了,這個送你。」

 

   金太妍看著哈利波特遞過來的金毯子,「這是……」

 

   「你第一次抓到的金毯子。」哈利波特從容的說著,又把書放了回去,「當初我抓到的金毯子,鄧不利多當成了禮物送給我了,算是慶祝。」

 

   「謝謝。」金太妍看著金毯子,雖然有差點摔死的經驗,不過他還是很高興有這個禮物,「那我們就回去了。」

 

   「晚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