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27060_520116581730936_453408079552184320_n.jpg

26961828_1182186588582262_9208944779422382190_o.jpg

 

碎碎念:

 

其實我一直以為我哈利波特這個系列更新到第二張了XD

 

不行,我的記憶真的安堆ww

 

竟然這樣就更兩天的哈利波特囉。

 

還有這已經不是小劇場了QQ

 

 

 

 

 

第一章

 

   「這什麼鬼啦!」

 

   一個咬著棒棒糖的女孩很困惑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清單,這是什麼入學通知書裡頭付的東西,可是重點是,她根本不是本地人,搞什麼還要寄一封入學通知單給她啊!

 

   而且自己的媽媽竟然就那麼不負責任的丟下她跟她的妹妹,去什麼鬼魔法部報到,把兩個小孩丟在什麼鬼斜角巷,然後說什麼自己去買東西,錢不夠再說。

 

  她、她還只是個十一歲的小孩啊!為什麼要把她跟九歲的妹妹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姐姐,這裡是不是書店啊?」金夏妍牽著金太妍的手,指著其中一個招牌,又瞇著眼看著櫥窗裡頭的東西,「姐姐是不是還要買書啊?」

 

   「魔藥學的課本跟符咒課本……」金太妍低頭看著清單,又抬頭看著金夏妍指的方向,「沒錯啊夏妍!果然還是你可靠!」

 

   說到這,一想到她可愛的妹妹將來就要跟她那不負責任的媽媽一起生活,她就頭痛了。

 

   一個拿著小白兔娃娃的女孩和金太妍擦身而過,她牽著自己的媽媽,走進了一間名叫「奧利凡德的魔杖」的店。

 

   奧利凡德,全英國最有名的魔杖製造師,還在調整魔杖的他注意到了客人的來到,他拿下了眼鏡,看著小女孩,「嗯……我很久沒看到美國人了,小女孩,你是霍格華茲的新生,是嗎?」

 

   「很多美國人會來嗎?」小女孩好奇的問著,鬆開了自己媽媽的手,又緊緊地抱著白兔娃娃。

 

   「不多,但是我上一個遇到的美國人已經是快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奧利凡德從身後堆著的盒子裡抽出了其中一個,「這個,你試試看,杉木,獨角獸尾毛,9.7英吋。」

 

   「Tiffany,試著揮一下就好了。」

 

   黃美英看著自己的媽媽,輕輕的揮了下魔杖,卻被身旁突然爆開的燈泡嚇到,「對不起!先生!」

 

   「喔,沒關係,這是常有的事。」奧利凡德稀鬆平常的說著,又往店裡頭走去,「嗯……這個給你,蘋果木,彩眼龍的心,10.2英吋。」

 

   黃美英接過了另外一支魔杖,又輕輕的揮了一下,她看著破掉的玻璃,又心虛的看向了奧利凡德。

 

  「看來這個也不行啊……」奧利凡德拿回了魔杖,又爬上了梯子,看著盒子上頭的編號,「這位太太,美國不也有魔法學校嗎?為什麼要帶著你的孩子來到霍格華茲?」

 

   「一份新工作,擔任霍格華茲的魔藥學助教。」黃美英的媽媽在美國是出了名的魔藥學專家,黃美英的爸爸則是魔國會正氣師部門的部長,「您知道為什麼突然要請助教嗎?」

 

   「呵呵,自從大戰過後,新的魔藥學教授就不像石內卜教授一樣出色了。」奧利凡德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又抽出了一個木盒,他看著手上的盒子,又沉思了一會。

 

   「先生?」

 

   「沒事沒事。」奧利凡德走下了梯子,又把魔杖拿給了黃美英,「山梨木,鳳凰羽毛,10英吋。」

 

   「看來是個很好的魔杖呢,Tiffany。」美英媽媽看著被魔杖選上的黃美英,「還記得我剛剛跟你說的嗎?」

 

   「記得!」黃美英把白兔娃娃交給了自己的媽媽,對著破掉的玻璃伸出了手,又看著破掉的燈泡,「復復修!」

 

   「哇,這可是我今天第二次看到的復復修。」奧利凡德驚嘆的說著,「不過還是第一次看到雙手並用的美國小女巫。」

 

   「第二次?」

 

   「在你來這之前,還有另外一個小女巫,被另外一支跟你的魔杖有密切關係的魔杖給選中,她也幫我整理好了這些混亂。」

 

   「不管怎樣,希望這支魔杖可以陪你一起畢業。」奧利凡德回到了他的工作桌前,從容的開口,「掰掰啦,美國小女巫。」

 

   「母親,那個什麼霍格華茲的制服都那麼醜嗎?」

 

   黃美英走過了一個穿著長袍的女生旁邊,她多看了她一眼,又抓緊腳步跟上自己的媽媽。

 

   「當然不是,等到分到各個學院後就會染上其他顏色。」鄭秀妍的媽媽開心的說著,又拿過了一頂紅色的毛帽,「買這個好嗎?」

 

   「我比較想要那個手套。」鄭秀妍指向了另一副紅白相間的手套,「可以嗎?」

 

   「當然。」鄭秀妍的媽媽拿過了手套,又看著在一旁跟狗玩著的鄭秀晶,「Krystal,你要買什麼嗎?」

 

   「我也可以買制服跟姐姐一起去嗎?」

 

   「不行,你還要再等兩年。」鄭秀妍的媽媽從容的說著,又伸手牽過了鄭秀晶,「走吧Jessica,我們還有書本跟魔杖要買。」

 

   「知道了。」鄭秀妍伸手牽過了自己媽媽的手,走在自己媽媽身邊,又跟另外一個抱著一大包巧克力餅乾的女孩擦身而過。

 

   「哥哥,你還要多久啊?」林允兒吃著餅乾,有些疲憊的問著身邊的凊少,「我想要回去飯店睡覺了。」

 

   「好了好了,你別那麼沒耐心。」凊少無奈地說著,接過了他買下的黑貓,「給你帶去學校的。」

 

   「哇!謝謝哥哥!」林允兒興奮的看著凊少懷裡可愛的黑貓,卻又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可是我比較想要像阿木那樣的寵物。」

 

   「不行喔,木精對其他學生來說太危險了。」凊少從容的說著,他貼心的幫林允兒拿過了餅乾,又把小貓放到了自己的肩上,「還有允兒,你要幫牠取名字。」

 

   「取名字……就叫cookie吧!」

 

   「小鬼,你是看到餅乾就隨便給我取名字嗎?」

 

   林允兒驚奇的看著凊少肩膀上的貓,「牠會說話?」

 

   「你以為我是普通的貓嗎?」黑貓高傲的哼了一聲,又從容的晃著尾巴,「給我想好我的名字。」

 

   「哥哥……」

 

   「這隻貓咪是你的,我可不會幫牠取名。」凊少從容的說著,又伸手揉了揉林允兒的手,「好了,大釜什麼的都買了,就欠衣服,走吧,買完就可以回去了。」

 

   「好!」


 

   國王十字車站。

 

   金太妍看著手裡的紙條,又看向了身邊抱著金夏妍的自家媽媽,「媽,你都要去當什麼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了,為什麼不讓我跟你一起搭車就好?」

 

   「禁止特別待遇。」太妍媽媽淡淡的說著,又看著衝進柱子後就消失的人,「應該就是這了。」

 

   金太妍看著眼前的柱子,又看向了自己的母親,「你要跟我一起進去嗎?」

 

   「廢話,順便找到你大表哥,帶你認識他收養的女生,跟你同年,說不定還可以分配到同個學院呢。」

 

   「到底是什麼大表哥?我怎麼都沒有聽過?」

 

   「你跟他差了十歲,而且他一畢業就飛到海外研究奇獸去了,你怎麼可能有印象。」太妍媽媽跟在金太妍的後頭一起跑進了柱子,回過神,身邊是一台蒸汽火車,跟擠在一塊的人們,「前幾年寄了封信給你阿姨,說他在……東歐還是哪裡遇到一個差點被宗教組織殺死的女孩,就這樣把她救下來,收養她了。」

 

   「聽起來這表哥還真是隨便。」金太妍輕輕地哼了一聲,「所以我們的家族就這樣多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巫嗎?」

 

   「少歧視人家,人家的語言能力比你好一百萬倍,你說不定還要靠她才能在霍格華茲裡生活。」

 

   「什麼啊!我的英文進步很多了好不好!光是昨天整理的混亂就可以證明了!」

 

   「眼見為憑。」太妍媽媽聳了聳肩,她看向了穿著襯衫跟西裝褲的少年,冷不防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凊少!」

 

   凊少還在幫林允兒捲著衣服的袖子,聞言,他抬頭看向了走過來的人,「阿姨,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啊。」太妍媽媽拉過了金太妍,又看著抓著凊少衣角的林允兒,「這就是你收養的女兒啊?」

 

   「What?No!」凊少紅了臉頰,牽過了林允兒的手,又輕輕的咳了一聲,「我沒有收養她,只是把她帶在身邊,當我的助手。」

 

   「哥哥?」

 

   凊少看著困惑的林允兒,又輕輕的搔了搔頭,「忘記禮貌了,允兒,這位是我的阿姨,你叫她阿姨就好了。」

 

   「阿姨好!」

 

   「然後這是太妍,是我的表妹,不過她的年紀比你大,所以你要叫她姐姐,這是夏妍,也是我的表妹,不過年紀比你小。」

 

   「金太妍,還不跟人打招呼?」太妍媽媽沒好氣的揉了下金太妍的頭,看著自家女兒有些彆扭的打過招呼之後,又笑瞇瞇的看著林允兒,「允兒啊,以後太妍也要跟你一樣,在霍格華茲讀書,就麻煩你照顧她了。」

 

   「什麼啊!我是姐姐,為什麼是她照顧我?」金太妍彆扭的打掉了自己媽媽的手,又拖過了自己的行李箱,「反正不管怎樣,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

 

   「前往霍格華茲的班車即將出發!請要上車的小朋友趕快進入車廂!」

 

   凊少看著在前頭喊著的大個子,又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了棒棒糖,遞給了金太妍跟林允兒,「你們該上去了。」

 

   「喔對了。」凊少看著要走上車的金太妍跟林允兒,「我跟阿姨一樣,是霍格華茲的教授喔。」


 

    黃美英一個人坐在車廂裡,她看著漸漸移動的景色,小口的吃著離開之前媽媽給她的三明治。

 

   「要坐這裡就坐吧。」她轉頭看著打開門的兩個人,冷不防的開口,說的還是韓文,「喔,因為我媽媽韓國人,所以我會說一點點的韓文。」

 

   金太妍尷尬的看了一下林允兒,她什麼話都還沒說欸……

 

   「是破心者!」林允兒倒是興高采烈的坐到了火車座椅上頭,又把行李放好,拉過了金太妍,「哥哥之前說過,他們天生就讀得到人的心。」

 

   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女孩,她坐到了林允兒的旁邊,又拿出了棒棒糖,「所以表哥他有說他是什麼的教授嗎?」

 

   「嗯……應該是奇獸養育的教授吧?」林允兒搔了搔頭,又從自己身上的背包拿出了一袋餅乾,「因為我跟在哥哥身邊,他就一直到很多地方跟很多的奇獸相處,有玻璃獸、海葵鼠、火螃蟹、木精、小仙子……」

 

   林允兒折著手指,突然搖了搖頭,向黃美英遞出了餅乾,「請你吃!」

 

   「謝謝,不過我三明治還沒吃完。」黃美英看著腿上的三明治,又看向了金太妍,「那些奇獸將來會遇到的,不用那麼費力氣的想理解允兒說的話。」

 

   「……你可以不要一直讀我的心嗎?」金太妍不耐煩的扯了下嘴角,又逕自的拿過了一片林允兒懷裡的餅乾,「沒禮貌。」

 

   「這是天生的。」

 

   金太妍淡淡的哼了一聲,林允兒則是好奇的看著黃美英,「欸欸,你們家的人都是破心者嗎?」

 

   「我不清楚,但是我的爸爸很擅長破心術。」黃美英皺著眉頭,這個叫林允兒的女生怎麼想法都那麼單純……她幾乎不用讀太多就可以知道林允兒接下來要問什麼了,「但是他不是天生的破心者,只是擅長這個咒語。」

 

   「還有你,不要一直對我有敵意。」黃美英盯著金太妍,沒好氣的開口。

 

   「那你就不要一直讀我的心。」金太妍淡淡的說著,早知道她媽媽在要求她讀進階符咒學的時候就不偷懶了,她很確定那裡頭有防止讀心的咒語。

 

   「我還不會控制。」黃美英委屈的說著,皺著眉頭看著金太妍。

 

   金太妍搔了搔頭,又覺得很彆扭的別過了頭,「我叫金太妍,來自韓國。」

 

   「我叫黃美英,不過大部分的人都叫我Tiffany,來自美國。」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她知道金太妍對她的反感少了一些,反而是一些好奇。

 

   「我是林允兒!來自……哥哥的家!」

 

   「要說你來自哪個國家啦!」金太妍有些無奈的看著林允兒,其實不得不說,從剛剛開始她就認為林允兒有些單純過頭。

 

   「我不知道啊,我就一直跟著哥哥到處跑,在哥哥身邊長大,所以是來自哥哥的家。」林允兒有條有理的說著。

 

   「夠了……」

 

   「你們說的哥哥,又是誰啊?」

 

   「我的大表哥。」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之後有機會看到的,他是奇獸養育的專家,去霍格華茲當教授了。」

 

   「跟我的媽媽一樣,她是魔藥學的專家,也去霍格華茲當教授了。」黃美英又讀到了金太妍的心,她點了點頭,「可是黑魔法防禦學跟奇獸飼養學都不是一年級的課程。」

 

   金太妍似乎已經習慣了黃美英讀她的心,她撐著臉頰,「你怎麼知道霍格華茲的課程?」

 

   「我媽媽給我看的,霍格華茲的簡章。」黃美英遞出了她放在旁邊的小本子,「上面有學院的介紹跟課程綱領。」

 

   「一年級的課程都好無聊……」

 

   「所以沒辦法上哥哥的課嗎?」

 

   黃美英忍不住的透露出了無奈的眼神,她看向金太妍,又輕咳了一聲,「一年級的課程很無聊嗎?」

 

   「發光咒跟開鎖咒你不會嗎?」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又把小本子還給了黃美英,「我比較想要學的是黑魔法防禦術,或是決鬥相關的。」

 

   「看來你很好鬥。」

 

   「當你有一個仗著年紀比你大兩歲的哥哥時,你就會這樣了。」

 

   

   刺耳的煞車聲驚醒了一些方才睡著的孩子,而金太妍也不意外。

 

   金太妍看著外頭的樹林,又看向了對面躺在座椅上,抱著白兔娃娃的黃美英,跟倒在自己身上的林允兒,「允兒!起來了!」

 

   「哇!」林允兒滾下了座椅,她迷迷糊糊的看著金太妍,又揉著自己的屁股,緩緩的站起身子,「姐姐幹嘛突然大叫啊?」

 

   「我們到了。」

 

   林允兒看著窗外的樹林,跟一邊不斷出現的人,「天啊,好多人。」

 

   「要驚訝等等再驚訝吧。」金太妍覺得有些冷,她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了在斜角巷買到的長袍,「穿上長袍吧,其他人好像也穿上了。」

 

   「然後……」金太妍看著黃美英,伸手搖了搖她的身子,「起來了。」

 

   「我早就醒了。」黃美英皺著眉頭,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金太妍,「大家都很興奮。」

 

   「不是我在說,但是你非得一醒來就讀心嗎?」金太妍又伸手拉過了自己跟林允兒的行李,「然後你又要說你是天生的,還不會控制。」

 

   「……你好討厭。」

 

   「彼此彼此。」

 

   她們三個人一起離開了車廂,不過黃美英卻突然停下,掠過金太妍跟林允兒,驀然的打開了其中一間的車廂門。

 

   「Tiffany姐姐,你在幹嘛?」林允兒伸手拉住了金太妍,又看著黃美英跟另外一個還在睡覺的女生。

 

   「叫她起床。」黃美英伸出了手,放到了鄭秀妍的額前,她看著突然跳起來的鄭秀妍,輕輕地呼了口氣,「Sorry, but we will be late if you don't wake up.」

 

   「你們是誰?」

 

   「霍格華茲一年級的新生。」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又貼心的幫鄭秀妍拖過了行李,「要睡覺的話晚點還可以睡。」

 

   「你們還在這裡幹嘛?隊伍要出發了!」一個人頭突然出現在金太妍旁邊的車窗,他拿出了手上的雨傘,輕輕的敲了下車窗,「過來吧,我把你們接出來。」

 

   「快點啊!不要發呆。」

 

   金太妍跟林允兒回過了神,看著已經把行李拿出去的黃美英,林允兒也跟上黃美英的動作,甚至還爬出了窗外,嘴裡還嚷嚷著什麼「好高啊」之類的話。

 

   「走吧走吧,最後一趟的船。」海格輕鬆的搬著四個人的行李,又一邊低頭打量著走在自己身邊的四個人,「所以你們就是這次的四個外國學生啊?」

 

   「外國學生?」

 

   「是啊,今年的新生名單特地選進了四個外國來的孩子,說是妙麗的國際巫師交流計畫。」海格從容的把行李放上了馬車,又拍了下馬的屁股,「啊……我好像又說太多了,你們別說出去喔。」

 

   「先生,你說的是妙麗格蘭傑?」鄭秀妍有些驚訝的說著,「那個參加過大戰的,現任魔法部部長的妙麗格蘭傑?」

 

   「當然是她,我在霍格華茲那麼久,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優秀的學生。」海格爽朗的笑了笑,又看著停在湖畔的小船,「看來其他人都先走了。」

 

   「不過沒關係,上來吧,現在還來得及參加晚宴。」海格坐上了小船,等全部的人都坐好後,他用船槳推了一下岸邊的石子,「對了,我一直沒有說自己的名字,我是海格魯霸,是霍格華茲的鑰匙管理員跟獵場看守者。」

 

   「Jessica Zheng。」

 

   「Tiffany Hwang。」

 

   「金太妍。」

 

   「林允兒。」

 

   「很高興認識你們。」海格笑了笑,又從容的划著船槳,「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能問我,但是秘密就別跟我說了,我守不了秘密,我就住在訓練場旁邊的小屋。」

 

   「好了,我們到了。」

 

   金太妍看著在階梯上等著的一年級新生們,拉過了林允兒的手,匆忙的走進了隊伍,鄭秀妍也跟在金太妍的後頭走進了隊伍裡,只有黃美英,她皺著眉頭的,待在原地看著和自己同年齡的人。

 

   「Tiffany,你怎麼了?」

 

   「沒事……」她可以聽到,那些歧視他們是外來者的心聲,她搖了搖頭,雖然走向了隊伍,步伐卻很是遲疑。

 

   不管怎樣,這一年的一年級新生,還是走向了大廳的方向。


 

   前面站著的是芽菜教授,制止了熱烈歡迎新生的葛萊芬多學院,又看著剩下的四個人,「下一位新生,林允兒!」

 

   林允兒暗暗的看著坐在長桌面前的凊少,又小步的走到椅子前,緩緩的坐下,任著芽菜教授則把分類帽輕輕的放到了她的頭上。

 

   「嗯……嗯……真是有趣,天真爛漫,又毫無畏懼,愚與智之間取得了很好的平衡阿,還很不怕吃苦,去過最高的山,也去過最深的海……赫夫帕夫!」

 

   赫夫帕夫的學生看著林允兒,有些高年級生站起了身子,一邊拍著手熱烈的歡迎她,而最前頭的學生則讓出了一個位子,讓林允兒坐下。

 

   林允兒看著勾著笑的凊少,也跟著笑了起來,她知道喔!有一本關於奇獸的書,它的作者就是赫夫帕夫的學生!這樣凊少會不會很高興她被分到了赫夫帕夫呢?

 

   「下一位……Jessica Zheng!」

 

   鄭秀妍面無表情的坐上了椅子,她向上看了一眼分類帽的帽沿,小聲的開口,「拜託直接跳到結尾,我想睡覺。」

 

   「……」

 

   「……」

 

   「分類帽,有什麼問題嗎?」坐在主桌正中央的米奈娃麥困惑的看著分類帽,有些憂慮的開口,該不會因為是外國學生,所以出了問題吧?

 

   「雷文克勞。」

 

   雷文克勞的學生先是呆了一下,才做出反應歡迎鄭秀妍加入他們。

 

   芽菜教授輕輕的咳了一聲,她看著最後的兩個名字,「金太妍,請上前。」

   

   「獨特、不!是奇怪……高純度的血統,沉穩,亦非善亦非惡……」

 

   金太妍則是輕輕的打了個呵欠,完全呈現不在意,而她看了一眼瞪著她的自家媽媽,又做出了應該有的行為。

 

   「哈!高傲!卻又不驕傲,十足的骨氣,聰明的頭腦……我知道你該去哪了。」分類帽微微的彎著,突然又完全展開,「史萊哲林!」

 

   黃美英看著走下台的金太妍,自動的坐到了椅子上,她任著芽菜教授把分類帽戴到她的頭上,又緩緩的吸了一口氣。

 

   「嗯……又是純正的巫師血統,聰明,反應力好……喔!我很確定你要去哪……史萊哲林!」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旁邊的位子,從容的走了過去,但,氣色卻不是很好,「別擔心,不是因為你。」

 

   金太妍看著坐到自己身邊的黃美英,她輕輕的皺著眉頭,她知道剛剛自己又被讀心了,「那你是怎麼了?」

 

   「太多聲音了……好恐怖……」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看著勾過自己指頭的金太妍,「妳……」

 

   「我也覺得很恐怖,沒事的。」金太妍看著走到舞台正中央的米奈娃麥,「校長要說話了,專心聽。」

 

   「各位同學,歡迎各位回到霍格華茲,也歡迎各位新生的到來,以及新教授的蒞臨。」米奈娃麥從容的說著,又看著台下的同學們,「這些教授全都是來自國外,他們在自己的國家都有出色的表現。」

 

   「鄭妍安教授,是美國藥草學的第一把交椅,將來會協助各位同學有關魔藥學的課程。」

 

   「金正熙教授,韓國法巫國會,正氣部破案率最高的正氣師,在這學期開始教導各位黑魔法防禦術。」

 

   「黃美妍教授,美國魔藥學專家,在教導各位魔藥學的過程裡,我也希望大釜爆炸的機率會降低。」

 

   「凊少教授,行走各國致力於奇獸研究,將來會參與奇獸飼育課程,少部分的黑魔法防禦術也會由凊少教授來進行指導。」

 

   「以上,各位同學可以開始用餐,本學期的課程將於明日開始進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可以,黃美英跟金太妍又被分配到了同一間房間,而且還是霍格華茲裡頭少有的雙人房。

 

   金太妍暗暗的看著黃美英,「你身體好多了嗎?」

 

   「就說了我不是身體上的不適,是精神上的。」黃美英打開了自己的行李,從自己的長袍裡拿出魔杖,又對著行李揮了一下,「不過好多了,聲音少很多了。」

 

   「那好。」金太妍隨口回著,也跟黃美英一樣,拿出了自己的魔杖,用魔法的整理著自己的行李,「然後呢……」

 

   金太妍從長袍裡拿出了一枚銀戒指,她記得如果依照咒語的造字法則,然後利用……好了!「禁視心!」

 

   金太妍看著抱著白兔娃娃的黃美英,「喂!讀我的心。」

 

   黃美英先是一臉不耐煩地看著金太妍,隨後卻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她明明還可以聽到隔壁不知道誰正在抱怨分類帽的結果,「為什麼……」

 

   「看來是成功了。」金太妍微微的抬著頭,又用魔杖在空中寫下了符咒的拼音,然後把戒指放到了她寫的符咒裡頭,「鑲刻定!」

 

   「剛剛是你第一次造咒語?」黃美英又聽到了金太妍沾沾自喜的心聲,不過卻又在她戴上戒指後又聽不到了,「為什麼!」

 

   「你嗓門好大。」金太妍忍不住捂著耳朵,她拿過了自己的睡衣,從容的換上,「哪有為什麼,你不知道造咒語的原則嗎?就跟什麼英文的詞性變化有點像。」

 

   「當然還有一些東西需要調整。」

 

   「……那你能幫我……」

 

   「不行。」金太妍果斷的拒絕黃美英,「我不敢造咒用在別人身上,弄不好是會死人的。」

 

   「你都可以施咒在你自己身上了,為什麼別人不行?」黃美英鼓著臉頰,沒好氣的開口,她緊抓著白兔,「你不是很聰明嗎?」

 

   「這關我聰不聰明什麼事啊……」金太妍困惑的看著黃美英,她看著一幅快哭出來的黃美英,「喂,你是不是每個人的聲音都聽得到?」

 

   「……嗯。」

 

   「不管多遠。」

 

   「太遠的聽不到……像是住在我們隔壁房的女生就一直在說他不喜歡誰誰誰,想用索命咒還是酷刑咒折磨他。」黃美英揉了揉眼睛,又吸了下鼻子,「他們的想法都好恐怖。」

 

   「好了好了,你先別哭。」金太妍即使對黃美英稱不上有好感,但是就算是她最討厭的金志勇受傷她也是會生氣的啊!

 

   「不過你媽媽知道你有這個困擾嗎?為什麼她沒有要處理的樣子?」

 

   「……她通常會抱著我睡覺,然後我就會睡著了。」黃美英小聲的說著,她搖了搖頭,抓著自己的白兔又鑽進了被窩。

 

   金太妍扯了下嘴角,她雖然是想幫黃美英啦,只可惜心有餘力不足。

 

   「晚安。」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緩緩地開口,「我會自己睡著的。」

 

   金太妍看著又翻過身子的黃美英,雖然她是覺得黃美英會讀心,又拿自己無法控制當藉口很討厭,但是……沒辦法控制的聽到他人心聲,似乎也很痛苦。


 

   隔天早上,一大早,竟然就要去上飛行課。

 

   然而這對金太妍來說又是一件很委屈的事了,她明明在韓國就騎著掃帚跨越停戰線,怎麼現在她要上什麼詭異的飛行課啊!

 

   「太妍姐姐!」

 

   喔,然後林允兒跟她同時段的飛行課。

 

   「……那隻貓是怎樣?」金太妍看著從林允兒長袍裡探出頭的黑貓,困惑的問著,「寵物不能帶來上課吧?」

 

   「因為Yuri說她不想待在房間啊,而且哥哥這個時候有顆要上。」林允兒抱著在自己長袍裡的黑貓,理所當然的說著,「而且Yuri答應我不會吵我的。」

 

   金太妍尷尬的看著又躲回長袍裡的Yuri,她輕輕的抹了抹臉,又吐了口氣。

 

   「不過另外一個女生怎麼沒來?」

 

   「另一個女生……你指Tiffany?」金太妍看了下周圍,不過除了其他不認識的赫夫帕夫學生跟史萊哲林的學生之外,她還真的沒有看到黃美英,「不知道,也許等等就出現了吧?」

 

   「喔,在那裡!」

 

   黃美英又白著一張臉走了回來,她看著金太妍,緩步的走到了她的身邊,「如果我說我懼高,你們信嗎?」

 

   「真的嗎?」

 

   「我不信。」

 

   黃美英嘆了口氣,她突然盯著林允兒的領口,「我說允兒,你衣服裡藏著什麼?」

 

   「喵。」

 

   「不是吧?你連貓的心聲都聽得懂?」金太妍訝異的看著黃美英,又看著探出頭的Yuri。

 

   「我只聽到貓在叫。」

 

   「不是吧?太妍姐姐聽不懂嗎?」

 

   金太妍跟黃美英倒是同時看向了林允兒,「你聽得懂?」

 

  「聽得懂啊,哥哥也聽得懂。」林允兒點了點頭,「姐姐你們真的聽不懂嗎?」

 

   「誰……」

 

   「喵嗚!」

 

   林允兒錯愕的看著從自己領口飛出去的Yuri,「Yuri!」

 

   「喂!把貓還給她!」金太妍看著跟自己同個學院的學生,伸出了手,要把Yuri抓回來。

 

   「我不要。」史萊哲林學生高傲的看著金太妍,「還什麼高純度的巫師血統,竟然是純種巫師就別跟那種人玩啊,還有說有笑的,不覺得自己被弄髒了嗎?」

 

   「把Yuri還來!」林允兒直接撲向了那個史萊哲林學生,卻直接撲空。

 

   「那麼想要,就去拿啊!」

 

   「太妍!他要把貓丟出去!」

 

   不得不說,其實Yuri也只不過是個出生三個月剛斷奶的幼貓,要說重量還很輕,這也是為什麼林允兒可以帶著她來上課的原因。

 

   「王八蛋!」金太妍不自覺地說出了韓文,她看著不遠處的掃把,迅速的抽出了魔杖,「速速前!」

 

   金太妍俐落的騎上了掃帚,以驚人的速度飛向了Yuri,安穩的把Yuri護在懷裡,又及時在撞上玻璃之前煞住掃帚,她呼了一大口氣,無奈的看著自己懷裡的Yuri。

 

   眼前的玻璃突然被敲了幾下,她看著冷著一張臉的金正熙,Holy shit,她怎麼剛好停在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前啊!

 

   「金太妍同學,你在這裡幹嘛?」

 

   「救、救林允兒的貓。」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又緊緊的抓著掃帚,「我、我要回去上課了,媽、不……教授再見。」

 

   黃美英看著飛回來的金太妍,鬆了好大一口氣,又看著緊緊抱著自己家黑貓的林允兒,「反應真快。」

 

   「有你提醒。」金太妍拿著掃帚,有些哀怨的看著林允兒,「我覺得我媽生氣了。」

 

   黃美英則看向了剛剛金太妍停了一下的窗子,無奈地笑了笑,「對啊,她真的生氣了。」

 

   「……誰!動了我的掃帚!」

 

   金太妍看著手上的掃帚,急忙的放到了地上。

 

   胡奇夫人雙手插著腰,走向了金太妍,又看著一旁的林允兒,「赫夫帕夫,上課禁止帶寵物,把你的貓帶到旁邊。」

 

   「是!」

 

   「你……」

 

   金太妍暗暗的瞥了一眼黃美英,卻沒有看到她擔心的神情,嘴角甚至還勾著笑意,她又看向了胡奇夫人,果斷地開口,「教授,我剛是為了救貓。」

 

   「我剛都看到了。」胡奇夫人淡淡的說著,「就一年級新生來說,你騎掃帚的能力不錯,史萊哲林加十分。」

 

   「都給我排好了。」胡奇夫人轉過身子,看著還分成兩群的學生,「我是你們這學期飛行課的教授,請叫我胡奇夫人或是胡奇教授,也是這年度魁地奇比賽的裁判。」

 

   金太妍跟黃美英躲到了隊伍的後頭,金太妍看著還在偷笑的黃美英,沒好氣的開口,「明明就讀到教授的心,幹嘛還躲在我後面。」

 

   「是你做錯事,又不是我。」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又看著前頭正在上課的胡奇夫人,緩緩的湊到了金太妍的耳邊,「你被剛剛的人盯上了,他正想著怎麼整你。」

 

   「喔。」

 

    「你不怕嗎?」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怕什麼?」

 

   她抬起頭,看著黃美英,露出了一個過分燦爛的笑容,「先下手為強,讓他知道我可不是好惹的。」

 

   

   黃美英看著拿著一個她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金太妍,又抬頭看了下四周。

 

   「搞定。」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手,故作沒事的走到史萊哲林交誼廳的另外一頭,坐下,「現在就等著看好戲了。」

 

   「你用了什麼?」黃美英好奇的問著,其他人現在都在大廳吃飯,她們是匆匆的吃了些東西就先跑回來的。

 

   「呵呵……我才不想破壞驚喜。」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翻開了放在桌上的報紙,「不過英國的報導也真是無聊,老是在寫一樣的東西。」

 

   「我也要看。」黃美英看著金太妍遞過來的報紙,仔細的讀著上頭的文章,「佛地魔、葛林戴華德之墓被挖掘……」

 

   「不就是盜墓嗎?有什麼好慌張的。」金太妍聳了聳肩,從小活在亞洲地區的她當然沒聽說過這兩個人,反倒是黃美英,又鎖緊了眉頭,「你的表情幹嘛那麼凝重?」

 

   「你不知道?這兩個是歷史上最強大的兩個黑巫師。」黃美英放下了報紙,認真的看著金太妍,「他們在當年都造成了很大的混亂,整個魔法界被他們搞得亂七八糟的。」

 

   金太妍到表現的一副不在意,她看著紛紛走回交誼廳的人,又拍了拍黃美英的手,「嘿,你現在可以讀到哪個……哪個……」

 

   「艾瑪哈沃德。」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是說為什麼我要陪你做這種事?」

 

   「憑我沒辦法給你讀心。」金太妍撐著臉頰,理所當然的說著,「而且我們對他們來說都是外國人,當然是要站在一起啊。」

 

   黃美英睜開了眼睛,輕輕地呼了口氣,「她要進來了。」

 

   「艾瑪,這裡有你的東西喔。」一個吃著麵包的學生看著走進來的艾瑪哈沃德,指了指桌上的禮物盒,又從容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什麼啊?」艾瑪哈沃德拿過了禮物盒,她看著上頭的字條,從容的拉開了禮物盒上的緞帶。

 

   「三、二……」

 

   「哇!」

 

   「這是什麼啊!」

 

   「那個白癡把煙火帶到交誼廳的!」

 

   「不止煙火啊!」

 

   「為什麼會有小妖精!」

 

   黃美英被金太妍護在了身後,她看著交誼廳裡的混亂,又看著金太妍得意的笑容,「你從哪裡弄到這些東西的?」

 

   「斜角巷有一家玩具店,在裡頭買的。」金太妍輕聲的開口,又把飛過來的小妖精丟了回去,「小妖精則是變形咒,我哥最厲害的就是變形咒語學。」

 

   「哪些是什麼東西變來的?」

 

   「當然是……」

 

   「速速還原!」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小妖精全部變回了螞蟻,又看著站在交誼廳門口的人,靠……這又是哪個教授啊!

 

   「那個不是……」

 

   「哈利波特。」黃美英抓著金太妍的長袍,緩緩地開口,「是那個打敗佛地魔的人。」

 

   哈利波特走到了交誼廳的正中央,他看著打開的禮物盒,無奈地嘆了口氣,看來他必須跟喬治衛斯理說賣出去的惡作劇商品控制一下數量。

 

   「各位同學你們好。」哈利波特看著還在混亂裡的人,拿著魔杖,讓交誼廳內變得乾淨整齊,「我來這裡是為了找東西,史拉轟教授和麥校長也已經同意,現在所有同學都必須立即回到房間,接受魔法部的安全檢查。」

 

   「同學。」

 

   「喂,人家再叫你。」黃美英抓住了金太妍,又轉頭看著哈利波特,「有什麼事嗎波特先生?」

 

   不是說叫她的?黃美英那麼急著幫她回答幹嘛啊?金太妍輕輕地皺著眉頭,一臉不耐煩地看著哈利波特。

 

   「剛剛的混亂是你造成的嗎?」

 

   「是。」金太妍倒是好不否認,「那是為了讓其他人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金太妍不在多待,反而拽過了黃美英的手,跟她一起回到了房間。

 

   「你真沒禮貌。」黃美英噘著嘴,從容的坐到床上,又拿過了自己的白兔娃娃。

 

   「他隨便阻止我的惡作劇,那才叫沒禮貌。」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看著放在自己床上的東西,拿著魔杖,小心翼翼的打開,「掃帚?」

 

   「誰送來的?」黃美英好奇的湊到了金太妍的身邊,好奇的看著裡頭的掃帚,「還有一封信。」

 

   金太妍才開了信封,她看著自動飛起來的信封,聽著信封發出來的聲音,她知道這是誰送的了。

 

   「金太妍,你該慶幸史萊哲林的魁地奇隊伍剛好少了個搜捕手,我才沒有在下課之後就殺去教訓你。」金正熙冷冷地哼了一聲,「明天中午去訓練場,史萊哲林的隊長會在那等你。」

 

   「好溫和的咆哮信。」黃美英看著自動變成紙屑的信封,又看著拿著掃帚的金太妍,「結果阿姨不算生氣嘛!」

 

   「是還好這個隊長救了我。」金太妍輕呼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把掃帚放到牆邊,「對了,剛剛的一片混亂,你有聽到什麼心聲嗎?」

 

   「都是白的。」黃美英說到這突然皺起了眉頭,「不過我聽到了波特先生的心聲……他說有人偷走了兩位黑魔王的頭骨,然後懷疑是史萊哲林學生做的……」

 

   金太妍也有些慌張,她走到房間門口,確定沒有人在附近,才又回到了房間,「早知道就不要問你了。」

 

   「為什麼?」

 

   「你太輕易就說出別人的心聲,會有危險的。」金太妍輕輕地呼了口氣,又換上了自己的睡衣,「以後如果誰問你聽到什麼,不要全部都說出來,知道嗎?」

 

   「喔……」

 

   哈利波特在敲了敲門之後就走進了金太妍跟黃美英的房間,看來這就是妙麗挑選進來霍格華茲的新生了,「能讓我檢查房間嗎?」

 

   「請便。」金太妍爬到了床上,又逕自的拉過了被子,跟黃美英一起看著拿著魔杖在自己房間裡頭走著的哈利波特。

 

  「一年級新生通常不會有掃帚的。」

 

  「我表現好,我媽買給我的。」

 

   「那你參加了魁地奇比賽?」哈利波特看著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希望你的表現比馬份好。」

 

   黃美英抱著白兔,又看著翻著自己床頭櫃的哈利波特,「波特先生,為什麼我們的房間要被檢查?」

 

   「不只你們,所有的學生,不管是葛萊芬多或是其他學院都要。」哈利波特把他翻到亂七八糟的東西還原之後,又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能請你們兩位下來嗎?我要檢查床。」

 

   哈利波特揮了下魔杖,確認床鋪也沒有藏什麼東西之後,又把床鋪恢復原樣,「謝謝你們的配合。」

 

   黃美英等到哈利波特走出房間後,就騰出了一隻手,隔空關上了門,上鎖。

 

   「你施法可以不用魔杖喔?」

 

   「美國巫師都這樣的。」

 

   「我們倒是偏好用魔杖。」金太妍聳了聳肩,她彈了下指頭,像是不服輸的施法熄掉了房間的燈,「晚安。」

 

   「晚安。」


 

   金太妍準時的到了城堡訓練場,她看著一個坐在箱子上面的女生,有些遲疑的走了過去。

 

   「你來了啊!」女生瞥了金太妍一眼,就把書闔上,「我是權寶雅,史萊哲林三年級。」

 

   「午休時間不多,我就簡單跟你解釋一下魁地奇的規則。」權寶雅站起了身,又打開了剛剛坐著的箱子,「韓國應該也有魁地奇吧?」

 

   「……有是有,只是我沒有去看過。」金太妍站在權寶雅的旁邊,看著箱子裡的球,「你怎麼知道我是韓國人?」

 

   「我昨天上金教授的課,剛好看到你在窗外一臉尷尬的跟教授交談。」權寶雅從容的說著,一邊把比較大的球拿了起來,「這是快浮,這個是追蹤手跟守門員負責的,看到那三個柱子上的圓圈了嗎?那個就是球門,每丟進一顆,都有10分。」

 

   金太妍點了點頭,順著權寶雅指的方向看去。

 

   「然後……」權寶雅拿出了魔杖,她解開了壓著博格的鐵鏈,她看著飛到天空,又重重落下,打算打自己的博格,又揮了下魔杖,「這個是博格,他們會試圖讓選手離開掃帚,特別是拿著快浮的。」

 

   「比賽的時候可以用魔杖嗎?」金太妍看著又被關回去的博格,她可不想因為一場比賽就躺進醫務室。

 

   「不行,不過你別擔心,你的職位是搜捕手,你的工作只有一個。」權寶雅又拿出了一顆金色的球,放到了金太妍的手上,「這是金毯子,拿到金毯子就結束比賽,同時可以幫隊伍拿到150分。」

 

   金太妍看著在眼前靈敏飛著的金毯子,她迅速的抓住了它,又把球還給了權寶雅,「我知道了,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

 

  「嗯……每個禮拜五的中午我們都要練習,記得星期五要來。」權寶雅把箱子關上,又提過了箱子的把手,「你吃飯了嗎?」

 

   「吃過了。」

 

   「那好,那你就陪我去放東西,順便來認識裝備,大概三分鐘,不會太久的。」

 

   當金太妍跟權寶雅認識完所有東西之後,兩人就並著肩走回史萊哲林交誼廳,不過交誼廳卻是異常的混亂。

 

   黃美英的左手微微握著,而她眼前的艾瑪哈沃德呈現浮空且沒辦法動彈的狀態,「你擅闖我的房間!」

 

   「我沒有……」

 

   「有!」

 

   權寶雅隨手抓過了一個史萊哲林的學生,「喂,剛發生了什麼事?」

 

   「喔……就Tiffany剛剛回去房間,發現自己的東西被破壞,然後說那是艾瑪做的。」他皺著眉頭,一臉擔憂的說著,「寶兒,你不要插手吧?級長已經去找教授過來了。」

 

   「找誰?大家都知道史拉轟教授除了魔藥厲害幾乎管不住史萊哲林學院。」權寶雅抽出了魔杖,才跨出一步而已就被釘在了原地。

 

   「誰都不要管!」黃美英大聲的吼著,又把左手鎖緊,看著一副呼吸困難的艾瑪哈沃德,「我要你承認!是你毀壞我的東西!還破壞了金太妍的掃帚!」

 

   「我……」

 

   「Tiffany!」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知道這是金太妍的聲音。

 

   「別把事情弄成這樣,東西可以修好的。」

 

   黃美英微微鬆開了手,她看著昏倒在地上的艾瑪哈沃德,又看著拿著魔杖一臉困惑的權寶雅。

 

   金太妍則戴上了戒指,從容的走到了黃美英的身邊,又逕自拉過了她的手,「如果真的是艾瑪哈沃德做的,我不會就這樣算了。」

 

   黃美英低著頭走在金太妍的身邊,她知道自己被金太妍帶回了房間,然後聽到的是一聲嘆息。

 

   「靠,這下我媽真的會氣死。」金太妍看著自己被折斷的掃帚,又看著黃美英床上四散的棉絮,她抽出了魔杖,「復復修!」

 

   「我試過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看著自己床上的棉絮,「兔子壞的太厲害,但是你的掃帚應該還修得好。」

 

   金太妍又施展了一次復復修,她看著恢復原樣的掃帚,輕輕地吐了口氣,又走到黃美英的床邊,幫她整理著床上的棉絮。

 

   「你在幹嘛?」

 

   「總要整理乾淨吧?」金太妍反問著,她拿過了一個束口袋,把棉絮跟破掉的布放進去,又默默的放到了黃美英的床上。

 

   「走吧,差不多要去上符咒課了。」


 

   鄭秀妍的符咒課,剛好跟金太妍還有黃美英是同一節的。

 

   「怎麼只有你?」鄭秀妍撐著臉頰,看著坐到自己身邊的金太妍,「Tiffany呢?」

 

   「被院長叫走了。」金太妍簡單的說著,剛剛走出交誼廳的時候剛好遇到了史拉轟教授,然後黃美英就被帶走了,「我問你,你是美國人對吧?」

 

   「呃……對,你要幹嘛?」

 

   「美國的破心者很多嗎?」

 

   「破心者……占我們巫師人口的千萬分之一吧。」

 

   「你們美國巫師是不是不習慣用魔杖施法?」

 

   「魔杖施法速度雖然快,但是還要花時間把魔杖抽出來,所以大部分是……不對,你問那麼多幹嘛?」鄭秀妍微微的皺著眉頭,「不要因為我是代表睿智的雷文克勞就問東問西的。」

 

   「滿足我的好奇心。」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翻開了自己的符咒學書,又多看了鄭秀妍一眼,「雷文克勞代表睿智?」

 

   「怎麼?你不知道四大學院的代表意義嗎?」鄭秀妍輕輕的挑眉,接著又很貼心的補充,「代表勇敢善良冒險的葛萊芬多、樸實憨厚努力的赫夫帕夫、有創造力睿智的雷文克勞,以及聰明有領導力的史萊哲林。」

 

   「喔,順帶一提,史萊哲林的黑巫師比例是最高的,就像是佛地魔,就是史萊哲林的學生。」鄭秀妍緩緩的說著,「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波特先生請自搜查史萊哲林學生的原因。」

 

   「嗯……說到這個……」

 

   「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會搜查霍格華茲?」

 

   金太妍點了點頭。

 

   「因為這個。」鄭秀妍從口袋拿出了一篇從報紙上剪下來的報導,「聽說在墓地附近,發現了霍格華茲禁書區的一小部分內容。」

 

   「你隨身帶著這個?」

 

   「我想研究魔法界的世界史。」鄭秀妍只簡單的說明,又把報導收回了口袋,「歷史看似學不到什麼,卻又能得到很多。」

 

   金太妍突然發現鄭秀妍被分配到雷文克勞的原因了,到底是哪個十一歲小孩會迷歷史啊!而且剛剛的發言不會太過超齡嗎?

 

   「不過史萊哲林的學生怎麼來的不多?都翹課了?」

 

   「也許吧。」金太妍聳了聳肩,表示她不太在意,又隨手翻著咒語書,找到勉強引起自己興趣的咒語,把專注力放到了書本的文字上。

 

   幾分鐘之後,一個小小的身子跳上了書堆,他站在上頭,看著還在看書的金太妍,「金小姐,你怎麼還在這裡?」

 

   鄭秀妍看了一眼沒打算理浮立維的金太妍,又用手肘戳了一下她,暗暗的指著浮立維。

 

   「教授,你剛剛說什麼?」金太妍看著浮立維,有些困惑的看著他。

 

   「你怎麼還在這裡?剛剛金教授跟我說她要借妳去處理一些事。」

 

   她媽找她……搞什麼啊!剛剛的事又不是她惹出來的!

 

   不過即使不願意,金太妍還是離開了符咒學教室,她記得金正熙的辦公室在……不對,他現在應該要去史拉轟教授的辦公室。

 

   「你是說,你可以聽到每個人的心聲?」

 

   金太妍走下了階梯,看著在辦公室裡頭的一群人,「教授。」

 

   金正熙看著走過來的金太妍,伸手拉過,讓金太妍站在自己身前,「聽Tiffany說掃帚修好了?」

 

   「嗯,雖然斷成兩截,但是是新的,還可以用復復修。」金太妍抬頭看著自己的媽媽,又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黃美英,隨後又環顧站在身邊的大人,「是艾瑪先破壞我們的東西的。」

 

   「喔,我們現在處理的不是那件事,畢竟哈沃德小姐也已經得到教訓了。」米奈娃麥從容的說著,又看著黃美英,「我這裡,有件事需要你們的幫忙。」

 

   「校長……」

 

   「我認為小孩子有自主決定的權利。」米奈娃麥看著黃美妍,緩緩地開口,「波特,請你跟這兩位年輕的小姐解釋所有的事情。」

 

   「波特先生,我現在人也在英國,將來要待上七年的時間,所以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黃美英看著哈利波特,突然開口說道,「有關禁書、葛林戴華德、佛地魔,還有盜墓的事,我希望我跟太妍都能知道。」

 

   「……看來你真的是天生的破心者。」哈利波特笑了笑,他看著金太妍還有黃美英,他明白黃美英要知道的原因,但是金太妍……

 

   「在今年學期開始的前一天,巫師墓園裡的兩個墳墓遭人挖掘,分別是葛林戴華德之墓和湯姆瑞斗之墓,且頭骨都遭人取走,在現場找到的缺頁經過調查確定是霍格華茲禁書區,有關死者之書的缺頁。」

 

   「那本書記載的是所有有關死神的傳說,包含靈魂的審判、幽靈的形成以及復活儀式。」

 

   「而經過確定,盜墓者想透過兩位黑魔王的頭骨,復活已死去的他們。」

 

   「兩人的復活,很可能造成第三次巫師世界大戰。」米奈娃麥沉重的開口,「而且這次不單單只是兩個黑魔王,可能是三個。」

 

   「喔……但這關Tiffany什麼事?」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困惑的開口。

 

   「他們要用我的能力,找出潛藏的兩個黑魔王。」黃美英淡淡的說著,輕輕的挑起微笑,「我可以讀到任何人的心,記得嗎?」

 

   金太妍皺著眉頭,又看著自己的媽媽。

 

   「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我媽媽只專長魔藥,黑魔法防禦術我還不太會,而現在……我只相信你。」黃美英跳下了椅子,走到了金太妍的面前,拉過了她的手,拿下了她的戒指,「我相信你。」

 

   「我黑魔法防禦術也不會。」

 

   「所以說了……教授,你可以教太妍黑魔法防禦術嗎?起碼先讓太妍能保護我跟自己。」

 

   「金教授……」

 

   金正熙輕輕地嘆了口氣,她的手放在金太妍的身上,「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我才不怕你。」金太妍輕輕地哼了一聲,又拿回了自己的戒指戴上。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跟金正熙一起離開,又看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皺著眉頭的自家媽媽,「Mom,I will be alright。」

 

   「那就麻煩你了,Tiffany小姐。」

 

   

   黃美英在晚餐時間還沒看到金太妍,心裡其實有些著急。

 

   不過當金太妍臉貼著紗布坐到史萊哲林的長桌前時,她心裡著實了不少。

 

   「等等再問。」金太妍迫不及待的拿過了麵包跟濃湯,狼吞虎嚥的吃著,「我從來沒有想過學習會那麼困難。」

 

   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她注意到越來越多人出現在大廳,又開始專心聽著每個人的心聲。

 

   「啊……累死了……」

 

   「聽說哈利波特回來學校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奇獸飼育比我想像中的有趣多了!」

 

   「聽說史萊哲林中午發生了大事,不知道怎麼了。」

 

   「不!不要吵我!」

 

   黃美英看著一個坐在餐桌前煩悶的抓著頭髮的葛萊芬多學生,有趣的,是他旁邊的人都沒有與他有多餘的互動。

 

   黃美英微瞇著眼,認真的看著那個學生,卻又在當中,聽到了兩個特別的聲音。

 

   「真是膽小,教授們都還沒來,不是最好的機會,屠殺在場的麻種嗎?」

 

   「接著是魔法部,沒了魔法部,巫師們就可以不必躲躲藏藏了。」

 

   「你們不要一直在我腦子裡說話!」

 

   金太妍看著白了嘴唇的黃美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是誰?」

 

   「那個……應該是葛萊芬多的七年級生。」黃美英不確定的說著,她看著其實變成了貓,躲在桌腳的米奈娃麥,「校長……」

 

   米奈娃麥變回了人形,她從容的走到了那名葛萊芬多學生的身邊,「格威爾先生,你還好嗎?」

 

   「校長?」

 

   「校長!快點離開!」

 

   「鄧不利多之後的校長,就讓我看看你是不是適合這個位置吧!麥教授。」格威爾突然變了一種語氣,又從袖子裡抽出了魔杖,「啊哇呾……」

 

   「去去武器走!」

 

   金太妍看著走進來的哈利波特,又下意識的把黃美英護到了身後。

 

   「喔,波特。」

 

   「哼,鄧不利多的第二個愛徒嗎?」

 

   哈利波特錯愕的看著同時用兩種聲音說話的人,他看向了早一步護住學生的米奈娃麥,又暗暗的嚥了口口水,「我現在面對的,到底是誰?」

 

   「波特,才過了二十年,你就忘了我嗎?」

 

   「少來了,明明是我們共用著這個身體。」

 

   「波特先生,格威爾已經不在了。」黃美英拉著金太妍小心翼翼的繞到了哈利波特的身邊,「我剛還可以聽到他的聲音,但是……葛林戴華德先生殺了他。」

 

   「怎麼……」

 

   「你會很驚訝,當你從地獄回來之後,是連靈魂都可以扼殺的。」葛林戴華德的聲音,從容的從格威爾的嘴中流出。

 

   「反倒是妳,你怎麼知道是誰殺了誰的?」

 

   金太妍把黃美英藏在身後,手裡又拿著魔杖,「別動她。」

 

   「史萊哲林的學生什麼時候那麼的……不邪惡了?」

 

   「都是你,如果照我的話做,我們早就可以整肅整個世界了。」

 

   「別忘了是我殺了你,葛林戴華德。」

 

   「我們現在都是半全盛期,誰輸誰贏還不知道。」

 

   哈利波特雖然對於正在吵架的兩代黑魔王,還是緊繃著神經,看著眼前穿著葛萊芬多制服的「學生」。

 

   「佛地魔、葛林戴華德,不管你們是誰,霍格華茲都不歡迎你們。」米奈娃麥看著紛紛出現的教授,確定學生們都沒有暴露在危險之中,才揮下了魔杖,「別想破壞這二十年來的和平!」

 

   「跟鄧不利多比,你還差得太多了,即使當時你也有參加第一次大戰。」葛林戴華德只是伸出了手就擋下了麥教授的攻擊。

 

   「天生就能讀心的能力……」佛地魔控制著另一半的身體,看著黃美英,「葛林戴華德,我想我們該走了。」

 

   「什麼?到霍格華茲復仇不是你第一個想做的事嗎?」

 

   「會有機會的,現在先別跟整個魔法部門的人起衝突。」佛地魔拿著魔杖,又看著哈利波特,「再見啦,波特,這只是開始。」

 

   一陣陰風吹過,漂浮在空中的蠟燭瞬間熄滅,金太妍緊緊地握著黃美英的手,她轉過頭,看著不知何時就掉下眼淚的黃美英,「喂……」

 

   黃美英止不住雙手的顫抖,她在剛剛,跟佛地魔還有葛林戴華德對視的同時,就感受到了。

 

   什麼叫做人性的黑暗面。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