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9682_1975433025815233_7492430471253449390_n.jpg

28233049_1569259763185862_1256652327_n.jpg]

 

碎碎念:

 

國中生活果然很精彩呢ww

 

然後好熱阿QQ

 

誰給地球降溫QQ

 

 

 

 

 

 

 

第六章

 

金太妍猶豫了幾天,還是趁著凊少終於不再調侃她,心甘情願繼續去整理他因為實驗所造成的混亂,飛到了黃美英的房間裡。

 

「你來啦?」黃美英穿著自己的睡衣,正在房間裡頭走來走去,很明顯的焦慮。

 

「怎麼了?」

 

「嗯……我不知道,就是覺得心情很差。」黃美英停下了腳步,看著飄到自己面前的金太妍,「不過你來了應該會好一點。」

 

「What?」

 

「不知道,反正很難解釋。」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又輕輕的揉了下太陽穴,「就是感覺有事情會發生,卻又沒事。」

 

「我搞糊塗了。」

 

「我自己也不懂,沒關係的。」黃美英搖了搖頭,她又走到了桌子旁邊,倒了一杯酒,她這幾天就是這樣,很焦慮,卻又找不到原因,甚至因為太過焦慮而失眠,「你要嗎?」

 

「你什麼時候學會喝酒的?」

 

「別問了。」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她一次喝完了杯子裡的紅酒,又再倒了一杯,她知道金太妍沒有那麼在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飄過去,直接拿過了黃美英手裡的酒杯,「別跟我說你要倚賴酒精才能入睡。」

 

「只有這幾天。」

 

金太妍把酒杯放下,逕自抱過了黃美英,而被抱的人被嚇了一跳,慌張的抱住了金太妍的脖子,「你在幹嘛!」

 

「你小時候睡不著我不都這樣哄你嗎?」金太妍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黃美英,理所當然的開口,「還是你要我走?」

 

黃美英緊抿著唇,卻還是往金太妍的身上靠了靠,即使越靠近金太妍只會越冷,「不要。」

 

「知道啦,我也不打算抱著你,都多大了。」金太妍把黃美英放到了床上,又自動的坐在她的旁邊,「快睡吧,我在這裡。」

 

「你真的會待在這吧?」

 

「真的。」金太妍從容的說著,「我保證你明天一早還看得到我。」

 

「你說的喔……」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顯得有些擔心,她有些遲疑的伸手,但還是抓住了金太妍的衣服。

 

「長不大的小孩。」金太妍拉過了黃美英的手,輕輕地握著她的手腕,「抓著衣服我如果不小心睡著你會抓不住的。」

 

「你要改掉你睡著會飄起來的壞習慣。」

 

金太妍吐了吐舌,不再多說一句話。

 

黃美英也打了一個呵欠,緊牽著金太妍的手,在酒精的催眠下緩緩睡去。


 

黃美英迷迷糊糊的坐起了身子,卻冷不防的撞上飄浮在半空中的東西,她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又看著金太妍,「太妍。」

 

黃美英看著沒有回應的人,她輕輕地搖了搖頭,又看著被風吹起的窗簾,看來是金太妍睡著之前拉上的。

 

她避開了浮在半空中的金太妍,走到衣櫃前拿出了自己的襯衫跟長裙,今天她選擇的衣著和平常不同,因為她打算做些她平常沒辦法做的事。

 

她又走到了書桌前寫下了一張紙條,才又回到床邊,無奈的看著金太妍,「起來了!」

 

「What……」

 

「起來!我們今天要去玩。」

 

金太妍醒了大概三分,她迷迷糊糊的坐在半空中,唇上突然貼上了有些燙人的溫度,她嚇了一跳,驀然的跌坐在床上,她清醒地看著眼前勾著微笑的黃美英,「妳、妳剛才幹了什麼事?」

 

「Easy, just a little kiss.」黃美英聳了聳肩,她又拿了襯衫、長褲、手套、帽子,「換上吧。」

 

「蛤?」

 

「你自己說的啊,只要不曬到太多太陽,你就能在白天的時候行動。」黃美英把手上的東西塞給了金太妍,強勢的要金太妍換下她身上的背心和短褲,「快點。」

 

「真是的……一大早把人叫起來到底要幹嘛……」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毫不害臊的在她面前換衣服,她先是尷尬的搔了搔臉頰,隨後又轉過了身子,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的翻著自己的衣櫃。

 

「oh, little princess.」金太妍看著拿出麻繩的黃美英,「你別告訴我你要偷跑。」

 

「有什麼關係,就這一天而已。」黃美英笑得燦爛,她還拿出了絲帶,把自己的頭髮綁好,「還有,我是女王。」

 

「我們家粉紅女王竟然變得如此不負責任且叛逆,嘖嘖。」金太妍伸了個懶腰,她搶過了黃美英手上的麻繩,隨手就丟回衣櫃,「我可是強大的吸血鬼女王,我才不要用麻繩這種庸俗的逃脫方式。」

 

「我是人類。」

 

「我說了,我可是強大的吸血鬼。」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摟過了黃美英的腰,半拖半拉的把黃美英帶離了房間,走沒幾步就遇到了賽巴斯欽。

 

不過那人好像沒看到她們。

 

「嗯?」

 

「我有催眠的能力,記得嗎?」金太妍看著困惑的黃美英,接著又逛大街的帶著黃美英一路跟所有在皇宮裏頭走來走去的僕人或是大臣擦肩而過,「這才是高超的逃脫技巧。」

 

「知道了,別一直強調。」

 

金太妍走到了陽光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太陽的溫度打在她的衣服上,她好久沒有感受到烈日的溫暖了。

 

黃美英暗暗的觀察著金太妍,還好金太妍沒有表現不適,她拉了拉金太妍的衣袖,「走吧,我們一起出去玩。」

 

金太妍看著拉著自己的黃美英,她輕輕地搖了搖頭,所以說,她越來越不懂黃美英的想法了。


 

在金太妍被黃美英帶來海港的村莊,又在市集到處走走逛逛,一路嘗試了不少新奇的東西之後,金太妍終於受不了,跟黃美英說她要在樹下休息。

 

「偉大的吸血鬼女王,你的體力真是差啊。」黃美英拿著她從攤販那買來的果汁,遞給了倒在樹下已經體力透支的金太妍。

 

「太陽那麼大,人那麼多,現在又是我睡覺時間,體力不夠是正常的好不好。」金太妍一口氣喝完了果汁,又看著黃美英,「好像很久沒看到你那麼開心了。」

 

「因為難得不是女王的身份啊。」黃美英坐在金太妍的身邊,從容的說著,她特地在皇宮附近租了一匹馬然後跟金太妍兩個人來到了海港的村莊,「而且我都交代賽巴斯欽了,可以放心玩。」

 

金太妍則是盯著擋去陽光的樹葉,「之後呢?」

 

「嗯?」

 

「你又要忙了?」

 

「不知道。」黃美英抱著雙膝,看著不遠處正在跑跳的小孩子們,「不過你不用擔心啦,我不會再冷落你的。」

 

「誰關心這個了,我只是問問。」金太妍輕哼了一聲,她伸了個懶腰,又坐起了身子,「你有想過,如果你的世界變了怎麼辦?」

 

「你要咬我喔?」

 

「What……你想太多了。」金太妍翻了個白眼,「我剛聽到有商人再說,東方的土耳其人正在四處征戰,我擔心你的小國家會被波及。」

 

「什麼意思?」

 

「我是說,我活得也不算太短,戰爭也看過了不少,通常這種民族四處征戰,都沒有什麼好事。」金太妍搔了搔頭,也看向了玩在一塊的孩子,「而且根據凊少最近在我家碎碎念的內容,這裡是個很重要的地理位置。」

 

黃美英突然沉下了臉色,她抹了抹臉,她沒有忘記金太妍喜歡開玩笑的習慣,「這不好笑。」

 

金太妍很認真的看著黃美英,不發一語,但是在看到黃美英有些驚慌的神色之後,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任著黃美英毫無節制的打著她,一邊握住了她的手,「還記得十八歲那年嗎?」

 

「什麼?」

 

「只有最強大的騎士,才配得上公主。」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又露出了她的尖牙,「不過我想,女王應該也可以。」

 

「你是哪裡來的自信……」

 

金太妍看著滾到自己腳邊的球,她從容的撿了起來,又看著跑過來的孩子們。

 

「姐姐,球可以還給我們嗎?」

 

「嗯……我陪你們玩一下好嗎?」金太妍把球停在了足背上,又向上一踢,停到了膝蓋上頭,又停到了後頸,再直起身子,又把球停在了腳下,「來吧,搶得到就給你們。」

 

黃美英看著戴上帽子,重新回到太陽底下跟孩子們一起玩的金太妍,她也站起了身子,從容的走到了離孩子們跟金太妍比較近的地方,「太妍!不要欺負孩子們喔!」

 

雖然這樣看上去那位活了上百年的吸血鬼還更像個孩子。

 

「不會啦!」金太妍輕輕地笑著,一邊把腳上的球踢給了孩子,「你們玩吧,不然我會被說欺負小孩了。」

 

「不要啦!姐姐踢球好厲害。」

 

「姐姐再陪我們玩一下嘛!」

 

金太妍看著正在等她的黃美英,得到允許後她又和孩子們跑在了一塊。

 

黃美英看著和孩子們玩得開心的金太妍,不自覺的勾上了嘴角,那是她不曾有過的童年,當其他孩子們開心的在太陽底下跑跳的時候,她卻是在書房裏,接受著老師的教導,哪裡都不能去。

 

她對自己的看法,就是籠中鳥。

 

過了一會,金太妍的體力又消耗得差不多了,她看著還是精力十足的孩子們,悄悄的走到了黃美英的身邊,「在想什麼?」

 

「Nothing。」黃美英搖了搖頭,她伸手理了理金太妍亂掉的頭髮,「看你比小孩子還更像小孩子。」

 

「那我現在要叫你一聲媽嗎?」金太妍燦爛的笑著,又看了下地上的影子,「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慢慢走去寄放馬的地方吧。」

 

「玩夠了啊?」

 

金太妍吐了吐舌,逕自的牽過了黃美英的手,又看著玩得不可開交的孩子們,「給他們去玩吧,我太老了。」

 

黃美英看著又跳到圍牆上走著的金太妍,「你喔,表現的就像小孩子。」

 

金太妍笑而不語,她只是平穩的在圍牆上走著,同時任著黃美英用食指勾住了她的小指。

 

「太妍。」

 

「嗯?」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黃美英拉了下金太妍的小指,「我是指……」

 

「不管妳指什麼,我都會陪著你的。」金太妍從容的開口,她跳下了圍牆,從小指到拇指,一一的勾住了黃美英的纖指,「直到妳的時間停止。」

 

黃美英看著身邊的金太妍,她燦爛的勾著嘴角,湊過去,在金太妍的頰上落上一吻,「謝謝你,太妍。」

 

謝謝你,我的一切才不至於如此黑暗。


 

鄂圖曼土耳其的軍隊劃著整齊的步伐,來勢洶洶的進行西擴,建立了跨越歐亞非三州的帝國,版圖看似遼闊,但是細看的話可以發現,其實還有幾個小國家,並沒有被攻打下來。

 

金太妍一如往常的在森林裡頭閒晃,那個寄住她家的魔法師傍晚又在地下室的研究室裡造成爆炸,搞得她提早醒來,先是去了遠一點的地方找食物,才又回到森林,晚點她在墓園還有表演要演出。

 

「嗯……也許去把Tiffany從城堡裡帶出來是不錯的選擇……」金太妍玩著手上的耳環,這是她回來路上買的,雖然上頭的寶石不是黃美英偏愛的粉紅,不過她想黃美英應該還是會很喜歡的。

 

收到禮物的時候又會是怎樣的表情呢?金太妍的嘴角忍不住上挑,上次送黃美英禮物似乎是她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對了,她現在又幾歲了?

 

說真的,當一個人擁有太多相同東西的時候,總是很容易忽視它。

 

就像她,用不完的時間,所以她不會去在意日月星辰的變化,而是看著黃美英成長,來提醒這世界上還有時間這個東西。

 

金太妍皺起了眉頭,她突然把手上的耳環放到口袋裡,又以驚人的速度離開了樹林。

 

她看著正在和外敵交戰的士兵,又看向了一旁也打得火熱的城堡大門,她忍不住的低吼了一聲,只接把眼前的敵人抓住,一口氣吸光他的血。

 

「你們家女王呢?」金太妍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又抹了抹嘴唇,看著似乎被嚇傻的士兵,「回答我!」

 

「我、我不知道!」

 

金太妍嘖了一聲,直直地往城堡裡頭飛進去,她巧妙的避開了國王軍和外敵的打鬥,直接踹開了黃美英的房門,卻不見應該待在那的人。

 

「Tiffany!」

 

黃美英手拿著西洋劍,她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屍體,她怎麼聽到有人再叫她……這個時間點……她記得金太妍說她要準備表演啊。

 

金太妍以全速在城堡內的走廊飛著,遇到沒看過的生面孔就硬生生地往最近的窗口丟出去,沒出去的就會再給她補上一腳,她不知道飛了多久,只覺得那顆停止跳動的心跳似乎又活了起來。

 

擔心。

 

害怕。

 

焦躁。

 

煩悶。

 

壓迫。

 

金太妍看著不遠處揮著劍的粉紅色身影,她二話不說的衝了過去,一腳把攻擊黃美英的人踹出落地窗,再夜空中畫出完美的弧度,又響起了清脆的撞擊聲。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你來了。」

 

金太妍大口地喘著氣,她現在才回過神,意識到自己剛剛一路上到底做了什麼,她看著黃美英身上染著血的禮服,又看著她對於剛剛殺人之後依舊清澈的眼眸,「你長大了。」

 

「你在說什麼啊?」

 

金太妍輕輕地搖著頭,她接過了黃美英手裡的西洋劍,反手緊牽著黃美英的手,「跟緊點,我帶你去安全的地方。」

 

「不……帶我去找敵人的領袖。」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輕吐了一口氣,「看來你總是不懂得困難,是嗎?」

 

「你可是吸血鬼女王,我的騎士。」黃美英下意識的靠向了金太妍,在她的頰上落下一吻,「再說,我都已經挨過最困難的時候了。」

 

「什麼時候發生的事?」金太妍的臉頰泛起了紅暈,她小心翼翼的抱過了黃美英的身子,又在走廊裡頭飛著。

 

「和你的冷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