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9682_1975433025815233_7492430471253449390_n.jpg

28233049_1569259763185862_1256652327_n.jpg

 

碎碎念:

這系列比我想的還要難寫QQ

 

感覺給自己挖了大坑QQ

 

 

第五章

 

凊少站在掃帚上,他從容的飛進了山洞,聽著響著音樂的小木屋,飛到了窗戶旁邊,他從自己的袖子裡拿出了魔杖,輕輕的敲了下窗戶,就拿著自己的掃帚,不請自入的走了進去。

 

「你真的很沒禮貌。」金太妍飄在半空中彈著吉他,沒好奇的看著從樓上走下來的凊少,「而且你敲門我就會幫你開門了。」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寫譜還是什麼的。」凊少知道金太妍有寫歌的習慣,而且最討厭有人在這個時候打擾她,「你還是沒去找那個小公主啊?」

 

「我去找她幹什麼?她有一整個國家要治理,才沒空管我這小小的吸血鬼。」金太妍睨了凊少一眼,又逕自的撥著琴弦,「你來幹嘛?」

 

「喔,因為我現在定居的國家呢,正在跟外族爭取水源,所以有些不安全,就來這裡避避風頭囉。」凊少從自己的包包裡變出了一個吊床,很隨性的就擺在一旁,「放心吧,我會幫你打掃的。」

 

「廢話,上次借你住差點把我家拆了。」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她看著飄到自己眼前的羽毛筆跟紙,她知道這是凊少方便給她寫歌用的,「你說哪個國家不安全?」

 

「從你這往東南東方向一直飛,看到的第一個陸地就是了。」

 

「好吧,剛好我血袋快喝光了,去採一些或許挺不錯的。」金太妍聳了聳肩,她輕輕的放下了身上的吉他,「現在去可以採到多少?」

 

「現在是晚上……喔,因為時間差,所以那邊可能打到尾聲,準備把傷兵運回軍營了吧。」

 

金太妍拿過了自己的包包跟拿來裝血的袋子,二話不說的就直接飛出了大門。

 

「唉,那麼趕幹嘛……食物又不會跑。」

 

好吧,嚴格來說會跑啦。


 

金太妍雙手插著口袋,背著她滿載而歸的包包,熟門熟路的摸進了城堡裡,城堡書房裡的某個書櫃開了一個縫,她鑽出了書櫃,又拉下了其中的一本書,把密道門關上。

 

結果她還是偷偷跑過來了。

 

黃美英成年過後沒多久,黃美英的爸爸就因為心臟病發而駕崩,黃美英順理成章的當上了女王,卻在不知不覺之間,她們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

 

她們不再說話,金太妍來找黃美英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上次過來,也已經是三個月之前的事了。

 

金太妍在影暗處移動著,輕鬆的避開巡邏的衛兵,不發任何聲響的飄進了黃美英的房間。

 

她看著疲憊到趴在桌上睡著的黃美英,黃美英身上只單單的穿著薄長紗裙,窗子也沒關,即使還不到冬天的寒冷,但夜裡的風還是滾著濃濃的秋意。

 

「一如往常啊。」

 

金太妍把身上的包包輕輕的放到一旁,又小心翼翼的抱過了黃美英的身子,再輕放到了床上,她飄在空中,又無聲的飄到了桌子旁邊,拿過了背包。

 

她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就這樣回去的。

 

「金太妍。」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活像個做錯事的小孩,慌忙的轉過了身子,她看著坐在床上揉著眼睛的黃美英,「Well……」

 

「你又擅闖進來了。」黃美英緩緩的吐了口氣,一邊拍著身邊的位置,「過來坐著。」

 

「啊?」

 

「過來。」

 

金太妍噘著嘴,只是把身上的背包放好,緩緩的飄到了黃美英的身邊,卻冷不防的被抓到了床上,「你幹嘛啊!」

 

「睡覺。」黃美英現在是連說話都嫌累,她抱著金太妍的腰,又在她的身上蹭了蹭,「你去哪了?」

 

「不是在這裡嗎……」金太妍動了下身子,伸手讓黃美英枕著自己的手臂。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Well,是你先不理我的。」

 

「我很忙。」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突然推開了她的身子,又拿過了背包,「你很忙的話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Queen Tiffany。」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直接跳下了窗子,什麼話也沒說的,又平躺回床上……她說了什麼嗎?


 

城堡裡的日子,當女王的日子,十分無聊的日子。

 

黃美英又解決了一樁造成人民生活不便的事,她把市集的街道重新規劃,重新建造,就連一些老舊的房子也進行拆遷,這一整個計畫下來,就是兩年。

 

同時的,她還得應付各國的貿易協定,她的國家是海港國家,擁有極強的海上貿易網,與海相對的,則是長期被冰雪覆蓋的山脈,但是卻還是有人會跨過山頭,前來與她的國家進行各方面的交流。

 

就這樣的,兩年的時間她沒有好好的休息過,而就在今天,意外的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對其他人來說啦。

 

「女王,前來簽訂貿易契約的使節一直沒有任何消息。」賽巴斯欽放下了茶盤,用熱水把茶葉沖開,又把糕點放到了黃美英的手邊,「需要派衛兵去森林裡搜索嗎?」

 

「我早就讓他們去了,過一會應該會來報告。」黃美英咬了一小口的蛋糕,又看著走進來不到半步距離,又轉過身子拖著某個東西的騎士長,「騎士長,有什麼發現?」

 

「女王,我們發現了這個。」騎士長把側過了身子,他剛剛拉著的就是在前幾天應該要到的使節,「他好像中了什麼妖術,在森林裡頭漫無目的的走著,他的同夥也是。」

 

「妖術?」

 

「是的,我們還在周圍發現了這個。」

 

黃美英的手抖了一下,她緩緩地放下手中的茶杯,認真的看著騎士長手上的紫色旋鈕,她認得那東西,那是金太妍那把吉他上的旋鈕,「既然認為是中了妖術的話,就把他們先帶去教堂吧,不行再跟我說。」

 

「是。」

 

「賽巴斯欽,幫我準備馬匹。」黃美英站起了身子,又看向了身旁的賽巴斯欽,「不用跟著,我自己出去就好。」

 

「知道了,馬上幫您備馬。」

 

黃美英快步的走回自己房間,雖然有些昏昏沉沉,但是她記得那天晚上,金太妍莫名其妙的來到她房間,然後把她抱到床上後又毫無理由的生氣地走了,而那是半年前的事。

 

她換上了輕便的衣服,又從自己桌子的抽屜裡翻出了一個青色的羽毛,這是凊少送給她的二十三歲生日禮物,說是可以變成一個引路的鳥,不過她也沒認真的用過。

 

「帶我去找太妍,The queen of vampire。」

 

黃美英手上的羽毛突然幻化成了一隻青鳥,往窗戶的方向飛出去,她看著似乎在等她的鳥兒,又匆匆忙忙的跑出了房間。

 

金太妍,這件事我希望不是你做的。


 

黃美英是第一次到金太妍的住處。

 

她拉緊了韁繩,把馬停在山洞外頭,看著又變回羽毛的青鳥,她小心翼翼的把羽毛收好,又邁著步伐走進了山洞。

 

山洞裏頭並不像她想像中的那樣,反而是有些微弱的光,一旁還有果樹跟菜園,再更過去還有一彎流水,而正中央就是漆著粉紫色油漆的屋子。

 

她不假思索的走了進去,有一大堆不知道是洗好還是沒有洗的衣服就堆在沙發上,還有明顯是裝過血的袋子,還有一把少了幾個旋鈕的吉他,下意識地往樓上走,她看著一個掛著「請勿打擾」牌子的門,緩緩的推開了門。

 

金太妍就平躺在半空中,嘴裡喃喃的唸著什麼。

 

黃美英走了過去,她看著飄在空中熟睡著的金太妍,冷不防把她往下壓,直接壓到床上。

 

「What!」金太妍錯愕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她急急忙忙掙脫束縛,浮在半空中,披頭散髮,她伸手把滑落的衣領拉好,遮住了方才露出來的香肩,「你來這裡幹嘛!你怎麼知道這裡的!」

 

「Sorry,but we need to talk, now.」

 

「Go fuck yourself, it's my bed time.」金太妍完全摸不著為什麼黃美英會突然出現在這,還可以這樣擅闖她的家,「Get out from my room.」

 

「你是不是因為你的吉他壞掉,隨便攻擊人?」黃美英拿出了紫色的旋鈕,不管金太妍的逐客令,逕自的問著。

 

「蛤?」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手上的東西,她不耐煩的搔了搔頭,「你不要撿到東西就誣賴我,我吉他旋鈕的確因為前幾天在回來的路上修理的時候掉了幾顆,但我沒興趣對你們下手。」

 

「你的吉他還沒修好。」

 

「廢話,這幾天又是動物遷移又是凊少神經病給我把地下室炸了,我光是被吵就被吵到沒辦法睡了,你現在還來吵我。」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她轉了轉自己的脖子,「所以出了什麼事?」

 

「我的外交夥伴在森林裡行屍走肉,然後我的騎士長發現了你的旋鈕。」黃美英看著把身上衣服脫下丟到床上,又從衣櫃拿出襯衫的金太妍,「你要解釋嗎?」

 

「不解釋你要抓我回去處死嗎?」金太妍惡狠狠的翻了個白眼,又拿過了床頭櫃上的血袋,從容的吸著裡頭的鮮血,又飄在半空中,「來啊,不是要硬扣罪名嗎?」

 

「太妍……」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咬著血袋又搖了搖頭,「抱歉,我起床氣還沒消。」

 

「行屍走肉可能是凊少做的,他身為魔法師的身份搞得他跟其他人的方式有些緊張,可能認為那是來追他的所以才下咒。」金太妍離開了房間,不時的轉頭看著黃美英,「他現在應該又出去了,我幫你找解藥吧。」

 

金太妍跟黃美英之間蔓延至詭異的寂靜,金太妍不時揉著自己的眼睛,說也奇怪,吸血鬼明明就不需要睡眠,但她還是覺得精神很差,她多瞥了一眼自己放在牆邊的吉他,又揉了揉太陽穴,也許等等來修理吉他好了。

 

黃美英則盯著金太妍的背影,她輕輕的抿著唇,她知道,金太妍的脾氣會那麼大絕對不是因為起床氣,但是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

 

金太妍看著坐在她勉強稱為桌子前的凊少,「原來你在啊。」

 

「你怎麼醒了?」凊少從一堆雜物後頭露出了眼睛,她看著金太妍後頭的黃美英,「Tiffany女王?」

 

「你闖禍了。」金太妍把血袋裡的血吸光,又呼了一口氣,「你還記得你幾天前在森林裡施法的那幾個人嗎?那是她的客人。」

 

交代完,金太妍又默默的飄回了樓上。

 

「……喔,你說那幾個人啊。」凊少像是想起什麼啊了一聲,又匆匆忙忙的跑到櫃子前,拿出了一罐玻璃瓶,「這個給你吧,很抱歉我對你的客人不禮貌。」

 

「沒關係。」黃美英輕輕地笑著,接過了凊少遞過來的玻璃罐,「對了,我可以問一下……」

 

「我不負責你跟太妍的問題。」凊少聳了聳肩,又回到了他的桌子前面,「太陽還在,她不會出門,可能會在樓上練習吉他。」

 

「喔……謝謝。」

 

黃美英看著的確如凊少所說,坐在半空中正在修吉他的金太妍,她走到了她的面前,仰著頭,「你今天晚上會來嗎?」

 

金太妍瞥了她一眼,又低著頭調整吉他弦,「再看看吧。」

 

「嗯。」黃美英點了點頭,「那我就先回去了。」

 

金太妍沒有回話,只是專注在腿上的吉他,黃美英也沒再多說什麼,就這樣離開了金太妍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