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9682_1975433025815233_7492430471253449390_n.jpg

28233049_1569259763185862_1256652327_n.jpg

 

碎碎念:

 

阿......

 

這系列的靈感來的快去的也快QQ

 

不過我會寫完啦

 

 

 

 

 

 

 

第四章

 

凊少坐在掃帚上頭,他吃著麵包,透過大玻璃窗看著城堡裡頭的熱鬧的舞會。

 

「好了……也該是做出選擇的時候了。」

 

他又輕輕的笑了幾聲,身為一個與世隔絕的魔法師,發生了什麼事,又與他何干?

 

「嘛……偉大的吸血鬼女王,和仙子們祝福的公主,你們的選擇,又會做出什麼影響呢?」


 

「歡迎各個貴賓前來參與我心愛的女兒,Tiffany公主的成年禮。」國王敲了下玻璃杯,扯著喉嚨喊著,「關於我女兒該與那國王子結婚,根據我國的法律與傳統,我的女兒必須嫁給可以保護她的人。」

 

「現在請想要娶我女兒的人,前往城堡庭園競技場,進行著裝,等待決鬥開始。」

 

黃美英就躲在二樓的看台,她看著自己的爸爸,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果然要開始了嗎?

 

「Little princess, why are you so upset?」

 

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感受到肌膚感到一陣冰涼,還有對方吊兒郎當的口氣,她知道,是金太妍。

 

「你怎麼……」

 

「怎麼會在這?」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城堡有很多密道,是你不知道的。」

 

黃美英轉過了身子,她看著和平常不同,穿上了西裝的金太妍,「你怎麼穿成這樣?」

 

「想說要過來,就穿體面一點了。」金太妍看著自己的衣服,伸手撫平了上頭的皺摺,又拉過了黃美英的手,「來吧,你在沮喪什麼?」

 

「什麼……我哪裡沮喪了。」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鬆開了黃美英的手,又往另一旁的陰影走,「我們等會見。」

 

「太妍!」

 

等黃美英追過去時,金太妍已經消失不見了,她輕輕地抿著唇,什麼叫做等會見?


 

為了不引發戰爭,所以決鬥的參與者都被要求換上統一的皮甲跟面具,沒有人知道誰是誰,要報仇也沒辦法。

 

黃美英就坐在最高位,看著下頭又結束的一場戰爭,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賽巴斯欽幫她沖好的茶,「還要多久?」

 

「報告公主,等等就是最後一場決鬥了。」

 

「最後一場了嗎……」黃美英不自覺的嘆了口氣,「太妍……」

 

「最後一場決鬥,請最後一場的雙方決鬥者上前。」

 

黃美英看著方才贏得勝利的人另一個看上去十分瘦弱的人一起站到了決鬥場上,她不自覺的又嘆了口氣,所以說那個說等等見面的金太妍又去哪了?

 

「什麼?」

 

「發生什麼事了?」

 

「哇!」

 

「比、比賽結束!」

 

黃美英愣直了身子,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為什麼勝負就出來了?

 

她看著雙手拿著劍抵著其中一人脖子的人,她和勝者對上了眼神,一瞬間,她感到熟悉。

 

「區區人類,憑什麼搶我的東西。」那人輕輕的哼了一聲,拿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具,微微露出的尖牙反射著月光,她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黃美英,從容的飄起了身子,緩緩的飄到了黃美英的身邊,「我不會讓你做你不想做的事。」

 

「是吸血鬼!」

 

「保護公主!」

 

黃美英看著周圍拉滿弓的衛兵,她慌張的站起身子,放聲大喊,「住手!通通給我放下武器!」

 

「Tiffany公主!請你離那邪惡的吸血鬼遠一點!」一個穿著道袍拿著十字架的神父邁著大步試圖靠近黃美英,卻莫名的止步不前,連其他想要來幫忙的人也是。

 

金太妍依舊勾著嘴角,她輕輕的摟過了黃美英的身子,「在場只有我,能保護公主大人,憑什麼要我離開?」

 

「該離開的是你們。」

 

「太妍!」黃美英看著明顯動怒的金太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不需要這樣,我來處理就好。」

 

她知道,金太妍最討厭的就是有人一直對著她喊吸血鬼,就跟她討厭金太妍提到「時間」的問題一樣。

 

「公主!」

 

「Tiffany!你小心一點啊!」

 

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她看著每個視她如洪水猛獸的人,又看著緊緊握著自己的黃美英,「我知道了。」

 

黃美英鬆開了金太妍的手,緩步的走到自己爸爸的面前,「父王,她是我的朋友。」

 

「跟吸血鬼當朋友?Tiffany你是被催眠了吧!」

 

「父王!」黃美英勾著微笑,輕輕的拉開了自己爸爸的手,「你自己說的,我必須嫁給可以保護我的人,但是太妍跟我只是朋友,我希望我可以留在這裡,一個人統治這個國家。」

 

「如果你不答應,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殺了在場所有人。」金太妍輕輕的哼了一聲,冷冷的看著還在試圖靠近她的神父,可惜那個神父不知道的是,她才不怕那種爛東西,「我剛好餓了兩三個月。」

 

「妳!」

 

「就照公主說的,我不要求她嫁給我,因為我自己也是女生,但是她必須留在這裡。」金太妍直接無視國王的叫喊,從容的笑了下,「香甜的血液啊……」

 

黃美英暗自翻了個白眼,金太妍哪裡餓了兩三個月,明明前幾天還捧著血袋跑到她房間喝,都快嚇死她了。

 

「總之,就是這樣了。」黃美英輕輕地笑著,眼睛微微的彎著,她看向了金太妍,從容的伸出手,「如果不介意,我想和我的朋友離開了。」

 

「後會有期了,各位貴賓。」金太妍勾著迷人的微笑,她搭上了黃美英的手,輕輕的吻了下她的手背,柔聲地開口,「一會房間裡見。」

 

「一會見。」


 

黃美英好不容易搞定了所有人,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房間,看著飄在半空中的金太妍,她伸手拉了拉她的衣服。

 

「喔,你回來啦。」金太妍又呈現頭下腳上的姿勢,倒立地看著黃美英,「辛苦了。」

 

「我以為你會把我帶去別的地方還什麼的。」黃美英又沒好氣的拉了下金太妍的頭髮,「站好啦。」

 

「哎呀。」金太妍不甘願的站好,她看著已經比她還要再高一點的黃美英,又下意識的飄了起來,「幹嘛?」

 

「你為什麼要那麼費工夫?就參加比賽。」

 

「哪有什麼費工夫的,他們受傷等於我有東西吃,幫你只是順便。」金太妍聳了聳肩,又在房間裡飄著。

 

「但是你說,區區人類憑什麼搶你的東西。」黃美英輕輕的挑眉,「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東西了?」

 

「什麼?那只是為了耍帥好不好。」金太妍一副嫌棄地看著黃美英,又逕自飄到了她的面前,「幹嘛?這讓你不舒服囉?」

 

「倒也不是……」黃美英推開了金太妍,又逕自的站到了鏡子前,從容的脫下了身上的禮服,「起碼比其他人的眼神來的好很多。」

 

金太妍又爽朗的笑了一下,她從黃美英的床底下拿出自己的吉他,輕輕的勾起琴弦,「那請問我今天可以回去睡覺了嗎?」

 

黃美英穿上了她的薄紗長裙,又稍微整理了一下頭髮,「幹嘛問我呢?你自己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喔,你還在為早上的事情生氣。」

 

金太妍拿著吉他,從容的飄到了黃美英的上方,依舊勾著迷人的微笑,「太陽出來我可是不好回去的。」

 

「那你現在可以回去啦,再過一會就黎明了。」

 

「我今天穿了長袖的衣服,想待多久都可以。」金太妍放下了手上的吉他,又厚臉皮的躺到黃美英的身邊,「只要皮膚不晒到太多太陽就好了,雖然會有點刺痛。」

 

「唉……你在幹嘛啦!」黃美英冷不防的被金太妍抱住了腰,她沒好氣的拉著她的手,「鬆手啦!」

 

金太妍輕輕的笑了幾聲,她看著索性放棄掙扎的黃美英,「恭喜成年。」

 

「成年事情那麼多,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開心點吧,難得我留在這裡欸。」金太妍鬆開了手,翻過了身子平躺在床上,「不過也真的有點累了,晚安啊,Princess Tiffany。」

 

黃美英僵直了身子好一會兒,才轉過頭看著金太妍,她緩緩的呼了一口氣,「不是說不用睡眠的嗎……」

 

「不過算了……Good night,太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