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19675_502866866910679_1767424023496491008_n.jpg

54458048_2371275729558236_5200574902846881792_n.jpg

 

碎碎念:

 

沒有想到這個超快就出續集的啦(汗

 

好拉,明天現實文喔,字數不多XDD

 

 

 

 

 

        Four Seasons

 

   春天,白色的積雪也融的差不多了。

 

   金太妍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子,她穿上了寬大的T恤,然後下了床,走到隔壁的房間,她看著還在翻來翻去的小女孩,「美妍,你該起來了喔。」

 

   金太妍看著連肚臍都睡出來的金美妍,無奈的拉了拉她的衣服,又輕輕的拍著她的身子,「美妍,起來了,今天開學喔。」

 

   金美妍揉著眼睛,看著金太妍坐起了身子,又撲進了金太妍的懷裡,「媽媽早安……」

 

   「早安,我們去刷牙洗臉了。」

 

   「媽咪呢……媽咪還沒回來嗎……」

 

   金太妍愣了一下,卻只是揉了揉金美妍的頭,催促她去刷牙洗臉,自己則走到了廚房煮早餐。

 

   黃美英回美國了。

 

   什麼時候回來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她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照顧好女兒,然後也照顧好自己。

 

   不過說是這麼說,平常都是黃美英打理家裡跟自己的行程的,黃美英離開的第三天,雖然不如第一天的手忙腳亂,但是還是有些不習慣。

 

   金太妍把牛奶放進微波爐,就跟著金美妍的腳步走進盥洗室,刷牙,洗臉。

 

   金太妍穿好了西裝,又蹲下身子幫金美妍換著衣服,「美妍,這個手機給你,媽咪有教過你怎麼用對不對?」

 

   「有!」

 

   「那你跟媽媽說,我昨天晚上跟你說什麼?」

 

   「媽咪出門,所以之後都是媽媽送我去上課,然後放學要打給媽媽,不可以亂跑,如果不是媽媽接我回家就只可以跟爺爺,奶奶,舅舅,舅媽,阿姨一起走。」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親了一下金美妍的額頭,才拍拍她的背,讓她去吃早餐。

 

   不得不說,黃美英真的把金美妍教得很好。

 

   「媽媽!快點來吃早餐!不然我會遲到!」

 

   「好好,我來了。」


 

   下午,金太妍剛開完會,正在辦公室裡整理剛剛的開會資料,金志勇這傢伙去國外出差,還帶著大嫂一起去,一時半刻是不會回來,所以整個公司現在是她在管的。

 

   她看著桌上自己跟黃美英去年春天去東京賞櫻時拍的照片,忍不住嘆了口氣。

 

   仔細想想,她跟黃美英認識十多年,幾乎是有一半的人生都有參與到了。

 

   從高中到大學,大學到出社會,幫她治好憂鬱症,一起養了一個可愛的女孩,那麼多年的時間,但是她還是要離開。

 

   果然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是嗎?

 

   金太妍把資料處理好,又敲著鍵盤審著送到她手裡的檔案資料,把不行的退回去,好的則送給另外一個部門,讓他們去處理剩下的事。

 

   敲著敲著,手機突然響起來,是金美妍。

 

   「媽媽!我下課了!」

 

   「好,你乖乖在教室等,媽媽等一下就過去。」金太妍基本上是把工作都完成了,只剩下歸檔,「晚上想要吃什麼?我們等等一起去買。」

 

   「那……媽咪最愛吃的蛋包飯。」

 

   「好,湯呢?」

 

   「玉米濃湯!」

 

   「知道了,乖乖等我啊。」金太妍掛斷了電話,就拿著車鑰匙搭電梯下樓,坐上她新買的轎跑車,踩著油門,離開了公司。

 

   她看著溢滿著春天氣息的首爾街道,又嘆了口氣,這是第一個,沒有黃美英在的春天。

 

 

   晚上,黃美英打來了視訊。

 

   金太妍根本是從沙發上跳起來,然後把手機的螢幕接到了電視上,看著比起手機螢幕還更加清晰的臉,她不自覺地笑了。

 

   「媽咪!」

 

   「美妍。」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她看著手機裡的金美妍,「媽咪不在,妳有沒有乖乖啊?」

 

   「有!我今天英文也考了一百分喔!」

 

   「還有我今天沒有賴床!」

 

   「今天上美術課同學都說我畫畫畫得很好看,老師也是,下課的時候跟大家一起玩鬼抓人,放學的時候也乖乖的在教室等媽媽來接我。」

 

   「媽咪,你什麼時候要回來啊?我好想你喔。」

 

   「媽咪處理完事情就可以回去了。」黃美英的笑顯得有些疲憊,她看著被金太妍催促去刷牙洗臉準備睡覺的金美妍,柔聲的跟她道了聲晚安,等到小孩子一走,她就變得很認真,「太妍,你是不是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我有啊,反而是你,你那邊不是晚上嗎?怎麼不去睡?你這隻豬看上去都不像豬了。」金太妍輕輕地哼了一聲,又彆扭的轉過頭。

 

   「想你跟美妍了。」黃美英有些無奈地說著,她深吸了一口氣,「太妍,這邊的事情很麻煩,牽扯到的人真的很多。」

 

   「所以呢?」

 

   「我……很難確定什麼時候可以回去。」黃美英煩悶的抓了抓頭,又看著金太妍,「對不起。」

 

   「黃美英,誰准你道歉了。」金太妍擺起了臉色,面若冰霜的看著黃美英,「我他媽才不管你要待在美國多久,你給我把事情處理好,安全回來。」

 

   「……知道了。」

 

   「時候也不早了,你快去睡吧,我等等也要哄美妍睡覺了。」

 

   「嗯,Good night.」

 

   「晚安。」金太妍掛斷了電話,又把手機拿回來,然後走進房間,看著已經躺到床上的金美妍,她坐到床沿,輕輕的摸著金美妍的頭髮,「睡覺了。」

 

   「媽媽剛剛跟媽咪在吵架嗎?」金美妍咬著拇指,小小的臉上出現了不安,她抓住了金太妍的手腕,「不可以吵架。」

 

   「誰要跟你那隻豬媽咪吵架,我剛是讓她快點睡覺,太晚睡身體會壞掉。」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又把床頭櫃上的夜燈打開,「美妍,不管怎樣都要跟媽媽一起,乖乖地等媽咪回來,好不好?」

 

   「好。」

 

   「嗯,那你今天在學校還發生什麼事?跟媽媽說好不好?」

 

   「發生什麼事……啊!今天我不小心跟別人吵架了,因為那個男生欺負我的朋友,所以我就跟他吵架,然後老師讓我們去擦桌子,當作處罰。」

 

   「嗯,會保護自己的朋友,美妍很乖呢。」金太妍坐到了床上,讓金美妍趴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則輕輕的拍著她的背,「不過不管怎樣都不可以動手喔,跟人打架就是輸了。」

 

   「我知道!媽咪也有說過。」金美妍點著頭,「還有還有,今天因為是開學所以老師讓我們玩遊戲玩了好久喔,玩了積木、扮家家酒、拼圖,而且老師還讓我們玩打怪獸的遊戲,老師當怪獸,我們當超人……」

 

   金太妍靜靜地聽著金美妍分享她今天發生的事,只是偶爾應幾聲,或是問些問題,畢竟小孩子的語言表達能力比較差嘛。

 

   不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金太妍小心的離開床,又拉上了被子,然後在金美妍的頰上落上一吻,只留下小夜燈,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家事都完成之後,她才回到房間,疲憊的躺到床上,又看著放在一邊小櫃子上,她跟黃美英的婚紗照。

 

   她家的豬,要很久才回來嗎?


 

   夏天很快的就跟著春天的腳步到了。

 

   幼稚園放了假,所以金美妍現在就是每天跟著金太妍一起上下班,還充當提醒金太妍什麼時候要開會的小秘書,偶爾也會跟去會議室,不過總是開會開到一半就睡著了。

 

   「媽媽,等等要跟爺爺一起出去喔。」金美妍畫圖畫到一半,突然抬頭看著金太妍說道,「媽媽,我們今天可以回去找奶奶跟爺爺嗎?還有阿姨。」

 

   「再看看吧。」金太妍戴著眼鏡,隨口回著金美妍,她看著手上的資料,又用右手敲著鍵盤,「美妍要跟我去嗎?還是要去找志勇舅舅?舅舅下午沒有工作,會在辦公室喔。」

 

   「我跟媽媽一起去!」

 

   「好。」金太妍拿過了印章,輕輕的蓋上批准,又拿了另外一份文件,「美妍,媽媽接下來這三天都放假,你想要出去玩嗎?」

 

   金太妍會這樣右手敲鍵盤,左手拿資料的原因就是她在趕工作,難得自己女兒放了假,她想要帶她出去玩玩。

 

   「可是要去哪裡玩?」

 

   「嗯……我們去海邊好不好?」金太妍把手上最後一份資料處理好,她拔下了眼鏡,看著金美妍,「去海邊露營?」

 

   「露營?」

 

   「對啊,就像上次跟媽咪一起睡在帳篷裡,那個就叫做露營。」金太妍把資料疊好,就丟到了一旁的籃子裡,等等會有人來收這些文件,然後發給底下的其他部門。

 

   黃美英現在就是留職,而金太妍也不打算再找新的秘書,畢竟這些事情她又不是處理不來,只是要走來走去送資料覺得很懶罷了,而且只要稍微加薪就有人會來做這些事,不用多雇人,她也不用訓練新的秘書,省事。

 

   「好啊!那舅舅、舅媽、弟弟跟阿姨會去嗎?」

 

   「我們等等可以問問他們。」金太妍看著收好玩具的金美妍,伸手讓她牽著自己。

 

   「嗯!那這樣我要跟阿姨還有舅舅舅媽弟弟他們一起玩。」

 

   「那媽媽呢?」

 

   「媽媽去海裡抓美人魚!」

 

   「欸欸?為什麼?」

 

   「因為媽咪是愛麗兒啊!」

 

   金太妍愣了一下,又揉了揉金美妍的頭髮,「知道了,我想辦法抓美人魚回來。」

 

   金美妍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吵著要找黃美英了,而黃美英也很忙,最近都沒什麼打電話,也沒有傳訊息。

 

   小孩子不掛在嘴上,就不代表不想念是嗎?


 

   結果本來說自己行程很滿的金志勇,還是帶著自己的妻小跟出來露營了。

 

   他們中午先是在路上隨便填飽了肚子,下午到了海邊的露營區先搭好帳篷,然後就是金家三兄妹在踩得到岸的海裡打排球,想當然爾,一個人孤軍奮戰的金志勇自然是輸給了聯合起來的短身姊妹。

 

   兩個小孩子則在岸上堆沙堡,由金太妍的嫂子顧著。

 

   晚上,他們在海邊搭起了爐子,金志勇身為唯一的男人兼落敗者當然負責烤肉,嫂子則顧著自己的小孩跟金美妍,金太妍則一個人坐在比較遠,在海浪打得到腳踝的地方,坐著。

 

   金太妍看著不讀不回的對話紀錄,輕輕地嘆了口氣。

 

   「姐。」

 

   金太妍轉頭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金夏妍,接過了她遞過來的啤酒,「你今天跟我還有美妍睡一起對吧?」

 

   「嗯。」金夏妍點了點頭,「姐,其實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美英姐要突然回美國?」

 

   「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金太妍看著自己的腳,又喝了一大口啤酒,「你知道吧?你姐我去年冬天遇到暴力事件,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事,但是這影響到美英了。」

 

   「為什麼?」

 

   「那個暴力事件是因為要討債。」金太妍淡淡的說著,「美英常常跟我一起出席各大場合,所以就引來了很多人來討債,她爸爸欠下來的。」

 

   「她雖然憂鬱症治好,但是她爸爸始終是心裡的刺,這次回去美國,就是要跟她爸爸切斷父女關係,然後跟她姐姐還有哥哥一起把那些想要追究的債主解決,官司打贏了就不用陪,輸了就賠錢。」

 

   金夏妍點了點頭,「但是好久。」

 

   「打官司哪那麼容易。」金太妍無奈的笑了一下,「不管怎樣,我都等。」

 

   「姐,你真癡情。」

 

   「I gave her the world.」金太妍從容的說著,「我守著她十年了,那麼多個四季,不差這一點時間。」

 

   「姐真的很愛美英姐呢。」

 

   愛嗎?

 

   金太妍勾著嘴角,又喝了一大口酒,其實時間那麼久,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對黃美英究竟是愛還是習慣。

 

   不過確定的是,她們不是莎翁那種愛情,她們沒有那麼轟轟烈烈,甚至可以說是白開水吧,乏味的很。

 

   「媽媽!」

 

   金太妍轉過頭,她看著端著烤肉跑過來的金美妍,她伸手把孩子抱進了自己的懷裡,「會不會冷?」

 

   「不會,媽媽很溫暖。」金美妍笑起來的時候跟黃美英一樣,眼睛都會彎起來,不過黃美英的眼睛是漂亮的彎月,金美妍的只是彎月在水面上,不完全的倒影,但是還是有她的美麗,「舅舅說這些要給你們吃。」

 

   「好。」金太妍隨手插過了一塊牛肉就放進嘴裡,她又寵溺的揉了揉金美妍的頭髮。

 

   「喔,我有帶煙火喔。」

 

   「媽媽,什麼是煙火啊?」

 

   「等等就知道了,先吃肉。」

 

   晚餐過後,金夏妍真的從背包裡拿出了十幾種的煙火,不過大部分都被金太妍強制沒收,因為太危險……對小孩子來說啦。

 

   「什麼嘛……這一點都不好玩。」金夏妍手裡拿著仙女棒,噘著嘴,暗暗的看了一眼金太妍。

 

   「安全比較重要。」金太妍拿著仙女棒,就蹲在金美妍的背後,「不然等等讓你放那個最大的煙火。」

 

   「欸欸?真的嗎?」

 

   「放完就睡覺。」

 

   「耶!」

 

   金美妍的身子是半躺在金太妍身上的,比較年幼的小姪子在剛剛就睡著了,現在正在帳篷裡睡覺,金志勇跟大嫂則去兩人世界,不知道散步到哪裡了。

 

   「……姐,這個應該不會吵醒弟弟吧?」

 

   「不會啦,大嫂跟哥不是常常說弟弟一睡就睡到自然醒,怎麼叫都不會理你的。」金太妍抱著金美妍,看著走遠一點的金夏妍,「反正醒了再說。」

 

   「好!」

 

   絢爛的煙火,開在了漆黑的夜幕上,金美妍是第一次看到煙火,小小的眼睛盯著繽紛的煙花,還不時的搖著金太妍,「媽媽!你看!」

 

   「看到了,很漂亮的煙火。」金太妍溫柔地笑著,她收緊了手臂,緊緊地抱著金美妍,「安靜的看煙火,好嗎?」

 

   「好!」

 

   煙花凋謝,金夏妍拿著垃圾走了回來,她看著竟然在金太妍懷裡睡著的金美妍,無奈地搖了搖頭,「煙火那麼吵還能睡著。」

 

   「你怎麼不說煙火那麼吵,弟弟竟然沒被吵醒。」金太妍抱起了金美妍的身子,從容的走進帳篷,把金美妍放進睡袋後她又把一件薄被子蓋上,而口袋裡的手機正好響了。

 

   「你們去露營喔?」

 

   「是啊,美妍剛睡著,今天玩的很累。」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嘴角又不自覺的上揚,她離開了帳篷,又站到了被海浪淹沒腳踝的地方,「你怎麼有空了?」

 

   「今天連打贏三場官司,當然有空了。」

 

   「嗯,那你早點休息吧,打官司不是很累嗎?」

 

   「是還好啦……」

 

   「豬,別硬撐,我聽你的聲音都有些啞,是不是感冒了?」金太妍隨意的在海邊走著,又看了一眼走進帳篷裡的金夏妍,「不是讓你好好照顧自己嗎?」

 

   「小感冒而已……」

 

   「小感冒變大病怎麼辦?你知道最近非洲豬瘟很嚴重嗎?」

 

   「金太妍,你的嘴真的很賤。」

 

   金太妍輕輕地笑了笑,「好啦,我不會讓你被活埋的。」

 

   「金太妍!」

 

   金太妍輕輕的笑了幾聲,又任著黃美英在電話另一頭用著英文罵著自己沒情趣,不貼心,耍嘴皮子,只會惹她生氣,她又笑了一聲,「美英。」

 

   「What?」黃美英的口氣很不耐煩,似乎是不想理金太妍。

 

   「我很想你。」

 

   電話另一端沉默了一會,金太妍才聽到有些哽咽的聲音,「你真的很煩……我都快被你搞到快病發了。」

 

   「那我再陪你一起治好它。」金太妍溫柔的開口,又踢了踢腳邊的沙子,「好啦,你早點睡覺,我也要去睡覺了,不然我擔心夏妍那傢伙睡相不好,踢到美妍。」

 

   「喔……那我去睡了。」

 

   「好好睡,小笨豬。」

 

   「知道啦,小心不要著涼喔。」

 

   金太妍把手機放回口袋,又從容的走回帳篷,隔壁的金志勇他們也回來了,她看著在睡袋裡玩手機的金夏妍,自然的也鑽進睡袋,「你不要踢到我跟美妍喔。」

 

   「姐,我都幾歲了。」金夏妍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她睡相差都已經是……二十歲之前的事了,而且現在……睡相只好了那麼一點點。

 

   金太妍輕輕的呵呵兩聲,就小心的抱過金美妍,跟著進入夢鄉。


 

   夏天的腳程很快,秋天無聲無息的打卡報到。

 

   今天是金美妍幼稚園的運動會,金太妍在前幾天就把金美妍帶給自己的爸媽顧,一個人在公司連夜工作,總算是把最多份量的秋季工作完成了。

 

   她還是穿著襯衫,不過是搭著很悠閒的牛仔褲跟涼鞋,她看著在樹下坐著的自家爸媽,她緩緩地走了過去,「爸,媽。」

 

   「工作趕完了啊?」太妍爸爸一邊喝著茶,看著金太妍,伸手拍了拍身邊的椅子。

 

   「昨天晚上就趕完了,剛是回家換衣服。」

 

   「你啊,工作明明可以留到之後再完成的。」太妍媽媽無奈地開口,又看著正在跑障礙賽的金美妍,悠閒地按著快門。

 

   「媽,你知道我最討厭玩還要擔心沒做完的事。」

 

   「太妍,美英有說什麼時候要回來嗎?」太妍爸爸有些擔心的問著,也惹來了太妍媽媽的視線。

 

   金太妍當然有把黃美英的狀況跟自己爸媽說,誰讓這兩老認真來說也是黃美英的公婆,「不知道,不過應該快了吧。」

 

   「唉……你說美英明明就是那麼好的媳婦,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呢?」太妍媽媽重重的嘆了口氣。

 

   「媽,你是把我當成兒子了?」

 

   太妍爸爸笑了笑,他拍了拍金太妍的肩膀,並不打算多說什麼,「我跟你媽晚點要趕去歐洲的班機,所以會先走。」

 

   「這些便當就給你還有美妍吃,要給我全部吃光,聽到沒有?」

 

   「是,母上大人的話我不敢違抗。」

 

   「媽媽!」金美妍突然跑了過來,又拉著金太妍的手,「媽媽快點,我們差最後一個東西就可以完成比賽了!」

 

   「什麼東西?」金太妍有些摸不著頭緒,她是知道幼稚園的障礙賽是要找紙條上的東西啦,不過這金美妍沒事拉著自己幹嘛呢?

 

   不管怎樣,金太妍還是跟著金美妍跑到了裁判面前。

 

   「老師老師!」

 

   「美妍啊,把紙條給老師吧。」老師拿過了金美妍的紙條,她看著紙條上寫著的「最帥的爸爸」,又看了金太妍一眼,「你是美妍的爸爸?」

 

   金太妍看著笑得燦爛的金美妍,摸了摸她的頭,又看向了老師,「對,母兼父職。」

 

   老師點了點頭,然後吹起哨子,宣布金美妍的班級獲得勝利,而金太妍則牽著金美妍的手,又回到了樹下,太妍爸爸跟太妍媽媽也剛好要離開了。

 

   「爺爺奶奶要走了?」

 

   「對啊,我們要趕著去搭飛機。」太妍爸爸眉開眼笑,又牽著太妍媽媽的手,「美妍要聽媽媽的話,知道嗎?」

 

   「知道!」

 

   「媽,爸,你們路上小心。」

 

   金太妍看著自己父母的背影,又看著他們牽著的手,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自己跟黃美英,能像那樣嗎?

 

   金美妍則坐在金太妍的腿上,開心的吃著太妍媽媽準備的紫菜包飯,「哈啾!」

 

   金太妍回過神,她幫金美妍披上了外套,又揉了揉她的頭髮,「秋天到了呢。」

 

   「涼涼的秋天!」

 

   「所以要小心不要感冒,知道嗎?」金太妍拿了手帕幫金美妍把鼻涕擦掉,「感冒的話媽咪會擔心。」

 

   「可是媽咪很久沒有看到了……」

 

   「媽咪忙啊。」金太妍有些無奈,黃美英還是一樣,忙著打官司,然後抽空幫她處理美國那邊的業務。

 

   「那中秋節媽咪會回來嗎?奶奶說中秋節大家都要回家吃飯。」

 

   「不知道呢……下次媽咪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們問她好不好?」金太妍心疼的看著金美妍,卻又忍不住的責備起黃美英,就不懂了,想要錢就給,幹嘛那麼堅持要打官司啊?

 

   不過這就是黃美英跟金太妍的不同了,金太妍從小到大都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大學畢業之後也是很快的到自己爸爸的底下做事,根本不用擔心經濟壓力。

 

   黃美英則是國高中之後因為美英爸爸生意失敗跑路,天天都過著精打細算的生活,不只要求在別人的印象裡是完美,連在金錢方面也是追求最大的效益,所以才間接的養成黃美英對錢的執著。

 

   中午的時候還有小孩子們的表演,金太妍當然是拿起手機拍下金美妍的表演,小孩子的跳起舞來果然很可愛呢。

 

   金太妍看著金美妍,嘴上也跟著哼著歌。

 

   雖然是蕭瑟的秋天,但是還好,不會感到太寂寞。

 

  

   中秋節,金志勇當然是放了員工連假,自己回到全州,當然還有金太妍。

 

   「奶奶,什麼時候可以吃月餅啊?」金美妍跟她的堂弟攀在桌子旁邊,昂著脖子,眼巴巴的看著烤箱,「月餅好香喔。」

 

   「當然啊,那可是有奶奶的配方。」

 

   「那奶奶可以教媽媽嗎?」

 

   「美妍,有些事情是你媽媽怎麼樣都做不到的。」金夏妍直接吐槽自己的姐姐,又把炸好的豬排放到一邊,「不過大嫂應該就學的來,媽,你要教大嫂嗎?」

 

   「你傻啊?我早就教你大嫂了。」太妍媽媽彈了下金夏妍的額頭,「不過那三個出去買飲料怎麼買那麼久啊?」

 

   「誰知道。」

 

   沒錯,基本上家裡除了女人跟小孩之外,其他人都被太妍媽媽叫去買東西了。

 

   然後心酸的是金太妍,搞什麼她因為不會煮飯……比較不會煮,所以就被趕出去了,她身分證上的性別是女生啊!為什麼自己老媽老要把自己當成兒子!

 

   「我們回來囉。」金太妍拿著一大袋的飲料從容的走了進來,又從裡頭拿出了一瓶料酒,「媽。」

 

   「買回來了啊……什麼啊,我不是說要另外一個牌子的嗎?」太妍媽媽看著瓶子上的商標,又看著別過頭的金太妍,「你真的是……」

 

   「才不是我害的,是老爸說這牌子的料酒才對。」金太妍一臉委屈,自己跟金志勇明明都說了是另外一個廠牌的,是自己爸爸堅持這款,「誰讓媽平常買菜又不帶爸出去。」

 

   「媽,你別怪太妍了啦,是爸固執,而且他說換換口味也不錯。」金志勇走了進來,從容的拿過了水果刀,又拉過了金太妍的手,「我們兩個去旁邊切水果哦。」

 

   「媽媽!我想要吃小兔子!」金美妍看著拿著蘋果跟水果刀的金太妍,興奮的喊著,她說的小兔子也是做成兔子造型的蘋果罷了。

 

   「好,你跟弟弟去等爺爺,讓他跟你們去玩遊戲。」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看著金志勇洗好的其他水果,自然的開始在果皮上劃上幾刀,雖然她的廚藝不好,但是在果雕這件事上還是很有自信的。

 

   金太妍切完水果,太妍媽媽也煮完了,基本上什麼事都沒有做到的太妍爸爸就負責擺碗盤跟端菜。

 

   金太妍把水果先放進冰箱,就挨著金美妍坐下。

 

   餐桌上很和樂,太妍媽媽還是在責備太妍爸爸買錯料酒的事,金夏妍跟兩個小孩子吃的很開心,金志勇跟自己老婆還在說著年底要去澳洲玩。

 

   金太妍則吃著飯,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偶爾幫金美妍擦嘴。

 

   月圓人團圓,可惜他們家還是少了一個人。

 

   太妍媽媽突然夾了一塊炸豬排,放到了金太妍的碗裡,「放開心,別愁眉苦臉的。」

 

   「我才沒有。」

 

   「姐姐的表情都在臉上了。」

 

   金太妍翻了金夏妍一個白眼,又低頭吃著飯。

 

   「不過你這孩子也真是的,想美英就飛去找她啊。」太妍爸爸無奈的看著金太妍,「怎麼不去?」

 

   「我答應她的。」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看了自己的爸爸一眼,「她說她不能總是依靠我,所以禁止我找她。」

 

   「這樣啊。」太妍爸爸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又盛了一碗湯,悠閒地喝著,「竟然如此,就這樣吧。」

 

   「怎麼孩子一個比一個還倔呢?」太妍媽媽嘆了一口氣,又搖了搖頭。

 

   「因為老爸倔。」金夏妍咬著炸蝦,從容的開口。

 

   「因為物以類聚。」金志勇喝了一口燒酒,看著金太妍輕輕的挑眉。

 

   金太妍的眉毛抽動了一下,「你們兩個……」

 

   「你又欺負太妍。」大嫂倒是捏了一下金志勇的耳朵,又從容的吃著飯,「不過說真的,有的時候約定並不是那麼重要。」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看著盯著自己看的金美妍,她捏了捏她的臉頰,「快點吃飯。」

 

   「好!」

 

   金太妍當然知道這些,不過說好了的事,她就會做到。

 

   即使黃美英是她的全世界,她還是要讓她離開。


 

   轉眼間,已經到了年尾。

 

   「大家今年都辛苦了!」

 

   金太妍一如往常的穿著筆挺的西裝,頭髮簡單的綁成馬尾,她不太習慣的拉了拉領帶,其實她已經快要一年沒有繫領帶了,因為她怎麼樣都繫不好,都是黃美英幫她的。

 

   一如往常的是太妍爸爸主講今年的業績跟其他公司裡的事,金志勇跟金太妍基本上就是站在旁邊,當作出席也好,也許等等她或是金志勇就會接著講下去。

 

   「好的,接下來讓總裁來宣布下禮拜員工旅遊的事情。」

 

   員工旅遊?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她怎麼不知道有這件事?

 

   金志勇接過了麥克風,「好,我自己也花了一段時間處理這件事,所以給我聽好了,那些業績不到的人,下禮拜給我留在公司加班,還有平常被記缺點超過十支的也是。」

 

   金太妍看著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宴席,一邊仔細聽著金志勇公布的人,其實整個公司大該有二分之一的人被留了下來,她也忍不住嘆口氣,基本上他們設的業績也不高,為什麼有辦法沒達成目標呢?

 

   「接下來公佈旅遊的各個地點,澳洲雪梨、英國倫敦、加州舊金山。」金志勇看了一眼金太妍,又輕輕的笑了一下,「在下禮拜上班之前填完想去的地方,由公司統一訂機票。」

 

   「另外,我跟董事長還有副總裁也會跟著各位前往,我去的是澳洲雪梨,英國倫敦是董事長,加州舊金山則是副總裁。」

 

   金太妍錯愕地看著金志勇,搞什麼東西?

 

   「請各位好好享用你們的餐點。」

 

   「哥?」金太妍輕輕的挑眉,看著金志勇。

 

   「不是我的主意喔,是爸的。」金志勇舉起雙手表示投降,又指了指剛剛自己老爸開溜的門,「他說美英已經全部處理完了,所以讓妳快點去接她。」

 

   金太妍當然也知道,不過坐長途飛機很累人,所以她讓黃美英可以在美國多休息一陣子,跟自己的哥哥姐姐好好玩……雖然黃美英她姐姐在半年前就回法國了?

 

   「有的時候主動一點嘛!你這樣的條件還怕人跑走啊。」金志勇嘻嘻哈哈的拍著金太妍的肩膀,「有錢有臉蛋勉勉強強還有身材,只是嘴巴賤了一點。」

 

   「金志勇,你是不是很想死?」金太妍扯了下嘴角,又沒好氣的捶了金志勇一拳,「就你們擅自幫我做決定。」

 

   「看到我妹那麼辛苦,有的時候當然要強硬一點。」金志勇揉著挨了一拳的腹部,「別擔心啦,我也幫美妍把機票訂好了,到時候你們可以一趟親子旅遊。」

 

   「你說的到簡單。」金太妍翻了個大白眼,「我不吃了,我要回家顧美妍。」

 

   「你跟老爸都跑了,剩我一個撐場啊……喂!別跑啊金太妍!」

 

   

   金太妍還是乖乖的跟著其他人到了飯店做Check in,然後才各自出去玩。

 

   基本上她是老闆,所謂的人際交流還是要的,所以她上午跟大概四十多個她都認得也叫得出名字的部下去到洛杉磯街頭逛逛,下午假借有事,就先走了。

 

   喔,她認得公司的人很正常,因為每個人進來前都是通過她面試的,而且人事異動也常常要經過她。

 

   金美妍坐在副駕駛座上吃著餅乾,金太妍一手撐著額頭,右手放在方向盤上,她記得黃美英有提過,她美國的家在郊區,也大概知道位置。

 

   更別提太妍媽媽不知道哪弄來的地址,在出發前還特地那給她。

 

   搞什麼黃美英比較像他們親生的?她現在就是去找下落不明的千金。

 

   抱歉,不是下落不明,口誤口誤。

 

   金太妍把車停好,又幫金美妍解開了安全帶,「在車上等媽媽開門,知道嗎?」

 

   「知道!」

 

   金太妍下了車,繞到另外一邊幫金美妍開門,然後把租來的車子上鎖,看著手上的地址,一邊比對著門牌,終於是找到了黃美英的家。

 

   一年沒有面對面了。

 

   門後的人看著自己很是意外,金太妍則伸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豬,一年不見你傻的更嚴重了是吧?」

 

   「你怎麼來了!」

 

   「媽咪!」

 

   黃美英有些吃力的抱起金美妍,天啊,她的小美妍什麼時候長那麼大了啊?

 

   「金志勇辦了員工旅遊,把要來加州的人交給我,然後我就順著我老爸老媽老哥老妹的意,來接你回家。」金太妍走了進去,又跟在黃美英的後頭走到了客廳,她看著桌上的紙,「豬。」

 

   「哈哈……我剛剛在算這一年的開銷跟收入……」黃美英把金美妍放到了沙發上,又看了一眼金太妍,「難怪志勇哥說他要幫我訂機票。」

 

   「越來越老奸巨猾了。」金太妍倒是有些好奇的觀察周遭,基本上這裡不像黃美英在韓國的租屋處,全是粉紅色,而且空間也大上很多。

 

   冷不防的,她又被抱住了。

 

   金太妍伸手拍了拍黃美英的手,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轉過了身子,伸手把朝思暮想的人抱在懷裡。

 

   「你身上有雨的味道。」

 

   「嘛,韓國下了一陣子的雨。」

 

   「對了,我哥哥晚點會回來,到時候介紹你們認識。」黃美英鬆開了手,又轉過頭看著金美妍,「美妍,過來跟媽咪拔菜菜好不好?」

 

   「拔菜菜?」

 

   「嗯。」黃美英牽過了金美妍的手,又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金太妍,「這裡其實是我哥哥的家,他這個人比較注重健康,所以在後院圍了一塊田地,還有個小溫室種辛香料。」

 

   「嗯。」

 

   「哇!好多菜菜!」

 

   金太妍輕輕的挑眉,這叫做一點?

 

   「等我嘛!」黃美英戴上了手套,又丟了一副給金太妍,「幫個忙吧。」

 

   金太妍輕輕地哼了一聲,就跟在黃美英一起蹲在菜堆裡,一邊聽著黃美英下指令,一邊小心的把菜連根拔起。

 

   「對了,爸爸跟媽媽還有夏妍志勇哥都想要我快點回去喔?」

 

   「嗯啊。」

 

   「你呢?」黃美英輕輕的挑眉,看著低著頭很認真工作的金太妍,「我聽秀英跟徐賢說副總裁老是扳著一張臉,而且就是一副想殺人的樣子。」

 

   金太妍當然知道這兩個是誰,一個是為了食物寧願多做事情,幫她把審好的文件發下去的崔秀英,另一個則是她欽點的新任行銷部部長,徐賢。

 

   「他們太誇張了,還有你什麼時候跟他們那麼好的?」金太妍站起身子,她搬過了拔好的菜,又幫金美妍把她手裡的菜放到了籃子裡,「這樣夠了嗎?」

 

   「我們一直以來都很好啊。」黃美英幫金太妍把手套放好,又催促金美妍去洗手,「不夠再說吧。」

 

   「媽咪,毛巾在哪裡?」

 

   「喔,我拿給你。」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她進浴室拿了一條新毛巾給金美妍擦手,「太妍。」

 

   「怎麼了?」

 

   「我們可以談一下嗎?」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輕輕的點了點頭,「美妍,我跟媽咪談事情,你乖乖等我們好嗎?」

 

   「好。」

 

   「電視給你看,不可以吵我們,知道嗎?」

 

   「知道了。」

 

   黃美英把金太妍帶到了自己的房間,又整個人撲了上去,輕輕的蹭著他的肩膀,「我很想你。」

 

   「我知道啦,你是從豬變成狗了喔?一直蹭。」金太妍有些無奈,卻還是任著黃美英蹭著自己,「小笨豬。」

 

   「不准你這樣說我。」黃美英噘著嘴,又捧過了金太妍的臉頰,直接吻了下去,「一年呢了。」

 

   「幹嘛?沒有性生活一年喔?」金太妍輕輕的笑了笑,直接把黃美英推到床上,「剛好,我也是。」

 

   「等、等一下!我還要煮晚餐啊!」黃美英僵直了身子,她不過只想多抱一下金太妍,然後跟她索幾個吻,再出去的。

 

   「小笨豬,我看你不是變成狗,是蠢羊了。」金太妍低低的笑了幾聲,輕輕的拉著黃美英的衣服,「竟然把自己送到餓狼嘴邊。」

 

   「太、太妍……」黃美英被金太妍的吻弄得有些發愣,她輕輕地推著金太妍的身子,卻又被她身上的雨水味道而搞得分神。

 

   雨水裡,是另一個城市的味道,還有寂寞。

 

   金太妍當然也只是玩玩,在黃美英的脖子上留下幾個吻痕就坐到一邊了,不過她倒是沒有想到黃美英會哭,「豬,你怎麼了?」

 

   「對不起……」黃美英咬著唇,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都是我害你那麼寂寞。」

 

   「傻子,你不也是嗎?」金太妍溫柔的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又在她的頰上落上一吻,「別哭了,都說了豬的眼淚不會變成珍珠的。」

 

   「我好想你……真的很想你,每次去完法院,回到家,很累,都想賴著你,可是我怕、我怕只要跟你視訊還是傳訊息都會讓我……」

 

   「好了,我現在在這裡,在美國,要帶你回家了。」金太妍收緊了手臂,把黃美英緊緊的抱在懷裡,幾乎是想把黃美英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不要想那麼多的,我是要帶給你快樂的pink的,才不是憂鬱的blue。」

 

   黃美英吸著鼻子,看著穿著黑色針織襯衫跟黑色運動褲的金太妍,「哪裡有Pink了啦!」

 

   「這裡啊。」金太妍指著黃美英脖子上緋紅的吻痕,又輕輕地笑了笑,「別哭了,我跟你一起去煮晚餐。」

 

   黃美英點了點頭,又任著金太妍把自己牽出房間,她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金美妍,又輕輕的推了推她,「你去顧美妍啦……」

 

   「美妍很乖的。」

 

   金美妍則突然轉頭,看著自己的兩個媽媽在廚房裡走來走去,她笑了一聲,又轉過頭看著海綿寶寶,雖然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能看到自己的兩個媽媽又能在一起,對她來說就是最開心的事了。


 

   金太妍撐著臉頰,她坐在頭等艙的位置,看著窗外的雲海,金美妍坐在她的大腿上,正趴在她胸前睡著。

 

   黃美英坐在她的身邊,枕著她的肩膀,又拉著她的手,身上蓋著的是她在一到洛杉磯就脫掉的羽絨大衣,她也在睡覺,誰讓黃美英跟金美妍在遊樂園玩到像是快瘋掉。

 

   黃美英把她介紹給了她的哥哥,Leo,而金太妍倒是滿受Leo喜歡的,在洛杉磯的第二天就退房跑到黃美英家住,不過她還是有跟公司的人出去啦,當然還帶著黃美英。

 

   沒錯,她家的豬還兼當地陪,又塑造了她完美形象,還成功吸引到了幾個新進員工。

 

   她怎麼知道的?開玩笑,她誰?她是飼主欸,怎麼可能不知道哪幾隻小王八蛋對她家小笨豬虎視眈眈的眼神。

 

   「嗯……」

 

   金太妍側過頭,她看著坐起身子的黃美英,「睡飽了?」

 

   「嗯。」黃美英的聲音還帶著睡意,她伸了個懶腰,又牽上了金太妍的手,「快到了吧?」

 

   「可能吧。」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看著黃美英,「美英。」

 

    「我知道,12月過了就要回到公司上班。」

 

    「誰要跟你說那個了。」金太妍翻了個白眼,又看著黃美英,「你不會再離開了吧?」

 

   「不會。」黃美英搖了搖頭,探過了身子,輕輕的吻了下金太妍的嘴唇,「接下來只會偶爾會去,不會再待那麼久了。」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亮起來的指示燈,繫好了安全帶,把自己跟金美妍固定在座位上,她看著身邊的黃美英,「你知道夏天的時候,夏妍跟我說什麼嗎?」

 

   「什麼?」

 

   「她說,我怎麼那麼愛你。」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其實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快十年,愛不愛你我也覺得不是那麼清楚了。」

 

   「不過我能確定,我愛妳,但是那卻是另外一種。」

 

   「是親情?」黃美英輕輕的挑眉,又伸手順了順金美妍的頭髮,「沒關係,你愛我就好。」

 

   金太妍笑了笑,她看著黃美英,騰出了一隻手,攬過了黃美英的肩膀,「沒想到已經變成家人了。」

 

   「變成家人也不錯啊。」

 

   金太妍吻了下黃美英的頭髮,又輕輕的聞著她的髮香。

 

   四個季節過去了,黃美英終於回到金太妍的身邊了。


 

   把金美妍哄去睡覺之後,黃美英就走進了自己離開了一年的房間,她看著躺在床上玩著手機的金太妍,沒好氣的跳到了她身上。

 

   「唔!豬!你以為你很輕啊!」金太妍沒好氣的開口,又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黃美英,「怎麼?美妍跟你說完了?」

 

   「嗯,就這樣說到睡著。」黃美英輕輕的拉著金太妍的衣服,「太妍。」

 

   「幹嘛?」

 

   「你跟是不是說我胖?」

 

   金太妍放下了手機,盯著壓著自己的黃美英,「是啊,我是嫌你胖。」

 

   「金太妍。」

 

   黃美英低到冰點的口氣根本嚇不了金太妍,甚至是在一瞬間就被交換了角色,黃美英忍不住尖叫了一聲,又用腳夾著金太妍的腰。

 

   「幹嘛夾那麼緊啊?小淫豬。」金太妍笑了笑,看著紅著臉的黃美英,「來做運動減肥吧。」

 

   「What?No!」黃美英輕輕地推著金太妍,卻反抗無效,只能讓金太妍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移,溫柔的撫摸著自己。

 

   金太妍脫下了黃美英身上的衣物,她跪在黃美英的腿間,她彎著腰,又抓著黃美英的雙腳,悠閒地舔著穴口,「美英,你很敏感呢。」

 

   「少囉嗦……」雖然在美國不是沒有跟金太妍上過床,但是在熟悉的地方,感覺就是不一樣,在這裡,她感覺不到金太妍去美國時也帶上的寂寞。

 

    黃美英能感覺到,自己的身子被塞進了異物,她輕輕的捂著唇,又看著轉而趴到自己身上的金太妍,任著她拉開自己的手,又扣著自己的指間,放肆的在自己的唇上、頸子上留情。

 

   果然,還是金太妍對她最了解了。

 

   黃美英躺在床上,無力的拉著被子,她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金太妍,如果金太妍會抽菸的話,這個時候抽著事後菸的金太妍,可能會更帥。

 

   「還想要啊?一直盯著我。」金太妍輕輕的挑眉,「不過你也變得太敏感,一個小時可以五次。」

 

   「金太妍,你就不能跟我講情話嗎?」黃美英翻了個白眼,沙啞的抱怨著,這個金太妍永遠都不懂的romantic,「沒情商,沒情趣。」

 

   「你早該習慣了。」金太妍聳了聳肩,她彎下腰輕輕的吻了下黃美英的耳垂,「You are my world, no matter where you go,I always bring you back.」

 

   黃美英笑彎了眼眸,她拉過了金太妍的身子,又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這才像話。」

 

   金太妍也拉過了被子,她把黃美英抱在懷裡,又吻了下她的額頭,「我愛你。」

 

 

   冰雪消融,春天又再一次的回到了首爾市。

 

   「崔秀英。」

 

   崔秀英僵直了身子,她看著冷不防站在自己背後的金太妍,尷尬的笑了笑,「副總裁,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用你那吃到油膩膩的手來碰我的文件。」金太妍指著手上的資料夾,沒好氣地說著,「扣工錢。」

 

   「欸欸欸!不要啊!副總裁我錯了,你不要扣我工資,我無薪加班,不要扣錢!拜託不要扣錢!」

 

   「免談。」

 

   「不要啊!」

 

   黃美英穿著簡單的短裙跟襯衫,才走進辦公室就聽到了崔秀英哀嚎的聲音,「秀英,上班第一天的,你到底在喊什麼啊?」

 

   「帕尼?」崔秀英倒是不知道黃美英已經回國了,她先是錯愕,又指著金太妍,「副總裁說要給我減薪啦!我薪水本來就很少了……」

 

   金太妍感受到了黃美英責備的眼神,她聳了聳肩,「我跟她說很多次,不准吃完東西,沒洗手就碰我的文件。」

 

   「太妍,這只是小事。」黃美英搖了搖頭,金太妍輕哼一聲之後不打算再說話,「秀英,你先下去吧剩下的我來就好。」

 

   「帕尼你不要讓我被減薪啦……」

 

   「知道了知道了,快下去。」黃美英推著崔秀英離開金太妍的辦公室,自己回去拿過金太妍已經批閱好的資料,「我都回來了,不可以再那麼凶啦。」

 

   「開玩笑,不凶我怎麼管公司?」金太妍輕哼了一聲,又繼續按著滑鼠,然後指了指一旁的資料夾,「這是這一年來公司發生的大小事,還有人員異動,我中午要隨堂考。」

 

   「這有什麼難的。」黃美英高傲的看著金太妍,她拿過了資料,「滿分有什麼獎勵?」

 

   「豬,你請假了一年還敢跟我要獎勵啊?」金太妍從抽屜裡拿出了眼鏡戴上,「Tiffany&Co.最新出的戒指,然後……下個月飛去美國結婚怎麼樣?」

 

   「What?」

 

   「嘛,跟美國人結婚總要回去做登記,回來的結婚證書才有效啊。」金太妍聳了聳肩,看了黃美英一眼,「怎麼樣?」

 

   「那結婚典禮可以去巴厘島嗎?」

 

   「這就要看你加分題答得如何囉。」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看了一下時間,「你還有兩小時又四十五分,這個月的行程表我存在你電腦裡了。」

 

   「加分題是什麼?沒有提示嗎?」

 

   「做你最擅長的事。」

 

   黃美英看著勾著嘴角的金太妍,輕輕的笑了幾聲,現在她知道要怎麼答題了。

 

   「快點啊,我中午預約餐廳了。」

 

   「金太妍,你可不可以不要我剛回來,就趁著我送美妍去學校的時候做那麼多事?」

 

   「豬,與其抱怨,快點答題比較好喔。」

 

   黃美英輕哼了一聲,就抱著資料夾走到她的辦公桌前坐下了。

 

   黃美英待了三十分鐘,就抱著金太妍批好的資料夾下樓,然後做最擅長的事,表現她的完美。

 

   「Tiffany!你終於回來了!」

 

   「姐!我好想你喔!」

 

   「嗚嗚……終於有人可以治惡魔副總裁了。」

 

   「好了好了,都講些什麼呢?」黃美英勾著唇,把手上的一本資料夾交給了她剛剛看到的新人,「林允兒,你的提案通過了,好好去做。」

 

   「好、好!」林允兒先是錯愕,她雖然知道公司一直有一位完美的副總裁秘書,只是長期請假,不過為什麼會知道她的名字啊?

 

   「要發呆可以,小心不要被副總裁看到。」黃美英輕輕的用資料夾敲了下林允兒的頭,又把資料夾放在桌上,然後走到了徐賢旁邊。

 

   「姐姐,你可總算回來了。」徐賢看著黃美英,一副快哭的樣子,「你知道我這一年被副總罵得多慘嗎?」

 

   「她罵你啊?」黃美英輕輕的挑眉,伸手拿過了徐賢放在旁邊的資料夾,「嘛,我等等回去再跟她談談。」

 

   「謝謝姐姐。」

 

   「小事一件。」黃美英從容的笑著,又繼續去發剩下來的文件。

 

   「部長,這就是傳說中的,完美的黃秘書嗎?」林允兒滑著辦公椅,從容的湊到了徐賢旁邊,「跟副總裁不一樣,好平易近人喔。」

 

   「當然啊,那可是帕尼姐姐。」徐賢一邊敲著鍵盤,又聽著另一邊資訊部的騷動,「嘖嘖,即使請假一年,帕尼姐姐的人氣果然很高呢。」

 

   「好羨慕喔……」

 

   「乖乖工作,少想那些有的沒的。」徐賢推了下林允兒的頭,又按著手裡的滑鼠,「三、二、一。」

 

   林允兒一開始還摸不著頭緒,直到辦公室外傳來了熟悉的壓迫感,還有一個冷淡的聲線,她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黃美英,準備開會了。」

 

   「來了!」黃美英匆匆忙忙的跑向金太妍,毫不猶豫的抱住了她的手臂,又用一隻手拿著準備拿上去的文件。

 

   而距離金太妍有些距離也準備去開會的人,就發揮了人類的本性,開始討論起了金太妍跟黃美英。

 

   「哇……好久不見的閃光彈。」

 

   「真是讓人懷念呢。」

 

   「嗚嗚……帕尼姐不當馴獸師真的好可惜。」

 

   金太妍輕輕的扯了下嘴角,她這個人有一個缺點,就是聽力特別好,自從黃美英變成她秘書之後就更好了。

 

   「吵什麼吵!誰開會敢比我晚到,先記缺點再減薪!」金太妍側過頭,沒好氣的喊著,又攬過了黃美英的肩膀,從容的走進了電梯。

 

   「哇!副總裁電梯先別關啊!」

 

   「笨蛋啊!還敢進去當電燈泡,不怕瓦數不夠當燈灰嗎?」

 

   「別擋住樓梯口啊!」

 

   「嗯,果然是回來了繼續閃耀呢。」徐賢拿著眼睛跟筆記本鉛筆盒,比起外面的騷動她很是從容,畢竟她知道黃美英一定會阻止金太妍。

 

   嘛,也可能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