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08486_377065949513678_6539704671622135808_n.jpg

53395032_2069250963195435_5065541311449268224_n.jpg

 

碎碎念:

 

虐?不虐?

 

我放棄分類ww

 

我金爺就是那麼不耐煩,我帕尼就是那麼可愛///

 

 

 

 

        Lips on Lips

 

   完美的人。

 

   所有人對她的看法都是堅強,完美,能力很好,人見人愛,和她有接觸過的幾乎都是很好的第一印象。

 

   不過是幾乎。

 

   全世界上,大概只有一個人會故意說她的壞話。

 

   「豬,你擋到我的黑板了。」

 

   黃美英轉過頭,沒好氣的看著坐在她後面的女生,「你語氣可以好一點。」

 

   「你擋到我的黑板了。」女生看上去有些可愛,她手裡拿著原子筆,正在抄著黑板上的數學解答,她就是籤運差的要死才會坐在黃美英後面,還是最後一排。

 

   黃美英把課本放在女孩的桌上,又轉過頭背著她的韓文注釋。

 

   「金太妍你不要有事沒事就找帕尼的麻煩好不好?」

 

   金太妍瞪了一眼過來的女生,又低頭抄著黃美英的課本,「你們才不要有事沒事就過來找我麻煩,還不是老師換位置的時候特別指名,我他媽還要坐在這隻豬的後面。」

 

   「豬什麼豬啊!你這個矮子!」

 

   「你是怎樣?想打架嗎?」

 

   黃美英伸手拉開了兩個人,看著剛剛跟金太妍起衝突的女同學,「別吵架了,太妍就是這樣,我不在意。」

 

   「是金太妍太過分好不好。」

 

   「誰讓你來插花。」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又從書包裡面拿出了韓文課本,從容的坐回了位置,又把數學課本還給了黃美英。

 

   金太妍完全不理她惹出來的禍,反正所有的事都讓黃美英處理就好,是黃美英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又不是她。

 

   不過金太妍只是看了課本一眼就趴下了,完全不想理下一節的考試,反觀黃美英,減緩完氣氛之後又在座位上,認真的準備下一節的考試。

 

   金太妍跟她不一樣,她是這個班上的吊車尾,成績不好,人際關係也不好。

 

   她們兩個,就是黑白分明的對比。


 

   黃美英不知道怎麼搞的,從高中同班,到大學都可以跟金太妍唸上同一個系,現在出社會了,還在同一間公司工作,不同的是,金太妍,這傢伙,竟然直接是經理。

 

   因為他媽的這間公司是她爸開的。

 

   沒錯,他媽的金太妍家的公司。

 

   但是金太妍絕對不是走後門跟她上同一所大學的,而是貨真價實跟她一起考上的,而且分數還比她高。

 

   她就不能理解了,金太妍為什麼要表現的一副壞學生的樣子。

 

   不管怎樣,黃美英只想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黃美英的手邊還有幾個文案還沒完成,她敲著鍵盤,又頻頻的看著掛鐘。

 

   「豬,你怎麼還在這?」

 

   喔,然後金太妍總是豬豬豬的這樣叫她,她看了一眼站在辦公室門口的金太妍,「我工作還沒做完。」

 

   金太妍也看了下時間,都半夜快一點了,什麼工作那麼重要非得今天完成?

 

   她走了過去,翻了一下黃美英桌上的企劃案,她輕輕的挑眉,「給我回家。」

 

   「什麼……」

 

   「你超時加班我也不會多付你薪水。」金太妍果斷打斷黃美英的話,逕自的幫她幫檔案儲存好,又直接按下了電腦的電源鍵,「我送你回家。」

 

   「等等,你為什麼也還在這?」黃美英看著自己的包包直接被金太妍拿走,匆忙的跟了上去。

 

   「我跟美國分公司開會。」

 

   「喔……包包給我,我自己回家。」

 

   金太妍伸手把包包拿遠,又伸手擋著黃美英,「都半夜了,女生一個人回家很危險,我載妳比較安全。」

 

   「不會,包包還來。」

 

   「黃美英,不要想著什麼事都可以自己一個人。」金太妍不耐煩地說著,「我說過了,女生一個人回家很危險,之前附近就傳出性侵案,我送你回去比較好。」

 

   「我是真的能一個人回去,經理。」黃美英皺著眉頭,完全不知道金太妍幹嘛那麼堅持,她們的關係明明沒有說特別好,「不需要麻煩你。」

 

   「一點都不麻煩。」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手,「你這傢伙就是這樣,總是不想要麻煩別人,把事情攬在自己身上,看了就是不順眼,很討厭。」

 

   黃美英突然安靜了下來,她被金太妍丟上副駕駛座,而金太妍則對黃美英的突然安靜感到不自在,她看了她一眼,卻又沒說什麼。

 

   金太妍總是這樣,明明心裡沒有那個意思,卻說出來會變成傷人的話。

 

   她早在高中的時候就發現了,那個完美的資優生黃美英,只是把自己偽裝的很堅強,獨立,但事實上不是如此,她曾經有一次在放學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黃美英,但是她沒有察覺金太妍。

 

   黃美英躲在暗巷,蹲在地上哭了快半小時,然後嘴裡不斷的唸著,「我不能造成別人的麻煩,我要完美,我要堅強」。

 

   金太妍就站在牆角的另一面,聽著黃美英哭完,然後和自己錯身而過。

 

   那個時候她就決定了,要故意跟黃美英唱反調,給她難聽的稱呼,或是故意調侃她,而通常都會有護花使者來阻止金太妍,而黃美英總是會不自覺地皺起眉頭,然後幫忙緩解氣氛。

 

   大學也是故意跟黃美英考上同一間的,連公司也是她拜託自己老爸錄取黃美英,然後接手她根本就不想要的職位。

 

   為的是什麼?只是不想讓黃美英過的那麼痛苦。

 

   金太妍知道黃美英住在哪一間公園,她停下了車,又看著下了車準備關上的車門,「豬。」

 

   「什麼事?」

 

   「多多依賴人吧,少把自己的肩膀搞得那麼沉。」金太妍說完,就把車門關上,又踩著油門繞到了公園的另一邊,她記得黃美英的資料有寫她住在哪一層樓,哪一間,在確認燈亮起來,黃美英安全到家後,她才打了方向燈,開往自己的家。

 

 

   黃美英發誓,就算金太妍對她的態度再怎麼不耐煩和嫌棄,她都沒有看過金太妍生氣的樣子。

 

   「吵什麼吵!」

 

   還在罵遲到黃美英的組長嚇到,黃美英更是嚇到早餐掉到了桌上,她錯愕地看著走進來的金太妍,又很明顯的皺起了眉頭。

 

   「是我讓黃美英晚到公司的,你吵什麼吵。」金太妍拿著資料夾,冷冷的看著組長,又指著黃美英桌上的資料夾,「這些全部都不是黃美英的工作,為什麼她昨天還忙這些忙到半夜?朴組長。」

 

   「是帕尼說她想要更高難度的工作……」

 

   「放屁!」金太妍嚴厲的打斷了朴組長的話,又隨手的拿過了其中一個資料夾,「這明明就是普通的小企劃,而且不只一本,你再說一次黃美英要什麼?」

 

   「不要仗著自己是組長就這樣欺負人。」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也看著其他正在盯著自己的人,「你們也是!我都查清楚了,這裡很多東西都不是黃美英負責的,識相的就把自己的東西拿回去。」

 

   「……是我自己要幫忙的。」黃美英緩緩地開口,她抬頭看著金太妍,「是我自己要幫大家的。」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冷冷的笑了一下,「你說,是你要幫其他人的?」

 

   黃美英點了點頭,而這根本不是事實,是每個人把資料丟給她,然後也不給她拒絕的機會,就給了她交件的時間,讓她趕快把資料處理好。

 

   「很好。」金太妍深吸了一口氣,又看著黃美英,「那除了黃美英,所有人都給我打包東西滾回去。」

 

  「為什麼!」

 

  「經理你怎麼可以這樣隨便開除人!」

 

   「我花錢請你們一群廢物幹嘛?工作又不工作,還來公司用電用水,浪費錢。」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隨手拉過了一張椅子坐下,「黃美英,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你做全部的工作,領三倍薪水,全部行銷部的人都被開除,第二個是你把桌上不屬於你的工作還回去,已經完成的就歸你,領一樣的薪水,你的同事也不用面臨失業。」

 

   「我就坐在這裡等著。」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許久,才抱起一疊的資料夾,一個一個把資料還回去,還低聲的說了對不起。

 

   金太妍看著被放在組長桌上的十個資料夾,又冷冷的笑了一聲,她看向紅著眼眶的黃美英,又站起身子,拉過了她的手,「都給我回去工作。」

 

   黃美英被金太妍拉離了辦公室,她一直扯著金太妍的手,卻怎麼樣都掙脫不了,「金太妍!」

 

   金太妍側過頭看了黃美英一眼,什麼都不說的把她拉進自己辦公室,又把資料夾放下,冷不防的把黃美英推到沙發上。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黃美英氣急敗壞的想要起身,卻又被金太妍推回了沙發,「金太妍!你不要一直、一直……」

 

   「一直怎樣?」金太妍居高臨下的看著黃美英,又伸手捏住了黃美英的下巴,「我說過了,我看到你忍氣吞聲,拼命維持你完美面具的行為感到反胃跟討厭。」

 

   「那你就不要看啊!」黃美英緊抓著沙發,紅著的眼死瞪著金太妍,卻沒有任何的殺傷力,「你不要一直干涉我!從高中到大學,還不夠嗎?」

 

   「不夠。」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輕輕的吻了下黃美英的下唇,然後慢慢的加深,她嘗到了苦澀的液體,她看著掛上兩行清淚的黃美英,「我要的,是不再把自己逼到懸崖邊的你。」

 

   黃美英不說話,眼淚卻也怎麼樣都止不住,第一次,金太妍溫柔的對待她,輕柔的把她摟在懷裡,又拍著她的背,完全不在乎自己會不會把她身上名貴的衣服弄髒。

 

   這一次她沒有推開金太妍,而是緊緊的抓住了她的衣服,蜷縮在金太妍的懷裡。

 

   「就是這樣。」金太妍輕輕的順著黃美英的頭髮,又輕輕的開口,「不必把自己武裝起來,做那個脆弱的你就好了。」

 

   金太妍其實一直都知道,黃美英有在服用抗憂鬱的藥物。

 

   但是看到黃美英從包包裡拿出一大包的藥,還一連吃了三把,金太妍也被嚇到差點被資料用亂。

 

   「你怎麼知道的?」

 

   「嗯?」

 

   「我把自己偽裝成完美形象的事。」

 

   「再好的偽裝都有被發現的一天。」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悠閒地敲著鍵盤,「有一次你在街上哭,我剛好看到。」

 

   黃美英愣了一下,又緩緩的點了點頭,現在已經下午了,而她也完全不想回辦公室,她的動力完全消失,只想躺著什麼都不做。

 

   金太妍看了一眼黃美英,又從容的開口,「我幫你請好假了,你可以待在這裡休息,還是你要回去?我等等要去廠商那開會。」

 

   「……現在先別跟我說話,我沒辦法思考太多。」

 

   「好。」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一邊整理著資料,「豬。」

 

   「嗯?」

 

   「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

 

   黃美英看向了金太妍,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從有記憶以來,她就要自己完美,不能造成別人的負擔。

 

   金太妍等不到黃美英回話,她把東西準備好後就拿過了自己的車鑰匙,然後又走了過去,彎腰吻了下黃美英的額頭,「我晚點回來,到時候載你回去。」

 

   「嗯。」

 

   

   黃美英之後雖然在同事間被受到一點點排擠,不過很快又回復原狀了。

 

   完完全全的,又變回了她完美的形象。

 

   「豬,你又晚回來了。」

 

   然後金太妍很直接的入住了黃美英她家,故意把她原本打掃的整齊,完美的房子弄得亂七八糟,她頭三天是一邊整理一邊罵著金太妍,也不知道金太妍到底是臉皮厚還是存心作對,就是會再次把她的屋子用髒。

 

   「誰讓你不載我,我路上塞車。」

 

   「我都說了我去客戶那應酬,不順路。」

 

   「可不是嗎?」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伸手抓過了金太妍的衣領,輕輕的聞著她衣服上的菸酒味,「喝多少了?」

 

   「一點點。」金太妍順著黃美英的頭髮,又把瓦斯爐關掉,「我麵煮好了,吃一吃睡覺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坐到了餐桌前看著金太妍遞過來的碗筷,從容的接過,「太妍,我明天要去復診喔。」

 

   「好,我明天跟妳去。」

 

   黃美英已經很習慣了,金太妍對她的態度。

 

   在她發病的時候百般溫柔,在平常時對她有些不耐煩,卻又不討厭,在公司也會特別注意她,甚至把她調到了金太妍的辦公室旁邊當秘書,現在主要都是處理國外的契約問題跟交涉。

 

   不得不說,她真的有好轉,抗憂鬱藥物的劑量變少了,也比較能真心的笑了。

 

   吃完飯,黃美英去洗澡,金太妍負責洗碗,之後黃美英出來看到還在辦公的金太妍,她走了過去,伸手揉了揉她的臉頰,「怎麼還在工作?」

 

   「我明天本來要先處理星期一開會的東西的,不過你明天要復診,我就先處理囉。」金太妍輕輕的推開了黃美英,「我還沒洗澡。」

 

   「沒關係嘛,我又不在意。」黃美英伸手拉住了金太妍的衣服,又窩在她的懷裡。

 

   不過雖然金太妍這麼光明正大的住進來,黃美英這樣三不五時的就對她撒嬌,但是她們還是沒有明確的表白自己的心意。

 

   金太妍無奈的看著黃美英,還是讓黃美英躺在自己的身上,她看了一眼亮起來的手機,又從容的接起,「爸。」

 

   「太妍啊,你這次去台灣幫爸出席一個商業高峰會好不好?」

 

   金太妍看著爬起來的黃美英,她伸手拉住了她,「哥不能去嗎?」

 

   「喔,他要去歐洲參加發表會。」

 

   「好啦,我知道了。」金太妍輕輕地揉著黃美英的手背,又多看了她一眼,「我能帶女朋友去嗎?」

 

  「女、咳咳、女朋友?」

 

   「金太妍你什麼時候又交了女朋友?」太妍爸爸緩了過來,「你不要跟我說你跟之前那一個復合,小心我現在過去打你。」

 

   「不是啦,誰要找那個女的復合。」金太妍看著嚇傻的黃美英,輕輕地笑了笑,「我有空就帶她去找你們兩老,掰掰啦。」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呆了好一會,到金太妍把工作完成之後才回過神,「金太妍?」

 

   「幹嘛啊豬?」金太妍輕輕的挑眉,把筆電放好,又伸手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我去洗澡啊。」

 

   「欸!金太妍!」

 

   金太妍一邊脫著衣服,又看著追進來的黃美英,她輕輕的挑眉,「豬,你還有什麼問題?」

 

   「你、你剛跟你爸說什麼?」

 

   「是怎樣?你這隻小笨豬,還要我正式向你告白才承認你是我的女朋友嗎?」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衣衫半敞的走向黃美英,又伸手摟過了她的腰,「怎麼?想不想當我女朋友?」

 

   「等、等一下!你太突然了。」黃美英紅了臉頰,又輕輕的推著金太妍的身子,「你……」

 

   金太妍笑了一下,又咬了下黃美英的鼻頭,「我要去洗澡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把她推出了浴室,她摸著自己的臉頰,又蹲下了身子,緊握著自己的胸口,天啊……她心跳好久沒跳那麼快了。

 

   金太妍走出房間的時候,黃美英正在收拾客廳,她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一把抱住了黃美英的身子,「豬,別整理了,我們睡覺。」

 

   「……你在摸哪裡?」

 

   「豬肚皮?」金太妍輕輕的笑了幾聲,又吻上了黃美英的頸子,「美英,當我女朋友吧。」

 

   黃美英覺得最討厭的,就是金太妍的吻。

 

   金太妍的吻像是有魔力一樣,她長年的偽裝總是會在一瞬間崩垮,她會忍不住想要躲在金太妍的懷裡,跟平常的撒嬌不同,而是像是小狗被欺負,畏畏縮縮的躲到主人身邊一樣。

 

   不過照金太妍的說法,應該是隻小豬被威脅,畏畏縮縮的躲到主人身邊。

 

   黃美英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又被金太妍抱回了房間,然後被脫下了衣服,她慌張的看著金太妍,手慌忙的揮來揮去,不知道該先遮上面還遮下面。

 

   金太妍笑了一下,又吻了下黃美英的鎖骨,就也脫光身子,伸手把黃美英抱在懷裡,「小笨豬,我不會對你怎樣的,睡覺了吧。」

 

   「我的衣服……」

 

   「這樣睡比較親密。」

 

   黃美英愣愣的點著頭,一邊翻過了身子,又往金太妍的懷裡窩。

 

   金太妍依舊笑著,她看著躲著的黃美英,「這次復診,看看可不可以再減少劑量吧。」

 

   「……嗯。」

 

   黃美英和金太妍的眼神對上了短短一秒,她可以看到金太妍眼裡的寵愛跟溫柔,她又紅了臉頰,才安心的,在金太妍的懷裡陷入睡眠。

 

   被金太妍抱著,她向來都覺得很安心。


 

   醫生又把黃美英的劑量減量了不少。

 

   而金太妍很高興看到這個結果,於是就趁著黃美英還在跟醫生聊天的時候去了樓下的商圈買了一個黃美英很久之前就一直盯著的粉紅色水晶項鍊。

 

   那條項鍊要價其實不便宜。

 

   「你又亂花錢!」黃美英有些生氣的看著金太妍,甚至是用她手上的藥單打了金太妍一棒。

 

   「才沒有,這是慶祝你的病情好轉。」金太妍幫黃美英把項鍊戴上,又趁機在她的頸子上吻了一口,「我家的豬現在越做越好了,還可以在大庭廣眾下發脾氣。」

 

   黃美英其實平常還是維持住她的形象,但是只要金太妍在身邊,永遠都是三秒破功,連她自己都有些頭痛,而醫生卻說這樣很好,不用太過在意。

 

   「I hate you.」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卻還是抓著金太妍的衣袖。

 

   金太妍則溫柔的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跟著她一起去櫃檯領藥。

 

   「太妍?」

 

   金太妍轉過頭,看著一個挺著肚子的孕婦,她的臉僵了一下,卻又很快的恢復到平常的樣子,「好久不見。」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看向了那名孕婦,「你朋友?」

 

   「前女友。」金太妍小聲的說著,又幫黃美英拿過了藥袋,「只有你一個?」

 

   「不……我老公去開車了。」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牽過了黃美英的手,「我女朋友。」

 

   黃美英看到孕婦很明顯的皺著眉頭,不過她很禮貌的勾著微笑,向孕婦點頭表示問好。

 

   「我以為……」

 

   「我可是追她追了超過十年。」金太妍倒是驕傲的說著,毫不害臊的吻了下黃美英的臉頰,「物以類聚,要比渣我也不差。」

 

   黃美英知道金太妍說的只是玩笑話,她還是暗暗的捏了下金太妍的腰,而且是生氣的那一種,「回家了。」

 

   「好……那掰掰了,祝你生產順利。」

 

   一上車,黃美英還沒開口,金太妍就先主動解釋。

 

   「她之前跟我交往的時候也同時劈腿另外一個男生。」金太妍從容的說著,一邊踩著油門,「還搞到懷孕,男生因為小孩跟她分手,才找我陪她去墮胎。」

 

   「之後她死性不改,又劈腿交了新男友,知道之後就跟她分手了。」

 

   黃美英的直覺,金太妍還跳過很多,但是她知道,那段感情很痛。

 

   難怪昨天太妍爸爸還說要衝過來教訓金太妍。

 

   金太妍隱約的聽到啜泣聲,果不其然是看到了黃美英在哭,她急忙的把車子停到路邊,「好了好了,你這隻豬就算再哭眼淚也不會變成珍珠啊,別哭了。」

 

   「心裡很痛。」黃美英一邊抹著眼淚,又看向了金太妍,「那個女生很過分。」

 

   「都過去了,就算了。」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又溫柔的捏了下黃美英的耳朵,「我現在有你這隻豬,乖乖的,別哭了。」

 

   「好……」黃美英吸著鼻子,腦子裡想像到的卻是金太妍跟那女生爭吵的場景,很討厭的,她的病又犯了,「太妍……」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微微發抖的手,她探過了身子,輕輕的吻上了黃美英的唇,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腕,「好了嗎?」

 

   黃美英點了點頭,「回家吧。」

 

   

   「豬,剛剛開會的資料。」

 

   「在這裡。」

 

   剛走進門的太妍爸爸摸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黃美英,又看向了金太妍,「太妍。」

 

   「爸。」

 

   「社長。」

 

   太妍爸爸自動的坐上了沙發,疊起雙腿打量著黃美英,「你就是要跟太妍出去的女朋友?」

 

   黃美英點了點頭,突然又被金太妍摟過身子,她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又扯著在腰上的纖手。

 

   「爸,你別給她太多壓力,她可是賢內助。」

 

   太妍爸爸笑了幾聲,從胸口的口袋裡拿出了隨身碟,「這是這次會議的資料,你們兩個都稍微看一下。」

 

   「還有……你叫美英對吧?跟我過來一下。」太妍爸爸站起了身子,而黃美英則拉開了金太妍的手,快步的跟了上去。

 

   「希望我接下來說的你不要介意。」太妍爸爸是走到了外頭,從菸盒裡拿出了一隻菸,點燃,「我去打聽過你了,從高中到現在,不得不說你真的做得很好,完美的資料,完美的背景,完美的評論。」

 

   「但是你知道嗎?完美使人止步不前。」太妍爸爸吸了一口煙,又緩緩的吐出,「過去太妍在國中的時候,因為想要超過她哥哥,所以把自己逼得很死,她跟你一樣,那段時間是人人稱讚的孩子,但是我卻很不滿意。」

 

   「為什麼?太妍那麼優秀不好嗎?」

 

   「她那段時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太妍爸爸淡淡的說著,「她被人人稱讚,連帶的雖然讓我覺得很有成就感,但是我卻把自己的孩子逼得不像一個人。」

 

   黃美英靜靜的聽著,那麼,為什麼金太妍會跟她作對十幾年呢?

 

   重點是,她好羨慕金太妍有一個這樣的爸爸。

 

   「或許太妍是看到了過去的自己,才會這樣一路從高中跟著你一起。」太妍爸爸從容的說著,又揉了揉她的頭,「家長總會在潛移默化中塑造孩子,所以我不會對你多說什麼,重點是,你要做你自己,可以追求完美,但是不要造成你的心裡生病。」

 

   黃美英聽著太妍爸爸的話,看來他估計也是知道自己有在服用抗憂鬱藥物的事,「我知道了,謝謝社長。」

 

   「還叫社長啊?」太妍爸爸笑眯了眼,把菸熄掉後就悠閒地走掉了。

 

   黃美英回到了辦公室,她看著金太妍,從容的走了過去,又伸手抱住了她。

 

   「豬,我爸欺負你了?」

 

   「沒有,社長人很好。」她不能想像,平常工作認真,私底下回到家變成泥的金太妍曾經也跟她一樣,「太妍,我很高興能遇到你。」

 

   「黃美英,上班時間不要撒嬌。」金太妍輕輕的彈了下黃美英的額頭,卻又讓她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很累嗎?」

 

   黃美英點了點頭。

 

   金太妍無奈的揉了揉她的頭髮,又指了下桌上的文件,「那你去幫我送文件,送完就休息了,明天再處理國外傳來的文件。」

 

   「好。」黃美英又跟金太妍索了一個吻,才拿過資料離開辦公室。

 

   三樓行銷部,五樓設計部,六樓公關部,一樓宣傳部……黃美英從一樓開始送文件,不過才送到三樓她就又碰到麻煩了。

 

   「帕尼!」

 

   黃美英嘆了口氣,她轉過頭看著一個笑得燦爛的男生,自然的掛上了微笑,「嗨。」

 

   「我幫你吧。」

 

   「不用,我來就好。」

 

   「沒關係,我剛好也要去五樓。」

 

   跟金太妍不一樣。

 

   她知道這個男生對她有意思,所以會幫自己的忙,但是她不喜歡這只會讓她覺得很無力,是個沒有用的廢人。

 

   或許會認為太誇張,但是沒辦法,她獨立完成很多事情很多年了,甚至是金太妍都很少這樣出手幫忙,最多就是她真的承受不住的時候才會看向金太妍。

 

   對,連跟金太妍求助她都沒有說,只有眼神交流。

 

   沒辦法,誰讓她跟金太妍又十幾年被迫的默契。

 

   黃美英的心情很差,但還是笑著。

 

   「帕尼,你去經理那邊當秘書,會不會很累啊?」

 

   「不會啊,經理對我很好。」

 

   「可是我聽我朋友說你們高中關係不太好。」男生手裡拿著所有剛剛黃美英搬著的資料,甚至還有一些新的,「她沒有刻意刁難你嗎?」

 

   除了天天被豬豬豬的叫來叫去,還有她粉紅色單品被嫌棄的一無可取,基本上沒有了。

 

   「沒有,高中是高中,大家都是大人了,她刁難我幹嘛?」黃美英無奈的笑了一下,又伸手把新拿到的資料拿上手,「謝謝你幫我。」

 

   「等等,我能請你吃飯嗎?今天晚上。」

 

   黃美英的手臂被拉住,她皺了下眉頭,卻又恢復平靜,她看著那個男生,又搖了搖頭,「我晚上有約了。」

 

   「帕尼,就一頓晚餐而已。」

 

   黃美英搖了搖頭,「我晚上真的沒空。」

 

   她開始感到不舒服了。

 

   「黃美英!」

 

   黃美英的手被放開了,她看向了在另一頭的金太妍,抱著資料急急忙忙的跑過去,她也聽到了,金太妍有些急促的呼吸聲。

 

   金太妍用跑的過來?

 

   「經理好。」

 

   「誰讓你摸魚談辦公室戀愛的?」金太妍輕輕的挑眉,沒好氣的看著黃美英,「回去工作。」

 

   「是。」黃美英飛也似的先跑進了電梯,她看著跟進來的金太妍,「我……」

 

   「我知道。」金太妍面無表情,又看著黃美英手上的資料夾,「都送完了?」

 

   「嗯,這是新的。」

 

   「那好。」金太妍按下了電梯故障,突然把黃美英壓在牆上,又低頭吻著黃美英的唇。

 

   黃美英感覺到了,金太妍在生氣,不過她很自動的張開口接納金太妍伸進來的小舌。

 

   吸到氧氣之後,黃美英才看向金太妍的眼睛,她伸手揉了揉金太妍的頭髮,很難得的角色顛倒,「在氣什麼?」

 

   「氣你不夠狠,直接丟下那男的就好了。」金太妍噘著嘴很是無辜,她又按了一次電梯故障,「東西收一收準備下班吧,我工作都好了。」

 

   「這些要丟到明天嗎?」

 

   「對,我現在不想工作。」金太妍現在的心情可以說差到極點,她最討厭自己的女人被碰了……討厭,又是那段記憶。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臉上的不耐煩跟煩躁,她輕輕的搔了搔頭,「太妍。」

 

   「嗯?」

 

   「這樣的你好可愛喔。」黃美英笑得燦爛,她抱住了金太妍的肩膀,「為我吃醋的你。」

 

   「笨豬,你是在撒嬌嗎?」金太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就算你這樣我心情還是不會好……暫時。」

 

   「那就等一下嘛。」

 

   金太妍看了一眼黃美英,又不爭氣的笑了一下,「好了好了,先鬆開,晚點回家再抱。」

 

   「好。」


 

   提早從台灣開會回來,金太妍跟黃美英就趁著接下來的假期,兩人一起去約會了。

 

   不過現在金太妍的臉,臭到了極致。

 

   「哎呀,這不是黃總的女兒Tiffany嗎?」

 

   金太妍的手被緊緊地捏著,她轉過頭看著來者不善的人,自然的沉下了臉色。

 

   「叔叔好。」黃美英臉上雖然掛著笑,不過握著金太妍的手,指甲都微微的泛白了。

 

   「還跟朋友一起出來玩啊?你爸爸欠的錢什麼時候要還?」

 

   金太妍聽到了關鍵詞,她多看了一眼黃美英,又看向了男人,「少來煩我們。」

 

   「欸,Tiffany,你朋友怎麼那麼沒禮貌啊?虧你還很優秀呢。」

 

   「她優秀干我的態度屁事,我他媽現在就是不爽你破壞我的休假。」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她把手上的飲料遞給了黃美英,又從口袋裡拿出了支票簿,「欠多少?」

 

   「太妍……」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輕輕的笑了一下,在上頭寫下自己的名字跟數字,「識相點就別再煩美英或是她爸。」

 

   金太妍把支票塞給了男人,就拉過了黃美英的手離開了。

 

   金太妍把黃美英帶到了餐廳,隨便就要了間包廂,然後讓服務生晚二十分鐘再進來點餐。

 

   黃美英一進包廂就開始掉淚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她放下了手上的東西,二話不說就抱過了黃美英的身子,緊緊的關在她的臂彎裡,「我在這裡。」

 

    「好討厭……」

 

   「我知道。」

 

   黃美英總是喜歡賴在金太妍的懷裡,特別是在她病發的時候。

 

   金太妍選的是日式的料理店,所以黃美英很自然的躺在榻榻米上,枕著金太妍的大腿,她還在哭,這次發病,感覺比以往都嚴重。

 

   金太妍握著黃美英的手,她從自己爸爸那邊得知,黃美英會怎樣的原因來自她的爸爸,而且只要說到她爸爸,黃美英就會整個大崩潰,所以她絕口不問。

 

   「太妍……」

 

   「我在這裡。」金太妍心疼地看著黃美英,她伸手揉了揉黃美英的耳垂,「怎麼了?有好一點嗎?」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坐起身子,第一次,主動的吻上了金太妍。

 

   「美英?」

 

   「我很對不起你。」黃美英揉了揉眼睛,又緊緊地握著金太妍的手,「我只會給你帶來麻煩。」

 

   「欸欸,你別一臉快哭的啊,這樣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你啊。」金太妍第一次慌了,因為黃美英以往都會趴在她身上哭,哭完了就沒事,「那都是小錢,不要在意啦。」

 

   「不,我只會給你帶來麻煩……我真的很沒用!你明明有那麼好的生活,卻被我拖累!」

 

   「豬,我不准你那麼說。」金太妍沒好氣的揉著黃美英的臉頰,「你是我的女人,我們本來就要互相照顧,你幫我把工作上的文件都過濾一遍,讓我工作輕鬆一點,我則讓你不再被心理疾病所苦。」

 

   「豬,我慣著你十幾年了,你是我養的,我不准你這樣說。」

 

   黃美英吸著鼻子,她看著金太妍,輕輕地抿著唇,「你哪裡慣著我十幾年,你明明就是跟我作對十幾年。」

 

   「都一樣啦。」金太妍的臉頰泛著紅暈,她看著走進來的服務生,從容的點餐,等服務生出去後才又拉過了黃美英,「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能再認為自己很沒用了,知道嗎?」

 

   「知道了。」

 

   「吃完飯就回家吧,我們好好休息。」

 

   黃美英點了點頭,又跟金太妍要了一個吻,才坐到她的對面,等著餐點上桌。


 

       幾天後,金太妍提早去了公司。

 

   金太妍因為要跟金志勇一起跟太妍爸爸報告出差的內容,所以黃美英今天早上是一個人搭公車去公司的。

 

   而她進電梯前,要先經過公關部,就先被找麻煩了,她只是想上樓,把文件處理好,等金太妍回來簽名啊!

 

   「帕尼早啊。」

 

   「早。」

 

   「欸,帕尼,你跟經理是不是在談戀愛啊?」

 

   她電梯按鈕連按都還沒按,背後公關部的八卦女人們就開口了,她轉過頭,「呃,你說哪個經理?」

 

   「金太妍啊。」其中一個女生撐著臉頰,嘴裡還咬著麵包,「我昨天出去玩的時候看到你跟經理一起進了日式餐廳的包廂,而且很親暱的走出來。」

 

   「肩並肩。」

 

   「咬耳朵。」

 

   黃美英皺起了眉頭,「我們只是朋友。」

 

   「但是朋友不會在結帳的時候還親嘴吧?」

 

   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對,她昨天的確調皮了一下,在金太妍結帳的時候親了她一口,「我們只是在玩。」

 

   「你跟經理可以玩那麼大喔?」

 

   「你們真的……」

 

   「沒有,我們只是很好的朋友。」黃美英果斷的說著,她不能讓金太妍的形象受損,不能讓她喜歡自己的事曝光,「如果沒事的話,我要上去了。」

 

   「幹嘛跑啊?經理還有執行長跟董事長一起出去,一時半刻不會回來的。」另外一個女公關微瞇著眼看著黃美英,「難不成帕尼你做賊心虛?」

 

   「所以你們真的在一起了喔?」

 

   「經理竟然是同性戀。」

 

   「欸欸,你們在床上要怎麼做啊?」

 

   黃美英覺得頭痛,如果真的像剛剛說的,金太妍他們出去的話,的確不會很快就回來。

 

   「你們在吵什麼?都上班時間了。」

 

   喔,黃美英錯了。

 

   金太妍手拿著兩份早餐,太妍爸爸跟金志勇在剛剛進門的時候就一人拍著他一邊的肩膀,搭電梯回去工作了。

 

   「經理好。」

 

   「女人待在一起就是八卦,在那麼口無遮攔,小心我讓你們都沒工作。」金太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又拉過了黃美英的手,「我早上出門比較趕,沒幫你煮早餐,吃了嗎?」

 

   「還沒。」

 

   「嗯,那這個給你。」金太妍笑了笑,又多看了一眼正在看戲的女公關們,在黃美英的唇上落下一個輕吻,「她是我女人,不用再猜測了,我們的性生活也不用你們管。」

 

   黃美英沒有任何慌張,她看著金太妍的背影,心裡只有踏實的安心感。

 

   金太妍看向了黃美英,從容的把她帶進了電梯,「美英,我升職囉。」

 

   「嗯?」

 

   「我哥升到了總經理,我則升到了執行長。」金太妍從容的笑著,又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很棒呢,剛剛。」

 

   「我本來想罵她們的。」黃美英笑彎了眼眸,又抱住了金太妍的脖頸,「我感覺,我好像完全好了。」

 

   「很棒啊,這才是我心疼的豬。」金太妍笑了笑,任著黃美英抱著自己,「那麼下次回診給醫生評估之後,就不用拿藥了吧?」

 

   「不知道,但應該不用了。」黃美英笑得依舊燦爛,她看著金太妍,伸手拉開了她脖子上的領帶,「很討厭吧?領帶。」

 

   「嗯,你笑得很美。」金太妍看著打開的電梯門,又拉著黃美英走出電梯,走進了把辦公室,然後把她辦公室這層樓的電梯設成需要許可證才能上來,又把辦公室的窗簾拉上。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輕地笑了笑,自然的坐上了她的身子,又扯著金太妍的領帶,「執行長,你這樣不好喔,搞辦公室戀情。」

 

   「我喜歡,你這隻豬能管我?」金太妍低低的笑了幾聲,她從容的解開黃美英衣服的扣子,由下往上,又埋首在眼前的雪乳,「很香呢。」

 

   「太妍……」黃美英的聲音有些低啞,她拉開了領帶,輕輕的笑了笑,「第一次呢。」

 

   「我會溫柔的。」金太妍解開了黃美英的胸罩,托著雄偉的雪乳,又輕輕的舔舐著她的蓓蕾,香甜,跟她一樣的沐浴乳香味,貝齒咬著的紅櫻則逐漸挺立,金太妍彷彿還未斷奶的小孩,吸吮著黃美英的乳首。

 

   黃美英的指頭輕輕的在金太妍的背上畫圈,雖然很舒服,但她的理智線還不至於斷掉,她的衣服,現在只是勉強掛在身上,捧過了金太妍的臉,她輕輕的吻了下她的眼瞼,就轉而坐到了金太妍的辦公桌上,而金太妍則吻著黃美英的小腹,又伸手揉著黃美英的屁股。

 

   「嗯、嗯,太妍。」黃美英嬌噌了一聲,她看著金太妍咬開她的窄裙拉鍊,然後又伸手拉開了她的底褲,熱辣的溫度竄上了臉頰,黃美英雙手撐著桌面,明明害羞,卻還是主動的把腳放上了金太妍的肩膀。

 

   「豬,你是不是想做這種事想很久了?那麼主動。」金太妍的嗓音溫柔的很像蜜,但是說出來的話卻不是那麼的甜,「豬,你很想要嗎?」

 

   「太妍,你的嘴真的很賤。」黃美英責備著金太妍的零情趣,同時也脫下了自己的底褲,然後伸手,脫掉了金太妍的衣服,她想要,她跟金太妍的接觸,是沒有任何阻礙的。

 

   就如同金太妍說的,這樣比較親密。

 

   金太妍的唇舌在她的腿間,手指在她的體內,還有一隻手正在疼愛著她的雙峰,三次的高潮過去,黃美英的身子也軟了不少,嗓子有些啞了,第四次的高潮後,金太妍抱下了黃美英的身子,讓她坐在自己身上,又幫她穿上了自己的西裝外套。

 

   「豬,你讓我想去訂製辦公椅。」金太妍寵溺的順著黃美英的頭髮,「你說好不好?」

 

   「不要啦,這種事情一次就夠了。」

 

   「知道了。」


 

   在一起第五年,金志勇升上了總裁的位置,金太妍則當上了副總裁,同一年,金志勇結婚,黃美英跟金太妍則領養了一個未成年少女生下的嬰孩,因為拗不過金太妍,黃美英只好同意讓她養女兒。

 

   黃美英一開始的壓力很大,甚至有點憂鬱症復發的狀況,不過金太妍照顧女兒的無厘頭行為,常常讓她好氣又好笑的,在不知不覺中放鬆。

 

   金太妍還是一樣,知道什麼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女兒在白天都交給搬來首爾住的太妍爸爸和太妍媽媽照顧,下班,她們兩個在一起去接女兒回家。

 

   黃美英在嬰兒床的床腳點上了小夜燈,又悄悄的離開了房間,金太妍穿著的是正式的西裝,因為那人才剛從日本回來,明明很疲累,卻還是硬要去接女兒,都說了她去接小孩就好了,讓金太妍在家休息,可惜啊,金太妍的耳朵就是硬,講不聽。

 

   不過起碼金太妍還是把行李都弄好才癱軟在沙發上。

 

   黃美英走了過去,又窩到了金太妍的懷裡,「不去洗澡嗎?」

 

   「晚點吧。」金太妍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又坐直了身子,「美英。」

 

   「嗯?」

 

   「雖然我覺得有些遲了,但是我還是很好奇,為什麼我第一次親你,你沒有推開我?」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無奈的笑了一下,「因為你當下讓我最安心,雖然我很討厭你老是跟我鬥嘴。」

 

   「而且……即使到了現在,我還是習慣只對你一個人,露出我柔弱的一面。」

 

   金太妍點了點頭,的確,黃美英在公司裡還是完美的女強人形象,只有偶爾工作太多才會向她求救,還有真的底下的人做事太散漫黃美英才會生氣。

 

  「在你的懷裡,被你吻著,我才會變得脆弱。」黃美英抱著金太妍的身子,又幫她解著襯衫的扣子。

 

   「我知道,你的眼神告訴了我一切。」金太妍笑了起來,她拉過了黃美英的手,在這雙一個禮拜不見的紅唇上,給了紅唇的主人,一個思念、熱情的吻,「我明天一早還要跟爸報告,不能玩太晚。」

 

   「沒關係,今天晚上一次就好。」黃美英把金太妍帶進了房間,又把她推在床上,從容不迫的壓了上去,「我很想你。」

 

   「我也想你。」金太妍抱著黃美英的腰,任著靈蛇的主動邀約,金太妍翻過了身子,轉而把黃美英壓在身下,「我愛你。」

 

   黃美英笑彎了眼睛,一樣享受著金太妍因為疲憊而有些粗魯的動作,她發揮了自己萬年誘受的本性,雙腳緊緊的纏著金太妍的腰,一吸一吐,全都在讓誘惑著金太妍。

 

   嘴上說著一次,但實際上兩個人還是晚到了半夜三點才結束。

 

   金太妍看著累攤的黃美英,她心疼的吻了下黃美英的額頭,被子蓋住了兩人赤裸的身子,金太妍收緊了手臂,緊摟著黃美英。

 

   金太妍沒有說的是,其實也只有黃美英待在身邊時,她才覺得安心,有踏實感。

 

   她笑了笑,又多吻了黃美英一口,才緩緩的睡去。

 

   因為愛你,所以才敢表現自己的脆弱,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