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9682_1975433025815233_7492430471253449390_n.jpg

28233049_1569259763185862_1256652327_n.jpg

 

碎碎念:

我是邊緣人QQ

 

下下禮拜畢旅,我坐在車子的最角落,最容易頭暈的地方QQ

 

算了,誰讓我們人數是單數,我邊緣我驕傲ww

 

還有我現在變成周末更新喔,因為現在身體狀況不好,肝指數飆高(俗稱爆肝)正在調養,而且是學測戰士了。

 

總之就這樣拉。

 

 

 

 

第二章

 

黃美英還是第一次看到金太妍在她的房間裡頭睡著。

 

她看著躺在半空中的金太妍,拉過了椅子當作墊腳的東西,用力的向上一跳,不過她本想把金太妍壓下來,卻反而趴到了她的身上。

 

「喔……」金太妍輕輕地揉著眼睛,她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黃美英,「你忙完了?」

 

「對啊,老師說她身體不舒服,所以提早下課。」黃美英坐在金太妍的身上,高興的說著,「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啊?」

 

「我不是常常待在你房間嗎?」金太妍把黃美英放到了地上,又逕自的在房間裡飄著。

 

「可是你在睡覺。」

 

她當然在這睡覺,因為早上她可是躲在城堡的陰暗處看著黃美英上課,然後趁著黃美英的老師一個人獨處時,稍微的跟她「聊」了一下,當然也吃了些「宵夜」……不過那勉強算是下午茶吧。

 

「不重要,我帶你去山洞裏頭探險好不好?聽說裡面有狼人遷徙時留下來的寶物。」金太妍又變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滑落的衣服掛在了她抱著胸口的手,「要嗎?」

 

「山洞裡面很黑,很恐怖。」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輕的拉著金太妍的衣服。

 

金太妍索性的站到地面,看著已經長到她肩膀高度的黃美英,「你又長高了啊?」

 

「我長高很久了。」黃美英聽到這就委屈的噘起唇,都是金太妍啦!一個禮拜沒來,去墓園聽音樂會之前又是一個月沒出現,「我三天前就已經十三歲了。」

 

「十三歲了?」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認真的打量起黃美英。

 

跟前陣子比起來有些發育的胸口、變長的粉色頭髮、突然抽高的身高、不再稚氣的臉龐……

 

「太妍?」

 

金太妍回過神,她看著紅著臉的黃美英,她輕輕地搖了搖頭,「沒事,恭喜妳十三歲了。」

 

黃美英輕輕地皺著眉頭,她記得,金太妍跟她說過吸血鬼的時間是停止的,她或許外表看上去是很年輕,但是她實際上的年齡卻超過了一百歲。

 

這不公平,她在成長,而金太妍的時間卻滯留不前。

 

「喂……別想那麼討厭的事啦。」金太妍又飄了起來,在空中半躺著,「竟然妳十三歲了,不就代表你快成年了嗎?開心點嘛!」

 

「成年又能幹嘛……長大之後又要幹嘛……」

 

「Hey, I'm the queen of vampire, you are a human being.」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You will grow up and……」

 

「Stop!I don't want to listen.」黃美英果斷的打斷了金太妍的話,「回去吧,我今天沒心情了。」

 

「不要,我才剛醒。」金太妍又在黃美英的周圍繞了一圈,隨後又順著黃美英的頭髮喔,「你可以做你的事,反正我會在這。」

 

「太妍!」黃美英撥開了金太妍的手,沒好氣的開口,「我說了我沒心情!」

 

「別生氣嘛!我說的是事實。」金太妍倒是勾起了嘴角,一副吊兒郎當的看著黃美英,「我是吸血鬼女王,你是人類公主,這是我們的差異。」

 

「竟然你沒心情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不得不說,金太妍的笑容真的很魅惑人心,卻讓黃美英又更鬱悶了。

 

她們是朋友,但是她不想看到金太妍永遠都是那樣,而她卻……

 

黃美英搖了搖頭,卻還是走到了窗邊,看著市集裡稀少的人,金太妍跟她說過,她看著很多個國家在這裡生根,最後滅亡,也看過很多人死去。

 

雖然她年紀當時很小,但是她知道,金太妍心裡的哀傷。

 

一個人活著,身邊的人則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金太妍飛回了自己位於某個山洞裡的木屋,不過卻很意外屋子裏頭亮著燭光。

 

「你怎麼來了?」

 

「我忘記給你土產了。」凊少從自己的長袍裡頭拿出了一個陶罐,「來自東方的香料。」

 

「……我又不能吃人類食物。」金太妍嫌棄的看著少年手上的陶罐,又吐了吐舌,「虧你還是魔法師。」

 

「嘛,加到血液裏面說不定會變好喝啊。」凊少聳了聳肩,又把手上的陶罐放下,「而且你只是吃人類食物沒有飽足感,不是不能吃。」

 

「反倒是你,跑去人類的王國幹嘛啊?」

 

「當保母。」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拿起了自己的斧頭吉他,從容的撥著琴弦。

 

凊少則輕輕地嘆了口氣,「你們的時間是不一樣的,但是短暫時間造成的傷害,可是不容小覷的。」

 

金太妍的額角浮起了青筋,她才拿著斧頭準備砍向凊少時,才發現那位跟她一樣外表看起來年紀輕輕卻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魔法師就這樣不吭一聲的消失了。

 

她當然知道這個重要的事情,還要別人來提醒?

 

她成了永生的存在,他的家人死去,友人離開,熟悉的人一一踏入了棺材,最後只剩下她,孤單的吸血鬼女王。

 

但是她即使知道會這樣,她還是很不捨得黃美英。

 

明明只是個孩子,卻要被迫接受那麼多的東西,搞得應該純真的心靈都跟大人一樣汙濁,雖然鮮血的味道還是不錯的。

 

喔,當然不是她偷咬黃美英什麼的,而是黃美英有的時候會受傷,她不小心聞到的。

 

金太妍嘴裡又在哼著歌,她閉上了眼睛,腦海裡自動浮現出黃美英的臉,

 

十三歲了啊……


 

黃美英開始有些擔心了。

 

她坐在書桌前卻無法靜下心,頻頻的轉頭看著窗口。

 

金太妍超過一個月沒有來了……雖然她們是朋友,但是金太妍那麼長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她還是很擔心,她擔心金太妍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或者是在生她的氣。

 

她不是故意提到金太妍永生的事情,想要道歉也沒辦法,因為金太妍就是不出現,她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她。

 

黃美英重重的嘆了口氣,她看著自己的衣櫃,她記得……她上次用來逃跑的繩子似乎放在那。

 

黃美英果然從衣櫃裡翻出了綁著一個又一個單結的麻繩,她把繩子的一端綁上了床腳,又把繩子丟出了窗外。

 

一切比她記憶中的都還要來得簡單。

 

黃美英避開了巡邏的守衛,一路穿過了街道跑到森林裡頭,她知道金太妍一定會在這附近的。

 

「太妍!」

 

金太妍愣直了身子,她看著自己沾滿鮮血的衣服,又看著手上剛剛被吸乾血液的人乾,她輕輕的嘖了一聲,隨手把屍體丟著,就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反正屍體動物們會吃掉,丟著不管也沒關係的。

 

不過活生生的食物,似乎比死掉的還來的可口。

 

「哇!」

 

金太妍的手冷不防的變成了巨大的狼爪,她冷不防的抓住了追著黃美英的狼,往一邊丟,又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手,「你為什麼在這裡?」

 

「找你……」

 

金太妍把黃美英安穩的放下,她看著盯著自己的黃美英,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頭,「找我幹嘛?」

 

「我很擔心你,你最近都沒出現。」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唇畔跟衣服上的血跡,有些遲疑的開口,「你剛剛……」

 

「我最近很忙。」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又看著白著臉色的黃美英,「我剛在吃飯。」

 

金太妍看著驀然開始流淚的黃美英,她慌張的飄到可以跟她平時的高度,「嘿,你怎麼了?」

 

黃美英緊緊的抿著唇,又搖著頭。

 

金太妍心裡也大概猜到了黃美英為什麼哭——她殺了人,為了自己,所以殺了人。

 

「……我送你回去吧,對野獸們來說你可是美食。」金太妍從容的笑著,態度輕浮的看著黃美英,又伸手拉過了她的手。

 

黃美英依舊搖著頭,「不要帶我回去。」

 

「怎麼了?你老師又對你不好了?」

 

「不是……我只是,想跟太妍待在一起。」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抓著自己的手,又看著眼前紅著眼睛,一臉疲憊的黃美英,「你都十三歲了,別像個小孩子,我送你回去休息啦。」

 

「不要。」

 

金太妍很是困惑,因為這是她跟黃美英認識那麼久,她第一次這樣果斷的拒絕自己,而且很明顯的不是在鬧小孩子脾氣,「你不是看到我了嗎?我不是好好的在這。」

 

金太妍看著又不回話的黃美英,她輕輕的皺著眉頭,一改方才的嬉皮笑臉,「Princess Tiffany, you should go back to your home.」

 

黃美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真的很不想要回去她那冷冰冰的房間,卻對於剛剛在「吃飯」的金太妍又有種畏懼,而眼前的人又很堅持要自己回去……

 

「先回去,我明天保證會過去找你的。」金太妍輕聲的說著,逕自的背過了黃美英,「抱歉讓你擔心了。」

 

黃美英沒有開口回答金太妍,只是任著她背著自己飛越了森林跟街道,不出一會又回到了自己城堡裡頭的房間。

 

她看著金太妍把繩子收好,又什麼話都不說的離開了。

 

……她想,應該是害怕這唯一一個朋友不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