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我明天要表演......

 

還有隨時會讓我炸氣的家人。

 

救我阿QQ

 

 

 

 

第二十九章

 

「太妍,起床了。」

 

金太妍只覺得腹部壓上了一個重量,她艱難地睜開眼睛,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黃美英,「幾點了?」

 

「十點。」黃美英低頭看著金太妍,她知道金太妍晚上有偷跑出去,但是去哪裡她並不知道,「我早餐煮好了。」

 

「嗯……你怎麼這個時間點還在這裡?」金太妍看著身上還穿著睡衣的黃美英,又看了一眼床頭櫃上的電子鐘,「遲到很嚴重喔,Tiffany檢察官。」

 

「才沒有,我跟秀英說我晚點去找她。」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她伸手揉了揉金太妍的臉頰,「你昨天去哪裡了?」

 

「找小三啊。」金太妍半開玩笑的說著,她緩緩的坐起身,看著身邊一副準備好拿刀殺人的黃美英,她伸手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我開玩笑的,我只是去稍微走走,想個事情。」

 

「討厭鬼。」黃美英翻了個白眼,又拉著金太妍的衣服,「所以你昨天去哪了?」

 

「我現在在這就好啦。」

 

黃美英看著走到衣櫃前換衣服的金太妍,她癟著嘴,不高興金太妍不跟她說她昨晚到底去哪了,「都不說……你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心上?」

 

金太妍一邊穿著褲子,一邊看著床上皺著眉頭的黃美英,「因為我說了你肯定會唸我,所以我才不說。」

 

她無奈的看著別過頭的人,又搔了搔頭,嘆了一口氣,「我昨天追蹤到金澤打算去你們地下檔案室銷毀一些其他地區的毀容棄屍案,所以就去找他了,在他放火之前阻止他。」

 

「放火?」黃美英皺起了眉頭,看著金太妍才剛啟唇就被吻上,「……我不唸就是了。」

 

「乖。」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又咬了下黃美英的臉頰,「我今天要去凊少的公司。」

 

「要幹嘛?」

 

「假釋官,還記得我的工作嗎?」金太妍坐到了床上,看著正在換衣服的黃美英,「今天是程式的發表會,作為開發者我當然要去啊。」

 

「所以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用,凊少他們公司在全州。」

 

黃美英別著別針,她倒是第一次聽說凊少的公司在全州,「我還以為那個厲害的公司會在首爾。」

 

「這是什麼偏見啊?」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她跟在黃美英的身後離開了房間,「對了美英,晚點Jessica跟權俞利可能會找你吃飯。」

 

「怎麼是你告訴我?」

 

金太妍輕輕的勾上了嘴角,她悠閒的吃著三明治,微瞇著眼看著黃美英,「晚點你就知道了。」

 

「什麼事情那麼神秘……」


 

「給你的。」

 

鄭秀妍正在看最新一期的時尚雜誌,她抬頭看向了權俞利手裡的咖啡,「謝謝。」

 

「典獄長真的是你的學弟?」權俞利坐在鄭秀妍的旁邊,好奇的問著。

 

「……對,這有什麼好質疑的嗎?」鄭秀妍輕輕的挑眉,同時闔上了手上的雜誌,又喝了一小口咖啡。

 

「我不是質疑,我只是好奇……律師這個職業的薪水不是應該比典獄長高嗎?而且典獄長這個稱呼也只是掛名的……」

 

「他又不缺錢。」鄭秀妍淡淡的說著,又看著手上的咖啡,「而且那基本上是……他家的家族事業。」

 

「喔……」

 

「聽著,你有問題可以直接問他,我只是他的直屬學姊,不是什麼特別的人。」鄭秀妍揉了揉太陽穴,唉……所以說為什麼凊少今天不能來而是權俞利過來跟她一起接機啊!

 

權俞利不自覺的漾著燦爛的笑容,「我知道了。」

 

「……你笑得很詭異。」

 

「會嗎?」

 

「太開心了。」鄭秀妍輕輕的皺著眉頭,「不管怎樣,如果你敢對我學弟做什麼事我絕對饒不了你。」

 

「好歹他也是我的雇主……」權俞利小聲的咕噥著,她只是高興鄭秀妍跟凊少沒有什麼進一步的關係,因為她這樣就能好好的追鄭秀妍,「不過說是要來接機,接機對象到底是誰啊?」

 

「流亡海外多年的案件關係人。」鄭秀妍聳了聳肩,又翻開了手上的雜誌,「不過她到底長怎樣我也不知道,金太妍只說她會主動來找我們。」

 

「入獄跟出獄都是一樣神通廣大啊。」

 

鄭秀妍很索性的無視身旁權俞利的自言自語,她暗暗的看了一眼電子看板上頭的時間,根據金太妍給她的班機資料,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Jessica小姐?權俞利小姐?」

 

鄭秀妍跟權俞利同時抬頭看向了拖著行李箱,站在她們面前的女生,等權俞利回過神的時候,鄭秀妍還呈現呆滯的狀態。

 

「是,你是金太妍的朋友?」

 

「嗯,初次見面,我叫做Yeri Price。」女人拿下了臉上的墨鏡,輕聲的跟眼前的兩人介紹道,「不過那是利特哥哥託他朋友幫我弄到的假身份。」

 

「我的名字叫做金藝琳。」


 

「太妍小姐。」

 

金太妍正在對她的程式做最後的確認,就看著凊少穿著筆挺的西裝,還離自己的手機超過了一個手臂的距離,神色凝重地走了過來,「幹嘛?」

 

「學姊找你。」

 

「我沒空。」金太妍看著那爆出怒吼聲的手機,選擇默默的看向了自己的電腦,她才不要沒事當出氣筒。

 

凊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又把手機放到了耳邊,「學姊,太妍小姐正在忙……哎呀,學姊你別唸我了啦,我什麼都不知道。」

 

凊少皺著眉頭,又把手機拿遠,一會才又放到自己耳邊,「我知道了啦!晚點過去跟學姊你請罪,我現在真的很忙,先不說了,掰掰。」

 

「你還真的敢掛Jessica的電話?」金太妍看了一眼凊少,又輕快的敲著鍵盤,「所以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啊,就那個什麼案件關係人在國際間是有名的珠寶設計師,然後我學姊又是她的粉絲。」凊少無奈的把手機塞回了自己的口袋,又看著金太妍的電腦螢幕,「做好最後調整了嗎?」

 

「好了。」

 

「那電腦拿著,我們可以開始發表會了。」凊少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錶,又做了幾次的深呼吸,「天啊,我幾乎好久沒有出現在大家面前了。」

 

「誰叫你要躲在監獄裏頭。」金太妍沒好氣的推著凊少,「反正你就上去說幾句話,接下來是我的事了。」

 

「你說得簡單。」

 

「就是那麼簡單。」金太妍又拍了一下凊少的肩膀,才站到舞台的角落,投影機光照不到的地方,又看著站在舞台正中央的金希澈。

 

「接下來是副社長針對醫療部門方面所進行的發表。」金希澈看著手上的資料,又轉頭看著一旁等著的凊少。

 

凊少走上了舞台,他接過了金希澈手上的麥克風,故作淡定的看著台下的人,「我接受董事會的要求,聘僱了一位優異的人來替公司研發在醫療方面的Artificial Intelligence,也就是俗稱的人工智慧,同時配合S醫院最新引進的檢測機器。」

 

「請研發人員金太妍小姐上台為大家做介紹。」

 

金太妍從容的走到了凊少旁邊,她看見了在台下坐在最前頭臉色有些凝重的朴鐘赫,她戴上了剛剛金希澈拿給她的耳掛式麥克風,剛剛在過來的途中就已經聽說了凊少的公司其實是朴鐘赫的公司,雖然驚訝,不過她又能怎樣呢?直接違約說她不想發布程式?誰會沒事跟錢過不去。

 

「好,我設計的程式很簡單,就是從成千上萬的資料中尋找符合的症狀並進行療程安排。」

 

「這裡有從S醫院借來的診斷器,在這裡,我需要徵求一名志願者……副社長,你幫我挑個人吧。」金太妍拿過了放在一邊的公事包,又看著凊少。

 

「嗯……那就請金希澈先生幫個忙吧。」

 

「我?」金希澈顯得一臉錯愕,不是說好凊少自己上去測試嗎?

 

凊少推過了金希澈,幫金太妍把檢測的儀器帶到金希澈的身上,又抬頭看著開始運轉的投影幕畫面。

 

「病人姓名,金希澈,性別男,症狀睡眠不足、壓力太大、雙膝關節疼痛、脊椎骨側彎、視力不良,建議療程,每日十點之前入睡,進行自己的愛好活動來紓壓,請勿久站久坐或進行激烈運動,注意坐姿,保持良好用眼習慣,詳細療程請洽主治醫師。」

 

金太妍聽著自動發出聲音的電腦,從容的拿掉了金希澈身上的儀器,「我的程式搭配新研發的儀器,可以節省病患到各科門診轉診、候診的時間,可以提早發現,並以正確的治療方式來進行診療。」

 

「金小姐,請問這個診斷一定是正確的嗎?」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上來。」金太妍伸手,做出了邀請的動作,同時暗暗的觀察朴鐘赫。

 

金太妍看著走上來的職員,又把手上的儀器戴到了職員的身上。

 

「病人姓名,楊偉仲,性別男,症狀,肝指數過高,胃食道逆流,建議療程,勿熬夜,配合鹼性藥物緩和胃食道灼燒感。」

 

金太妍淡淡的笑著,一邊把職員身上的儀器拿下,「請問你覺得診斷正確嗎?」

 

職員拼命的點了點頭,他最近的確因為熬夜加班造成胃食道逆流,不過肝指數過高倒是新檢查出來的。

 

「我的展示就到此結束。」

 

凊少回到了台上,他看著突然站起來的朴鐘赫,「社長,請問你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人製作的程式我不能信任。」

 

「有什麼好不能信任的?我們早就在發表會之前就在S醫院啟用了,S醫院這個月的股價扶搖直上,根本沒有什麼問題,也替公司賺到了不少。」凊少淡淡的說著,他就知道會有這種情況,誰讓這是董事會瞞著朴鐘赫交給他的工作,「而且這個也經過董事會的同意的,哥哥並沒有拒絕的權利。」

 

「我是社長,我拒絕在自己旗下的產業啟用。」

 

「我本來就不打算只拿來給M企業使用了。」凊少淡淡的哼了一聲,從容的拿出了手機,「在這裡發表的同時,我也在網路上進行公開發表會,目前還有多家企業跟私人醫院要進行購買。」

 

「不管如何,我今天的發表就到這裡結束。」凊少看著金希澈,把手上的麥克風塞到他的手裡,又轉過身子拉過了金太妍。

 

「哥哥?」金太妍輕輕的挑眉,一副就是想聽八卦的看著凊少。

 

「我是他同父異母的兄弟,差了十幾歲來著。」凊少聳了聳肩,「不然你以為我這副社長的位置怎麼來的?」

 

「小員工?」

 

「比起來是蠻小的,跟社長比起來。」

 

金太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知道我高中的歷史老師曾經說過什麼嗎?」

 

「嗯?」

 

「總統死了副總統最高興。」金太妍輕輕的挑眉,「這個道理用在你身上也行得通,你知道吧?」

 

凊少聳了聳肩,「我一直以來都很討厭那個看我很不順的人。」

 

金太妍不再多做評論,而是拿著電腦,從容的走在凊少身後。


 

黃美英匆匆忙忙的走進了餐廳裡頭的包廂,她看著坐在沙發上的三個人,「抱歉,我遲到了。」

 

「你總算來了,黃大檢察官。」鄭秀妍沒好氣的開口,又插了一塊水果送進嘴裡,「你剛又在忙什麼了?」

 

「送報告,順便準備一點東西。」黃美英坐到了鄭秀妍的身邊,又看著對面的人跟權俞利,「Jessi,這是你朋友?」

 

「金太妍沒跟你說嗎?」鄭秀妍撐著臉頰,側過頭看著黃美英,「這是Yeri Price,珠寶設計師,也是金太妍當年送出國的金藝琳。」

 

「What!」

 

「嗯,你看吧,就跟你說金太妍不會跟帕尼說。」權俞利喝著湯,從容的說著,「藝琳你不用擔心,她是金太妍的女朋友,有什麼事都跟她說吧。」

 

金藝琳點了點頭,其實金太妍有跟她說過黃美英的事,「姐姐想知道什麼?」

 

「你母親死亡的真相。」

 

「我想也是……」


 

剛回到家的金藝琳看著慌慌張張收拾著東西的自家媽媽,「媽,你怎麼了?」

 

「藝琳?你今天不用上輔導課嗎?」

 

「今天考試啊。」

 

金藝琳的媽媽走到了窗戶旁邊,看著下頭停下的轎車,她蒼白著臉,急急忙忙把手裡的東西塞給了金藝琳,「去房間,躲在衣櫃裡,快去。」

 

「什麼……」

 

「快去!」金藝琳媽媽把金藝琳推進了房間,「聽著藝琳,這東西不管怎樣都要收好,知道嗎?等到安全了,再一次說出來。」

 

「媽……」

 

金藝琳媽媽裝作沒事的坐到了沙發上,故作悠閒地躺著,手裡還捏著遙控器,她聽著響起的門鈴聲,又站起身子走去開門,「朴社長。」

 

「我的東西呢?」朴鐘赫猛然的推了一下金藝琳的媽媽,「我上次去酒店,不小心落下的手機,是你撿走了吧!」

 

「你在說什麼?」金藝琳媽媽摸著自己自己摔疼的屁股,無辜的看著朴鐘赫,「而且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的?」

 

「不重要!我的東西呢?」

 

「朴社長,我真的不知道你再說……呃!」金藝琳媽媽的頸子冷不防的被掐住,她抓著朴鐘赫的手,因為缺氧而面部猙獰,「啊……」

 

「不把東西交出來……看我殺了你……」

 

金藝琳媽媽掙扎的幅度逐漸小了,最後沒了掙扎,朴鐘赫則把手上的屍體放到了地上,又走進了廚房,拿過了菜刀跟一瓶塑膠瓶,「死了就沒人知道了,就沒人知道了……」

 

金藝琳咬著自己的衣服,她不敢哭出聲音,就怕自己也會死,她……她……


 

「但是我家失火已經是幾個禮拜後的事,因為我媽媽『失蹤』被她的同事注意,那個男人擔心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所以讓他的手下到我家放火,我回家的時候火勢還不大,我跑了進去,把媽媽交給我的東西拿出來,接著就遇到了太妍姐姐……」金藝琳捧著馬克杯,低著頭看著馬克杯裡頭的熱咖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說的。」

 

「沒關係,你當年只是個孩子。」黃美英輕輕的揉著太陽穴,又喝了一口自己的水果茶,「總而言之,一切都會結束,妳東西還留著嗎?」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帶著。」金藝琳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個密封袋,「我曾經看過一次,裡頭是政府高層非法利用人體進行實驗的資料,還有貪污的交易紀錄……」

 

「等等,朴鐘赫……」

 

「朴鐘赫的爸爸是高官,他可能私底下和政府機構有什麼不可見光的交易。」鄭秀妍貼心的向權俞利補充,一邊吃著她的蛋糕,「貪污的交易紀錄倒是……」

 

「他在10年跟14年之間曾經出選,當上了國會的黨魁。」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她看著自己響起來的電話,從容的接起,「你發表會結束了?」

 

「早就結束了。」金太妍看著副駕駛座上正在玩手機的凊少,「晚點還要去參加晚宴。」

 

「晚宴?」

 

「對,我等等把資料傳給你。」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緩緩的轉著方向盤,「藝琳呢?」

 

「在我對面,我把手機給她。」黃美英把手機遞給了金藝琳,「是太妍。」

 

「姐姐。」

 

「抱歉啊,因為我今天要忙。」金太妍輕聲的開口,她看著眼前的紅燈,緩緩的踩下了煞車,「你等等就跟美英一起走,知道了嗎?」

 

「嗯。」

 

「把手機給她。」金太妍聽著另一頭熟悉的聲音,「藝琳就先交給你了,我跟凊少還要去處理其他事。」

 

「知道了,早點回來,注意安全,知道嗎?」

 

「Yes, sir.」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掛掉了電話,又踩下了油門,往晚宴的地點前進,真不知道為什麼發表會要在全州,晚宴卻要辦在首爾。

 

雖然比起全州首爾的餐廳的確比較多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太妍不會有事吧?
  • 不會

    凊少 Taeshiro 於 2019/01/19 22:12 回覆

  • pisces0221
  • 唔。。。異母哥哥。。所以幕後黑手是凊少的老爸?
    國際珠寶設計師。。。就不怕出名了會被認出嗎
  • ww不能說唷~
    俗稱女大十八變嘛~

    凊少 Taeshiro 於 2019/01/19 2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