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連假四天,根本不夠QQ

 

 

 

第二十八章

 

李順圭蜷著一隻腳坐在辦公椅上,指頭迅速的在鍵盤上移動著,嘴裡還不時咒罵著她的隊友。

 

明明只是懸案的檔案管理室,幹嘛還要她跟金孝淵兩個人輪流值夜班看管,雖然可以賺到三天的假日,加上她用的是公家費用來玩遊戲,也不算太差,不過遇到這種神一般的隊友她真的很想打人。

 

「真是的,都輸了第幾場了……」

 

李順圭看著右下角跳出來的訊息,煩悶的關掉之後又拿過了自己的馬克杯,喝了一小口裡頭的咖啡,不過最令她討厭的,是總有些認真的檢察官會要些資料,雖然不像黃美英那麼刁鑽,而且這次的檢察官算是有良心,要她把資料帶上去順便吃宵夜。

 

李順圭把電腦的螢幕關掉,又拿著自己的馬克杯跟一箱箱子從容的離開了檔案室。

 

李順圭離開沒多久,就有另外一個人走進了檔案室,手裡還拿著燒酒瓶。

 

「把酒放下。」

 

金澤愣直了身子,他轉過頭看著矮自己一截的金太妍,「你怎麼……」

 

「你來這裡又是要幹嘛?湮滅證據?」金太妍淡淡的開口,伸手搶走了金澤的燒酒,「真沒想到你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你逃獄?」金澤轉過了身子,認真的看著金太妍,「你……」

 

「假釋。」金太妍沒好氣的推了下金澤,也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了打火機,「我女朋友是檢察官,出入這裡對我來說還算方便。」

 

「監視你的人都被抓了,你還來這裡幹嘛?」金太妍微瞇著眼看著眼前的金澤,「是來湮滅從其他地區送過來的案件資料,因為不知道是那些,所以乾脆要放把火全燒了?」

 

金澤緊抿著唇,不多說任何一句話。

 

「看來你現在是直接跟幕後黑手交談了啊?」

 

「我沒有。」

 

「你真以為,你陷害我之後,我還會再相信你嗎?」金太妍冷冷地笑了一下,「況且你跟美英說了,你們都是在一間酒吧見面的。」

 

「……你現在出現又是在幹嘛?讓你的檢察官女友來逮捕我啊。」

 

「很悲慘的,我需要你的幫忙。」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看著身邊的一旁箱子,「案件資料的複本,拿去交差,然後我要你,找個犯案動機,給那個讓你誣陷我的王八蛋一點顏色瞧瞧。」

 

「你不信任我,為什麼又要我幫你?」

 

「就憑你現在在我面前,我沒有揍你一頓。」金太妍淡淡的說著,「我妹散打冠軍是怎麼練出來的,我想你很清楚。」

 

「你一點都沒變。」

 

「你到變了很多。」金太妍不屑的哼了一聲,不耐煩的把箱子丟給了金澤,「我入獄前的你,明明還很有理想,總是喜歡當領頭羊。」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自作主張的幫我。」

 

「最後一次,把你欠我的還清,之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誰也都不認識誰。」金太妍淡淡的說著,沒好氣的把金澤往外推,「整個地檢署的監視器都在我的掌握中,你要是有任何詭異的動作,你是走不出大門的。」

 

「……看來你也不是完全沒變。」

 

金太妍看著勾著笑容的金澤離開了檔案室,她輕輕的扯了下嘴角,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確認金澤沒有做什麼事,距離地檢署有一段距離後,才在李順圭回來之前,也離開了地下檔案室。


 

金太妍和金澤在高中三年級的某一天,翹課的午後躲在網咖裡頭。

 

「你進去系統了嗎?」金太妍咬著棒棒糖,好奇的問著身邊還在破解國營事業營運系統的金澤,又看著他的電腦螢幕,「你說要拿這個來練習的,害我以為你有多熟悉勒。」

 

「你進去了喔?」

 

「廢話,不然我問你幹嘛?」金太妍暗暗的翻了個白眼,也認真的看著金澤電腦螢幕裡顯示的亂碼,「密碼又不難找。」

 

「金太妍你真的是吵死了,你讓我好好安靜思考啦!」

 

金太妍癟了癟嘴,她探過了身子,伸長手敲著金澤的鍵盤,「早點進去早點出來,不怕被抓到喔?」

 

金澤哀怨地看著金太妍,先是嘆了口氣又哼了一聲之後,他才開始敲著鍵盤,而坐在隔壁的金太妍也傳來了敲打鍵盤的聲音,他抽空的看了一下網路上的即時新聞跟市場的股價,「哼哼,這樣我們兩個去報名駭客比賽一定會贏。」

 

「還說,要不是因為你隨便把我算進去,我現在應該在咖啡館裡頭跟咖啡館的老闆娘聊天。」

 

「拜託,你一個禮拜去守愛的次數是常人的兩倍。」金澤無奈地開口,一臉正經的開始算著金太妍去咖啡廳的次數,「一個禮拜你有五天過去,早晚各一次,有的時候晚自習下課也去那吃宵夜,我也只不過早上的早餐買那邊的,哪像你,連老闆娘的兒子都知道你是誰了。」

 

「咖啡好喝,老闆娘漂亮,老闆娘的兒子也很可愛啊。」金太妍聳了聳肩,她看著自己的電腦螢幕,索性的跳離了系統,又打開了遊戲,「好了啦,我要玩星海爭霸,就不繼續操弄數字了。」

 

「真是沒恆心。」

 

「小心一點來得好。」

 

金澤吐了吐舌,他又在玩了一下之後才跳出系統頁面,「等我一下,我也要玩。」

 

「所以……就是你們偷偷操控國營收入的數字,造成股市大亂?」

 

過了一陣子,金澤跟金太妍之間站了一個穿的全身黑的男人,金澤跟金太妍互看了一眼,「你找錯人了吧?」

 

「我們不過是翹課躲來網咖玩遊戲的高中生。」金太妍又拆了一根棒棒,「一個大人找小孩麻煩,挺不要臉的。」

 

「我不是找你們麻煩,是想請你們幫個忙。」利特轉過了金太妍跟金澤的椅子,彎下腰,認真的看著他們,「如果不是真的人手不足,你們又剛好『惡作劇』被發現,而且根據法律,國家有權要求你們做事。」

 

「國家?」

 

「要幫忙可以。」金澤抱著胸口,輕輕的勾著嘴角,「但是我們要些甜頭。」

 

「當然。」

 

金太妍則是揉了揉太陽穴,又看了一眼自己顯示戰敗的電腦螢幕,「最好不要太久。」

 

「這就要看你們多厲害了。」


 

「利特哥,我這邊把洩露出去的資料搶回來了。」金太妍看著自己的電腦,又轉過頭看著在一旁監督的利特。

 

「喔,辛苦了。」利特轉而看向了一旁還在敲著鍵盤的金澤,「金澤小弟,你那邊如何啊?」

 

「差一點……」

 

金太妍看著金澤的電腦螢幕,又拉過了鍵盤,迅速的敲著鍵盤,「金澤,快點把間諜名單拿出來。」

 

金澤愣了一下,他看著順利跑著程式碼的電腦螢幕,「太妍,你不要……」

 

「少囉嗦,我可不希望我的朋友人間蒸發。」金太妍眼神變得銳利,她正在試圖躲開對手對她的攻擊,同時在對方的系統裡植入木馬,「雖然我不算愛國,不過讓自己國家陷入危險,我可做不到。」

 

「我拿到了!」

 

金太妍火速的斷開了網路,又重重的呼了口氣,她看著在列印機旁邊的利特,「說好的報酬。」

 

「會給你們的。」利特看著手裡的資料,又指了指桌子,「一人一億元的支票,然後等我一下,我帶你們出去。」

 

「好。」金太妍點了點頭,又看著身邊的金澤,「金澤,你還好吧?」

 

「嗯……只是好久沒那麼動腦了,感覺超累。」

 

「起碼你可以去買你想要的電腦設備了。」金太妍走到了桌子旁邊,把其中一張支票遞給了金澤。

 

「阿姨的醫療負擔也可以減輕了不是嗎?」

 

「說是這樣是,不過要根治還需要一筆錢。」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輕輕的挑了下眉毛,也許……弄到一筆錢不是什麼難事,而她在學校除了請假次數多了一點,基本上也是優秀學生。

 

「還真是孝順啊。」利特整理好了資料,從容的走到了門邊,看著兩個正在討論怎麼花這筆錢的高中生,「走吧。」

 

「利特哥,每一次幫你就有這種報酬嗎?」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好奇的問著走在他們前頭的利特。

 

利特側過頭,觀察著金太妍跟金澤,「你們不是軍人,而且我找你們的時候就說了,我們是因為暫時人手不足才找上你們的。」

 

金澤聳了聳肩,「人手總是有可能不夠的。」

 

「那就到時候再聯絡。」


 

金澤抱著頭,看著有些掉漆的鍵盤,又抬頭看著只剩下他的辦公室。

 

他受夠了,金太妍一直以來的幫助,雖然幫了他不少,但也只是一再的顯示他的無能。

 

而他接受了一個完美的條件,只要他把公司小部分的收入移到金太妍的銀行帳戶裡,升遷機會就是他的,他也可以拿到一小筆報酬。

 

現在的重點,是他該如何解開金太妍銀行帳戶的密碼。

 

金澤看著鍵盤,在腦子裡進行八位數字的數字排列,金太妍不會用自己的生日當作密碼,她的哥哥妹妹生日裡頭都沒有這些數字,而且以年份來排的話……

 

他看著成功跳出銀行帳戶介面的螢幕,迅速的敲著鍵盤,確認轉帳無誤後,他刪掉了瀏覽記錄,又關掉了電腦,離開辦公室之前,他又多看了一眼金太妍的位置。

 

「對不起太妍……但是總要有人教訓你的自以為是……」金澤緊緊的抿著唇,喃喃的唸著,「反正盜竊公款只要關兩年就可以出來了……」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金太妍惹上的麻煩,不只是短短兩年牢獄就可以解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金澤怎可以這樣對太妍
    嗚嗚 太可惡了
    明明太妍當他兄弟

    (喔 凊少沒人撲嗎?
    ((我也沒有。。。。
  • 社會上總有這種人QQ

    (想要有人撲
    (小妹妹就好,大姐姐更棒

    凊少 Taeshiro 於 2019/01/19 2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