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先說,下一篇人鬼戀喔

 

然後哈利波特......我卡死QQ

 

 

 

第二十六章

 

金太妍匆匆忙忙的跑進了醫院的其中一間病房,她看著坐在病床上正在看資料的黃美英,「黃美英!」

 

黃美英愣了一下,她抬頭看著一臉焦躁的金太妍,輕輕的勾上嘴角,「你來啦。」

 

金太妍輕輕的抬起黃美英的下巴,認真的看著她臉上的紗布跟手腳上頭的繃帶,又瞥了一眼她手邊的資料夾,「你是蠢子嗎?為什麼要去撞分隔島!」

 

「唉……我有算好啦,比起權澤宇我的傷算輕傷了。」黃美英吃疼的唉了一聲,她伸手握住了金太妍的手腕,「沒事的。」

 

「還真是聞其名不如見其人呢。」

 

一個脖子上掛著識別證,臉上又戴著眼鏡,手持平板電腦的醫生從容的走進了病房,她看著黃美英,有些嫌礙事的把金太妍擠到一旁,「Fany姐姐,你覺得有好一點嗎?」

 

金太妍則一臉忿忿的看著鄭秀晶,雖然她因為凊少的關係弄到了這醫院所有的病歷資料,但是這一次還是她跟鄭秀晶第一次見面。

 

「好點了,要住院觀察嗎?」黃美英看著鄭秀晶滑著平板電腦,又看著一旁板著臉的金太妍,「太妍。」

 

「你有我們的病歷資料庫,Fany姐姐怎麼了自己看一下就好了。」鄭秀晶看著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姐姐你從下午兩點入院,傷口包紮完是兩點半,到現在都八點了……是不用住院觀察啦,不過覺得不放心的話也可以在這裡待著。」

 

「然後另外一個男生已經出院了,那個犯人還在昏睡,所以如果要查案的話可能要遲點了。」

 

「另一個男生?」

 

「凊少公司有某部分首爾的戶口資料,我讓他來幫我。」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她看著鄭秀晶遞過來的藥,她皺起了眉頭,嫌棄的推開,「我不吃。」

 

「這是止痛消炎還治你頭暈的藥的,姐姐。」鄭秀晶無奈的看著黃美英,硬是把藥塞到了黃美英的手裡,「藥吃了就可以辦理出院,在家裡休息絕對比在醫院來的好很多。」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猶豫的表情,緩緩地開口,「美英。」

 

「我知道啦!」黃美英緊皺著眉頭,喝了一口水之後又把藥吞下肚,她不耐煩的咋了舌,「Krystal,權澤宇醒來就立刻通知我。」

 

「I know.」鄭秀晶理所當然的回著黃美英,她又多看了金太妍一眼,隨後勾上了笑容,「希望下次見面,不會是因為工作。」

 

金太妍看著鄭秀晶離開了病房,她看著正在收東西的黃美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真不知道該怎麼講你。」

 

「那就別說了吧。」黃美英把東西放進包包裡,又對著金太妍伸出了雙手,「我腳受傷。」

 

金太妍輕輕的挑眉,「你要我抱你走出醫院?」

 

黃美英哼了一聲,她垂下了手臂,緩緩的下床,又把手上的包包丟給了金太妍,「真是沒情趣。」

 

金太妍看著走路一跛一跛的黃美英,拿著被丟過來的包包,冷不防的擋到了黃美英的面前,蹲下了身子,「上來吧,我手沒力,背人倒是可以。」

 

金太妍覺得背上傳來了溫度和有些輕的重量,她站起身子,又看著就在自己頰畔的黃美英,「當檢察官還那麼拼命,有危險的事不都是警員負責的嗎?」

 

「不想打草驚蛇嘛!」

 

「這樣逮捕人就已經是打草驚蛇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不管怎樣,你說那個人叫權澤宇是吧?」

 

黃美英點了點頭,「你要幹嘛?」

 

「我既不是你們司法單位的人,也不是什麼良好市民,當然是查清楚這個權澤宇的底細。」金太妍輕輕的勾上了嘴角,她把黃美英放到了副駕駛座上,又替她繫上了安全帶,「你就好好養傷,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了。」

 

「到底你是檢察官還我是檢察官……」

 

坐在駕駛座上的金太妍發動了車子,看著身邊一臉無奈,卻又難掩幸福的黃美英,她探過了身子,貼上了黃美英的柔唇,一會才拉開距離,指尖撫著那有些礙事的紗布。

 

「嗯……我只知道我是檢察官的老婆,還需要什麼理由嗎?」

 

黃美英勾起燦爛的笑靨,連眼睛也不自覺的成了彎月,她看著金太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輕柔的在她的指上落下一吻。

 

「這個理由,很足夠。」


 

「哎呀,所以說為什麼我們兩個的班都被調開,然後要跑來大學臥底啊?」一個穿著白色T恤,外頭穿著紅黑格子交錯的襯衫外套,下半身穿著刷破牛仔褲跟白色帆布鞋,頭還戴著黑色鴨舌帽的女生吃著冰棒,好奇的問著身邊低頭看著書的人。

 

「因為太妍姐姐找我們幫忙,而長官也同意了。」徐賢穿著最簡單的長裙跟薄的外套,她翻著手上的書,又瞥了一眼林允兒,「你該不會是因為俞利姐姐煮的菜吃不到了所以在抱怨吧?」

 

「什麼啊!我才沒有。」林允兒大聲的反駁著,又把手上的冰棒棍丟進了垃圾桶,「而且難得可以來市區,想吃什麼當然是吃個夠!」

 

「你有錢嗎?」

 

林允兒突然噤了聲,她跟徐賢一起來首爾的路上就已經吃了不少東西,搞得她除了每個月寄回家之外辛辛苦苦存下來的私房錢已經……嗚嗚。

 

「跟我借錢要算利息喔。」徐賢看著臉蒙上一層灰的林允兒,淡淡的開口,「不過,如果你能幫我整理妳跟俞利姐姐前幾天弄亂的房間的話,我考慮請你吃飯。」

 

「為什麼!房間明明是住我們三個的。」

 

「我把我的部分整理好了,你跟俞利姐姐的東西卻一直往我這裡丟過來。」徐賢闔上了書本,她看著從教學大樓裡出來的學生們,輕輕的笑了一下,「我想想喔……最近有一家很有名的焗烤餐廳……」

 

「我知道了啦!我整理就是了。」林允兒委屈的噘著嘴,也看向了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們,「所以哪個是太妍姐姐的妹妹。」

 

「姐姐不是說了跟她真的還蠻像的嗎?」徐賢從容的站起身子,「我們的任務就是好好保護夏妍妹妹就可以了,知道嗎?」

 

「你幹嘛一副不信任我的表情……」

 

「我怕你任務執行到一半被食物拐走阿。」


 

利特穿著全黑的長袖大學T、普通的牛仔褲、某知名品牌的運動鞋,耳朵裡還掛著藍牙耳機,他坐在咖啡廳裡,暗暗地觀察著就坐在他不遠處的金希澈。

 

為什麼會是由他來照顧金志勇呢?

 

很簡單,就因為金太妍似乎是私底下寄了一封有關國軍資訊系統漏洞的小秘密給他的長官,於是他的長官就這樣派他過來了。

 

其實他知道金太妍這樣做還有別的原因,不單單是保護金志勇,還有幫他爭取休息時間,誰讓他最近是回到家不到一小時的休息時間又要出任務了。

 

利特悠閒地喝了一口咖啡,不過說真的,這一整天下來,金希澈除了常常徘徊在金志勇身邊就沒有其他動作了,比起會傷害金志勇,不如說那是監視。

 

而金志勇坐在利特後頭的位置,正在跟某個他不認識的大老闆聊天。

 

「不過真沒想到朴社長你會在這裡。」金志勇吃著巧克力布朗尼,從容的看著眼前的人。

 

「我喜歡咖啡廳這種地方啊,舒緩壓力。」朴鐘赫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也喝了一小口自己的拿鐵。

 

金志勇笑而不語,他看著自己放在桌上的來電顯示,「抱歉,我接一下電話。」

 

「請便。」

 

金志勇不一會兒就掛了電話,他輕輕地嘆了口氣,又揉了下太陽穴,顯得有些疲憊。

 

「看來你的工作很多啊,金執行長。」

 

「倒也不是……就前幾天啊,我的小妹被跟蹤狂攻擊,她姐姐的朋友是檢察官,找到了那個跟蹤狂,要回去的路上出了車禍,那個跟蹤狂到現在都還沒醒。」金志勇從容的勾上了嘴角,很悠閒的吃著布朗尼,「我啊,最心疼的就是這兩個妹妹,特別是跟我年紀最近的。」

 

「金執行長真是個好哥哥呢。」

 

「我就只有這兩個妹妹。」金志勇把最後的蛋糕吃完,就拿過了自己的手機,「我先走了,還有一些案子要審核。」

 

利特看著在金志勇離開沒多久也站起身子走到朴鐘赫的身邊。

 

「去首爾,給我看澤宇到底在幹嘛。」

 

「這邊我自己解決。」

 

利特輕輕地挑眉,他故作沒事的喝著咖啡,一邊暗自的給金太妍傳訊息。

 

反正不管變成誰,他都有把握把金太妍交給她的事情處理好。


 

金太妍任著黃美英躺在她腿上睡覺,她闔上了電腦,轉頭看著同時響起來的手機,「相信我了嗎?」

 

「嗯……」

 

「你想回來嗎?」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又伸手順著黃美英的頭髮。

 

金太妍聽著另一頭的寂靜,她輕輕地嘆了口氣,「如果不想,我也可以理解。」

 

「不,我只是……」

 

「我會回去的,但是我必須把工作完成……」

 

「我知道了,回來之前先跟我說一聲。」金太妍掛斷了電話,誰讓長途電話的花費還是有些貴。

 

「你在跟誰講電話……」黃美英翻過了身子,又抱著金太妍的腰,「我覺得藥效好像退了,傷口有點痛。」

 

「我記得你不是把藥吃完了?」金太妍看著換了個姿勢,打算繼續睡覺的黃美英,她把自己的枕頭疊到了黃美英的枕頭上,「這樣呢?」

 

「好多了……」黃美英看著也躺到自己身邊的金太妍,她握住了金太妍的手腕,「今天不用電腦了?」

 

「嗯,今天休息。」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而且現在也半夜了,早就該睡了。」

 

「我有睡那麼久?」

 

「可能是藥的副作用。」金太妍吻了下黃美英的額頭,看著打了個哈欠又回去睡覺的她,她盯著天花板,又開始想著利特稍早傳給她的訊息。

 

這下子,可真的是場心理戰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