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97952_1160435090757412_7216791763234324862_n.jpg

 

碎碎念:

 

我只能放舊圖QQ

 

然後我等不到MV

 

只好先看歌詞寫文囉~

 

 

        Peppermint

 

   黃美英提著大包小包的紙袋,她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看著在餐廳裡一起吃著飯的情侶或是家人,她吐出來的氣全成了小水滴被風吹散,一會,她才離開了餐廳前的落地窗。

 

   人家的平安夜是跟家人、朋友、情侶一起過,她呢?

 

   要說家人,他們全部都在海的另一頭,等她趕完工作也趕不及回去了,要說朋友,也不是沒朋友,就是沒有那麼要好,假日還會約出來吃飯,要說情侶……談什麼情侶,她嚴格來講就是個小三兒好不好。

 

   算了,反正平安夜第一次過也不算什麼。

 

   黃美英推開了自家的門,把紙袋放到了餐桌上,又蹲到了暖氣機前,貪心的抱著剛跑出來的暖氣,呼,總算是活過來了。

 

   等雙手回溫之後,黃美英才整理著她剛剛買回來的東西,站到了瓦斯爐前,煮著自己一個人的聖誕大餐。

 

   她抽空看著自己的手機,看著其中一張極光的照片,輕輕的扯了下嘴角。

 

  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可以在月初就突然決定要帶自己的女朋友去芬蘭啊!

 

   黃美英放下了手機,沒好氣的攪著湯鍋裡的濃湯,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明知道自己是小三,但是她就是不肯放手,即使一個禮拜可能只能見面兩三次,甚至沒辦法見面,互動有跟沒有一樣,要不是每次他都再三強調愛她,她也不可能心甘情願當第三者。

 

   最過分的是,竟然今年的聖誕禮物是用寄的,還讓她比對著訊息一一確認寄來的東西有沒有遺漏掉什麼。

 

   「今年是最差勁的聖誕。」黃美英不容質疑地開口,她看著自己的濃湯,關掉了火,又看著自己買回來的麵包,「嗯……再煮一些麵吧。」

 

   喔對,她剛剛想到哪了……對了!那個討厭的王八蛋!

 

   其實說真的,要說喜歡那個人有什麼原因她也講不出來,論身高比她矮、論心智年齡也比她幼稚、論孤僻可能也比她孤僻,她看那個人的生活圈裡除了自己的家人跟女朋友之外就沒有人了。

 

   認真要說,就是心裡的感覺,他在心跳就是會自動加速,覺得很安心,甚至是在肉體上的慾望,每每他們跑到了床上,他總是照顧到她心理和生理。

 

   真的是瘋了才會這樣,對其他人都不會這樣,唯獨那個人。

 

   不過……

 

   她看著明顯煮多的麵,靠,這個不是一人份的麵嗎?

 

   她聽著響起的門鈴,不耐煩的把火關上去應門。

 

   「Merry Christmas.」

 

   「你怎麼……」黃美英驚訝的看著矮了自己半顆頭的女生,又看著她手上的炸雞,「你不是在芬蘭嗎?」

 

   「回來了啊。」金太妍自動走進了屋裡,又看著廚房的兩個鍋子,把炸雞放到了餐桌上,「怎麼?不想要我過來喔?」

 

   「也不是……」黃美英抱著胸口,輕輕的皺著眉頭,「你把你女朋友丟在芬蘭喔?」

 

   「對啊,怎麼了?」金太妍把脫下來的外套放到了沙發上,看著還穿著圍裙的黃美英,「你還要煮什麼?我幫你。」

 

   「沒有,我煮完了。」黃美英搖了搖頭,她脫下了圍裙,又把麵跟濃湯拿到餐桌上,「那你其他女朋友呢?不用去陪她們?」

 

   「蛤?我哪裡有其他女朋友了?」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反問道。

 

   「那些常常在你SNS上出現的人啊。」

 

   「她們只是我的同事。」金太妍無奈地說著,伸手用筷子夾過了炸雞,「連那所謂的女朋友也是想在結婚之前多體驗一下戀愛滋味的嫂子好不好。」

 

   「……What?」

 

   「我說,那個女生其實是我的嫂子,我哥因為工作去芬蘭出差,我跟她就去了一趟芬蘭當旅遊。」金太妍輕輕的挑眉,「還有問題嗎?黃美英小姐。」

 

   黃美英愣愣的看著金太妍,直到金太妍吃完麵又喝完湯,才回過神,「所以……」

 

   「嗯?」

 

   「我對你來說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

 

   「女朋友啊。」金太妍擦了擦嘴,撐著臉頰,微瞇著眼看著黃美英,「唯一的。」

 

   黃美英咬著麵包,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金太妍,「你騙了我那麼久,我怎麼知道該不該相信你?」

 

   「我可以證明,不過要等會。」金太妍笑了一下,又離開了餐桌逕自坐到了沙發上,打開電視看著眼前的綜藝節目。

 

    等黃美英吃完飯,金太妍看的節目也結束了,她轉到了音樂節目,剛好正在播聖誕節的音樂。

 

   「你知道嗎?」

 

   「什麼?」正在幫忙收拾飯廳的金太妍,看向正在洗碗的黃美英。

 

   「我以為今年的聖誕節會很糟。」

 

   「為什麼?」

 

   「一個人過,然後收到的聖誕禮物雖然很多,卻是快遞送的,真的很沒誠意。」

 

   「什麼啊……那也是因為我以為班機來不及到韓國才用寄的啊。」金太妍無辜的開口,又走到了黃美英的旁邊,看著她還是扳著臉色。

 

   「不過你回來了,所以還不算太差。」黃美英淡淡的開口,又側過頭看著金太妍。

 

   「那就好。」金太妍輕輕的勾著唇,又伸手摟過了黃美英的腰,「剩下的我來洗吧,你去休息。」

 

   金太妍把水槽裡的碗盤都洗乾淨之後又走到了冰箱前,打開了冷凍庫,看著裡頭的薄荷冰淇淋,「我說,你什麼時候要買香草的冰淇淋啊?」

 

   黃美英看著拿著冰淇淋跟兩支湯匙走過來的金太妍,她輕輕的皺著眉頭,「那是我的冰淇淋。」

 

   「跟你一起吃嘛。」

 

   「不要,你又不喜歡吃,不要跟我搶。」

 

   「我想試試,想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喜歡這個口味。」

 

   「你最好是都沒吃過。」黃美英也拿過了湯匙,挖著冰淇淋,「你什麼時候要回去?」

 

   「嗯……就跨年結束之後再回去就好了。」

 

   「What?」

 

   「有意見?」

 

   黃美英癟著嘴,一臉不甘願的看著金太妍,她該怎麼講?她真的很討厭金太妍忽視她的感受,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所謂的「唯一的」女朋友,可信度又有多少?她都騙她她嫂子是她女友三個多月,更早之前還有另外一個真正的女朋友……

 

  「好了啦,別那副表情。」金太妍放下了冰淇淋,把黃美英拉進了自己的懷裡,「我回去整理一些東西,很快就會回來的,現在就只想跟你過節。」

 

   「我不相信,你騙我那麼久,又讓我失望……」

 

   「失望?」

 

   「你那個少妳快十歲的前女友,我以為你們一分手就會過來找我的。」

 

   「喔……」金太妍微瞇著眼,「所以你喜歡我喜歡到無時無刻follow我的動態?」

 

   「我只是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從小三進階成正宮。」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又伸手拉了下自己的毛衣,卻冷不防的被金太妍吻上肩膀,「唉!」

 

   「你是個不坦率的人,雖然比起我還要好一點。」金太妍輕輕地笑著,伸手摸著黃美英的肌膚,「我給你的聖誕禮物都拆了嗎?」

 

   「拆了……」

 

   「那我可以拆禮物了嗎?」金太妍輕輕地咬了下黃美英的鎖骨,「嗯……或許說安撫炸毛的獅子?」

 

   黃美英翻過了身子,拉過了金太妍的手,把她壓在自己的身下,「有膽你再說一次?」

 

   「美英,你不是攻的料。」金太妍輕鬆的勾著笑,仰著頭,「這不是拆禮物,是安撫炸毛的獅子。」

 

   黃美英的確如金太妍所說的,她在十秒之內就被金太妍吻到失神,回過神的時候已經被帶到了房間,還被脫下了身上的所有衣服。

 

   她看著光著上半身壓上自己身子的金太妍,伸手摸著抓著她的背,又仰著頭任著金太妍吻著自己的頸子。

 

   「可愛多了。」金太妍捏著黃美英的下巴,輕輕的說著。

 

   「什麼意思啊!」黃美英沒好氣的看著金太妍,卻又任著她揉著自己的雙峰,剛跑出來的銳氣又瞬間被磨平,「嗯……」

 

   「沒有啊,就說你很可愛。」金太妍燦爛的笑著,一邊伸手摸向床頭櫃,她知道黃美英一向都會把東西放在這,「指險套還有吧?我沒剪指甲。」

 

   「我拿給你……」黃美英爬到了床頭櫃前,在抽屜裡找著上個月用過就被丟在裡頭的指險套。

 

   可是金太妍可沒有那個耐心,她輕輕的撫過黃美英的腰,又彎下身子,沿著黃美英的背脊向下吻去。

 

   「欸……太、太妍,我、先不要、先不要進來。」黃美英撐著自己的身子,慌張的看向了金太妍。

 

   金太妍抬頭,倒是聽黃美英的湊到了她的耳邊,又揉著手裡的渾圓,「已經可以了啊?幹嘛不讓我繼續?」

 

   「我……」黃美英抿著唇,她這人的習慣就是每次做完,一定會在十分鐘內昏睡過去,然後她又一個月沒看到金太妍了……

 

   「相信我吧。」金太妍伸長了手,拿過了黃美英手裡的指險套,一邊吻著黃美英的唇,一邊戴著指險套,她用另外一隻手摸著被她吻腫的嘴唇,「我接下來這幾天都會陪你,明天起床你一定看得到我。」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平躺到了床上,看著金太妍把指頭伸進她的體內,「啊……」

 

   「美英。」

 

   「嗯、嗯?」

 

   「我愛你。」金太妍又吻了下黃美英的嘴唇,隨後又含住了雪乳上的紅櫻。

 

    「知、知道了啦!」黃美英抓著金太妍的肩膀,又不自覺的喘著氣,甜膩的嬌吟隨著金太妍的動作很有規律地響著。

 

   金太妍則輕輕地笑著,她知道黃美英剛剛欲言又止的原因,是自己一直以來的輕浮造成了她的不安。

 

   「美英……」

 

   黃美英看著溫柔喚著她名字的金太妍,她撐起了身子,一手攬過了金太妍的肩膀,主動的吻上了金太妍。

 

   金太妍吸吮著伸進自己口中的靈蛇,猛然一壓黃美英體內的敏感點,她看著倒抽一口氣的黃美英,從容的把指頭收了回來,又拔掉了指險套,緊抱住黃美英的身子,替兩人蓋上了被子。

 

   「太妍……」

 

   「怎麼了?要再一次我是不介意喔。」

 

   黃美英翻了個白眼,又鑽進了金太妍的懷裡,緊緊地抱著她的腰,「我很想你。」

 

   金太妍笑而不語,她吻了下黃美英的頭髮,看著在短短幾秒內已經睡著的人,看來是真的很累啊?不過該累的應該是她吧?

 

   「我也想你啊,傻美英。」


 

   黃美英沒有想到,聖誕節一大早,自己竟然會被棉被完整的包住,而且包她的人還坐在自己身邊,微瞇著眼,一臉就是在準備挑肉吃的表情。

 

   啊啊!她不要成為那塊肉啦!

 

   「早安啊,黃美英小姐。」金太妍從容的開口,她看著正在扭動身子試圖掙脫的黃美英,「你可以開口求助我啊。」

 

   「我幹嘛跟把我綁成這樣的人求助啊!」

 

   「欸,我可是早上出門之前擔心你踢被子著涼才把妳包成這樣的。」

 

   「你可以幫我穿衣服啊!」

 

   「喔,我只會幫人脫衣服,不會幫人穿衣服。」金太妍倒是厚臉皮的回答黃美英,她伸長手,把毯子綁成的結打開,又貼心的遞出了她剛剛拿出來的T恤跟長褲,「給。」

 

   「討厭鬼!」黃美英抽過了衣服,急急忙忙的穿上,就免得被身邊那頭披著羊皮的狼吃了,「你早上去哪?」

 

   「買早餐喔,親愛的。」金太妍又吻了下黃美英,才拉著她走出了房間,「還有暫時買棵小聖誕樹來應景。」

 

   黃美英看著擺在電視旁邊的小聖誕樹,還有底下的一個小禮物箱,她看著勾著微笑的金太妍,半警戒的走了過去,最好是不要出現什麼奇怪的東西……

 

   「黃美英小姐,你不用擔心那裡面是蟲還是你討厭的任何東西,好嗎?」金太妍無奈地開口,她看著打開禮物箱後,呆了好一會的黃美英,「不喜歡啊?那我買另外一個。」

 

   「你沒騙我吧?」黃美英轉過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金太妍。

 

   「對啊,是騙你的。」金太妍坐到了沙發上,習慣性的疊著雙腿,又把雙手攤到了椅背上,一副就是大老闆的樣子,「騙你接下來的下半人生,怎樣?不想被騙可以打電話報警。」

 

   黃美英看著紙上的筆,金太妍明明不是美國公民,怎麼有辦法拿到這個……不過,她還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託一個朋友幫我拿到的,之後介紹給你們認識。」金太妍知道黃美英的困惑,她看著坐到自己腿上的黃美英,「剩下的就是去美國公證結婚。」

 

   「公證結婚的事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處理,這個比較要緊。」黃美英把戒指放到了金太妍的手裡,又伸出了手。

 

   「自己戴不就好了。」金太妍把戒指戴上了黃美英的右手無名指,輕輕的吻了下戒指,「好了,去吃早餐吧。」

 

   「你知道嗎,其實你滿像薄荷糖的。」

 

   「為什麼?」

 

   「涼涼甜甜的。」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不自覺的露出了彎月般的笑眼。

 

   「而且是我最喜歡的糖果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聖誕節的薄荷糖怎麼這麼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