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我是重傷傷患QQ

 

稍微交代一下發生什麼事好了。

 

首先呢,是我姐姐幫我掛了醫院的皮膚科,因為我腳底之前傷口病毒感染,去做了冷凍治療,接著我隔天秉持著反正都是痛,就上場打球,然後打完球我的腳就爆血了,拆下紗布還發現多了四五顆水泡。

 

護士阿姨表示腳傷那麼嚴重還可以打球喔?然後我國中同學表示我也打太拼。

 

最後是第三名拉~如果不是班導攪局我們還可以好好電一年級阿!

 

真是討厭QQ

 

 

 

第二十三章

 

鄭秀妍笑得一臉燦爛的走進了咖啡廳,她看著反觀很陰沉,坐在角落裏頭正埋頭於文件堆的黃美英,「Fany呀!」

 

「你幹嘛啊?還特地找我出來,我都快忙死了。」黃美英看著總算出現的鄭秀妍,其實她從一個小時前就坐在這裡了,「說吧,找我要幹嘛?」

 

「給個禮物。」鄭秀妍把手上的資料夾塞到了黃美英手裡,「你會很驚訝,其實凊少他們公司是Krystal醫院的擁有者,然後金太妍不是在幫凊少設計醫療的程式嗎?」

 

「所有上鎖的病例,全在金太妍手上,然後呢,她給了我這個東西,叫我拿來給你。」

 

黃美英翻開了資料夾,難怪金太妍一早就出門,不然她昨晚明明還說要陪她去看報告的,結果只剩下她一個人在這裡看資料,然後崔秀英據說昨天工作結束後被抓去喝酒,到現在還因為宿醉躺在床上起不來,「不過,為什麼是太妍叫你拿給我?」

 

「因為我剛好去找Krystal,遇到她。」鄭秀妍聳了聳肩,逕自的拿過了黃美英已經吃了一半的蛋糕,「還有阿,金太妍連DNA的比對都幫你做了,這的確是金藝琳的母親。」

 

黃美英愣了一下,她迅速的翻到了資料的最後一頁,她看著DNA比對結果為符合的資料,「隔了八年才又犯下同樣的案子,這是為什麼?」

 

「我是律師,才不是犯罪心理專家。」鄭秀妍擺了擺手,不要用那種福爾摩斯辦案的態度問她啦!她又不是華生,「不過你怎麼那麼確定八年間只有這兩個案子?」

 

「不然呢……」

 

「我隨便說的……Fany!Where are you going?」

 

黃美英連回話都沒有,就逕自拿著自己的包包坐上了金太妍的車子,一邊從包包裡頭撈出手機,「起床!」

 

「前輩……我還在宿醉……」

 

「起來,有事要你跟我一起去辦。」黃美英踩著油門,她記得崔秀英家並不會太遠,「我十分鐘之內到,你給我下來,我們要去地下檔案室。」

 

「地下檔案室……?」

 

「說來話長,我路上解釋給你聽。」


 

黃美英口中的地下檔案室,放到都是些無名屍、離奇、容易被社會大眾忽視的社會案子,地點就在黃美英他們辦公大樓的地下三樓,平常也沒什麼人會去,金藝琳媽媽的案子,也是她申請過後把資料調上來的。

 

崔秀英被周圍的霉味薰到險些暈了過去,還好她身上有放著提神的薄荷精油,只能塗在鼻子附近,又戴著口罩擋著了,「前輩,我們還要走多久?」

 

「就是這了。」黃美英推開了有些沉重的鐵門,對於揚起的塵灰和飄過來的霉味她並不在意,畢竟她看過跟聞過的東西比這些都來的恐怖,「Sunny!孝淵!」

 

「我說帕尼檢察官,你才剛出來又這裡報到,不怕又進監獄嗎?」

 

「而且你還沒照程序走,填完申請表,申請通過才能下來把資料搬上去。」

 

黃美英看著分別坐在電腦桌前跟沙發上的金孝淵跟李順圭,她輕輕咳了一下,把手上的申請表拿出來,「我請自拿下來跟你們審核通過,再親自搬上去,免得你們要走那麼一大串的樓梯。」

 

正在玩著電腦遊戲的李順圭從容不迫的接過了黃美英手上的單子,又多看了一眼黃美英後頭的崔秀英,「剛回來就帶菜鳥啊?」

 

「孝淵,你去找一下這八年來所有無名屍案的資料,要有毀容跟無法分辨指紋的,連其他區域的也要。」李順圭拿過自己的印章,往紙上一蓋。

 

「怎麼又是這個啊?」金孝淵丟下了手上的雜誌,從容的走向一旁的鐵櫃,「讓我看看……一年半前、三年前、四年、五年……帕尼,你確定一次搬五個箱子可以嗎?」

 

「東西很多嗎?」

 

「是不多啦,就一些證物、分析結果全部裝在一起兩個箱子應該裝得下。」金孝淵把她找到的箱子一一搬了出來,「這裡有三起是在首爾通往其他地方的高速公路旁,另外兩起分別是在全羅道跟大邱。」

 

「對了,聽說這次找到的屍體也是同樣的狀況。」李順圭看著正在把東西放在一起的黃美英,好奇的問著,「這次似乎有查到身份?」

 

「What?」

 

李順圭倒是大方的讓出了電腦螢幕,指著上頭斗大的新聞標題,「某家補習班的外國講師,檢察官你不知道嗎?」

 

「身分比對的報告還沒出來……」黃美英忍不住揉了下太陽穴,難不成又是那些固定定點的記者搞的鬼?「這下麻煩了。」

 

「的確麻煩啊。」

 

「總之還有要什麼東西再下來,沒有意外的話等等……」

 

李順圭話說到一半就被黃美英響起的手機打斷,黃美英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就從容的接起了電話,崔秀英則對於在地下三樓還能有這種收訊感到不可思議。

 

「部長,我在地下三樓,等等就上去了。」

 

「很好,記者們在等你了。」

 

黃美英掛斷了電話,她看著又回去做自己事情的金孝淵跟李順圭,把手邊的箱子塞到了崔秀英的手裡,「你幫我拿上去,拜託了,午餐我請。」

 

「知道了!」

 

黃美英快步的離開房間,走上了一大串的樓梯,她就不懂了,她們好歹也是首都的檢察署,為什麼通往地下室的路沒有電梯,每次這樣都要爬上爬下,還很浪費時間。

 

她從容的走進了會議室,沒有開會的話,這裡往往都是記者會的地點,而一踏進會議室她就被閃光燈惹得皺起眉頭,她從容的走到講台前,打開了麥克風。

 

「檢察官,對於這次的案子你有什麼看法?」

 

「檢察官,你被誣陷入獄後再出來,你有保證可以把這件事做到最好嗎?」

 

「關於這次被謀殺的Kevin Vause,你是否已經查出其他相關線索?」

 

黃美英輕咳了一聲,「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但我只想說,我會找到殺害Kevin Vause的兇手,並全力協助國外的相關機構。」

 

「檢察官,你認為因為你是『清白的』,所以才來接受這個案子嗎?」

 

「我想你不需要一語雙關。」黃美英淡淡的開口,看著舉手發問的記者,「我的確是清白的沒錯,而我的案子或許對於我的同事來說,或是整個司法機關,是一個有損信用與名聲的事情,但我接下這起案子,和我的事情並沒有關係。」

 

「我的回答就這樣。」黃美英離開了會議室,她離開的同時重重的嘆了口氣,她就知道會被問入獄的事。

 

「檢察官,要去吃飯了嗎?」

 

黃美英看著穿著短褲跟連帽外套的金太妍,她有些驚訝,因為照理來說,除了相關人士之外的其他人都不能上來會議室的,「為什麼你會在這?」

 

「嗯……我來的路上遇到崔秀英,她跟我說你在這,然後她就帶我上來了,還跟我要了花費不小的午餐。」金太妍從容的說著,「東西拿到了吧?」

 

「嗯,然後……」

 

「我知道,我剛有看到秀英搬的東西。」金太妍伸出了手,牽過了黃美英,「晚上再幫妳吧,我下午應該就能把東西用到三分之二的進度,然後凊少跟我說我可以休息個幾天。」

 

「妳還有跟凊少聯絡?」

 

「正確來說,他算是我的上司吧。」金太妍聳了聳肩,跟在黃美英的身邊離開了辦公大樓,「反正這幾天我會待在家裡,收集你要的東西。」

 

「當工程師都是這樣嗎?」

 

「差不多,我們程式碼如果寫好會交給下面的人去執行,有錯再修改,成功的話我們剩下的時間就是多餘的假期了。」金太妍從黃美英的口袋裡拿出了車鑰匙,打開了車門,「所以你要接著說說發生什麼事嗎?」

 

「我去找了過去所有類似金藝琳媽媽跟Kevin Vause相似的案子,但是實際上的關係還要再查。」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一手抓著方向盤,一手撐著臉頰,很明顯的,她正在想事情。

 

黃美英也不再說話,她知道金太妍想事情時會很專心,她怎麼叫她也要好一會才會反應過來。

 

金太妍緩緩地踩著煞車,同時看著身邊的黃美英,「我想,我可能有個頭緒了。」

 

「什麼頭緒?」

 

「我整理一下後驗證完再跟你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