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真得很抱歉,我昨天比完賽直接掛傷。

 

我只能說籃球隊的學姐好恐怖QQ

 

是學妹我早就撞飛她們了QQ

 

 

 

第十九章

 

黃美英穿著簡單的衣服,她看著金太妍交給她的紙條,抬頭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

 

她不知道金太妍讓她來這裡幹嘛,不過她相信金太妍。

 

她從容的走進了大樓,她看著差點關上的電梯門,急忙的伸手擋下。

 

裡頭一個戴著口罩的男人貼心的按著按鈕,等黃美英進來之後才按下了關門,「你要去幾樓?」

 

「幾樓啊……13。」黃美英看著手上的紙條,餘音未落就被眼前的男人抓住了手臂,又被捂上了嘴巴。

 

「Tiffany檢察官?」

 

黃美英惶恐的看著眼前的人,黛眉緊蹙,她點了點頭。

 

「你被跟蹤了,跟我來吧。」利特拉下了口罩,一連又按下了十一樓的樓層按鈕,「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才給了太妍我錯的地址。」

 

「利特先生?」

 

「別那麼拘謹,叫我利特就可以了。」利特從容的笑著,他看著打開的電梯門,一連又按下了好幾個按鈕,「我的屋子在十一樓,就先借你住,我晚點要去報到了。」

 

「Wait.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剛出獄沒地方住吧?而且你不也辭了檢察官的工作想要好好幫助太妍嗎?」利特拿出了一張卡片,放到感應器上後就推開了門,「與其花錢租屋讓人監視,不如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我沒有辭職……」黃美英小小聲的更正利特,「你剛不是說我被跟蹤了?這樣你……」

 

「甩開跟蹤對我來說不難,請人幫忙就好了。」利特從容的說著,又走到了客廳,「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用,但是請注意一下整潔,然後這個是太妍的銀行戶本。」

 

「啊?」

 

「她說的,讓我把她的銀行戶本,還有其他她入獄前托我保管的東西。」

 

黃美英看著利特又搬出了一個木盒,和她在監獄收到的是一模一樣的。

 

難怪金太妍會說那是她的。

 

利特解開了密碼鎖,又看著黃美英,「這個盒子金太妍找人製作了兩個,一個她托給我保管,另一個則送給了她的朋友。」

 

「那個朋友是誰?」

 

「金澤,是金太妍的大學同學,還有同事。」利特從容的說著,「她也把你收到木盒的事跟我說了,不過你別問我藝琳的事,我只負責偷渡。」

 

「然後我要走了。」利特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裡頭有太妍的車鑰匙,我停在樓下的停車場。」

 

「連車子都交給你了?」

 

「嗯,她不希望自己的東西被充公,只有房子的所有權跟一小部分的金錢給了她妹妹。」利特輕輕的笑了一下,「好啦,我回來應該是兩個禮拜後了,到時候再見。」

 

「喔對了,那邊那個房間是計畫室,就交給你囉。」

 

黃美英看著利特快步的離開,她輕輕地呼了口氣,才伸手打開了木盒,她看著一串鑰匙跟幾本的銀行戶本,還有一張金太妍跟金澤的合照,「這是下一個線索嗎?太妍。」


 

「你知道嗎?穿著便服走來走去還是挺奇怪的。」權俞利把手上的果汁遞給了金太妍,從容的坐在她身邊。

 

「過陣子你就會習慣的。」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從容的看著自己手邊的資料,她今天沒有工作,因為凊少要讓她把資料看完,「還有我要問你一件事。」

 

「難怪你會躲到我的辦公室。」

 

金太妍打開了她放在權俞利桌上的電腦,指著畫面裡的幾個人,「這些人,知道是誰嗎?」

 

「誰……不就是圍觀的嗎?」

 

「檢方的眼神一直看著這裡,除非你是臥底,不過我想不可能。」

 

「什麼臥底?」

 

金太妍嘆了一口氣,她把資料闔了起來,「不重要,你只要跟我說妳前面坐的那些人你記不記得是誰?」

 

「怎麼可能記得,都說了他們只是圍觀的,跟我一樣。」權俞利輕輕的皺著眉頭,「不過我到記得有個人的臉色比凊少認真起來還恐怖,應該是……這個人。」

 

金太妍看著權俞利指著的人,輕輕的點了點頭,現在只可惜只拍到了背影,沒拍到正面,「不管怎樣,都是條線索……」

 

「你是說你那個詭異的案子喔?」權俞利好奇的看著金太妍,「都過了七年了。」

 

「就因為過了七年,紙被火燒薄了,就快包不住了。」

 

「你在講什麼?」

 

金太妍又嘆了一口氣,她拿過了資料繼續翻著。

 

她的資料其實也沒什麼,只有當初的筆錄、口供,跟後來的一些入獄後表現,反正凊少對於每個關禁閉的都是以「保護」為目的進行,所以根據他的說法,這並不會阻礙她的假釋。

 

「喔對了,你跟Jessica律師有接觸過對不對?」

 

「對,幹嘛?」

 

「她私底下跟影片一樣嗎?那麼……恐怖?」

 

金太妍抬頭看了一眼權俞利,又低下頭看著和委員會交談時的注意事項,「勸你放棄,你不會想跟她在一起的。」

 

「什麼啊!我只是想交個朋友……」

 

金太妍勾上了嘴角,緩緩的喝著果汁,一邊看著權俞利故作沒事的看著雜誌,「你是自由的,我可不是。」

 

金太妍把喝完的果汁放下,一邊從容的拿起了自己的電腦,「我回去了,掰掰。」

 

「喂!你什麼意思啊?」


 

黃美英開著金太妍的車,在首爾市區晃了一圈,先是去超市買些生活用品,又去了銀行確認金太妍的錢是不是真的還可以用,然後,她來到了所謂金太妍的朋友家裡。

 

她按下了眼前的電鈴,等著來人的回應。

 

「誰?」

 

「檢查安檢系統的,能上去一下嗎?」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她看著一邊打開的門,緩緩地推開,鑒於剛剛在電梯裡被利特襲擊,黃美英這次選擇了樓梯,反正只有三樓,當點小運動是可以的。

 

她敲了敲眼前的門,應門的人在看到她之後就急忙的想關門,但是黃美英直接抬腿一踹,直接把門踹開,她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只是從容的走了進去,順道關上了門,「你好啊,金澤。」

 

「妳、妳來找我幹嘛?我跟你無怨無仇喔,而且我也沒犯罪!」

 

「別緊張,我只是想來跟你釐清一些事情。」黃美英倒是拉過了金澤的衣領,直接丟到了沙發上,又拿出了她準備的手銬,銬住了金澤的雙手,「我問什麼你回答什麼,配合的好我就會提早放人,不好好配合……我不介意把你殺了回去找金太妍。」

 

「妳!我明明幫助過你的!」

 

「就因為你幫助我,我才沒有先揍你一頓在跟你聊天。」黃美英聳了聳肩,微瞇著眼看著漲紅了臉的金澤,「你怎麼拿到記憶卡的?」

 

「闖進你家……然後我發現有針孔鏡頭。」

 

「好,為什麼不親自拿來給我?我又不認識你。」

 

「我出門就會被監視,所以只能託人拿給你。」

 

黃美英點了點頭,如果金澤跟她一樣都被牽扯進來,那倒是有可能,「那關於金太妍的事,你知道多少。」

 

金澤的臉上出現了惶恐,他抿著唇,「你知道是我做的?盜竊公司……」

 

「我說的不是那個。」

 

「不然呢?」

 

「是誰指使你的?」黃美英拉過了金澤的衣領,惡狠狠地看著他,「是誰,指使你用金太妍的電腦,然後把所有的線索指向她,讓我以為是金太妍做的。」

 

「我不知道……我們在酒吧交談,他背對我,我不知道他長怎樣,聲音也是……經過處理。」金澤皺著眉頭,似乎正在回想,「我什麼都不知道。」

 

黃美英看著金澤,緩緩的拿出了鑰匙,把手銬解開。

 

金澤揉著自己的手腕,「太妍她……恨我嗎?」

 

「誰曉得。」黃美英拿出了自己昨天新買的手機,她看著上頭的時間,「如果真的有人在監視你,你最好小心點。」

 

「我已經小心七年了。」

 

「那就繼續小心吧。」黃美英手插在口袋裡,從容的離開了金澤住著的公寓。

 

對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她要睡利特的床?


 

她在回去之前,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做。

 

黃美英看著眼前打開的門,迅速的把手上的盒子遞了出去。

 

「你為什麼在這?這是什麼?」金夏妍皺起了眉頭,又看著黃美英手上的東西。

 

「太妍說她假釋出來的時候會來不及,叫我先把她要給你的生日禮物拿過來。」黃美英把盒子塞到了金夏妍的手裡,其實金太妍交給她的紙條除了利特的地址,還有金夏妍的禮物清單,「就這樣,我要回去了。」

 

「等等!」金夏妍伸手拉住了黃美英,她暗暗的嚥了下口水,「你剛剛說,姐姐要假釋了?」

 

「對。」

 

「妳……你要進來嗎?我剛好在煮宵夜。」金夏妍打開了門,問著黃美英,「我、我還想問關於姐姐的事。」

 

「太妍嗎?她很好,還是一樣。」

 

「不是,是你的。」金夏妍似乎嫌麻煩,直接把黃美英推進了家裡,「你應該不是逃獄吧?」

 

「我是清白的!」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夏妍,隨便把自己推進來,又在懷疑自己,「你想問什麼?」

 

「也沒特別想問什麼……」金夏妍把她煮好的拉麵端到了客廳,她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黃美英,「姐姐……為什麼姐姐很在意你?」

 

「她很在意我?」

 

「聖誕節的時候,她不是把你留下來嗎?」金夏妍從容的吃著拉麵,「我……我不想要太妍姐姐跟其他人在一起。」

 

黃美英看著突然安靜下來的金夏妍,也吃起了拉麵,「其實,我也有個姐姐。」

 

「我一開始對於我姐交男朋友,也是有些反感,但是她臉上的幸福渲染了我,現在正在法國跟老公住著。」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又揉了揉金夏妍的頭髮,「妹妹就是這樣,以為姐姐都會待在身邊。」

 

「所以,太妍姐姐會跟你在一起?」

 

黃美英突然沉默了好一會,她吃完金夏妍分給她的拉麵,「太妍……我喜歡她。」

 

「她不在意我犯的錯,在裡頭以自己的方式護著我,雖然有的時候叫她不理我,常常嫌我笨手笨腳跟她工作只會拖慢她,有的時候被找麻煩忍不住要動手時她會先阻止我,罵我一頓,還常常什麼話都沒交代的到處跑,讓我要找人也找不到。」

 

「但是在我因為接錯線路被電到時,是她最先反應,讓我到一旁休息,然後自己一個人把工作做完,罵完我之後,又會私底下去找那些找我麻煩的人『談談』,雖然我要找她的時候她不在,不過需要她的時候她永遠都在。」

 

金夏妍看著不自覺流著淚的黃美英,她匆匆忙忙的把衛生紙塞到了黃美英的手裡,「我又沒說什麼,你哭什麼啦!」

 

「對不起……對不起……」黃美英抹著眼淚,看著皺著眉頭的金夏妍,「都是因為我辦案不仔細,才會讓太妍這樣……」

 

「……反正姐會出來,這些都沒差了。」金夏妍彆扭的轉過頭,收拾著桌上的東西,「姐姐的房間在你左手邊,她的東西我都沒有碰過,想看的話隨便你了。」

 

黃美英整理好了心情,她看著金夏妍的背影,默默的走進了金太妍的房間。

 

跟金太妍在監獄裡的習慣一樣,所有的東西都放的很整齊,而且還有跟她高科技背景一樣的電腦桌,滿滿的書本跟筆記,還有明顯做到一半的電路板,角落的吉他上頭沒有灰塵,看來是金夏妍清的。

 

她也就只是這樣看了一眼,就關上了門。

 

「要走了嗎?」

 

黃美英穿著鞋子,看著金夏妍,「嗯,我差不多該回去了。」

 

「……謝謝妳幫姐姐送生日禮物過來。」

 

「不會,生日快樂。」黃美英勾上了微笑,不再多說什麼,就直接離開了金夏妍的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