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我必須要說,人面魚不是恐怖片,是家庭片。

 

還有阿......

 

真心被圈粉了ww

 

鄭人碩好帥XD台灣好久沒出這種風格的帥哥了ww

 

然後我不小心自己偷寫很多,結果卡死了QQ

 

對了,先預告一下。

 

因為明年2月左右我就變成考生了,所以全部的更新都會變為不定期喔~

 

第十七章

 

進了無數次的法庭,第二次以犯人身份進來,黃美英還是會感到緊張,不過卻也自在。

 

「Tiffany檢察官,清醒狀態下開庭的樣子感覺怎麼樣?」

 

黃美英坐在等候室裡,看著難得穿著白襯衫跟西裝褲而不是制服的凊少,她有些驚訝,有些困惑,「典獄長你在這裡幹嘛?」

 

「TaeKo堅持要留在監獄處理健康檢查的事情,所以就由我代替她來說明你被艾卡威爾森注射藥物的事。」凊少從容的遞出了手裡的草莓牛奶,「緊張嗎?」

 

「沒有第一次那麼緊張……太妍她……」

 

「她在工作。」凊少無奈的看著黃美英,卻從自己的口袋裡那出了一張紙條,「她要你出獄之後去的第一個地方。」

 

「她為什麼不直接拿給我?」

 

「她討厭麻煩。」凊少聳了聳肩,又拿著自己的咖啡走到了等候室的門邊,「總而言之,祝你好運啦,Tiffany檢察官。」

 

黃美英看著手裡的紙條,緩緩的放進了自己的口袋,喝了一口凊少買來的草莓牛奶,她的心裡又輕鬆了許多。

 

「Fany,該上法庭了。」鄭秀妍推開了門,看著黃美英緩緩地開口,她拍了下她的肩膀,「這次有我在,沒問題的。」

 

「我知道,我相信你。」黃美英勾上了嘴角,又拍了拍自己的臉,「一定要贏!」


 

法官聽完了書記官的朗讀,又一邊聽著檢方的說詞與手上的證物資料,他看向了黃美英,「檢方可以停了,大致上我都已經了解,被告律師。」

 

「是!」

 

「你的說法是,檢方的物證跟還原影片都有誤,還有根據匿名者所交給你的影片,黃美英小姐根本是無罪的。」法官看著鄭秀妍交上來的資料,輕輕的摸著下巴,「傳第一位證人。」

 

第一個證人,是一個身形跟黃美英相似的一個女生。

 

「嗯……朴小姐,請你說出當天你被找去拍犯罪現場還原影片的狀況就好了。」鄭秀妍從容的離開了椅子,在法官面前的輕巧的走著。

 

「好……因為那陣子我手頭有點緊,所以當警察的朋友問我能不能幫忙拍還原現場的影片,只要一下子就好,而且價碼也很吸引人,於是我就偽裝成了黃美英小姐,拍了那部影片。」

 

「謝謝你。」鄭秀妍此時完全就是專業律師,剛剛還跟黃美英有說有笑的神情蕩然無存,只剩冷靜,犀利的氣場,她拿過了黃美英手裡壓著的紙,「法官,根據證人的說詞,我認為檢方提供的現場影片,根本不值得參考。」

 

「庭上,對於被告律師所說的指證我要進行反駁,且我認為被告律師是在混淆視聽。」

 

「我認為律師只是在釐清事實。」法官微瞇著眼,對於現在的情形感到很是有趣,「律師,你有物證可以支持你的說法嗎?」

 

「當然有。」鄭秀妍從容的走到了證人的面前,把手上的紙遞給了她,「朴小姐,請用慣用手寫下自己的名字。」

 

「黃美英,麻煩你分別用左右手寫下自己的名字。」

 

黃美英不明所以的照著鄭秀妍說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證人比起來,她的右手明顯笨拙許多。

 

「法官,請問這樣的物證您還滿意嗎?」

 

法官點了點頭,又暗暗的瞥了一眼有些震驚的檢方。

 

「庭上!那是因為黃美英檢察官在當時神智不清……」

 

「檢察官,那請問這個還原影片的過程是怎麼來的?」鄭秀妍輕輕的挑眉,從容的拿過了她放在桌上的筆錄,「根據我手上的資料,還原影片的動作都和筆錄上一模一樣,竟然你說當時黃美英的精神狀況不能參與還原過程,那這份筆錄真的是根據黃美英本人的說詞,而寫下的嗎?」

 

「我……」

 

「醜二啊,檢方。」法官撐著臉頰,又看著乖乖坐在椅子上的黃美英,「黃美英小姐,關於筆錄還有影片的事,你有參與到嗎?」

 

「我沒有這部份的記憶。」黃美英緊抿著唇,又緩緩的吐了口氣,「我的記憶在發現我男朋友死了之後就斷斷續續,整個人昏昏沉沉,一直到入獄後的三天我才好一點。」

 

「庭上,請問我可以傳喚第二位證人了嗎?」鄭秀妍瞥了一眼開始手忙腳亂的檢察官,她輕輕地哼了一聲,跟黃美英比,這點攻擊就承受不住還真是弱啊!

 

第二位證人,是代替TaeKo出庭的凊少。

 

「凊少先生,黃美英入獄的那一晚是你帶她進去的是嗎?能請你簡單說一下當時的情形嗎?」

 

「是,那天晚上黃美英小姐被送來,我一邊跟她解釋監獄裡頭的規則,一邊帶她前往她的牢房,但是黃美英小姐一路上精神恍惚,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庭上,我認為黃美英檢察官在監獄裡的事和審判無關。」檢方看著凊少緊緊的皺著眉頭,現在鄭秀妍又在玩哪一齣?

 

「我想是有關的。」凊少也不等鄭秀妍開口,自己先反駁了檢方,「因為程序關係,在黃美英小姐進來監獄前我們有對她進行身體檢查,然後在她的血液報告裡發現了有鎮定和強力安眠作用迷幻藥的殘留痕跡,一開始我認為是黃美英小姐在過程中有反抗行為,才被打了鎮定劑,但是在黃美英小姐的服刑過程中曾有位獄警潛入牢房,試圖施打藥物在黃美英小姐身上。」

 

「庭上……」

 

「檢方你先安靜。」法官不耐煩的開口,皺起的眉心表示了他的困惑,「證人請繼續。」

 

「當晚,那位獄警潛入牢房,試圖把苯二氮卓這種會讓人精神恍惚且喪失部分記憶的藥物打進黃美英小姐的體內,但是被同房的獄友阻止,事後其他獄警趕到現場將其逮捕。」

 

法官看著手裡有關艾卡威爾森的筆錄跟證物資料,輕輕的點了點頭,「所以檢方在逮捕過程或是移監過程是否有施打鎮定劑?」

 

「沒有,我們逮捕黃美英檢察官的時候她就是神智不清的樣子,說不定是黃美英檢察官有在濫用藥物。」

 

「你別給我亂扣罪名。」黃美英抱著胸口,狠狠的瞪著檢方。

 

「檢方,請你注意你的行為。」鄭秀妍輕輕的挑眉,又看著凊少,「凊少先生,你可以跟我說在服刑時黃美英有發生戒毒的戒斷症狀嗎?」

 

「沒有。」

 

「庭上,說不定黃美英檢察官還有能力可以走私毒品到監獄裏頭……」

 

法官敲了一下法槌,認真的看著檢方,「檢方,請你不要再做任何誣陷的行為,再有,我不介意下個審判是審判檢察官的誣陷罪。」

 

檢方默默地閉上了嘴,他看著鄭秀妍跟黃美英,緊緊的咬著牙。

 

「謝謝你凊少先生。」鄭秀妍看著準備離開的凊少,輕鬆的開口,「法官,我請求播放匿名者給我的影片。」

 

「請求批准。」

 

記錄官按著手裡的滑鼠,又看著同步出現畫面的電視。

 

影片內容很簡單,就是黃美英躺在床上,然後黃美英的男朋友往黃美英的手臂注射著什麼東西,又伸手摔著附近的東西,製造很大的聲響,接著他短暫消失在鏡頭前又拿了一把刀子走了進來,塞到了黃美英的手裡,捏著刀身,迅速的壓了下去,又往一邊倒,任著身上的血流著。

 

「這個是黃美英怕家裡沒人時遭小偷所裝的監視器拍下來的,關於黃美英『殺人』的真相。」鄭秀妍看了一眼白著臉色的檢方,輕輕地哼了一聲,「法官大人,我想這應該足夠證明黃美英的清白,這是起自殺事件,而且這所有的事情,全是在她不知情的狀況下發生。」

 

「你憑什麼說那是在黃美英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的!」

 

法官又敲了下法槌,「檢方,請你冷靜。」

 

法官轉而看著黃美英,又看著畫面上暫停的畫面,然後低頭看著傷口的檢驗報告,「這裡有份S醫院副院長的驗傷報告。」

 

「是的,大家都知道S醫院的名譽和信用,這份報告也是經過多次比對,確認無誤我才交給法官的。」鄭秀妍認真的說著,又看著坐立難安的檢方,「還有剛剛對於檢方的指證……法官大人,我希望這場審判有個正確的判決。」

 

「當然。」法官敲了三下的法槌,一邊整理的手邊的資料,「經過被告方代替檢方所給的各項證據,我在此宣告,黃美英小姐,無罪釋放。」

 

黃美英的後頭傳來的快門的聲音,她不意外,因為法院通常都會有記者站崗,她站起了身子,對著法官深深的一鞠躬,「謝謝法官大人。」

 

「還有,黃美英小姐恢復檢察官一職,所有被凍結的財產及可領回。」法官從容的繼續宣告著他的判決,又淡淡的看了一眼檢方,「宣告結束,退庭之後上述所說立即生效。」

 

鄭秀妍在法官敲完法槌的同時鬆了一大口氣,她坐在黃美英的身邊,看著檢方的人紅著臉直接離開了現場,又轉頭認真的看著黃美英,「那檢察官真弱。」

 

「是你的攻擊太恐怖。」

 

「怎麼不說是紙包不住火?」凊少從容的走到了黃美英的身邊,輕輕的拍了下她的肩膀,「走吧,有司機要帶我們回去,你還有出獄的手續要辦,而且你的東西也還沒拿。」

 

「司機?」

 

「檢察官大人,恭喜你出獄啊。」

 

黃美英轉頭看著嬉皮笑臉的權俞利,對了,權俞利在上個禮拜就已經出來了。

 

「我給俞利小姐的假,今天是最後一天,他要順路載我們回去。」凊少拿過了權俞利手裡的東西,從容的說著,「來,豆腐。」

 

「謝謝。」黃美英咬了一小口豆腐,又抹了抹嘴唇,轉頭看著身邊的鄭秀妍。

 

「知道啦,我去幫你辦財產領回的手續,不過你的房子被當成法拍屋賣掉了,最近妳可能要住旅館或是另外找地方租房子。」鄭秀妍拿過了自己的包包,伸手用力地抱了一下黃美英,「打贏官司的感覺真好。」

 

「知道啦!」

 

「還有凊少,別忘記我托你辦的事。」鄭秀妍走之前捶了下凊少的背,就踩著勝利的腳步離開了法庭,「我晚點去監獄接你。」

 

「噢……Jessica小姐的力道也太超過了吧……」凊少僵直了身子,扭曲的臉和悲傷的灼熱感成了正比,「走吧走吧,早點走早點把事情辦完。」

 

「等一下啦,我還想去買個東西……」

 

「啊,我也想買東西給太妍。」

 

「你們兩個……」凊少看著兩個恢復自由身的人,輕輕地嘆了口氣,算了,想怎樣就隨便她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