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明天跟下禮拜不更新喔。

 

因為哥又要月考了QQ

 

然後IG有好東西,快去看!!

 

 

 

 

第十六章

 

諮商室裡的鄭秀妍臉上除了錯愕還是錯愕。

 

黃美英倒是一派輕鬆的喝著冰美式咖啡,她看著鄭秀妍,「這樣能證明我的清白了吧?」

 

「是可以,不過你為什麼有辦法拿到這個監視器畫面……而且還是針孔攝影。」鄭秀妍看著筆電裡頭的影片,微微的瞇眼看著黃美英,「不解釋一下嗎?」

 

「喔,因為我男友有一陣子一直盯著手機看,我懷疑他偷吃,就在家裡各個地方裝了監視器囉。」黃美英輕鬆的說著,又撐著臉頰看著鄭秀妍,「不過我才想問,為什麼檢方沒發現阿?」

 

「你到底把鏡頭放在那裡?」

 

「哪有哪裡……就把電視上頭的鏡頭換下來,然後還有龍貓玩偶的眼睛跟玄關的花盆裡頭啊……」黃美英一臉無辜的看著鄭秀妍,她幹嘛跟金太妍問一樣的東西啦!「你不要跟金太妍一樣說我疑心病重喔。」

 

「我真是敗給你了,男人偷吃還會光明正大把女人帶回家的喔?」

 

「因為他的錢都放在我這啊……哪裡有錢開房間。」黃美英又伸手拿過了洋芋片,「男人死要面子,怎麼可能讓自己正在追的女生出錢。」

 

「聽起來你好像很有經驗。」鄭秀妍搖了搖頭,她把影片關掉,又把包包裡頭的資料拿出來。

 

「因為他跟我一樣是獅子座,所以還蠻好猜的。」黃美英接過了鄭秀妍遞來的資料,她看著自己的健檢報告跟她男友的屍檢報告,「這份屍檢報告是新的嗎?還有為什麼我健檢報告要給我看?」

 

「新舊都有,法庭上可以拿出來比較,讓檢方所提供的證據全都變成無信用。」鄭秀妍從容的吃著馬卡龍,一邊指著黃美英的健檢報告,「這健檢報告是你在被送進來之前做的,血液裡頭有迷幻藥的成分,還有根據影片,這應該是自殺偽裝成他殺的案子。」

 

「迷幻藥是幹嘛的?」

 

「有鎮定的效果、讓人的記憶產生缺失,還有安眠。」鄭秀妍看著黃美英手裡的報告,從容的說著,「當然這是你身體裡藥物的作用,幫你檢查的醫生跟典獄長都以為是妳在路上有反抗行為所以被施打鎮定劑。」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吃著粉紅色的馬卡龍,又認真的看著手上的報告。

 

「對了,我想跟金太妍談一下。」

 

「太妍?」

 

「對,我有事情要問她。」鄭秀妍站起身子,又把手上的資料放到了黃美英的面前,從容的走到了門邊,她看著站在門外的林允兒,「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把金太妍帶過來嗎?她也是案件關係人。」

 

「我知道了。」林允兒點了點頭,她拿著對講機,從容的放到了唇邊,「這裡是林允兒,誰有空可以幫我找一下太妍小姐?Tiffany檢察官的律師要見她。」

 

「這裡是Kuro,我等等就帶太妍小姐過去。」

 

「好,麻煩你了,Kuro哥。」

 

Kuro看著在梯子上檢查新大樓監視器的金太妍,他呼了口氣在手裡,「太妍小姐……」

 

「我知道,我沒聾。」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看著鏡頭旁亮起的紅燈,又看著自己手裡平板電腦的監視器畫面。

 

「太妍小姐,我說你今天的工作進度是多少啊?」Kuro是被凊少叫來檢查東西的,剛好聽到林允兒再找金太妍,又剛好看到她在這裡工作,反正都是要回去,就順手幫忙了。

 

但是在這大冷天的,他可不想等太久。

 

「算你幸運,這是最後一個。」金太妍戴上了手套,她抱著平板電腦,把身上的工具跟梯子丟給了Kuro。

 

沒事找她幹嘛啊……

 

林允兒看著跟Kuro一起走過來的金太妍,她轉開了門把,打開門讓金太妍走了進去。

 

鄭秀妍看著拉下外套拉鍊的金太妍,指了指黃美英身邊的椅子,「坐下吧,我有些問題要問你。」

 

「你要問什麼?」金太妍抱著自己的外套,看著鄭秀妍,有些警戒的問道,「我不是全部都會回答。」

 

「我又不是什麼都會問。」鄭秀妍無奈的看著金太妍,「你能幫我駭一個人的通訊紀錄嗎?」

 

「啊?」

 

「是這樣的,我最近又接了一個案子,需要被害人的聊天記錄,但是加害人把聊天記錄刪除,家屬又打不開被害人的手機……」鄭秀妍拿出了一隻蘋果手機,放到了金太妍的面前,「如果你願意幫我的話。」

 

「什麼案子啊?」黃美英看著蘋果手機,又看向了鄭秀妍。

 

「嗯……算是復仇式愛情吧?被害人無意間被拍了不雅照,因為不答應複合所以照片在同學之間流傳,被害人受不了閒言閒語上吊自殺。」鄭秀妍聳了聳肩,「家屬堅持提告還指名找我我也沒辦法。」

 

「就那麼簡單?」金太妍看著手機,又拿過了自己的平板電腦,她記得她無聊設計的解碼程式在……她拿出了傳輸線,接上了蘋果手機跟平板,「好了。」

 

鄭秀妍看著解開的手機,果斷的把手機的密碼清除,又看向了金太妍,「謝謝你,不過我還有些問題。」

 

「利特你認識嗎?」

 

「……你問這個幹嘛?」

 

鄭秀妍為了方便,又丟了一個資料給黃美英,「你會很驚訝,我在你七年前跟金藝琳見面後不久的通聯紀錄裡發現了你跟利特頻繁的聯絡。」

 

黃美英認真的看著鄭秀妍收集來的資料,空軍准將,參與多起反恐戰爭,並發現來自北朝鮮的間諜數名……「Jessi,這有什麼關係?」

 

「你知道其實空軍常常要去國外,而我懷疑,金藝琳……」

 

「為什麼要這麼窮追不捨?」

 

「那你為什麼不說出實情?」

 

「說了又能怎樣?你們能保證她的安全嗎?」金太妍皺著眉頭,淡淡的反問著鄭秀妍,「如果你的問題問完了,恕我抱歉,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我要回去工作了。」

 

黃美英看著離開的金太妍,又看向了鄭秀妍,「Jessi,你這樣會不會太過火了,太妍她……」

 

「Fany,現在是在辦案,你自己不也常常在說辦案不要混雜兒女私情嗎?」鄭秀妍淡淡的開口,又把桌上的資料收拾整齊,她跟黃美英約談的時間快到了,「現在是破案重要,沒空管其他的。」

 

黃美英想起了自己在偵辦案件時的冷酷、果決,黛眉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她看著鄭秀妍,把手上的資料放到了桌上,「但是我現在不是檢察官,是個犯人。」

 

「你是被冤枉的。」鄭秀妍認真的看著黃美英,嚴肅的說著,「你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們是確確實實犯了罪的。」

 

「金太妍不是。」

 

「不是卻什麼都不說,我看就是做賊心虛。」鄭秀妍淡淡的說著,她把東西全部收拾好,又喝光了剩下的咖啡,「反正下禮拜準備再審,你不要出什麼亂子,趕快出去讓我從主導者變成協助者,我還有一堆訴訟案等著我去辯護。」

 

「知道了……」

 

「Fany。」鄭秀妍拉著黃美英的手,語重心長的開口,「你不要忘記你的目的是什麼,你要找到金藝琳失蹤的真相,給這個世界一個正義。」

 

「我……」

 

她從來都不是為了給這個世界一個正義,什麼遠大的目標,她就單單的,只是想彌補自己犯的過錯,真的要還什麼,也是還給金太妍一個清白。

 

金太妍看著沉著一張臉走進來的黃美英,卻不過問,而是專注在手上的工作。

 

「太妍……你可不可以先不要處理那些……」

 

被叫到名字的她抬頭看著坐在她對面的黃美英,她輕輕的闔上了電腦,「你要問利特哥的事?」

 

「不是,我沒有要問什麼。」黃美英搖了搖頭,又爬到了金太妍的身邊坐著,「Jessi說我被同化了。」

 

「她說我跟之前不一樣了。」

 

「沒有……當檢察官的冷酷跟果決。」

 

金太妍回想著被黃美英偵訊的過程,不自覺地笑了一下,「所以呢?Tiffany檢察官?」

 

「不知道,就覺得莫名的挫折感……感覺……」黃美英不理會金太妍臉上有些嘲諷的笑容,她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她的手,「我害怕出去了。」

 

金太妍看著自己被牽住的手,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不用擔心你的改變,外面的世界會讓你變回來的。」

 

「不用擔心,出了這裡,你還是那個冷酷果決的Tiffany檢察官。」

 

金太妍收回了自己的手,拿過了自己方才放下的筆電,她迅速的敲著鍵盤,卻不是在工作,而是在跟一個人要求視訊對話。

 

黃美英困惑的看著不斷跳著的對話方塊,又看著最後的一個對話框,「你在跟誰聊天?」

 

「談公事。」金太妍又把瀏覽記錄刪掉,才把視窗轉回自己的工作頁面,「我的確是讓利特哥幫我把金藝琳偷渡出去。」

 

「這麼做的原因,就只是單純保護一個親眼目睹媽媽被人殺害的小孩子。」


 

金太妍看著坐在人行道上,身上是不少焦黑痕跡的金藝琳,又看著不遠處的消防隊,「坐在這好嗎?」

 

金藝琳惶恐地看著金太妍,卻一會兒又困惑的看著她,「你是……金太妍?」

 

「是,你怎麼知道我的?」

 

「因為我朋友很喜歡看科技的雜誌……」金藝琳輕輕地搔著頭,她看著伸出手的金太妍,緩緩的搭上去,任著金太妍拉起自己的身子。

 

對齁,她都忘記了她上過幾期資訊雜誌的封面,「我看你家一時半刻也沒辦法住了,你的家人呢?還在上班嗎?」

 

「我……沒有家人。」金藝琳有些遲疑地開口,卻乖巧的跟在金太妍的身邊,「我、我也沒有其他家人,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把我送去醫院或是警局?可以借住姐姐家一個晚上嗎?一個、一個晚上就好了。」

 

「別緊張,我家當然可以借你住,要住多久都可以。」金太妍看著金藝琳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恐懼,她輕輕的皺著眉頭,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什麼可以的人之後她才攬過金藝琳的肩膀,「別擔心,我會保護你的。」

 

「姐、姐姐?」

 

「雖然我才二十出頭,但還是看過很多人事物,我知道你有困難,要不要說決定在你。」金太妍按下了手上的遙控器,把車子的中控鎖解開,「上車吧,我車上有T恤,先借你穿。」

 

「嗯,謝謝姐姐……」


 

「她在車上跟我說了一切,包含她媽媽在酒店上班,意外拿到某個官員的貪污紀錄,然後被殺害,還毀容,毀指紋。」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一邊敲著鍵盤,「她被她媽媽藏在了房間裡頭,她就這樣看著所有的事發經過,嚇到睡著,哭著醒來。」

 

「那個官員是誰?」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媽媽最後跟她說的,『不要說,等到安全了,再一次把所有的秘密說出來。』。」金太妍看著皺起眉頭的黃美英,輕輕的笑了一下,看上去果然精神多了,「別說出去,知道嗎?」

 

「好……」黃美英又低下了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所以妳入獄是因為知道了事情,卻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那為什麼那個空軍沒有事情?」

 

「我只是要他幫我偽造一個身份給藝琳,然後把她偷渡出國,而且我們所有的對談都是在網路上,只要開匿蹤就好了。」金太妍從容的說著,一邊把電腦放好,「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會被他想辦法解決,我是最接近真相的人,你是試圖找出真相的人,只是他沒有想到我們會被安排在同一間監獄。」

 

「而且還有個個性怪異的典獄長。」

 

「咳咳。」凊少就站在牢房門口,他看著剛剛說他壞話的黃美英,從容的把手上的資料夾遞了進去,「Tiffany檢察官,你的開庭資料。」

 

「啊,謝謝。」

 

「為什麼是你親自拿過來啊?」金太妍的雙手向後撐著,「平常不都是徐賢再幫你跑腿嗎?」

 

「俞利小姐出去了,這幾天我讓林允兒跟徐賢處理吃的。」凊少從容的說著,不自覺的嘆了口氣,「要記得來餐廳吃飯喔,要給他們兩個稍微捧場一下。」

 

「知道了。」

 

黃美英確定凊少走遠後才轉過頭看著金太妍,「她們兩個煮的很恐怖嗎?」

 

「最多的是不信任吧?」金太妍指了指黃美英手裡的資料夾,「讓我看一下。」

 

金太妍迅速的看完了黃美英的開庭資料,「有名醫的鑑定報告,還有那段影片,加上這個法官是出名的公正,看來可以出去了。」

 

「太妍。」

 

「唉!」金太妍冷不防的被黃美英抱著,她輕輕的拍著她的背,「你幹嘛啊?要出去就開心一點。」

 

「我很開心啊。」黃美英輕輕的抿了下嘴唇,「這段時間,很謝謝你,太妍。」

 

「那就別再進來了。」金太妍沒好氣的推開了黃美英,「我已經把線索交給你了,我也會在裡面幫你,知道嗎?」

 

「你不會待在這裡。」黃美英抓著金太妍的手,認真的看著她,「妳可以申請提早假釋,不用再等……」

 

「我會考慮看看。」金太妍打斷了黃美英的話,不過她其實還是拒絕的,畢竟外面的世界對她來說真的太遠了。

 

「先去吃飯吧,我肚子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