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結果今天剩我跟我弟在家玩食物XD

 

然後我她媽該死的圍巾終於織玩啦!!

 

然後我先預告喔。

 

小劇場多個不定期更新的系列,不過要先等我搞清楚世界觀再說。

 

 

 

 

第十五章

 

金太妍彈起了身子,她看著她對面還在熟睡的黃美英,她輕輕的順著自己的頭髮,又打了個哈欠。

 

……好冷。

 

金太妍搓著自己的手臂,她看了一眼牢房門,放棄了出去晨跑的想法,她拿著自己的牙刷,拖著腳步走進了廁所。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金太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一邊刷著自己的牙,一邊閉著眼睛,在腦海裡回想著今天的表演項目。

 

對了……她這幾天不在,中央控鎖的檢查似乎也沒人去做……

 

不對……她記得凊少在資訊上頭也是有些基礎的,而且她昨天回來的時候就巡視過一圈了,都沒問題。

 

好想睡……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揉著一邊的眼睛,一邊看著關上的牢房門,她剛剛似乎沒有聽到開關門的聲音……

 

她坐起了身子,轉頭看著半啟的廁所門,她困惑的走到門邊,看著站在水龍頭前,嘴裡還叼著牙刷睡著的金太妍,「……太妍。」

 

「嗯……啊?」金太妍勉強地睜開眼睛,又把嘴裡的牙刷拿了出來,漱完口,又晃著身子離開了廁所,「你叫我幹嘛?」

 

過了一會她才反應過來黃美英剛剛有叫她。

 

黃美英看著依舊慌神中的金太妍,她輕輕地嘆了口氣,「再睡一下子吧,我看你精神狀況真的很差。」

 

「睡……不……著……」

 

黃美英看著又坐著睡著的金太妍,她搖了搖頭,輕輕的把金太妍的身子放平,又替她蓋上了被子,「哪裡睡不著了?」

 

「Tiffany檢察官。」

 

黃美英看著站在牢房外頭的凊少,快步的走了過去,「怎麼了?」

 

凊少穿著的不是制服,也不是他平常的卡比獸睡衣,而是簡單的T恤跟牛仔褲,「有個人堅持要那麼早的時候來訪視你,我也沒辦法。」

 

「誰?」

 

「基本上我也不知道他是誰,我是第一次見到他。」凊少把門打開,看著穿上外套走出來的黃美英,「有任何想法嗎?」

 

「沒有,我的家人都在國外,他們應該不知道這些事。」黃美英搔了搔頭,卻還是加緊腳步的跟在凊少的後頭,「不過我說你穿這樣不冷嗎?」

 

凊少側過頭看著黃美英,又拉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不會啊,我裡面還有穿發熱衣。」

 

「而且你今天的打扮為什麼那麼……」

 

「休閒?」凊少輕輕的挑眉,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了鑰匙,打開了訪視室的門,「我們今天所有的獄警都會穿得很輕鬆,因為不想讓所有人感到壓力。」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走進了訪視室,聽著身後關上的門,她看著坐在桌子前的男人,很好,這人她真的不認識。

 

「我知道妳不認識我,但是有人托我把這個東西交給你。」男人看著坐到自己面前的黃美英,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了一個有些簡陋的木盒,上頭還有個密碼鎖,「這是線索。」

 

「什麼線索?」

 

「我只負責傳送訊息,詳細的我不知道。」男人背著自己的背包,緩緩的站起身子,「Tiffany檢察官,請你不要忘了你應該做的事。」

 

「托你來的人是誰?」

 

「如果有機會,你會見到的,Merry Christmas,Tiffany檢察官。」

 

男人不再多說一句話,就這樣離開了。

 

黃美英看著桌上的盒子,輕輕的搔了搔頭,也離開了訪視室,她看著站在門邊的凊少,把手上的木盒遞了出去。

 

「你給我這上鎖的東西我要怎麼檢查?」凊少一臉無奈的看著黃美英,不過還是慣例的敲了敲木盒,又在手上搖了搖,「嗯,聽起來不是毒品。」

 

「聽起來?」

 

「不是粉末的聲音。」凊少又聞了一下盒子的底部,「也沒有毒品的味道。」

 

黃美英看著凊少遞回來的木盒,「你是緝毒犬一類的?」

 

「差不多。」凊少聳了聳肩,一邊跟著黃美英走回了牢房,「那麼我們晚點見囉,Tiffany檢察官。」

 

「嗯,晚點見。」


 

等金太妍再睡醒來的時候,黃美英又不知道跑去哪了,而外頭傳來了笑聲,她抹了抹臉,她知道這是凊少多給她的休息時間,不過事實是她的家人還沒到,不然應該會有人來叫她的。

 

她穿上了外套,緩步的離開了牢房,很乾脆的在走廊上晃著,不過她的餘光瞄到了一個跟她錯過的身影,「黃美英。」

 

「嗯?」黃美英停下了腳步,她轉頭看著走過來的金太妍,「你終於醒了,你哥還有你妹跟阿姨等你很久了。」

 

「啊?」

 

「啊什麼?早上我被叫去招待啊。」黃美英拉過了金太妍的手,「因為有些人被關禁閉,要晚上才能出來,所以典獄長讓我待在那邊幫他的忙。」

 

「Jessica不是會來嗎?」

 

「沒有,我跟她說不用來了。」黃美英搖了搖頭,「畢竟要她聖誕節還在監獄過就太超過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有些落寞的表情,她輕輕的抿了下嘴唇,跟在她的後頭走進了小教堂。

 

「姐!」

 

金太妍冷不防的被金夏妍抱住了身子,她準確的接住了金夏妍,一邊揉著她的頭,「抱歉,我最近這幾天很忙,睡過頭了。」

 

「忙什麼啊?可以把你累成這樣?」金志勇也牽著自己的媽媽走了過來,一邊看著金太妍臉上淡淡的黑眼圈,沒好氣地說著。

 

「表演啊。」金太妍看著金志勇,勉強的勾著微笑,她放任著金夏妍掛在自己身上,「媽!」

 

「傻孩子……夏妍,從你姐姐身上下來。」太妍媽媽不捨的看著金太妍,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你看你又瘦了。」

 

「媽,妳一年見我一次。」金太妍無奈地說著,她看著掠過自己身後的黃美英,冷不防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黃美英看著抓著自己的手,有些尷尬的站到了金太妍的旁邊,又困惑的看著她。

 

「媽,這是我的室友,黃美英。」金太妍看了一眼黃美英,又看著自己的媽媽,「她都有提醒我要吃東西,所以不用擔心。」

 

金夏妍瞇著眼睛,帶著敵意的看著黃美英,又收緊了手臂,緊緊地抱著金太妍,「姐姐是我的。」

 

金志勇輕輕的挑了下眉毛,看不下去的把金太妍身上的金夏妍拔下來,又不好意思的看著黃美英,「抱歉啊,這小鬼從小就是個姐控,你不要太在意。」

 

「沒關係……」

 

太妍媽媽無奈地搖了搖頭,「謝謝你幫我照顧太妍。」

 

「要不是因為她……」

 

金太妍跟金志勇一人一邊的制住了金夏妍,又同時的睨著金夏妍,「媽,我們出去外頭逛逛吧,雖然有點冷,但是呼吸新鮮空氣也不錯。」

 

金太妍看著把金夏妍帶走的金志勇,伸手勾住了自己媽媽的手臂,又轉頭看著黃美英,「一起來吧,別一個人過聖誕節。」

 

「可是……」

 

「別管夏妍那孩子了,過節就是要人多。」太妍媽媽也勾過了黃美英的手,一邊開朗的說著,「你跟志勇也是,不要這樣欺負夏妍。」

 

「我才沒有。」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她知道,她跟金志勇只是不想讓太妍媽媽知道她是當初抓金太妍進來的檢察官。

 

「不管怎樣,美英啊,以後太妍真的要請你好好照顧了。」

 

「我會的。」黃美英輕輕地笑著,一邊看著金太妍,「其實我也受了太妍很多幫助。」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別過了頭。

 

「是嗎?我還以為太妍只會給你添麻煩。」太妍媽媽倒是毫不留情的損著自己的女兒。

 

「媽,你超過了。」金太妍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媽媽,又瞥了一眼黃美英,「對了,媽的身體有好一點嗎?」

 

「好很多了!最近還常常出去慢跑呢。」

 

「媽你不要太勉強,身體不舒服就說,典獄長對我也很好,在這裡工作跟外頭的薪水是一樣的,不必擔心醫藥費……」

 

「你看你看,你又開始了,簡直比我這老媽子還碎念。」太妍媽媽伸手捏了下金太妍的臉頰,「你跟金志勇就是一個樣,都跟你說了我沒事,很健康。」

 

「哎呦……媽你鬆手啦……」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跟太妍媽媽的互動,不自覺的露出了羨慕的眼神,她收回了太妍媽媽為了捏金太妍而鬆開的手,又抬頭看著天空,她也……有點想她的家人呢!

 

或許她該問看看凊少能不能打國際電話了。


 

凊少手拿著麥克風,緩步的走到了舞台上,他看著底下正在談天說笑的人,只是輕輕的對著麥克風咳了幾聲。

 

「嗯,謝謝大家的配合。」凊少自然的勾起微笑,他看著台下的人,從容的開口,「今天是聖誕節,想當然的一定有我們的傳統,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先恭喜兩位在今年過完就服滿刑的權俞利、金智熙,恭喜你們要離開這了。」

 

「然後各位不用擔心,權俞利小姐答應了成為外聘的廚師,在幾天之後還是會回到這裡照理各位的三餐,一樣擁有高品質的食物。」凊少看著幾個臉色沉下來的人,又迅速的補充說明,「還有旁邊的獄警,你是在跟著開心什麼?」

 

林允兒尷尬的笑了一下,她、她只是想到可以吃到免費的米其林就……「沒有!我很開心俞利小姐跟智熙小姐要出去了!」

 

凊少輕輕地哼了一聲,她看著台下笑成一片的人,又輕輕地咳了幾聲,「總而言之,讓我們享受接下來的音樂表演,第一首歌是我和太妍小姐要送給兩位即將離開的朋友,希望你們出去之後從零開始,而且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

 

金太妍拿著兩把吉他從後台走了出來,她把其中一隻遞給了凊少,逕自的坐上了高腳椅。

 

黃美英就坐在太妍媽媽的旁邊,她看著台上跟凊少一起自彈自唱的金太妍,輕輕地抿著唇,不得不說,金太妍的歌聲真的很有穿透力,而且跟凊少兩個人搭在一起,莫名的配合。

 

「이 순간 Breeze Breeze Breeze

 

크게 숨 들이쉬고

 

0부터 시작될 내 이야기를 들려줄게」

 

不過一會而已,凊少跟金太妍的表演就結束了,黃美英面露可惜的看著台上的兩人,只有一首嗎?

 

金太妍把吉他放下,她拿過了麥克風,從容的站在舞台上,「今天是聖誕節嘛,所以我當然有準備聖誕節的歌曲。」

 

「徐賢,請你上來。」

 

「Shiro、Kuro、林允兒,也都上來。」凊少把手上的民謠吉他放下,又拿過了電吉他,他看著也都準備好的其他人,又和金太妍交換了眼神。

 

徐賢拿過了凊少手裡的麥克風,又看著金太妍。

 

「Merry Christmas,會唱的就跟著我們一起唱吧。」金太妍從容的戴上了耳機,又看了一眼凊少,她聽著後頭傳來的鼓聲,緩緩地開口。

 

「美英是第一次聽太妍唱歌?」

 

黃美英的注意力被太妍媽媽叫了過去,她看著盯著金太妍的太妍媽媽,輕輕的點了點頭,「平常她不會唱歌的。」

 

「是嗎……」

 

「阿姨很擔心太妍?」

 

「做媽媽那有不擔心自己孩子的。」太妍媽媽看著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明明是那麼乖的孩子啊……」

 

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也跟著看著舞台上的金太妍。

 

「눈이 덮어도 얼어붙어도

햇살은 언제나 있는 걸

빛이 돼줄게 모두 녹여줄게

두 눈 감아봐 맘껏 그려봐

보다 더 행복한 New Year

온 몸 감싸는 낯선 설렘에

모든 게 선물인 걸」

 

黃美英聽著小禮堂裡的合唱,她不知道歌詞,而且對自己的歌聲也沒有自信,就安靜的看著徐賢跟金太妍。

 

「오늘 밤

오늘 밤」

 

金太妍拉著徐賢的手,緩緩的彎下了身子,她抬頭看著觀眾席上的黃美英,「嗯……我本來是打算唱兩首就好了,不過看樣子還有時間,是吧?典獄長。」

 

「當然,現在離十二點還很久呢。」凊少的指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刷著琴弦,「前兩首都是抒情歌,來唱一些比較嗨的歌好了。」

 

「典獄長都這麼說了,有人要點歌嗎?」金太妍從容的走下舞台,她聽著四周的聲音,還是緩步的走到了金夏妍的身邊,「大家的意見都很好,不過難得有機會,我想到多跟我的家人互動,讓我妹妹點歌,不知道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

 

「金爺的妹妹也要上台唱嗎?」

 

「喔喔,金爺的妹妹會不會很可愛啊?」

 

金太妍輕輕的勾著嘴角,她看著還在思考中的金夏妍,「不快點我要把機會給別人囉。」

 

「姐你怎麼這樣啦!突然要我想歌又不讓人好好想。」金夏妍一臉委屈的看著金太妍,雖然在她的腦海裡有很多的歌卻因為不符合節日氣氛被刷掉。

 

「那哥呢?」

 

「我喜歡音樂,但是不懂音樂,你別問我。」

 

「Candy cane……」

 

金太妍沒有忽略離她最遠的黃美英,她聽見她彷彿是要說給螞蟻聽的聲音,伸手戳了下金夏妍,「Candy cane,可以嗎?」

 

「嗯!只要是姐姐唱的都好。」

 

黃美英愣了下身子,那樣的距離金太妍有聽到她的聲音?

 

舞台上林允兒輕輕的敲了四下的小鼓,接著是凊少的吉他、Kuro的貝斯跟Shiro的鍵盤,金太妍則在台下輕快的走著,一邊從容的唱著歌。

 

「반짝이는 네 두 눈은(你閃爍的雙眼)

오늘 이 거릴 닮았어(像今天這街道)

첫키스처럼 들뜬 마음 Oh Oh(初吻般激動的心情 Oh Oh)

이상하게 올해는 기다려지더니(今年反常地變得特別期待)

이번 Christmas에 받은(這次 Christmas收到的)

가장 큰 선물은 너야(最棒的禮物是你)

Sweeter than a Candy Cane

네 입술에 닿을 때(吻上你雙唇時)

Hotter than a summer day

네가 날 안을 때 Oh(你擁住我的時候 Oh)」

 

她暗暗的看著黃美英,又踩著輕快的腳步回到了舞台上,她拍了拍手,看著從四周拿著袋子跑出來的獄警,或許是凊少有跟黃美英說她打算表演的歌曲,不然真的有那麼巧的事?

 

黃美英錯愕地看著被獄警們丟出來的糖果,她不過是隨口說說,沒想到還真的有糖果吃啊?

 

「Sweeter than a Candy Cane。」金太妍唱完了最後一句歌詞,就把麥克風遞給了凊少,從容的走回了後台。

 

「好啦,那我們今天的表演就結束了。」凊少輕鬆的開口,一邊看著台下失落的人,「失落什麼?俞利小姐可是趁你們在玩時,窩在廚房幫你們煮聖誕節的大餐呢。」

 

「現在請我們的服刑人跟家長一起前往餐廳,Shiro、Kuro,麻煩你們押隊前往。」凊少從容的說著,又看著走出來的金太妍,他暫時把麥克風從自己的嘴邊拿開,「你要跟自己家人另外去別的房間嗎?」

 

「不了,我哥說我媽不能出來太久。」金太妍臉上難掩惋惜,「讓我送我媽出去可以嗎?」

 

「當然,我讓徐賢陪你過去。」


 

黃美英的待在自己的牢房裡,認真地看著腿上的木盒。

 

金太妍去送太妍媽媽他們離開這裡,所以她就理所當然的躲回了牢房,認真的想要破解木盒上頭的密碼。

 

「你躲在這裡幹嘛?」

 

黃美英看著正在放鞋子的金太妍,悄悄的把木盒放了回去,「餐廳太熱鬧,不想過去。」

 

「你不過去也好,免得被打。」金太妍甩了下自己的外套,把上頭的雪給甩掉,「今年是白色聖誕。」

 

什麼叫做被打……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又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蛋糕,「這什麼?」

 

「謝禮,謝謝你在我睡著的時候幫我照顧我的家人。」金太妍有些尷尬的把蛋糕塞到了黃美英的手裡,又拿過了她的電腦,從容的敲著鍵盤。

 

「太妍。」

 

「嗯?」

 

「你妹妹是不是很恨我?」

 

金太妍抬起頭,她看著咬著叉子的黃美英,又低頭看著自己螢幕裡的程式碼,「她對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怎麼了?」

 

「沒有,我只是想到……逮捕你的事。」黃美英吃了一口蛋糕,有些愧疚的看著金太妍,「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你只是在做你的工作。」金太妍放下了電腦,從容的站起身子,走到了黃美英的身邊,「吃蛋糕就吃蛋糕,別老想有的沒的,Tiffany檢察官。」

 

「然後你剛收起來的東西……」

 

「欸!」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從自己的櫃子裡拿出來的木盒,又看著愣了一下的她,「那是我的東西。」

 

「這是我的,我送給一個朋友的。」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看著上頭的密碼鎖,有些遲疑的轉到了她當初設定的數字,「果然換了嗎?」

 

「你怎麼拿到這個的?」

 

「早上有個人給我的……」

 

金太妍又拿過了平板,她把照片翻了出來,「是他嗎?」

 

黃美英搖了搖頭。

 

金太妍看著螢幕裡頭的金澤,她輕輕地呼了口氣,又把平板放了回去,「他沒告訴你密碼?」

 

「沒有。」

 

「那就一定是你會知道的數字。」金太妍把木盒還給了黃美英,淡淡的開口,「生日什麼的隨便試試看。」

 

「好。」黃美英把剩下的蛋糕吃光,又認真開始解鎖。

 

「太妍姐姐。」

 

金太妍抬頭看著抱著一大推食物的林允兒跟只拿著一瓶果汁的徐賢,她輕輕的皺了下眉頭,「別跟我說你們是來吃東西的。」

 

「當然是來吃東西的,不然姐姐們都待在這裡多無聊啊!」

 

「姐姐不要擔心,我跟允兒會把這裡整理乾淨的。」徐賢把自己跟林允兒的鞋子放好,就跟林允兒一人坐一邊,同時把手上的東西放到地上。

 

「我不餓。」

 

「我吃過了。」

 

林允兒尷尬的笑了一下,還是逕自的打開了零食,愉快的吃著,「不過剛剛帕尼姐姐妳在幹嘛啊?」

 

「開鎖。」

 

「打不開喔?」林允兒把徐賢遞過來的果汁遞給了黃美英。

 

「嗯。」

 

「給我吧,開鎖我最會了!」

 

黃美英看了一眼金太妍,那人只是吃著徐賢塞到她手裡的香草冰淇淋,完全沒有理她的意思。

 

「別擔心啦!我不會把盒子用壞的。」林允兒自動自發的拿過了黃美英腳邊的木盒,她看著上頭的密碼鎖,只是敲了敲鎖,她捏住了鎖頭跟扣環連接處,輕輕一扳,「好了。」

 

黃美英錯愕地看著被扳斷的鎖,這……這個鎖明明是新的啊!

 

「林允兒是出了名的怪力,驚訝什麼?」金太妍看著一臉不可置信的黃美英,緩緩地說著,一邊挑著林允兒拿來的零食。

 

「這就是什麼我們宿舍房間常常要請修。」徐賢一臉無奈的看著林允兒,又對著黃美英磕頭,「姐姐對不起,你的東西被允兒用壞了。」

 

「不……沒關係。」

 

「不過為什麼這個記憶卡要鎖起來啊。」林允兒打開了木盒,看著裡頭的記憶卡,好奇的看著黃美英。

 

「呀!別亂動啦!」黃美英直接拿走了林允兒手裡的木盒,又小心翼翼的守在背後,「不過你們兩個偷跑過來,不怕典獄長嗎?」

 

「長官正在跟小孩子說故事呢。」

 

「而且晚點要跟姨母們送吃的。」

 

「不過……」金太妍吃著軟糖,輕輕的挑眉,看著明顯就是凊少沒空所以跑來偷懶的兩個人,緩緩地開口,「你們跑來偷懶不怕我告狀嗎?」

 

林允兒看著金太妍,輕輕的推了下徐賢。

 

「太妍姐姐!我們保證吃完東西收拾好就走,絕對不會打擾姐姐們休息!」徐賢抱住了金太妍的手臂,毫不羞澀的撒著嬌,林允兒跟她說過了,如果金太妍有趕她們走的行動,徐賢就負責對金太妍撒嬌,讓她們可以正大光明的偷懶,「所以拜託姐姐別跟長官說。」

 

金太妍看著徐賢,輕輕地嘆了口氣,「知道了,你們東西快點吃一吃回去工作。」

 

「好!」

 

「不愧是小賢。」

 

「金太妍你竟然那麼容易就妥協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다코&소원
  • 記憶卡裡的東西是什麼?
    有關太妍?還是美英?
    為什麼直接跳過了~~~?
  • 晚點就知道拉~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11/17 23:23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織圍巾!!也太強
    卡比獸睡衣才真的是休閒又無壓的服裝啊~~

    只要是美英說的
    金爺絕對不會錯過的
    所以說啊~ 朋友這個選項就永久刪除然後在一起吧~

    果然是怪力允 開鎖是這樣開的
    長知識了啊~ 咱們

  • 可惜我的圍巾被母上評為慘不忍睹QQ
    卡比獸睡衣!讚!

    怪力允的獨門開鎖法ww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11/17 23: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