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我必須說......

 

我找不到H的時間點QQ

 

還有吃雞最重要的就是一直移動XD

 

另外我ABO會出2喔~

 

 

 

 

第十三章

 

「怎麼今天還是只有你啊?檢察官大人。」

 

黃美英一邊咬著三明治,一邊看著坐在她對面的權俞利,她把嘴裡的麵包吞了下肚,又喝了一口果汁,「太妍最近都很忙。」

 

「可不是嗎?現在可是高峰期。」

 

「什麼的高峰期?」

 

「如果說春天是生命的開始,那麼,冬天又是什麼呢?」權俞利輕鬆的吃著優格,微瞇著眼睛看著黃美英,「你應該知道金太妍在這間監獄裡頭是天菜的事吧?不過我要說,她不是我的菜。」

 

黃美英看著權俞利,她轉了轉眼珠子,好吧,她開始理解金太妍最近回到牢房就睡覺還有多到嚇死人的零食是怎麼來的了,「她在這裡……援交?」

 

「我比較喜歡做生意這個說法。」權俞利簡單的說著,「不過你別擔心啦,那傢伙可是個大總攻,連男的都拿她沒辦法。」

 

黃美英被從自己手裡掉落的湯匙嚇到回神,她看著權俞利,輕輕的皺著眉頭,「這事情沒人管嗎?」

 

「每個人都有生理需求,而女人要的,或許還有那麼一點心靈上的滿足。」權俞利點了點頭,正大光明的把她藏在衣服裡的布丁拿了出來,推給了黃美英,「這些幫我拿給她。」

 

「我不要。」

 

權俞利看著果斷拒絕的黃美英,她無力的垂下了肩膀,無奈的看著黃美英,「這是她跟我要的,過了幾天也沒看見人,所以麻煩幫我拿回去給她。」

 

都說了金太妍她沒興趣了,好歹她也是個總攻啊!

 

「檢察官大人,你還真是色情。」權俞利嘆了一口氣,又端著她的優格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黃美英愣愣地看著權俞利的背影,一會又反應過來,她哪裡色情了!明明就是權俞利說的話令人誤解!

 

不管,她要吃一個,當作金太妍這幾天工作到一半就不見人影的處罰。

 

她吃完了早餐,又把布丁藏到自己的衣服裡,東西整理好後才緩步的走出了餐廳。

 

她有些意外,平常沒什麼人出入的圖書館,竟然出現了排隊人潮。

 

「帕尼姐姐,你早啊。」

 

「早,這裡是在幹什麼?」黃美英看著站在一邊的徐賢,指著排隊的人龍,好奇的問著。

 

「喔,是試鏡啊。」徐賢從容的開口,一邊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公告,「姐姐不知道嗎?這個東西我們每個……喔,太妍姐姐的牢房我們沒發。」

 

黃美英看著上頭的字,不就是上次金太妍跟凊少談的那個拍攝嗎?

 

「姐姐要參加嗎?只有一個名額。」

 

「再看看吧。」黃美英看了一下掛鐘,她差不多該回牢房等金太妍回來工作了,「我先回去了,等等還有工作。」

 

「好吧,姐姐再見。」

 

黃美英踩著小跑步回到了牢房,她把鞋子放好,又看著在被窩裡睡覺的金太妍,她小心的走到了金太妍的櫃子前面,把衣服裡的布丁放好。

 

金太妍沒好氣的睜開眼睛,為什麼黃美英永遠不懂「輕手輕腳」這四個字呢?

 

她彈起了身子,看著還在動她零食的黃美英,沒好氣的開口,「你在幹嘛?」

 

黃美英被身後沙啞的聲音嚇了一跳,她轉過頭,看著還一臉睡意的金太妍,「我只是把你跟俞利要的布丁給放好而已……」

 

「喔……」

 

黃美英看著又倒下去的金太妍,「不去工作嗎?」

 

「我做完了,一切正常。」金太妍打了個哈欠,又翻過了身子,試著回去睡覺。

 

「你看起來很累。」黃美英看著背對他的金太妍,她抱著自己的膝蓋,輕輕地抿著唇,「其他人的生理需求,都是妳處理的?」

 

「你知道了?」金太妍沒有動作,依然是躺在床墊上,淡淡的開口,「你放心吧,我不會對你怎樣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確認罷了。」黃美英又翻出了她的筆記本跟金太妍嫌麻煩丟在她這裡的平板電腦,她看著鄭秀妍傳來的訊息,緩緩地開口,「我又要出庭了。」

 

「要翻案了喔?」

 

「嗯,Jessica說一定會贏。」黃美英放下了手上的平板電腦,看著金太妍,「她弄到了一個員警跟那個裝成我去還原現場的人的證詞,還有Krystal的檢驗報告,以及刀面上的第二組指紋。」

 

「嗯……」

 

「如果快的話,春天結束之前就能出去。」

 

金太妍沒有再回話,而黃美英也知道,金太妍並不是睡覺,而是在聽她說話。

 

「如果……我出去之後,沒辦法幫你出去怎麼辦?」

 

「沒辦法就沒辦法吧。」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背影,把手上的東西放了回去,又挨到了金太妍的身邊躺下,「Jessica跟我說,你可以申請提早假釋。」

 

「申請假釋幹嘛?」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知道,黃美英跟她的距離,很近。

 

「我需要你的幫忙,我知道你跟金藝琳之間還有發生什麼事,而金藝琳知道的事情,可能影響很多人。」黃美英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緩緩地開口,「就算不是為了這件事,你也不需要因為你沒有犯過的罪,待在這裡。」

 

「……這裡,說不定比起外頭的世界安全。」金太妍冷不防的開口,拉開了黃美英的手,坐起了身子,「竟然你知道這件事會影響很多人,那麼你也該知道,你的對手可不是什麼小人物。」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不發一語。

 

「姐姐你們在玩大眼瞪小眼啊?」

 

金太妍看著拿著皮尺跟記錄版走進來的林允兒跟Shiro,又默默的跟黃美英拉開距離,「你們要量衣服尺寸?」

 

「對啊,剛剛長官可是萬中選一,總算是把人都決定好了。」林允兒看著站起身子的金太妍,很快的就把金太妍的衣服尺寸量好,她低頭看著還坐在地上的黃美英,「姐姐,妳也要量喔。」

 

「我?」

 

「為什麼她也要?」

 

「典獄長說的,他說他覺得Tiffany檢察官很適合。」Shiro用筆輕輕的敲著手上的板子,「然後他說這是命令,不能拒絕,最好也別拒絕。」

 

「所以姐姐快站起來讓我們量衣服吧。」

 

黃美英量好了衣服的尺寸,看著走出去的林允兒,又看向拿過了筆電的金太妍,「這件事你真的不知道?」

 

金太妍送了個白眼給黃美英,又低頭敲著鍵盤,「去把投影機打開,準備你要出庭的東西。」

 

她不得不埋怨鄭秀妍,明明她都把平板電腦丟給黃美英了,幹什麼還一直把資料傳給她?


 

金太妍穿上了簡單的黑色羊毛衫,加上長版的襯衫外套,她又看著腳上的靴子,她必須說,她嚴重的覺得凊少是在整她。

 

什麼叫做其他人負責月曆的照片,她跟黃美英要拍攝雜誌的封面?

 

好啦,她跟黃美英早些時候就已經拍完月曆的部分了,不過為什麼她們要拍這個啊!

 

另一邊的黃美英也走了出來,她穿著跟金太妍相同款式的衣服,只是配色跟金太妍是相反色,而且頭上還多帶了紅色的毛線帽而且腳穿的也是高跟鞋。

 

金太妍看著足足高她半顆頭的黃美英,額上不自覺的出現了青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怎麼覺得,高跟鞋應該讓我來穿才對?」

 

「典獄長讓你穿男生的衣服,我也沒辦法。」黃美英聳了聳肩,一邊推著金太妍的肩膀又回到了攝影棚,「別抱怨了,這是倒數第二件衣服,很快就好了啦。」

 

「說得簡單。」

 

金太妍跟黃美英一起站到了白色的板子前,聽著攝影師要她們擺出來的動作,黃美英側身站著,雙手從容的放到了金太妍的肩上,任著金太妍摟著自己的腰。

 

「好!接著太妍小姐跟美英小姐站在一起吧,然後你們的頭互相靠在一起。」攝影師看著兩人,按住了快門,又從容的放開,「兩位能把手牽在一起嗎?然後笑開心一點。」

 

「Ok!」攝影師滿足的看著照片,他揮了揮手,讓旁邊的人搬上一張高腳椅,跟一把吉他,「太妍小姐,請你坐到椅子上,然後隨便彈一下,美英小姐就站在……這裡,然後看著太妍小姐彈吉他,還有你站的時候微微側著身子,我這樣才能拍到妳的臉。」

 

在椅子上的金太妍接過了吉他,她隨意的撥著弦,又轉了下弦鈕,從容的勾著手指,倒也真的彈出了一首歌。

 

「太妍小姐如果想的話唱出來也沒關係。」攝影師看著已經沉醉在金太妍琴聲裡的黃美英,緩緩地開口,一邊按著快門。

 

「For all the times that you rain on my parade」

 

金太妍倒也認真的唱起歌,不是因為別的,就單單是練習,她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碰過吉他了。

 

「And all the clubs you get in using my name.」

 

黃美英靜靜的看著金太妍,冷不防的也跟上了金太妍的節奏,輕揚的歌聲也從黃美英的口中傳出。

 

「And I never like to admit that I was wrong
And I've been so caught up in my job, didn't see what's going on, And now I know, I better sleeping on my own.」

 

「Cause if you like the way you look that much,oh baby you should go and love yourself,And if you think that I'm still holdin' on to somethin'
You should go and love yourself.」

 

金太妍只彈了一段,她看著眼前的黃美英,又轉頭看著從剛剛開始就狂按著快門的攝影師,「好了嗎?」

 

「好了,你們可以去換下一套服裝了。」

 

金太妍小心翼翼地把吉他遞給了走上前的攝影助理,又拿過了造型師遞過來的衣服,跟在黃美英的後頭離開了攝影棚。

 

「你唱歌蠻好聽的。」

 

「你也不差。」

 

黃美英換上了黑色,裙邊滾著蕾絲的長裙,她看著穿著西裝走出來的金太妍,「聖誕晚會也會唱那首歌嗎?」

 

「你不覺得有點不符合那個節慶氣氛嗎?」

 

「那你打算表演什麼?」

 

「不知道,我還要上網找歌。」金太妍聳了聳肩,她看著擺在攝影棚中央的沙發,又看著正在電腦前的攝影師,「攝影師。」

 

「喔喔,太妍小姐,可以麻煩你把頭髮綁起來嗎?」攝影師看著金太妍指了指自己的頭髮,「然後美英小姐麻煩坐到沙發上,你們兩個人各坐一邊。」

 

金太妍把自己的頭髮綁了起來,她看著坐到沙發上的黃美英,從容的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邊。

 

「好,接著美英小姐請妳靠近太妍小姐,然後手放在她的肩上,感覺你們在講悄悄話……對,就是那樣。」

 

金太妍坐直了身子,黃美英吐出的氣息全落在她的頸子上頭,有些癢,更有些……誘人。

 

「好了!」

 

黃美英跟金太妍拉開了距離,她的臉上浮著淡淡的紅暈,她揉了揉太陽穴,搞什麼詭異的拍攝啦!

 

「喔,看來很順利嘛。」凊少這時提著飲料從容的走了進來,他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哼哼,就知道這工作給你們最適合了。」

 

金太妍只是翻了個白眼,就拿過了自己的囚服,又默默的走出了更衣室。

 

凊少聳了聳肩,他走到了黃美英旁邊,遞出了一杯飲料,「辛苦了。」

 

「是我的問題嗎?總覺得她不太開心。」

 

「認真來說也是我的問題。」凊少從容的說著,一邊把手上的飲料發給其他人,「反正就這樣,你先去把衣服換回來吧。」

 

黃美英點了點頭,先把飲料放下,又拿著自己的衣服走進了更衣間。

 

金太妍摸著自己剛剛被黃美英壓著的肩膀,輕輕地抿著唇,「搞什麼鬼……」

 

「太妍,你好了嗎?」

 

金太妍走出了更衣室,她看著已經換好衣服的黃美英,又什麼話都沒說的離開了更衣室。

 

……她必須想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