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我的左手還是怪怪的QQ

 

所以說不要叫我這沒技術的去拔河阿QQ

 

右手還因為打球不舉QQ

 

我真的老了。

 

 

 

 

第十二章

 

黃美英的筆記本數量正式從一本變成了兩本,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金太妍到底是怎麼查到那麼多線索的,不過都只是有關她的案件資料,當然還有鄭秀妍把她手邊的調查資料貼心的傳給了金太妍。

 

她看著眼前的白板,比對著鄭秀晶做過檢視後的兩個傷口,一個是她男朋友的,另外一個則是鄭秀晶託人根據筆錄創造出來的傷口。

 

「你看超過十分鐘了。」金太妍坐在地上,背還靠著枕頭,她抬頭看著黃美英,「Jessica她妹妹不都說了嗎?刀子的切入角度有問題。」

 

「我知道,但是……」

 

「相信專業人士。」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我去檢查大門口跟卸貨區的監視器還有紅外線感應器。」

 

黃美英闔上了筆記本,看著穿上外套又戴上毛帽的金太妍,「我跟你一起去吧。」

 

「隨便你。」金太妍穿上了鞋子,拿著筆記型電腦站到了牢房口,一邊等著黃美英。

 

她看著都準備好的黃美英,才緩步的離開了牢房。

 

黃美英則是小跑步的跟上了金太妍,她的嘴裡吐出陣陣的白霧,「你再說一次,為什麼到了冬天中央空調會關掉?」

 

「因為把溫度從30多度降到25度所花的錢絕對比把溫度從零下或是接近零度升到20多度來的省電。」金太妍簡單的說著,「但是起碼牢房的空調沒關,別要求太多。」

 

「我沒有,我只是好奇。」黃美英反駁的開口,她忍不住搓了搓手,「俞利什麼時候出去?」

 

「說搬家適合多了。」金太妍看著站在通往大門走廊的徐賢,「小賢,我要檢查紅外線感應器跟監視器。」

 

「為什麼要說搬家?」

 

「她出去之後會轉而去住員工宿舍,根據你上次去洗澡,我在餐廳等她給我的果凍時,她是這樣說的。」金太妍從容的走過了金屬探測器,她看著天花板上的監視器,又看了下正在搬椅子的黃美英,「我來看就好了。」

 

「我知道。」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在椅子上放了個凳子,「我會扶著。」

 

金太妍從容的爬上了凳子,熟練的檢查著監視器的線路,她看著自己腳邊的黃美英,「幫我看一下畫面。」

 

「正常。」黃美英看著金太妍隨手放在自己附近的筆電,她看著螢幕裡金太妍的臉,「然後……紅外線感應……」

 

「按F3切到紅外線模式。」金太妍從容不迫的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她看著螢幕裡的畫面,輕巧的跳下了板凳,她逕自走到了金屬探測器的旁邊,「Fuck,這線怎麼一天到晚脫落……」

 

「要我去拿新的嗎?」

 

「不了,只是小問題,接上去就好。」金太妍只覺得有東西蓋上了自己的身子,不過她還是專心的把線給接回去,她把鐵蓋蓋回去,又把外套脫下,轉頭看著有了變化的畫面,「小賢,麻煩提醒一下每天管制人員進出的獄警不要踢到這個鐵蓋。」

 

徐賢看著金太妍指著的鐵蓋,「好,我再跟他們說,還有姐姐,典獄長要你過去他那邊一趟。」

 

「知道了。」金太妍穿上了外套,她接過了黃美英遞過來的電腦,又從容的走回了監獄裏頭,她一邊敲著鍵盤,任著身邊的人拉著她,不讓她撞到人,「喔,卸貨區的紅外線感應器沒問題。」

 

「看吧,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太早檢查。」

 

「吵死了。」金太妍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黃美英,又看著牆上的掛鐘,「好吧,希望能在中午之前出來。」

 

「金爺。」

 

金太妍看著出現在她面前的女生,只是輕輕的皺著眉頭,「有什麼事嗎?」

 

「Tiffany檢察官可以先迴避一下嗎……」

 

「我現在不是檢察官。」黃美英輕輕的挑眉,什麼東西她又要迴避了?而且……她看著被塞到懷裡的筆記型電腦,「喂。」

 

「你先回去,還是你要先去找典獄長也沒關係。」金太妍看了一眼黃美英,淡淡的說著,拉過了那個女生的手,從另外一邊的走廊離開。

 

黃美英愣愣地看著金太妍離去的背影,又看著手上的筆記型電腦,一臉無辜又摸不著頭緒的朝著典獄長辦公室走著。

 

不過她發現了一件事。

 

「典獄長,為什麼你辦公室沒有暖氣?」黃美英看著穿著羽絨大衣,又圍著圍巾正在翻資料的凊少,無奈地開口。

 

「喔,因為我不習慣吹暖氣,而且保暖比散熱簡單。」凊少看了一眼黃美英,有條有理的說明他典獄長辦公室沒有暖氣的原因,「太妍小姐呢?」

 

「跟另外一個女生跑了。」

 

「喔……冬天了啊。」凊少淡淡的說著,又從熱水瓶裡頭倒了一杯茶,緩緩的放到了黃美英的面前,「不過看來她們可能要一陣子,Tiffany檢察官,我開暖氣可以吧?」

 

「當然。」

 

凊少關完了窗戶,看著開始運轉的暖氣,又把身上的羽絨大衣脫下,他抱著馬克杯坐到了沙發上,「Tiffany檢察官,你覺得十二月是個怎樣的月份?」

 

「怎樣的月份……歡樂嗎?」

 

「是啊,歡樂。」凊少從容的笑了一下,「那你覺得在聖誕節當天早上全面開放探親,晚上舉行音樂會如何?」

 

黃美英看著凊少,她緩緩的放下了茶杯,也脫下了身上的外套,「是聖誕節的活動嗎?」

 

「嗯,我是說其實牢房都有中央控鎖,而且讓全部的犯人跟自己家人見上一面也沒什麼不好啊,畢竟是聖誕節嘛!」

 

「可是現在才開始佈置,不會太晚了嗎?都已經十二月了。」黃美英確認著牆上的日期,「大部分的人都是十一月中就在佈置了。」

 

「往年都是差不多的時間開始想活動,沒事的。」

 

「你剛剛說牢房有中央控鎖,意思是當天大家都必須在外頭囉?」

 

凊少搖了搖頭,「是不准待在牢房裡,大家可以隨意在監獄裡走到,遊戲室、小教堂、運動場,到處都可以去,畢竟這項活動也是為了讓犯人可以開心過節。」

 

「不過當然啦,獄警們還是會在周圍巡邏。」

 

「那如果沒有家人,或是家人不克前來的,你不會覺得對她們來說不公平嗎?」

 

凊少看著黃美英皺起的眉頭,他喝了一口手上的茶,陷入了沉思,一會才回答黃美英的問題,「但是還是有人想跟自己的家人過節,如果真的有家人不克前來或是沒有家人的,我想我會把她們聚集在小教堂,然後玩些活動還什麼的吧……Tiffany檢察官,你是怕當天沒有人會來看你嗎?」

 

「我小時候在國外長大,我父母在我小的時候就離婚了,跟著媽媽回到了韓國,只可惜她因為憂鬱症自殺了。」

 

「我很遺憾。」凊少輕輕地抿著唇,「不過我也沒有家人,但是是我自己離開他們的。」

 

「為什麼?」

 

「觀念、價值觀,什麼的都不同,那裡對我來說,比這裡還像個監獄。」

 

「但這是私人企業管理的不是嗎?」黃美英好奇的看著凊少,從進來到現在也差不多半年了,對於凊少的傳聞並不多,只知道他把監獄當家,然後給的工資比其他的監獄來得好,設備什麼的也是,「你年紀看起來不大。」

 

「太妍小姐的年紀看起來也不大。」凊少輕輕的笑了一下,「總之,我是這個私人企業的高層,而且我們旗下還有很多的產品,基本上也是犯人在幫我們處理一部分的生產,所以我們願意出基本的工資,來請她們工作。」

 

「還真是良心企業啊。」

 

「謝謝誇獎。」凊少瞥了一眼走進來的金太妍,「太妍小姐,你慢了。」

 

「處理事情。」金太妍脫下了外套,從容的坐到了黃美英的身邊,「你找我幹嘛?」

 

「十二月了,你認為呢?」

 

金太妍不耐煩的抹了下臉,她看著坐在對面的凊少,「起碼讓我看一下名單吧。」

 

「嗯……我是安排十個人啦,Shiro、Kuro、林允兒、徐賢、俞利小姐,再加上你,還有四個空缺。」凊少把資料夾遞給了金太妍,「如果可以我想盡量找女生,畢竟這是有關女子監獄的。」

 

「剩兩個,典獄長必須親自下來拍攝,還有TaeKo。」金太妍果斷的回著話,又抬頭看著凊少,「你可以穿著你的睡衣出來賣萌。」

 

凊少的額角冒出了青筋,他看著金太妍,還是勾著微笑,「好,我能安排這件事。」

 

「呃……你們要拍攝什麼?」

 

「月曆的圖片,支持廢死的宣傳海報,也許還有一些雜誌的拍攝?」凊少聳了聳肩,反正他也不太清楚,他接到了工作,要他從這個收容了兩千多名罪犯的監獄裡找出幾個看上去還算可以的人,用來替他們公司賺錢與建立良好的形象,「每年都差不多的工作。」

 

「是啊,每年都有換人,就你老是強迫我跟徐賢參加。」金太妍揉了揉太陽穴,她還記得她去年跟徐賢穿著白色的薄紗長裙,披著紅色的披肩,搞什麼聖誕老公公的造型,去他媽的,「我拒絕跟去年一樣的拍攝。」

 

「別擔心,今年會給你拍正常的。」

 

「好,還有什麼事?」金太妍闔上了手上的資料夾,面無表情的看著凊少,「沒事的話我想回去休息了。」

 

「喔,今年聖誕節的音樂表演,一樣交給你了。」

 

「這個我能接受。」金太妍站起了身子,拿著資料夾跟自己的外套,從容的離開了典獄長辦公室。

 

她聽著後頭傳來的聲音,只是從容的停下腳步,看著穿著外套的黃美英朝她跑了過來。

 

「你剛剛跟那個女生去哪了?」

 

「處理一些事,就這樣。」金太妍簡單的說著,不過她卻多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搖了搖頭,「反正如果去其他牢房區,別太驚訝會聽到怪怪的聲音。」

 

「蛤?」

 

「你之後就會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