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是說我們班導真的幹話講太多,自己課上不玩又要我們早到= =

 

講幹話請懂得拿捏分量好嗎= =

 

 

 

 

 

第十一章

 

TaeKo看著她試圖從海洛因上頭殘留的鼻黏膜分析出來的DNA,跟凊少稍早之前要她做的DNA鑑定對象,她看著吻合的結果,從容的拿起了對講機,「Sir,結果吻合,死者身上的海洛因粉末是從你要我比對的犯人鼻子裡跑出來的。」

 

「啊啊,還有死者指甲裡頭的皮屑細胞,跟你拿來給我的樣本也符合。」

 

「謝謝,資料幫我整理好,晚點會有人來處理這件事。」凊少看著眼前還在恍惚的人,他看著林允兒跟徐賢從眼前人的床鋪搜出來的毒品,「不認罪,又給我私藏毒品,不用送禁閉了,我直接送你去重刑監獄。」

 

「哈哈!典獄長小弟,你在開玩笑嗎?什麼重刑監獄啊?」

 

凊少只是淡淡的哼了一聲,他也不擔心犯人有逃跑的行為,誰讓金太妍在把人帶過來的時候就先拿走了Shiro的手銬,把人銬在椅子上,還拿了麻繩綁著,不過犯人嘴角的瘀青,他就不過問了。

 

「你們還待在這裡幹嘛?」凊少走回了自己辦公室,他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金太妍跟黃美英,困惑的開口。

 

「禮物。」金太妍拿著地圖,丟上了眼前的桌子,「走私毒品的地點。」

 

凊少看著地圖,輕輕的挑了一下眉,他把地圖收好,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說吧,你們要什麼?」

 

「關於黃美英的牢房,她可以住在我這裡,她要的設備不准拿回去。」金太妍莫名其妙的開口,把她幾個月前亂著要黃美英滾去新大樓的要求改掉,「然後我要求,我想要什麼資料就有什麼資料。」

 

凊少面對金太妍詭異的要求,依然悠閒的坐到了沙發上,「姐姐,你們這可是在玩火喔。」

 

「典獄長,你自己也知道我們兩個的案情根本就不單純。」黃美英認真的看著凊少,她雙手緊緊地握著,「我們幫你找出了兇手,讓你只要叫檢方來把人帶走,而不是在監獄進行大規模的搜查,這……」

 

「停停停,我不想聽Tiffany檢察官妳長篇大論。」凊少果斷的打斷了黃美英的話,他揉了揉太陽穴,他啥都不怕,就怕有人在他耳邊碎念,講大道理,「對於太妍小姐,她跟我說這些也是基於禮貌上的告知,事實上在這座監獄裡有關資訊她是沒有弄不到的。」

 

金太妍也輕輕地哼了一聲,對啦,她的確是基於禮貌過來說一聲。

 

「反正我知道了,你們趕快離開我辦公室,我還要等檢方過來把調查結果交出去,還有一大堆事要處理,麻煩姐姐們行行好,還我一個安靜的工作環境。」凊少倒是迫不及待的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桌,又拿過了疊起來的文件夾,認真的看著。

 

金太妍緩緩的站起了身子,她任著黃美英扶過了她的身子,也很索性把身上的重量放到她身上,「謝謝。」

 

「你為什麼突然想幫我了?」

 

「想出去了。」金太妍簡單的回答著,「我已經在這耗了七年,而且權俞利那傢伙今年冬天一過也要出去了,只是她可能還會留在這,當個外聘的廚師。」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摸不清頭緒的聽著金太妍的回答,「但是我還有十年。」

 

「你自己說你是被冤枉的不是嗎?」金太妍瞥了一眼黃美英,淡淡的開口,「紙是保不住火的,真相終究會浮現。」

 

「就像你說的。」金太妍跟黃美英拉開了距離,她揉了揉自己的側腰,挑著眉看著黃美英,「一一解開所有謎題,答案自然就會浮現,不管它有多麼離奇。」

 

「金太妍,黃美英,有人探訪。」

 

「時間不是結束了嗎?」

 

「可能時間有延長吧。」

 

金太妍跟黃美英走到了訪視室,冷不防的金太妍就被人一把抱住,她吃疼的唉了一聲。

 

黃美英看著抱住金太妍的人,默默地走向了正在打盹的鄭秀妍。

 

「夏妍啊……我腰快折了,先鬆手。」金太妍輕輕的拍著金夏妍的背,伸手牽住了金夏妍的手,「你怎麼來了?那麼晚很危險啊。」

 

「我早就來了,還不是姐姐在處理事情,還有探視的時間被延後。」金夏妍緊緊地牽著金太妍的手,她伸手揉了揉金太妍的側腰,「姐姐的舊傷?」

 

「新、舊都有。」金太妍搭著金夏妍的肩膀,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著,「好啦,你為什麼一個人過來?」

 

「因為哥哥上次來的時候我沒空,我有空的時候哥哥又要忙。」金夏妍沒好氣的抱怨著,暗暗的瞪了一眼黃美英,「姐姐為什麼受傷了?」

 

「被偷襲。」金太妍伸長了手,輕輕的彈了一下金夏妍的額頭,「她現在也是犯人。」

 

「活該被逮捕。」金夏妍輕輕地哼了一聲,冷不防又被彈了下額頭,她吐了吐舌,「不說了,姐,同學找我去聯誼我到底要不要去啊?」

 

「你就為了這件事來找我喔?」

 

「才不是勒!還有很多事情好不好。」

 

黃美英看著拿著咖啡走回來的鄭秀妍,「你怎麼看上去那麼累?」

 

「為了你,我可是全韓國跑透透,還差點去盜墓了。」鄭秀妍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大疊的資料,「我意外的遇到了金藝琳的國中同學,他跟我說金藝琳在失蹤前幾天的樣子有些奇怪。」

 

「奇怪?」

 

「就是整個人的情緒變得異常低落,還有有些疑神疑鬼,我也去找過金藝琳的國小跟國中老師,對於金藝琳的印象都是開朗的孩子,而且很貼心。」鄭秀妍翻著手上的筆記本,翻到了其中一頁,遞到了黃美英的面前,「其中她已退休的國中班導說她的確有些反常,上課還心不在焉的。」

 

「那麼久的事,那個老師也記得太清楚了吧。」

 

「因為某天的午休,金藝琳問了那個老師,如果知道了一件事,可能危及自己性命,只能逃跑,那要逃跑嗎?」鄭秀妍輕輕的嘆了口氣,「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竟然會問這種事。」

 

「被威脅嗎?」

 

「重點是之後。」鄭秀妍又翻著桌上的文件,指著一張面目全非的屍體,「如果這個無名屍真的是金藝琳的媽媽,那麼根據我拜訪過她所有的家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下落,甚至知道了金藝琳的媽媽年紀輕輕就未婚生子,被自己家人趕出去,直到新聞報導,他們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親人。」

 

真無情啊……黃美英的眼神透露著同情甚至有些失落,這樣不就代表線索又斷了嗎?

 

「你說如果?你沒有……」

 

「Fany,這是七年前的案子,很多屍檢報告都亂而無序,而且關於金藝琳媽媽的醫療紀錄,不知道為什麼被上鎖,我妹妹即使是副院長也調不到。」鄭秀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她又翻著資料,把黃美英犯案現場還原的資料找了出來,「你還記得還原現場的狀況嗎?」

 

「什麼還原現場?」

 

「我就知道。」鄭秀妍拿出了兩張照片的比對圖,還有一大串的英文字,「我讓Krystal幫我從原本的屍檢報告跟你根本沒去的還原現場,做傷口比對,結果根本完全不一樣。」

 

黃美英看著照片,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頭,對了……她根本就記不得自己怎麼殺了她男朋友,而且精神不穩,所以……

 

「訪視時間結束。」

 

鄭秀妍聽著響起的廣播,她一邊收著桌上的東西,一邊認真的看著黃美英,「美英,我必須先把你弄出去。」

 

「這些事太多,太雜,我一個人忙不過來,需要一個從頭到尾了解這件事的人幫忙,而且你本身也參與其中。」

 

黃美英只是抿著唇,一隻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她看著站到自己身邊的金太妍,又看了一眼金夏妍。

 

「Jessica,能請你幫個忙嗎?」金太妍拉著金夏妍的手,「這傢伙錯過了最後一班的車,能不能請你送她去旅館休息一晚?」

 

鄭秀妍把東西收好,又拿過了包包,看著對黃美英一臉嫌棄的金夏妍,她輕輕的笑了一下,「別擔心,我順道送她回去就好,她不是也住在首爾嗎?」

 

「謝謝。」

 

金夏妍冷冷地哼了一聲,她看著自己姐姐搭著黃美英的手,又瞪向了黃美英,「蠢檢察官,你最好是不要對我姐怎樣。」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又被金太妍彈了下額頭的金夏妍,輕輕的開口,「我現在已經不是檢察官了。」

 

「她是我的獄友,有禮貌一點。」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伸手勾著黃美英的肩膀,她現在腰痛到連站直都有問題了,「快回去吧,我們都忙了一天也都累了。」

 

「嗯……姐姐再見。」

 

「還有新的消息我會再過來的。」

 

黃美英看著鄭秀妍跟金夏妍一起離開了訪視室,她看著掛在自己肩上的金太妍,估計也猜到了她的想法,「很痛?」

 

「廢話。」金太妍沒好氣的看了黃美英一眼,「帶我回去。」

 

「好啦……我們先去幫妳拿熱敷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