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其實看了那麼多電影,猛毒是目前為止我最喜歡的ww

 

是說這系列真的,節奏好慢= =

 

 

 

第九章

 

熟悉感讓黃美英皺起了眉頭,她把電腦還給了金太妍,緩緩的套上鞋套,又戴上了手套跟口罩,她跨過了封鎖線,看著正在拍照的林允兒,又看向了TaeKo。

 

「氣管壓迫致死,死亡時間估計是下午一點到三點之間。」TaeKo知道凊少叫黃美英來的目的,很索性的講出她初步的推斷,「初步研判是自殺,但是根據她的醫療資料,沒有憂鬱症等心理疾病。」

 

「小賢已經去她的寢室,看看有沒有遺書還什麼的。」林允兒檢查著照片,又轉過頭看著凊少,「長官,我拍好了。」

 

「知道了,記憶卡交給我。」凊少拿過了林允兒遞過來的記憶卡,又塞到了金太妍的手裡,「去配電室把警報拉下來,晚餐時間提早結束,還有路上隨便叫個人待在權俞利身邊,她可以待在廚房。」

 

「好。」

 

「你把記憶卡給我幹嘛?」金太妍看著手裡的記憶卡,不明所以的說著,她又不是影印機。

 

「讓你晚點給Tiffany檢察官看的,還有幫我查一下今天一整天的監視器畫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分子出入。」

 

金太妍看著手上的記憶卡,她重重的嘆了口氣,乾脆的坐到了洗手台上,迅速的敲著鍵盤。

 

黃美英倒是大膽的走到了屍體旁邊,她輕輕的拉開屍體脖子上的毛巾,看著上頭泛紫的勒痕,「這不是毛巾的勒痕。」

 

黃美英看著掛在牆上的蓮蓬頭,小心翼翼的比對著勒痕,「這個才是凶器,毛巾只是拿來掩飾的。」

 

「要我說,屍體的姿勢也有些詭異。」

 

黃美英看著坐在洗手台上的金太妍,她緩緩地走出了隔間,認真的看著屍體,「的確,照理來說如果是自殺,屍體的整個僵硬感會更多。」

 

「還有指頭的瘀青。」金太妍看了一眼屍體,又從容的看著電腦裡的監視器畫面,「如果照X光,說不定可以發現骨折。」

 

TaeKo走進了隔間,她仔細的摸著屍體瘀青的指頭,「感覺的確有骨折。」

 

「可能是他殺。」黃美英淡淡的說著,「是誰發現的?」

 

「估計是那對常常不吃晚餐跑來『運動』的那對情侶吧?」金太妍聽著凊少的嘆氣聲,看來她真的猜對了。

 

「她們想說敲了門那麼久沒回應,就疊羅漢上去看裡頭到底是誰,因為門鎖上又沒有水聲。」凊少不自覺的揉了揉太陽穴,「然後就發現了屍體。」

 

「應該很快就能抓到兇手了,屍體跟囚衣上頭應該會有兇手的指紋……」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又看著金太妍,「監視器畫面?」

 

「沒有,可能兇手經過的地方都是我們還沒修好的監視器。」金太妍聽著響起來的警報聲,緩緩的闔上了電腦,「典獄長,能借我對講機嗎?」

 

「徐賢。」金太妍按著對講機的通話鈕,輕聲的開口,「你幫我找出一張紙,上頭有她給自己家人的話,不是遺書,幫我拿過來。」

 

黃美英看著一臉冷淡的金太妍,又看向了屍體,原來這是早上跟金太妍聊天的人嗎?


 

凊少叫人搬了一個白色的白板到金太妍跟黃美英的牢房,外加一台黃美英要求的投影機。

 

「拜託,電腦借我。」黃美英看著正在摺衣服的金太妍,猛然的跪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我習慣用投影機把線索投影出來辦案。」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自己被弄亂的衣服,不耐煩的甩開了黃美英的手,「我不要,那是你的問題。」

 

「什麼啊,那個女生你不是也很在意嗎?」黃美英看著再重新摺著衣服的金太妍,「拜託啦!凊少也說了讓我拿你的電腦……」

 

金太妍翻了個白眼,她腳邊的電腦,右手向後一伸接拿了平板電腦跟一條轉接的傳輸線,又把筆電的記憶卡拔了出來,「拿去,不要吵我。」

 

黃美英看著手上貼著防指紋保護貼的平板電腦,小聲的道了謝之後又走到了投影機旁邊,她看著跑出投影片的白板,從容的把照片放好,又拿著馬克筆在白板上寫著東西。

 

金太妍把衣服收好,又看著佔著她床位的白板,沒好氣的把床墊丟到了她對面的位置,又戴上了凊少貼心幫她拿來的眼罩。

 

媽的,到底為什麼她的牢房還要給那個被革職的檢察官查案啊!

 

黃美英寫下了剛剛在凊少辦公室跟醫療室看到的資料,又看著林允兒拍下的證物照片,又在上頭畫著連線,「太妍,如果一個人快要出獄了,會引來嫉妒心嗎?」

 

「你可以不要問一個無期徒刑的人爛問題嗎?」

 

黃美英扯了下嘴角,看著躺在被窩了的金太妍,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那就先假設有人嫉妒……」黃美英又做著記號,然後她又寫上了金太妍的名字,「會有人因為看到她跟你說話,所以惹來殺身之禍嗎?」

 

「那你現在怎麼還沒死?」

 

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太妍。

 

到底是誰當初說要罩她的?

 

黃美英在金太妍的名字旁邊打了個問號,又寫上了自殺,「因為過失傷害罪而入獄……下禮拜就可以出去了,心理狀況也正常……那張紙真的不是遺書嗎?」

 

金太妍翻過了身子,她拿著枕頭蓋住了自己的耳朵,選擇趴在床墊上入睡。

 

黃美英輕輕的挑眉,她走了過去,猛然的抽過了金太妍的枕頭,又蹲下身子,翻過金太妍,一把把金太妍臉上的眼罩拿了下來,「別那麼不耐煩,幫我一下會怎樣嗎?」

 

「你不要太超過……」金太妍咬著牙,煩躁的拿回了自己的東西,「你現在是在監獄裡,不是外頭那個威風凜凜的Tiffany檢察官,是犯人黃美英。」

 

「請收好自己的責任心,你自己的事都還沒解決。」

 

黃美英抿著唇,她看著很乾脆把拿被子蓋住頭的金太妍,又走回了白板前,仔細地看著她筆記上頭的連結。

 

她很乾脆的拿了柯南裡頭小黑的圖片,一連寫下了監視器、嫉妒心、動機、和死者的關係。

 

紅線串起了金太妍跟死者還有兇手,凊少今天早上說的話,還是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如果這真的是一個對金太妍有意思的人,那麼就代表早上死者跟金太妍談事情時,那個人也在附近。

 

「嗯……這個月早上顧去運動場門口的是……」黃美英摸著下巴,低吟了一會,今天她也沒離開大樓,獄警排班資料她也沒有,或許金太妍有辦法調到。

 

她看著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睡著的金太妍,她輕輕地嘆了口氣,乾脆想辦法讓凊少給她弄來好了。


 

當金太妍睡醒時,黃美英就躺在她的背後,而且距離不知道為什麼異常的近。

 

她翻了一圈之後就坐起身子,她看著密密麻麻的白板,看著自己的名字,倒也沒有什麼反應,誰讓她跟死者有過接觸。

 

「要獄警班表幹嘛……」金太妍站起了身子,把毛巾掛在自己肩上就從容的離開了牢房。

 

她看著站在門邊手拿著雜誌身體卻搖搖晃晃的林允兒,她冷不防的敲了一下她的頭,「想睡就滾回宿舍。」

 

林允兒愣了一下身子,眼眶下是淡淡的黑眼圈,她揉了揉眼睛,又伸了個懶腰,「不能啊,昨天發生了那種事,典獄長延長我們的巡邏時間,其他人才剛回去,我也才巡邏完過來看門口……」

 

「而且今天的探訪好像會被取消……」

 

金太妍看著又閉上眼睛的林允兒,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悄悄的跨過門檻,踏上了跑道。

 

就在金太妍醒來沒有多久,黃美英也從自己的床墊翻到了金太妍的床墊上再翻回來,然後又拉過了自己的被子,對著天花板放空。

 

金太妍……又去晨跑了?

 

她坐起身子,看著金太妍放在自己櫃子裡沾著水的漱口杯跟牙刷,一邊搔著頭,又看著自己昨晚寫了一堆筆記的白板。

 

「早安啊,檢察官大人。」

 

黃美英轉過頭看著門外異常笑的很開心的凊少,她緩緩的站起身子,走到了門邊,「是屍檢報告嗎?」

 

「沒錯。」凊少把資料遞給了黃美英,「很有趣的事,那個人的頭髮上竟然有海洛因的粉塵。」

 

「啊?」

 

「反正這幫你把範圍縮小了。」凊少笑得異常燦爛的原因,不為別的就是他找到了原來有人在他的監獄裡吸毒,他又多遞了一個資料夾給黃美英,「這裡是因毒品入獄的犯人名單,你慢慢調查,如果可以越早出來越好,我好方便通知家屬把人領回去。」

 

黃美英看著離開的凊少,她站到了白板前,卻沒有馬上看罪犯的報告跟屍檢結果,而是在牢房的洗手間裡頭梳洗完之後拿過了金太妍的衣服、洗衣袋,緩緩的離開了牢房。

 

會拿金太妍的衣服,只單單是因為金太妍平常去的淋浴間現在還是封鎖中,要洗澡必須去另外一邊的淋浴間,路程特別遠,而金太妍也平常只有工作跟運動的時候會走比較遠。

 

她站在窗邊,看著下頭跑著步的金太妍,每天早上都早起都跑三公里,然後洗澡,吃早餐,工作,有的時候會連午餐都不吃,最後工作結束也許是去餐廳吃飯,或是吃買來的泡麵,乖乖的回到牢房睡覺。

 

很有規律的生活,而如果金太妍的生活在入獄前也是如此,那她跟金藝琳又是怎麼產生接觸的?畢竟金藝琳跟金太妍相遇的小巷也不是去金太妍家必經的……依照她在去逮捕金太妍前幾天跟蹤下來的觀察結果來說啦。

 

她本來就是在調查金藝琳的失蹤案,誰到後頭會突然多了一個盜用公款。

 

金太妍緩下了腳步,她看著樓上窗邊的黃美英,她一邊擦著汗,悠閒地走完了最後一段路,她看著門邊睡著的林允兒,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算了,就讓她睡一會吧。

 

她拖著腳步往上走,就在二樓和三樓之間的樓梯,冷不防的被人勒住了脖子。

 

金太妍仰著頭,她張著嘴艱難地吸著空氣,曲起手臂,給了那人一個肘擊,「媽的……」

 

「都是你……都是你她才會死!」

 

金太妍的腳向後一勾,卻跟著偷襲自己的人滾下了樓梯,她紅著臉,忍著自己身上的疼痛,卻止不住咳嗽。

 

「給我賠命!」

 

金太妍冷淡的看著刺過來的鏡子碎片,她抽過手邊毛巾,猛然的在她的臉上抽了一下,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又踢掉了她手上的玻璃碎片。

 

「靠……」

 

「Oh my gosh……」

 

金太妍看著同時出現的林允兒跟黃美英,她摸著自己的脖子,有些沙啞地開口,「獄警林允兒,你可以做事嗎?」

 

黃美英匆忙的扶起了金太妍的身子,她看著林允兒抓住了試圖跑走的犯人,又伸手拍了拍她的背,「你還好……」

 

「不好我剛差點被勒死又從樓梯上滾下來你還拍我拍那麼用力是想殺了我嗎?」

 

黃美英聽著金太妍一口氣不耐煩的抱怨,她停下了手,卻還是撫著金太妍的身子,「我帶你去醫務室吧。」

 

「嗯。」金太妍又咳了一聲,她皺著眉頭看著林允兒,「先帶去給典獄長,晚點Tiffany要過去偵訊。」

 

「偵訊啥?」黃美英摸不著頭緒的看著金太妍,怎麼突然又要偵訊了?不都有現行犯了嗎?

 

「她好像跟昨天的死者有關。」金太妍愣了下身子,靠……她長期坐辦公室的腰傷,「先送我去醫務室,我全身快痛死了。」

 

林允兒看著走掉的金太妍,又看著手上心灰意冷的人,她輕輕的咳了一下,「好了,我們去一趟典獄長辦公室吧……典獄長辦公室也有冰枕跟藥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