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我真她媽的有夠討厭地理QQ

 

還有我真的覺得很恐怖,不管走到哪都有人認識我QQ

 

我只想低調等死阿QQ

 

還有太妍演唱會出現好多新歌QQ

 

渴物想去QQ

 

 

第八章

 

鄭秀妍比對著手邊的資料,仔細地看著當年有關金藝琳失蹤案的資料。

 

「小姐,這是你的咖啡。」

 

「喔,謝謝。」鄭秀妍清出了一塊地方讓服務生放下她點的咖啡,又認真的看著手上的監視器畫面,真是的!到底為什麼這監視器畫著差成這樣啦。

 

「那個案子……也快七年了吧?」

 

鄭秀妍困惑的抬頭,她看著眼前的服務生,「你知道這是誰?」

 

「嗯,她是我國中同學,但是有一天卻失蹤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還活不活著。」男服務生突然愣了一下身子,有點遲疑地開口,「姐姐在查的案子是金藝琳的案子對吧?在當年是一個國中女生,某天家裡失火之後就人間蒸發。」

 

「是……你知道的真清楚。」

 

「因為她是國小就跟我同班到畢業,上了國中一樣同班的好朋友嘛……」男生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頭,靦腆的緋紅還出現在了頰上。

 

鄭秀妍輕輕的點著頭,她把桌上的東西收進包包裡,又拿出了一本筆記本,「同學,我能方便問你幾件事嗎?還是你現在在工作不好意思說?」

 

「不,我只是幫我媽媽忙而已,現在還不算太忙,我想應該能……稍微休息一下。」鄭在玹坐到了鄭秀妍對面的位置,「不過姐姐我要先說,我的年紀比藝琳大,但是因為身體比較差的關係,所以比較晚就學喔。」

 

鄭秀妍看著認真開口的男生,忍不住笑了笑,「弟弟,怎麼我還沒問你就先回答了?」

 

「因為我怕姐姐要查我身份啊。」

 

「好吧,我的確是要先知道你的名字。」鄭秀妍從容的轉著手上的筆,她撐著下巴,認真的打量她面前的男生。

 

「那我們就開始囉。」


 

權俞利看著走進餐廳的凊少,她忍不住揉了下眼睛,表情複雜的看著他,「我可以請問一下,你的制服呢?」

 

「還沒洗好啊!」凊少一樣是穿著卡比獸的連帽睡衣,他抱著胸口沒好氣地說著,「不知道那個蠢蛋把洗衣機用壞了三台,我只好讓洗衣房的人先洗你們的,我的衣服等髒衣服的數量少點再洗。」

 

她們的典獄長就真的是把監獄當家,連洗衣服都是交給她們工作的人。

 

「不過你這樣還真的……還挺可愛的。」權俞利偷笑了一下,她咳了幾聲,正經的看著凊少,「好啦,今天的早餐是蔬果沙拉加上起司三明治,飲料是柳橙汁。」

 

「三明治就好。」

 

權俞利把三明治裝好,遞給了凊少,又看著他的衣服,「我拜託你趕快換掉這身衣服吧,看了真的很不習慣!」

 

「少囉嗦。」凊少拿著三明治,一邊吃著一邊離開了教堂,他看著站在窗戶旁邊的黃美英,半從容的開口,「感冒好了嗎?Tiffany檢察官。」

 

「典獄長。」黃美英瞥了一眼凊少,「我能問你……那個獄警後來怎麼了嗎?」

 

那晚過後的早晨,她看到了一整夜都未闔眼的金太妍,搖搖晃晃的坐在她身邊,接著凊少走了進來,跟她們解釋艾卡威爾森犯下的殺人未遂,還有持有非法藥物,不過因為艾卡威爾森的身份是獄警,整個審判過程直接省略。

 

當然,凊少是不會說他找的檢察官跟法官都是他的朋友,而且艾卡威爾森前往的監獄,典獄長可是出名的嚴厲,而且關的都不是什麼小角色,依照他查出來資料……只能說他的日子絕對不好過。

 

「嗯……去其他監獄囉。」凊少淡淡的說著,他把三明治吞下肚,「不過這個時間點怎麼只有你?你跟太妍小姐不都一起吃完早餐然後去工作嗎?」

 

「她早上都會去跑步。」

 

「喔……那你的記憶呢?」凊少把最後一口三明治吃掉,「想起多少了?」

 

「我還是只記得我男朋友死掉這件事。」黃美英輕輕地嘆了口氣,「雖然看過了我做的筆記,但還是少了很多塊。」

 

「竟然想不起來,那何不去找到新的?」凊少輕輕的笑了一聲,他看著正在跟一個女犯人講話的金太妍,不自覺的搖了搖頭,「金爺啊金爺,在這所監獄裡也是天菜呢。」

 

黃美英看著拖著卡比獸睡衣尾巴走掉的凊少,她輕輕的掃了搔頭,什麼東西啊……

 

「只有這樣?」金太妍看著手上的紙條,一邊用毛巾擦著汗,「不是好不容易集到我要的東西嗎?怎麼不多寫一點?」

 

「不……這樣就好了。」女犯人輕輕的勾了一下嘴角,「把想傳達的,傳出去就好了,寫在多只是……」

 

「我不會的多要求什麼的。」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難得伸出手,輕輕地揉著那個人的頭髮,「交易只要合理,沒有什麼不行。」

 

「拿回去再寫過一次吧,明天晚上再過來找我,我今天比較忙。」金太妍把手上的紙塞到了那個人的手裡,「多寫些話給你的丈夫還有孩子吧,不是結婚週年跟小孩生日嗎?」

 

「金爺……謝謝你!」

 

金太妍沒再說什麼,她俐落的轉過身子,走進了大樓,又緩緩的走上樓。

 

「你怎麼出來了?」

 

黃美英轉頭看著撥著頭髮的金太妍,她剛怎麼恍神了?

 

金太妍伸手摸上了黃美英的額頭,又用手背貼著她的頸子,「看來你燒終於完全退了。」

 

「是啊,睡那麼久終於好多了。」黃美英拉開了金太妍的手,「你要去洗澡?」

 

金太妍點了點頭,「你先去餐廳,我等等過去。」

 

黃美英還來不及回話,就只能看著金太妍的背影往牢房走去,她搖了搖頭,往跟金太妍相反方向的餐廳走去。

 

跟剛開始比起來,其他人的敵意已經減少了一些,她不知道是金太妍的關係,還是她真的越來越融入這裡了?

 

權俞利看著黃美英,從容的遞出了兩個托盤,「其實你可以跟金太妍一樣直接插隊。」

 

「不了,她的特權是她的,我還是乖乖守規矩。」黃美英輕輕地笑著,也是理所當然的拿過了兩個托盤,因為她知道權俞利是一次給她跟金太妍的早餐。

 

「假惺惺。」

 

黃美英聽著後頭的風涼話,她輕輕地哼了一聲,逕自坐到了她跟金太妍平常坐的位置。

 

也當然,該有的敵意還是有的。

 

金太妍看著手上的資料夾,一邊走進了餐廳,她看著黃美英,把手上的資料夾放到她的面前,「今天的工作。」

 

黃美英吃著沙拉,她看著金太妍做滿筆記的紙,「也太多了吧!」

 

「艾卡把監視器的線剪掉,所以監視器畫面才會是定格的。」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就不懂了凊少當初的自信到底是用什麼作為根據,監視器還不是一樣被動手腳,偏偏監視器的線路不好封死,以免之後維修的困難,「不過我這幾天已經把其他地方的監視器用好了,剩下A區二樓要處理。」

 

「範圍好大……」黃美英無奈的吃著三明治,她今天又要被電幾次了……

 

「接線的工作我來負責,你幫我確認監視器的畫面就好。」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一邊悠閒的吃著她的早餐,「我在鍵盤上有用數字貼紙,照著順序按就好。」

 

「只有今天一天你可以碰我電腦,其他時間不准。」金太妍突然瞇起眼,嚴厲的看著黃美英,「包括跟Jessica談事情。」

 

黃美英突然心虛的看著金太妍,雖然她知道鄭秀妍是因為金太妍傳的訊息才會過來……「我知道了。」

 

金太妍把所剩不多的早餐吃完,又從容的擦了擦嘴,「吃快點,我不想晚餐時間還在工作。」

 

「知道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大口地吃著三明治,她跟著金太妍把托盤放好,又從容的一起離開了餐廳。


 

等黃美英回過神,時間已經到了晚上。

 

「好了,這是最後一個了。」金太妍把鏡頭蓋鑲上螺絲,從容的爬下梯子,「畫面如何?」

 

「正常。」黃美英看著全部恢復正常運作的監視器畫面,輕輕的闔上了平板電腦,「接著就是去還東西……欸,梯子我搬就好了。」

 

「你今天的工作就是幫我顧電腦。」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搬著梯子,從容的走下了樓梯,又走進了工具室,她看著正在看雜誌的Kuro,輕輕地咳了一下。

 

「……抱歉抱歉,東西給我就好了。」Kuro先是呆了幾秒,伸手拿過了金太妍搬著的梯子,「太妍小姐,幫我簽個名,然後確認工具有沒有都到位。」

 

金太妍拿下了腰上的工具腰帶,一邊把工業手套拿下來,悠閒地比對著她歸還的工具數量,「都到了。」

 

「好,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金太妍走出了工具室,她看著抱著她電腦的黃美英,什麼話都沒說的往餐廳的方向走。

 

黃美英加快腳步的跟了上去,她伸手拉過了金太妍的手,「你怕吃不到東西喔,走那麼快。」

 

「我想早點回去睡覺,眼睛很酸。」金太妍轉頭看著黃美英,收回了自己的手。

 

「犯人黃美英、金太妍,請前往二樓西邊的淋浴間,典獄長找二位。」

 

黃美英聽著廣播,又看了一下金太妍,「我今天都還沒踏進淋浴間喔……是你的東西掉在裡頭?」

 

「那這樣廣播你幹嘛……」金太妍低吟了一會,卻還是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上樓,還抽空看著她後頭的黃美英,「你小心我的電腦!」

 

「知道啦!」

 

當她們看到淋浴間外頭拉起的封鎖線,還有在淋浴間裡進進出出的獄警時就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Tiffany檢察官。」凊少身穿著整齊的制服,他的腳穿著防塵鞋套,從容的遞出了手上的手套跟防塵鞋套跟口罩,「我想這份工作,再適合你不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