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不用說了,我又考差了。

 

是說這次考差的原因是因為沒目標,又覺得活著沒意義,整個很頹廢= =

 

然後......Chloe跟Max超棒的!!!

 

 

 

 

第六章

 

黃美英穿著簡單的睡袍,她一邊比對著電腦裡的資料,一邊擦著頭髮。

 

她用腳推著自己,連同椅子移到了透明的壓克力板面前,她手拿著白板筆,看著投影出來的畫面,她把金太妍的照片圈了起來,連到了一個監視器的定格畫面,又連到了金藝琳的照片。

 

「妳又再查哪個七年前的案子囉?」

 

黃美英在監視器畫面下頭打了個問號,就轉過頭看著端著兩個馬克杯的男人,「很在意嘛!」

 

「真是盡責。」男人把手上的馬克杯遞給了黃美英,他看著做滿筆記的壓克力板,「所以你忙了那麼久,有發現什麼嗎?」

 

「有,我發現在金藝琳失蹤前她住家的公寓發生了大火,而且在距離首爾大概一百公里處,前往釜山的高速公路旁發現一具無名屍,被毀容、手指紋跟腳指紋都被毀掉。」黃美英把新的圖片加到投影片裡頭,「我已經拜託醫院的人幫我做DNA鑑定了。」

 

「DNA鑑定?」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喝了一小口咖啡,把無名屍的資料圈了起來,又連到一個女人的圖片,「我懷疑這是金藝琳的媽媽。」

 

「蛤?」

 

黃美英拿過了平板電腦,從容的把金藝琳媽媽的資料也加上去,「她原本是在一間酒店上班,但是從某段時間開始她就開始曠職,而且住家也沒有找到媽媽的屍體,跟金藝琳一樣,是失蹤人口。」

 

「但是這跟……」

 

「我不知道,我只是跟著線索跑。」黃美英又喝了一口咖啡,她看著眼前的壓克力板,輕輕的笑了一下,「一一解開所有謎題,答案自然就會浮現,不管它有多麼離奇。」

 

她看著金太妍的照片,突然想起了那個不斷在法庭上哭喊著姐姐的金夏妍,「對了……金藝琳的年紀似乎和金夏妍相仿……」

 

黃美英拿起了一支筆,在金太妍的照片底下寫下金夏妍的名字還有年齡,然後從容的畫了個箭頭指向金藝琳。

 

她輕輕地打了個哈欠,又看著正在沙發上玩著手機的男人,她伸了個懶腰,索性的滑到桌子前,趴下來小睡一會。

 

就快了……謎題就快解出來了……


 

「啊!」

 

金太妍被尖叫聲嚇醒,她沉著臉色看著抱著頭蜷縮在床墊上的黃美英,不耐煩的丟出了枕頭,「叫屁啊!給我安靜點!」

 

「喂!黃美英!」

 

金太妍皺起眉頭,這不對勁,為什麼黃美英對她完全沒反應?就算是那種睡到不省人事也不至於這樣被砸還醒不來吧?

 

誰讓她的枕頭被她塞了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記憶卡還有隨身碟,被打到就算不會痛還是會醒來的。

 

「喂!起來!」金太妍抓著黃美英的手臂,有些慌張的搖著她的身子。

 

黃美英睜開了眼睛,她看著眼前的金太妍,猛然推開了她的身子,又自己一個人縮到了角落,「不是我……不是我……」

 

金太妍揉著摔疼的屁股,看著角落的黃美英,她站起身子,透過鐵窗看著外頭的走廊,還好沒有獄警過來。

 

「黃美英。」金太妍悄悄的蹲到了黃美英的身邊,她伸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沒事的,已經沒有人會再把你抓走了。」

 

「不是我做的……那個不是我做的……」黃美英整個人依然蜷曲在角落,連頭也不抬起來的,只能聽到微微的啜泣聲。

 

金太妍有些煩悶的搔著頭,她看著黃美英踢亂的毯子,她又走回了自己的床鋪,拿著毯子又伸手撈起了她自己的枕頭跟黃美英的毯子,默默地坐到了黃美英的身邊。

 

黃美英覺得有股不屬於自己的溫度正貼著自己,她困惑的抬起頭,看著頭墊著枕頭又幫自己披上毯子的金太妍。

 

「明天我們還有工作。」金太妍淡淡的開口,她伸過手,稍嫌粗魯的把黃美英的頭壓在自己肩上,「做惡夢有人陪著會好一些。」

 

「給我睡覺,別再吵了。」

 

金太妍的手是繞過黃美英的腰,輕輕的用指頭撫著黃美英的手臂,就好像在安慰小動物似的。

 

「……謝謝。」黃美英小聲的開口,她不知道為什麼金太妍的身上會有薄荷淡淡的香味,不過卻也是讓她感到有些安心。

 

「快點睡。」金太妍沒好氣的開口,她拉著自己的毯子,暗暗的瞥了一眼在自己肩膀上安穩睡著的黃美英。

 

然後她看到了。

 

反射著銀色的月光,有些細長的物品。


 

一夕之間,整個監獄突然出現了大規模的流行性感冒。

 

TaeKo戴著口罩,在臨時拿來當作隔離區的小教堂裡穿梭著,她抬頭看著另一邊的Shiro,「哥!我這裡需要冰枕!」

 

「冰枕沒了啊!」

 

「真是的……你叫允兒去醫護室裡把冰箱裏頭全部的冰枕拿過了,然後跟凊少哥借他辦公室的冰櫃。」TaeKo一邊做著醫療紀錄,一邊對著Shiro喊著,「這裡先交給我,哥你先去處理我剛剛說的。」

 

黃美英無力的坐在小教堂的一角,她看著在病患裡穿梭的TaeKo,又轉過頭看著小禮堂的門口。

 

她睡醒之後,只覺得全身無力,頭重腳輕。

 

「你又病了。」金太妍緊緊的皺著眉頭,輕輕的摸著她的額頭,然後沒再說第二句話的把她背過來給TaeKo,人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什麼叫做又?她之前發燒是因為傷口發炎,這次才是感冒好不好!

 

而金太妍目前正坐在典獄長的辦公室內,認真的看著沙發上穿著卡比獸連帽睡衣還在呼呼大睡的凊少。

 

「起床了!都幾點了!上班時間早就到了!」

 

「哇!」凊少迷迷糊糊的看著金太妍,突然大喊一聲,「你幹嘛突然跑進我的辦公室!」

 

「都出大事了你還在睡!」金太妍沒好氣的把沙發上的枕頭拿上手,直接砸中了凊少,「監獄裡起碼有三分之一的人染上流感,然後我在我的房間發現這個。」

 

凊少抱著枕頭,皺著眉頭看著金太妍手上的針筒,「是醫務室的嗎?」

 

「不是,我剛跟徐賢去清點過一次器材,醫務室的針筒沒有少。」

 

「給我吧,我分析看看裡頭是……哈啾!」凊少冷不防的打了個噴嚏,他努了努鼻子,靠他該不會也被傳染了吧?「你先離開吧,今天的工作可以先歇著。」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穿著睡衣的凊少,不自覺的抹了下臉,他媽的到底為什麼會有人穿這種睡衣?

 

金太妍專程繞到了小教堂,她看著坐在角落的黃美英,又看向了正在忙碌的TaeKo,「TaeKo,我把黃美英帶走了。」

 

「蛤?」TaeKo錯愕的轉過頭,她看著已經背起黃美英走出小教堂的金太妍,沒好氣的咕噥著,「雖然這樣我比較輕鬆,但不是這樣直接把人帶走吧……」

 

「妳……」

 

「不舒服就別說話了。」金太妍淡淡的開口,她背著黃美英回到了自己的牢房,「下來。」

 

黃美英離開了金太妍的背,又轉而躺到了自己的床墊上,她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金太妍,「今天不是有工作……」

 

「典獄長准假一天。」金太妍緩緩地說著,她看著不斷冒著冷汗的黃美英,拿過了黃美英自己的毛巾,輕輕的擦著她額上的汗珠。

 

「嗯……」

 

金太妍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手,她捲起她的袖子,看著手肘上的瘀青,她輕輕的按了一下,「會痛嗎?」

 

黃美英收回了自己的手,困惑的看著自己的瘀青,「不會……我什麼時候撞到的?」

 

「比起撞到,這比較像針扎造成的瘀青。」金太妍拉過了黃美英的手,認真的看著那一小塊瘀青,果然是看到了有些難以發現的針孔。

 

「針扎……?」

 

金太妍拉下了黃美英的衣袖,又幫她拉上了毯子,「睡一會吧,不想吃藥就給我乖乖休息。」

 

「有感冒睡一會就會好的嗎……我全身無力,又覺得快冷死了……」

 

「空調恆定溫度是25度,覺得冷是因為你體溫在迅速流失。」金太妍拿過了自己的毯子,索性的蓋到了黃美英的身上,「還會冷的話我去幫你買暖暖包,現在正在換季,應該會有進貨。」

 

「不用了,這樣就好。」

 

金太妍站起身子,她走進了洗手間把毛巾洗過之後,又坐到了黃美英旁邊,輕輕的把她折好的毛巾放到黃美英的額上。

 

「太妍……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什麼?」

 

「為什麼你電腦的鍵盤是全黑的?」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她輕輕的轉過了頭,很明顯的不想談這件事。

 

黃美英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她翻過身子,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在金太妍剛被判刑後不久,她在公司裡的一個同事,雖然不算熟悉,但交情還算好,跑來這間監獄看她。

 

「太妍,其實我來就只是為了跟你說一件事。」

 

這位同事跟她稍微聊了幾句,突然沉下臉色,認真的看著她。

 

「什麼事?」

 

「是金澤盜取公款到你的帳戶的。」同事看著金太妍,輕輕的嘆了口氣,「他前幾天跟我去喝酒,喝醉了就把事情全抖了出來,他說只要他幫一個人做一件事,他就能得到應得的。」

 

「你別騙我,金澤是我……」

 

「我知道你跟金澤認識很久,也是一起工作的夥伴,但是你沒有想過這麼多年來,你們一起合作,金澤一直都活在你的光芒裡嗎?」同事又嘆了一口氣,「就我知道的,每次金澤如果工作上有困難,你都會好心幫他,但是這造成了他的升遷機會變少,你說他會不記恨嗎?」

 

「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這害慘了你。」

 

「他知道你常常用網路轉帳的方式把錢轉給妳的哥哥,讓他可以帶你媽媽去更好的醫院接受治療……」

 

「所以他透過我鍵盤上掉落的漆,拼出了我的銀行帳戶……還利用我的電腦,盜取公款。」金太妍的腦筋動得快速,難怪黃美英的搜查內容會有她公司電腦駭取公司資金的紀錄,「媽的!」

 

「金太妍!請注意言行!」

 

「開什麼玩笑!」金太妍完全沒聽到獄警的警告,她站起身子,又踢了一下椅子,右手猛然的拍上桌子,「我他媽的被背叛了?還是我最好的朋友?」

 

金太妍被走上來的獄警押走,她吃力的試圖掙脫左右的兩個男人,卻沒有任何效果。

 

「喂喂,你們押著人幹嘛?」

 

金太妍看著穿著筆挺制服,手上提著一個包包,嘴裡叼著棒棒糖的凊少,又用力的扯了下自己的手臂,「放開我!」

 

「放開她。」

 

「典獄長……」

 

「我說放、開、她。」凊少冷冷的開口,他把嘴裡的棒棒糖拿了出來,沒好氣的指著兩個獄警,「我這裡是私人監獄,少把你們在國立監獄的把戲拿來這,在這裡我就是一切。」

 

兩個獄警互看了一眼,他們不甘心的把金太妍推向凊少,就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凊少輕輕地哼了一聲,他看著正在揉著手臂的金太妍,「還好嗎?太妍小姐。」

 

「不好。」金太妍看著凊少,輕輕的動了下自己的手臂,「沒事的話,我想先回去了。」

 

「不,其實我剛好要找你,我想到一個不浪費你的技能,又可以符合你原本那種價錢高的嚇死人的薪水。」凊少把手上的包包拿了起來,「這裏頭是一台記憶體1TB,然後其他配備我盡量給你買到最好的筆記型電腦,還有另外一個平板電腦。」

 

「幫我建立另外一個獨立系統,最好是任何人都沒辦法駭進來。」

 

金太妍看著凊少手上的包包,伸手緩緩的接過,「我可以在幫你把其他安檢的東西用好,但我要談條件。」

 

「除了提早假釋,或是幫你做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可以。」

 

「我要一個獨立牢房,不要有任何室友,獄警巡邏頻率不能太高,我工作環境必須在一個極安靜,光照還可以的地方,最後給我一瓶去光水。」金太妍看著手上的包包,她要拿去光水把鍵盤漆弄掉。

 

凊少看著有條有理的金太妍,他輕輕的笑了一下,「當然可以,我馬上幫你安排。」

 

「不過你現在要工作的話可以先去我辦公室。」

 

「嗯,合作愉快。」金太妍拿著包包,一邊往典獄長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凊少拿起了對講機,從容的放在嘴邊,「Shiro、Kuro,幫我把我平常拿來放資料的房間整理一下,我一會過去幫你們。」

 

「你又不自己整理了……」

 

「有官威真羨慕。」

 

「夠了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