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qbcoxlnki.jpg

35232915_1726364454142058_4455290144462733312_n.jpg

 

 

碎碎念:

 

我身體好多了,所以明天又要繼續拼課業QQ

 

......然後我只能給這樣子的太妍,反正就是一副剛醒啦。

 

 

 

 

 

 

 

Teach You

 

 

「帕尼,你上個星期三在哪啊?」

 

黃美英看著腿上的雜誌,有些無心的回答著身邊燙著頭髮的崔秀英,「我在家裡啊,怎麼了?」

 

「呃……」

 

「秀英?」

 

「哎呦!孝淵你說啦!我現在不好轉頭。」崔秀英被造型師要求坐好坐直坐滿,只能這樣維持同個動作躺在椅子上。

 

還在等染劑乾掉的金孝淵沒好氣的看著崔秀英,所以說了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啊!「沒有啦,就我們兩個上星期三發現了你的男朋友拿著咖啡跟一個女生在你們家面前卿卿我我,本來想過去打招呼但是妳男朋友就這樣走掉了。」

 

「可是我上星期三根本都沒出門……」

 

「事有蹊蹺。」金孝淵點了點頭,又抽過了黃美英手上的雜誌,「你打算怎麼做?」

 

「我真討厭這些事情。」黃美英揉了揉太陽穴,倒是從容的從包包裡拿出了手機,「你們兩個要幫我嗎?」

 

「不能,我們等等要去吃飯。」崔秀英透過鏡子看著黃美英,「吃完飯再去吧,吃飽了才有力氣打人啊。」

 

「如果你頭髮可以那麼快就用好的話。」金孝淵看著黃美英剛剛拿著的雜誌,淡淡的說著。

 

「嗯……那我看我還是自己去解決好了。」黃美英看著鏡中方才剪掉長髮的自己,又看著左右兩邊的人,「有什麼事再跟你們說。」

 

「好。」

 

黃美英從容的站起身子,其實她的頭髮早就剪好了,只是在等崔秀英跟金孝淵,她看著手機裡頭的通訊錄,緩緩的按下了一個號碼。

 

「I know it's not time to call you, but l need your help.」

 

話筒另一邊傳來了嘆氣聲,接著是一個疲憊的聲音,「你在哪?」

 

「I will go to your house.」

 

「幾分鐘後到?」

 

「Maybe……ten minutes.」黃美英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從容的坐上了駕駛座,「Oh,I also need your car.」

 

話筒另一邊直接響起通話結束的音效,黃美英並不在意,因為對方常常會這樣,而現在這個時間點也不是個好時間……對對方來說啦。

 

「是說剛剛的對話是不是都是不同語言啊……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


 

黃美英拎著她路上買的速食,從包包裡頭摸出了另一把鑰匙,直接打開了眼前的門,她看著衣衫不整,嘴裡還叼著牙刷,正在整理客廳的人,「看起來你昨天玩得很開心啊。」

 

「我才沒有……你是怎麼……」金太妍錯愕的轉過頭,她都忘了黃美英有她家的鑰匙,「你都有我家鑰匙了,幹嘛還打給我?」

 

「叫你起床啊。」黃美英把手上的東西放到了金太妍剛整理好的桌上,「我如果親自叫你起床你一定無視我,可是不會無視手機。」

 

金太妍又嘆了口氣,她把自己的襯衫扣子扣好,又走進房間換上了一條長褲,「說吧,什麼事情?」

 

「我男友好像背著我偷吃,我需要你幫我追蹤。」

 

「我不做徵信社已經很久了。」金太妍拿出了漢堡,緩緩地吃著,「而且那也只是打工。」

 

「我會付錢的。」黃美英撐著臉頰,看著金太妍,「財奴金太妍,有錢賺,什麼黑心事都做得出來。」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金太妍一臉無奈,她三年前還沒找到一個穩定工作時的確是什麼事都做,為了賺錢,當然,除了色情行業,她才不打算賣身,「不過有點小外快我到可以考慮。」

 

「財奴。」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反正你只要載我去跟蹤,這樣子就好了。」

 

「還真簡單。」金太妍拿著剩下的東西,又拿過了她的車鑰匙,「走吧,你男友正在哪?」

 

「我跟他說我還要跟朋友去買東西,所以他可能……這裡。」黃美英找出了一間餐廳的圖片,「原本是我們兩個要去這裡吃午餐,但是……你也知道的。」

 

「隨便啦,走吧。」


 

黃美英會認識金太妍的過程其實很有趣。

 

黃美英有次在夜店裡頭喝醉了,被一些不良份子看上,那晚剛好是金太妍值班,於是她就被金太妍救下,在夜店裡頭的員工休息室睡了一夜,再被金太妍送回家,之後黃美英再去夜店瘋的時候都會遇到金太妍,也知道了金太妍有錢就賺的個性。

 

「所以你所謂的穩定工作是什麼?」

 

「沒什麼,就是當個攝影師,現在正在大學裡頭授課。」當初自己就是因為喜歡攝影才會意外的跑去徵信社打工,連她的雇主都忍不住讚嘆她常常把那些抓姦照拍的跟藝術照一模一樣。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看著走出來的自家男友親暱地摟著一個女人的腰,她拍了拍金太妍的肩膀,卻發現身邊的人早就已經拿起了相機。

 

「別拍我,鏡頭會晃。」金太妍一臉拍下了好幾張照片,又看向了黃美英,「接著呢?」

 

「嗯……洗照片,然後載我回去。」

 

「這樣就要攤牌囉?」金太妍放下了相機,緩緩的踩著油門,「而且你車還放在我家。」

 

「我才沒開車去你家,我坐公車的。」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又多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你知道嗎?他前幾天才跟求婚。」

 

「妳眼光真差。」

 

「男人。」黃美英輕輕地嘆了口氣,攤在椅子上的她又看著撐著臉頰,單手控制著方向盤的金太妍,「反正我要教他,別把女人的感情當成玩具。」

 

「你呢?還是一樣一個人喔?」

 

「還沒有那個想法。」金太妍聳了聳肩,她把車停在一家便利超商面前,「等我一下。」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把相機拿著直接下了車,她知道金太妍是下車去洗照片的,她無聊的打開了副駕駛座的置物櫃,她看著裡頭的一堆雜物,有些放棄的把置物櫃關上,手機的提醒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看著自己男朋友傳來的訊息,只以貼圖回覆,就把通知關掉了。

 

哼,什麼叫做沒辦法一起去吃飯太可惜了?剛明明還跟別的女人有說有笑的。

 

金太妍回到了車上,她把手上的照片遞給了黃美英,又踩下了油門,「怎麼了?看你臉臭的。」

 

「收到虛偽的訊息。」

 

「你自己說的,男人。」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那現在送你回去囉?」

 

「Well,你要載我到處逛我也是沒有意見。」

 

「再說吧。」


 

金太妍手上拎著無數個購物袋,她看著還在挑著高跟鞋的黃美英,「喂,你有錢買那麼多嗎?」

 

「嗯?我拿我男朋友的信用卡啊。」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高跟鞋,「看起來不錯,買了!」

 

「喂!你都還沒試穿啊!」金太妍看著揮金如土的黃美英,忍不住的喊著,「別這樣亂花錢好不好,就算是要報復人。」

 

「我就是要刷爆他的卡。」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突然拿了一雙高跟鞋走到了金太妍旁邊,「東西放著,試穿。」

 

「你是岐視我身高嗎?」金太妍微瞇著眼睛,「我不要。」

 

「我才沒有!」黃美英沒好氣的白了金太妍一眼,「快點啦,過來試穿。」

 

「你想刷爆信用卡不如帶我去買攝影器材。」金太妍嘴上這樣說著,還是放下了手上的東西,接過了黃美英手上的高跟鞋,穿在腳上又走了一小段,「高跟鞋真的是……」

 

黃美英輕輕的笑了一下,她看著走回來的金太妍,心裡頭不自覺一愣,她伸手接著了金太妍的身子,又看著方才跌倒的人。

 

「……煩死了。」金太妍有些慌張的離開了黃美英的身子,她脫下了腳上的高跟鞋,又塞到了黃美英手裡,「我如果有外拍這個不好行動。」

 

「買回去擺著又沒差。」黃美英看著手裡的高跟鞋,又隨手挑了幾雙高跟鞋,「對了,等等帶我去買汽油桶。」

 

「汽油桶?」

 

「對,然後我今天要住你家。」

 

「蛤?」金太妍自動自發的拿過了黃美英手裡的購物袋,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我今天就搬出來了啊。」黃美英從容的說著,一邊勾過了金太妍的肩膀,「請多指教囉,roommate。」

 

「喂喂,我還沒答應啊。」

 

她只知道黃美英跟她男朋友談過之後答應再給他一次機會,然後因為昨天晚上又看見了她男朋友跟別人的曖昧訊息,所以才又在她睡覺時間打給她,然後把她過來百貨公司買東西,要刷爆她男朋友的三張信用卡。

 

「我想要就好了嘛!」黃美英燦爛的笑著,輕輕的吻了下金太妍的臉頰,「你捨得讓我流落街頭嗎?金DaeDae。」

 

金太妍一臉生無可戀,她知道當黃美英叫她金DaeDae就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可以在用信用卡買一張床,我暫時睡沙發。」

 

「嘻嘻,那現在先回去吧,他差不多要回家了,然後我晚點想談些事,跟你。」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跟著黃美英一起走進了電梯。

 

「希望你晚點不會覺得我太狠。」

 

「……嗯?」


 

「我已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了,是你自己要玩火的。」黃美英看著被她綁在椅子上的人,用力把繩子拉緊,再打了個結,「Didn’t your mother teach you not to play with fire?」

 

「美英?你在幹嘛?」

 

黃美英提起了汽油桶,把裡頭的液體灑在男人的周圍,又漾著燦爛的笑容,「What do you think?」

 

「不要啊!美英看在我們交往的份上,我們就好聚好散嘛!」

 

「我不要啊。」黃美英拿出了她剛路上買回來的打火機,從容的走到了男人的身邊,「你不應該這樣玩弄女生的感情。」

 

「我、我……」

 

「Goodbye, ex-boyfriend.」

 

黃美英看著掉在地上後又瞬間熄掉的打火機,又抬頭看著緊閉著眼睛的男人,「真是個膽小鬼,我倒的明明是水。」

 

「不管怎樣你自己想辦法掙脫吧。」黃美英一邊說著,一邊拖著自己的行李箱,離開了自己住了好一段時間的屋子,她看著在門邊等她的金太妍,「好了,我們走吧。」

 

「我還以為妳真的會燒了他。」

 

「拜託,你明明有看到我買的是水。」

 

「我以為是拿來滅火的。」

 

黃美英白了金太妍一眼,後者則是笑了一下,伸長手把音樂轉小,「所以你要跟我說什麼?」

 

「嗯……晚點再說。」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把音樂轉回原來音量。

 

金太妍把車開進了公寓的地下停車場,又下車幫黃美英拉過了行李。

 

「You are sweet.」

 

「那是當然。」金太妍輕鬆的說著,一邊看著黃美英拿鑰匙轉開了自己家的門,她把行李箱放到一旁,看著自己跟前幾天比起來整齊許多的家,還好她昨天把照片修完覺得很閒,當做打發時間的整理了家裡。

 

「太妍。」

 

「嗯?」

 

「介意我確認一些事嗎?」

 

「什麼……我房子打掃得很乾淨,絕對沒有蟲子。」

 

「不是那個啦!」黃美英搖了搖頭,她走向金太妍,伸手捧過她的臉頰。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黃美英開心的笑著,輕輕地摟著金太妍的腰,「你喜歡我,對嗎?」

 

金太妍選擇保持沉默,她彆扭的掙脫了黃美英,「如果你打算那我治療你上一段的情傷,那我要加倍收費。」

 

「我一直以為身為獅子座的我已經夠倔強了。」黃美英輕輕的搔了搔頭,又走到了金太妍旁邊,「金DaeDae。」

 

「幹嘛?」

 

「承認你喜歡我嘛。」黃美英掛到了金太妍的身上,又輕輕的吻著她的頸子,「DaeDae!」

 

「你真的是……」金太妍揉了揉太陽穴,又轉過了身子,一把摟過了黃美英的腰,「你知道火焰最可怕的是什麼嗎?」

 

「嗯?」黃美英輕輕的挑眉,她知道金太妍一定聽到了她剛剛調侃自己前男友的話。

 

「她的美麗。」金太妍欺上了黃美英的紅唇,一邊把她推進了自己的房間,「你介意嗎?」

 

「我不介意教你玩火。」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她把金太妍推在床上,又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從容的坐到了金太妍的身上。

 

「希望我這不是引火自焚。」

 

黃美英看著吻著自己鎖骨的金太妍,她輕輕的順著她的頭髮,在她的耳邊輕輕的開口。

 

「I will teach you how to play with fir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