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如果我明天睡醒還記得要回覆留言我會回覆的(超級累

 

然後接下來的兩個禮拜不更新喔,因為我要考試,所以如果我明天5000字作文順利趕完,就放三篇。

 

 

 

 

第五章

 

「Gosh!」

 

金太妍看著被電到的黃美英,她沒好氣的拉下了站在梯子上的黃美英,「去幫我看著電腦。」

 

到底是什麼思路才會讓文科的黃美英來跟她理科的金太妍一起工作啊!

 

「我組的起來。」黃美英甩了甩手腕,她看著金太妍的電腦,沒好氣地說著。

 

「短短一分鐘被電到了超過三次,你比一個初學者還差。」金太妍不耐煩的說著,她把電線處理好,從容的接到360度的攝影機鏡頭上面,「有畫面嗎?」

 

「有啦!」

 

金太妍跳下了梯子,伸手拿過了她的電腦,調整著鏡頭的焦距,又看著電腦裡的畫面,手指輕快的敲著鍵盤,她闔上了電腦,轉頭拿過了紙箱,「剩下的我來,你在只會礙事。」

 

「我很努力了。」黃美英伸手拿過了金太妍手上的紙箱,沒好氣地說著。

 

「努力並不會加快工作效率,你只會拖累我。」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又搶回了黃美英手上的紙箱,「你自己先去餐廳,我等會過去。」

 

黃美英看著直接走掉的金太妍,她緊緊的抿著嘴,她又不是故意拖慢工作的,哪條線接哪條線,哪條線有通電她怎麼可能知道,這又不是她的專業。

 

金太妍透過監視器的畫面,看著有些失落的背影,她輕輕地哼了一聲,「死小鬼……都說我要幫她了還安排這什麼爛工作。」

 

「喂喂,別抱怨我。」

 

金太妍愣了一下,她看著頂著一頭亂髮又打著呵欠的凊少,「你熬夜啊?」

 

「對啊,我在想新大樓的水電配線問題要怎麼解決,還有處理關於新獄警三天兩頭就往我辦公室跑,一堆無關緊要的小事。」凊少揉著眼睛,倒是從容的幫金太妍搬過了紙箱,「換監視器鏡頭很累吧?」

 

「如果你不讓黃美英來我這邊工作,我一個人會快很多。」金太妍拿過了電腦跟梯子,沒好氣地說著,「不過為什麼要換新的鏡頭?」

 

「這種鏡頭比較難動手腳,聽說有間監獄的監視器被動了手腳,造成犯人越獄。」凊少輕輕地嘆了口氣,「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新大樓那邊原本裝上的監視器也要重新換過,不過幸好那邊要換比較簡單,我托工人換好就好了。」

 

「對了,新大樓那邊的系統是之後要連過來嗎?」

 

「對,所以還要再麻煩你。」

 

金太妍把她裝好的鏡頭調整好,從容的跳下了梯子,一邊把手上的電腦塞到凊少的手裡,再搬過了箱子,「這是最後一個鏡頭,幫我把電腦放回我牢房,我去工具室還東西。」

 

「Ok,謝謝你啊。」

 

Kuro看著搬著紙箱走進工具室的金太妍,他翻開了手邊的資料夾,「太妍小姐,你似乎比預定換工具的時間還要慢了一點啊。」

 

「別提了。」金太妍放下了紙箱,一一的把工具遞給Kuro,一邊做著清點的工作,「十字螺絲起子、工業用手套、電池型的烙鐵、熱熔槍、拭鏡布,跟整個監獄要換下來的舊監視器鏡頭總共六十七個。」

 

「六十七個,我要慢慢數就是了?」

 

「紙箱重零點四克,平均一個鏡頭約重五百克,拿去量就知道數量對不對了。」金太妍指著Kuro後頭的秤重機,「然後我過幾天要維修紅外線的東西,要進去一趟機房。」

 

「Ok,反正這三個月我是顧工具室的。」

 

「嗯,那我去吃飯了,要叫俞利幫你留些什麼嗎?」

 

「不用了,Shiro那傢伙說會幫我拿過來。」

 

金太妍點了點頭,又緩步的離開工具室,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黃美英看著自己被壓扁的麵包,緩緩的抬頭看著身邊的女人。

 

「抱歉啊,檢察官大人,剛不小心跌了一下,壓到你的麵包。」

 

黃美英看著沾滿泥土的麵包,忍不住扯了下嘴角,「吃飯前要洗手,基本禮儀沒學好嗎?」

 

「不就是一些土嗎?撥掉還可以吃的。」女人拿過了黃美英的麵包,隨口的吹掉了上頭的泥土,卻又留下了一堆的口水。

 

「夠了!」黃美英沒好氣的掄起拳頭,伸手抓過了女人的衣領,卻又止住了動作。

 

「呀!有膽子殺人,沒膽子打人嗎?」

 

黃美英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她看著眼前嘲笑著自己的人,又看著自己的午餐,打了,就會違背她身為檢察官的專業,不打,就會一直被侮辱。

 

打呢?還是不打?

 

還在幫人分裝午餐的權俞利輕輕地皺起眉頭,現在是怎樣?為什麼那兩個新獄警沒有任何制止的動作?

 

還在猶豫的黃美英突然被拉開,她看著握著自己手腕的金太妍,委屈的開口,「是她先的。」

 

「得了吧,裝什麼委屈?要不是金爺護著你,你早就被我們整死了。」

 

「你說什麼!」

 

「黃美英。」金太妍淡淡的開口,她把黃美英壓回原本的座位,又轉頭看著方才挑釁黃美英的人,「這場鬧劇就到這,去排你的隊。」

 

「金爺,你幹嘛一直護著這該死的賤人檢察官?難不成那女的用什麼跟你交換嗎?」

 

金太妍突然被貼近身子,她隱隱約約的聞到了,酒的香氣,「沒有,滾。」

 

「幹嘛這樣?難道我就比不上那個女人嗎?」

 

權俞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怎麼看都是黃美英更勝一籌好不好?不論是外貌或是身材,還是身體比例跟美腿,嘖嘖,這是不用比就知道結果的……不過仔細想想,她也沒看過黃美英的身材啦!但是透過黃美英偶爾因為衣服往上捲而露出來的腰來推測的話……哼哼。

 

黃美英愣了下身子,現在又是在說什麼啊?

 

金太妍揉了揉太陽穴,她怎麼最近什麼事情都不順利啊……

 

「我沒興趣,走開。」金太妍往後退了一步,跟那女人拉開距離。

 

「所以說是真的囉?偉大的檢察官大人用自己的身體來換取金爺的保護?」女人突然笑了一下,鄙視的看著黃美英,「真是下賤。」

 

金太妍按著黃美英的肩膀,以免黃美英真的衝動打人,「留點口德,如果不想被人知道你偷喝酒的話。」

 

不過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那個王八蛋……」凊少才剛走進餐廳,就聞到了酒味,他記得今天的晚餐沒有添加任何的酒精,所以代表的是……「誰給我偷喝酒!」

 

「偷喝酒?」

 

「監獄裡怎麼可能會有酒?平常連汽水都很難買到了。」

 

「白癡喔!典獄長的嗅覺是一等一靈敏的……」

 

凊少輕輕的吸著鼻子,一邊緩步的走向了金太妍,他看著身上沾著泥土的女人,湊到她的頰畔,「妳,哪來的酒?」

 

「才不是我,我沒喝。」

 

「有沒有喝,跟我去一趟醫務室就知道了。」凊少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又看向了門邊的兩個新獄警,「兩個菜鳥給我過來!」

 

「發生這種事不會制止一下嗎?」凊少抱著胸口,沒好氣的拽過了被他聞出有偷喝酒的女人,「我等等再來處理你們兩個菜鳥……徐賢、Shiro。」

 

「什麼事?」

 

「去檢查13房,全部徹底檢查,不管發現什麼都給我拿來。」凊少緊抓著還在掙扎的人,對著對講機說著,「至於你,你有很大的麻煩了。」

 

「林允兒!艾卡威爾森!你們兩個跟我過來。」

 

金太妍看著離開的獄警們,又低頭看著握著拳頭,緊緊抿著唇的黃美英,她伸手拿過了黃美英的托盤,逕自走到隊伍最前頭。

 

權俞利還沒等到金太妍說話,就把手邊的托盤遞給了金太妍。

 

「謝了。」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她又沉下了嘴角,站到了黃美英的旁邊,輕輕地把托盤放下。

 

「我在這裡嚴重警告所有人。」金太妍抱著胸口,臉上彷彿附上一層冰霜似的異常冷酷,「誰再找黃美英檢察官麻煩,我絕對讓她過不了好日子。」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金太妍,緩緩的吃著手邊的食物,一邊小聲的開口,「妳……」

 

「我只是在減少我跟典獄長的麻煩。」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伸手拿過了托盤裡的布丁,「即使是犯人也應該有一定的行為規範。」

 

「嗯……」

 

「先講清楚好了,我對一個毀了我人生的人沒興趣。」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把布丁吃完就從容的離開了餐廳。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背影,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嘴巴上說著不在意,其實還是記在心裡嗎?

 

「Tiffany檢察官,你有訪客。」


 

黃美英困惑的跟著獄警走到了訪視間,會有什麼人來找她?

 

「Fany!」

 

「Oh……Jessi!」黃美英伸手抱住了穿著針織衣跟牛仔褲的鄭秀妍,「你怎麼……」

 

「嘿!保持距離!」

 

鄭秀妍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監視的獄警,拉著黃美英的手坐到她的面前,「我會來是因為這個。」

 

黃美英看著鄭秀妍的手機,她看著上頭的聊天紀錄,突然明白昨天睡著時隱隱約約的鍵盤聲是在幹嘛的了。

 

「因為你,我可是把我接下來的案子都丟給別人了。」鄭秀妍把手機收了回來,從容的打開她手邊的包包,「你要知道啊,成為你的律師莫名其妙變得麻煩。」

 

「麻煩?」

 

「你原本的律師打死都不肯讓出你的案子,還說我是打壞市場行情,後來還是我請人查出他戶頭裡有一筆來路不明的金錢才讓給我的。」鄭秀妍翻開了一些資料夾,推給了黃美英,「這些是你的案件資料還有筆錄。」

 

「不愧是黑心的冰山大律師啊。」黃美英笑了一下,低下頭仔細地看著資料夾裡頭的檔案內容。

 

黃美英是首爾偵破案件機率最大的檢察官,而鄭秀妍是首爾市中最厲害的辯護律師,根據案件輕重程度來收錢,且沒有商議的餘地,有時甚至會用各種方式來幫助被告。

 

「話說回來,你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我原本在查案件,然後我男朋友就端著一杯咖啡走過來,然後我就沒有印象了。」黃美英輕輕的揉著太陽穴,現在叫她回想她還是會頭痛,「等我回過神,就發現我男友死在我的身邊,然後我手上握著一把刀。」

 

「接著妳就被接著趕過來的警方帶走了。」鄭秀妍看了下周圍有說有笑的人們,她突然彎下了身子,小聲的開口,「Fany,我必須說你被捲進了一件麻煩事。」

 

「廢話,我人都在監獄了。」

 

「不,在監獄還不是最糟的。」鄭秀妍認真的開口,她又從包包裡拿出了兩個比較舊的資料夾,「你還記得你在查的案子嗎?那個國中女生的失蹤案。」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這件事明明沒跟鄭秀妍說過。

 

「我去了一趟你的辦公室,你的同事跟我說你最近常常跑檔案室,所以我跑去那,問管理員妳借了什麼檔案。」鄭秀妍明白黃美英的反應,她淡淡的說著,翻開了她從檢察署檔案室影印的資料,「我可是又花了好一番功夫才給你弄到的。」

 

「金太妍的案件資料跟失蹤人口金藝琳同學的檔案。」

 

黃美英看著影印下來的資料,輕輕的咬著下唇,「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想重新調查這件案子嗎?」

 

「你說。」

 

「你知道,我當時不過是跟新進的檢察官,根據法令向庭上提出的是兩年的有期徒刑,但是當時的法官卻針對金太妍死不悔改的態度,轉判無期徒刑……我認為那是對的判決,但是多年過去,經驗累積了不少,現在想想那根本大有問題,挪用公款跟牽扯失蹤人口的判刑根本用不到那麼重。」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她拿過了鄭秀妍的筆,寫下了自己電子信箱的帳號密碼,「裡面有支影片,跟一封匿名的郵件,我是因為這個才重新查案。」

 

「Jessi,你幫我的時候請你小心,我不希望你也出什麼事。」

 

「所以你就是為了彌補自己的錯,是嗎?」鄭秀妍收著桌上的的資料,從容的丟進了包包,「放心吧,跟你比起來我可是小心多了。」

 

黃美英聽著提醒訪視時間到了的鈴聲,她伸手又抱了下鄭秀妍,「Jessi,真的很謝謝你。」

 

「要把你救出來,我的職場生涯才有樂趣可言啊!」鄭秀妍笑了一下輕輕的拍著黃美英的背,「我走了,還有什麼新進展在過來,當然了,要我幫什麼忙也記得聯絡我。」

 

黃美英臉上漾著燦爛的笑容,她跟黃美英拉開了距離,從容的離開了訪視間,她站在窗子旁邊,看著鄭秀妍輕輕的揮了下手。

 

她很慶幸,在這個被拋棄的世界裡還有人肯幫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哇達
  • 我以為這篇沒有西卡了!
    所以美英沒殺人吧
  • Pisces0221
  • 終於做到秀妍成為美英的律師了 萬歲

    獄中的那班女人不會對金爺都有興趣吧
    俞利在偷看美英喔

    太妍這是口裡說不心卻很誠實喔